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9章 我现在帮你回忆一下
    “你小点声,别让人听见了......”厉盛一脸无奈,“好,你先回房等我,我马上就上来,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叶蓁蓁的脸色缓和了一些,在他脸上亲了一口,“2606号房,快点来。”

    “知道了。”

    ......

    等厉盛去叶蓁蓁房里,完成了她想做的,再安抚好她,才穿戴整齐下了楼,回到宴会厅。

    他询问了一番,假装刚知道楼上出了事,急忙匆匆上了楼。

    可进屋一看,才发现事情完全不是按照他掌控中那样在发展。

    床上奄奄一息的杨雅柔正被抬上担架准备送往医院,洁白的床单上满是一大滩触目惊心的血。

    一旁因为不受控制而被厉铭打晕的厉思源,身上只随意盖了条浴巾。

    杨怀英正拦着几个记者,软硬兼施地要求他们删掉刚刚拍下的视频。

    厉盛倒吸了一口凉气,房间里的人居然不是布桐,而是杨雅柔?

    表姐弟之间发生这样的丑事,传出去的话,以后还怎么做人!

    厉盛气得直哆嗦,偏偏杨怀英看到他,立刻气不打一处来,冲上来狠狠扇了他两个耳光,“你特么的死哪里去了,儿子出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么现在才出现!”

    厉盛黑着脸推开她,“这个时候你闹什么,给我滚开!”

    杨怀英哭着扑上去,“你还敢凶我?今天这件事你要是搞不定,毁了儿子的名声,我跟你拼了......”

    唐诗走进屋,看着扭打在一起的两个人,厌恶地皱了皱眉。

    这一家人还真是奇葩。

    “爷爷,”唐诗走到布老爷子身旁,凑到他耳边压低嗓音道,“桐桐没事,但是看现在这个场面,生日会怕是没办法进行下去了,您先回家吧,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

    布老爷子点点头,“宝贝没事就好,我得先去医院看看老厉。”

    “好,爷爷慢走,”唐诗扭头望向钱进,“你把外面那些礼物搬上车带回家,免得放在这里弄脏了。”

    “是,诗爷。”

    ......

    布桐的二十岁生日,可谓是过得跌宕起伏,到最后连蛋糕都没有切,以不了了之收场。

    吃瓜群众只知道先是在现场播放不雅视频,导致直播停止,等好不容易恢复,又被现场抓奸,二度停止直播。

    但被抓的男女具体是不是布桐和传说中的有妇之夫,网友不得而知。

    唐诗第一时间发微博澄清,房间里的人并非布桐,加上在场的记者转发力证,粉丝纷纷表示相信。

    唐诗顾及厉老爷子的面子,并没有公开说明当时在房间里的男女是谁。

    厉盛夫妇连夜花重金收买了记者,才堵住了他们的嘴,将这件事情暂时压了下去。

    但是生日会上有几个好奇心重的人当时是跟着一起上去目睹了一切的,一夜之间,这件事很快就在帝都的上流社会里悄悄传开。

    ......

    第二天清晨,太阳还没升起,布桐就昏昏沉沉地醒了过来,感觉脑袋痛得厉害。

    昨晚的画面,疯狂地涌入脑海,布桐一个激灵坐起了身,下意识地低头检查。

    她的裙子不见了,身上穿的是酒店的白色睡袍!

    可是除了头有点痛,身上并没有什么不适感。

    尤其是没有传说中那种被卡车碾压过后的感觉来着,难道她没有跟厉景琛那什么什么?

    不可能呀,她最后的记忆里,磨了厉景琛很久,最后终于成功亲到他了,怎么可能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呢?

    布桐咬了咬唇,掀开被子下床,走出了卧室。

    一打开房门,入目便是足有两百多平米的客厅,只是扫了一眼,布桐的双眸便陡然撑大。

    眼前的地上,全是精心包装过的礼品盒,大小不一,却又井然有序地高高叠起,像一座座小山丘。

    除了留出可以行走的空间,肉眼可见之处,全部都堆满了,恐怕光是数清有多少个,都要数上两天两夜。

    这些都是给她的礼物?

    布桐的心,砰砰狂跳,看着一个个精致的礼盒,感觉幸福感在爆棚。

    她找了一圈,才在落地窗不远的沙发上,找到了厉景琛。

    厉景琛穿着一件跟她同款的白色睡袍,单手垫在脑后,正躺在沙发上睡觉。

    他太高了,原本十分宽大的沙发因为他的占据,看上去有种逼仄的感觉。

    布桐放轻脚步,慢慢走上前,这才看见男人的眉心紧拧着,像是十分难受的样子。

    难道是生病了?

    布桐蹲下身,探出手,放在厉景琛的额头上试了试额温。

    不烫啊......

    而且房间里的温度很低很低,冻得她都打哆嗦了。

    布桐刚想收回手,去把空调温度调高一些,手腕就被一只大掌握住。

    男人漆黑沉静的双眸紧盯着她的脸。

    “你醒了?”布桐弯了弯嘴角,“我刚刚看你在睡梦中一直在皱眉,以为你身体不舒服呢,你没事吧?”

    “我有事......”厉景琛将女孩往自己的怀里一带,两个人的脸几乎快要碰在一起,离得格外的近。

    布桐脸一红,想推开他,腰身却被男人的另一只手牢牢禁锢住。

    “太太,”厉景琛哑声开口,滚烫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脸上,“你知不知道自己昨晚是怎么折磨我的,嗯?”

    他一夜没睡,冷水澡和八荣八耻全都不管用,脑海里全是浴室里的一幕幕。

    她蹭着他的胸膛撒着娇。

    她搂着他的脖子,毫无防备地吻住他。

    厉景琛只觉得自己快疯了......

    布桐的脸更红了,索性装傻充愣,“我怎么你了吗?我全都不记得了......”

    “那我现在帮你回忆一下,嗯?”厉景琛扣住她的后脑,直接吻住了她的唇。

    “唔......”布桐撑大了一双眼睛,大脑瞬间一片空白,整个人半蹲半趴在男人身上的身子,僵硬得像一个雕塑,根本不知该如何自处。

    男人对某些事情,似乎有着某种天生的无师自通的能力,哪怕是第一次接吻,厉景琛很快就掌握了要领,认真而贪婪地品尝着她的甜美。

    布桐屏住了呼吸,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一股强大的电流,从她的唇间飞快地窜进四肢百骸,整个人都忍不住颤栗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