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章 二十年的等待
    “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毕竟过了今天,我可就是你的男人,恐怕到时候,你就舍不得让我死了......”厉思源扔掉手里的西装,直接朝布桐扑了过去,吻住了她的脖颈。

    “不要!”布桐拼命挣扎着,双手狠狠去挠他的脸。

    厉思源脸上顿时被挠出两道血痕,恼羞成怒之下,抬起手狠狠地扇了布桐一耳光。

    布桐的脸被打偏到了一边,嘴角流出了鲜血,感觉半张脸都是麻的,整个脑袋在嗡嗡作响。

    耳边,传来厉思源阴鸷的警告声,“你老实点,我还能让你少受点苦,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

    布桐紧紧闭上了眼睛,眼泪顺着眼角滑落下来。

    她好恨!

    恨自己不长心眼,不懂得防备。

    如果她今天真的失身在厉思源这里,那她一定会跟他同归于尽!

    厉思源脱掉身上的衬衫,看着布桐白皙优美的锁骨,喉结滚了滚,俯身吻了下去。

    “不要......”布桐只觉得恶心,明明她身上的药效已经发挥出来了,极度渴望着男人,但一想到身上的人是厉思源,就止不住的恶心和抗拒。

    她脑海里闪过很多人的脸,爷爷的,唐诗的,林澈的,死去的爸爸和妈妈的。

    最后,却浮现出了一张冷若冰霜俊美无俦的脸。

    她突然发现,她此刻是那么想念厉景琛,那个跟她结婚仅仅一星期的新婚丈夫。

    心,仿佛被揉碎了一般,疼得无法呼吸。

    如果厉景琛在这里,该有多好......

    ......

    布桐前脚离开了休息室,厉景琛后脚就跟了出去。

    他看见布桐跟一个女人进了电梯,并没有跟上去,而是走到了不远处的阳台上,从口袋里摸出了香烟,点上一根,静静徐徐地抽着。

    时间过得真慢啊,二十年了,他终于等到了今天。

    他的女孩,终于长大了。

    二十年前的今天,五岁的他,看着护士将她从产房里抱了出来。

    他从没见过那么丑的小东西,皮肤皱巴巴的,眼睛都睁不开,只知道张着嘴巴嚎啕大哭。

    终于,那个丑萌的爱哭鬼,如今已经成为了他的妻子。

    厉景琛倚靠在白色的欧式栏杆上,看着眼前华灯初上的夜景,眼底的情绪尽数归于平静。

    过了今晚,他的人生,会有一个全新的开始。

    或许,也该有一个全新的开始了,毕竟二十年的等待,太过漫长。

    第二根烟刚点燃的时候,身旁突然冒出了一个身影。

    厉景琛侧过头,看着身旁的男人,眸光一顿,“你怎么还在这里?”

    慕西临晃了晃手里一个类似口红大小的东西,“这种损人的事情当然要留着你自己做了,我的内心可是很纯洁的,还有啊,英雄救美的机会也帮你创造了,别谢我......”

    厉景琛的眉心狠狠一皱,与此同时,一阵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厉景琛拿出手机,看见是布桐打来的电话,急忙划开屏幕接听。

    他还没来得及把手机递到耳边,电话里便传来了女孩大声质问的声音,“厉思源,你怎么进来我房间的,你想干什么,出去!”

    厉景琛眸光一寒,狠狠地瞪向了慕西临,后者朝他挑了挑眉,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了他。

    厉景琛伸手接了过来,大步跑进了屋内。

    ......

    布桐的双手,被厉思源牢牢桎梏在头顶。

    但她想,即便是他松开了,她也无法逃脱。

    因为身上没有半点力气不说,还像是有无数只蚂蚁,在她的身体里爬行着。

    厉思源低头吻住她的脖颈时,她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陷入了迎合和抗拒的双重矛盾中。

    布桐紧紧咬住了下唇,疼痛伴随着血腥气传来,才让她保持住了最后的理智,不让自己被药物控制。

    可尽管如此,恐怕接下来的事情,已经不是她能掌控。

    布桐痛苦地闭上了双眼,身心渐渐被前所未有的绝望淹没......

    “嘶......”身上的厉思源,突然发出一个闷哼声,旋即,布桐只觉得身上一轻,再也没有了重量。

    布桐惊恐地睁开眼,撞进眼底的,是刚刚一直萦绕在她脑海里的那张脸!

    只是此刻,面前的男人,脸上是前所未有的阴沉,像是千年不化的冰山,带着杀气的幽深凤眸盯着一旁昏倒的厉思源。

    布桐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厉景琛......是......是你吗?”

    厉景琛心疼地看着她高高肿起的脸和咬破的唇,“是我。”

    布桐再也忍不住,隔着眼底氤氲的水雾,一动不动地看着他,生怕一眨眼,他就会消失不见,“我是在做梦吗?你来了?你不要丢下我......”

    男人俯身抱起她,“我来了,布桐,我带你离开,你别怕,我永远都不会丢下你。”

    布桐抱住他的脖子,比上次在酒店里他带走她的时候,抱得还要紧,滚烫的身子不停地在颤抖着。

    “乖,我们走。”

    布桐闭上眼睛,大脑渐渐陷入一片混沌。

    没一会儿,耳边似乎传来一个慵懒魅惑的男人嗓音,“她没事吧?”

    厉景琛的声音冰冷可怖,“再晚来一步,你也就没命站在这里了。”

    “......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谁让她瞎成那样不理我的。”

    “这笔账晚点再跟你算,你最好能将功赎罪,再敢出什么乱子,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我不敢了,你别这么凶我,好怕怕的......”

    耳边的声音渐渐消失,布桐感觉到自己被厉景琛抱着离开。

    她不知道自己会去哪里,只知道现在的自己,心里有着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在蔓延。

    ......

    楼下的宴会厅,觥筹交错的盛景还在继续着。

    经过刚刚一轮险象环生的局面,来宾们当然不肯就这么轻易离去,直播平台也没有停止互动。

    记者区的眼镜男,看了看时间,低声跟周围的几个同行说了些什么,很快,一行人拿着摄像机,跟着眼镜男一起离开了宴会厅。

    唐诗前脚刚挂上电话,后脚就收到了一个关系较好的记者发来的短信:诗爷,刚刚一直在找茬的那个记者,带着我们去布桐房间了,说是他收到可靠消息,布桐正在房间里跟男人云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