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8章 今晚必须补上
    布桐上了楼,敲响了书房的门。

    “进来。”男人低沉的嗓音传来。

    布桐开门进去,看见坐在书桌后面的男人正拿着手机打电话。

    厉景琛大概也没想到进来的会是她,很快结束了通话,“我知道了,其他的事情你汇总后发我邮箱,先这样。”

    布桐走上前,冲着男人笑了笑,“厉先生,开饭了。”

    厉景琛合上面前的笔记本电脑,朝她伸出手,“布桐,过来。”

    布桐走上前,顺势就被男人拉进了怀里,坐在了他的腿上。

    亲昵又暧昧的姿势,让布桐有些不习惯,干咳了两声,红着脸道,“不是叫你下楼吃饭的吗?怎么还拽着我坐下了?”

    厉景琛没忍住,吻了吻她红通通的脸蛋,温柔的道,“一天没见到你了,想跟你安安静静待一会儿。”

    “那我们可以和昨天一样,吃完饭去枫叶林散步呀。”

    “散步有电灯泡在,而我只想这样单独跟你在一起。

    布桐:“......”

    “厉先生,你不能再跟争争争风吃醋了,我们现在一切都要以争争为先,你看昨天我们一起牵着他的手散步,他多开心呀。”

    男人一手搂着她不盈一握的纤腰,一手放在她的脑后,将她圈进怀里,额头贴着她的额头。

    两个人的呼吸在安静的书房内交缠在一起,静谧而美好,男人低沉悦耳的嗓音缓缓响起,“好,都听老婆的。”

    “厉先生,”布桐嘴角扬着笑意,柔声开口道,“你有因为厉氏的事情不开心吗?”

    虽然她没感觉到厉景琛有什么异常,但是还是忍不住想问。

    这个男人有时候会把心事隐藏得很好,而她又是那么想在这种时候陪伴他。

    “你都知道了?”男人没有多意外,“放心,我没有任何不开心,钱是我主动还给厉家的,因为我不需要厉家的一分钱。”

    “嗯,”布桐点点头,没准备多问,“我不管其他的,我只想要你每天开开心心的。”

    “布桐,我现在就很开心。”

    因为有你在身边。

    “对了,我有东西想给你。”布桐坐直了身体,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两张银行卡。

    “我平时不懂理财,所以卡里的钱都闲置着,既然家里有一位这么厉害的厉先生,是不是可以帮我以钱生钱呢?”

    厉景琛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好了,我不跟你绕弯子了,给你介绍一下,这张算是我的工资卡,因为我工作上的收入都会打到这张卡上,我出道虽然没几个年头,但是应该也有点钱的。

    这张是我十八岁生日的时候爷爷给我的,据说我爸爸留下的那些产业,每个月都会有收入,全都打进这张卡里,我没去查过,但是应该有不少钱的。

    厉先生,我们可以拿着这些钱开一家公司东山再起,虽然暂时可能比不上厉氏,但是我相信以你的能力,早晚有一天可以超越厉氏的。

    至于我的开销,你不用担心,我还有一张卡,爷爷每个月都会往那张卡里转一笔零花钱,我用那张卡就可以。”

    男人抬眸看着她,平静的道,“布桐,你是怕我坐吃山空养不起你,还是怕我从此一蹶不振,嗯?”

    布桐摇摇头,“都不是,我只是觉得,你有自己的事业会更充实一些。”

    “那如果我觉得没事业也挺好,就想在家待着呢?早晚会有坐吃山空的一天。”

    “厉先生,你想多了,就算你在家待着,还有我呀,我有工作,所以咱们家不会坐吃山空的,我给你这些钱,不是要逼你出去赚钱哦,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们并不是无路可走了,只要你愿意,无论走哪条路,我都支持你陪着你。”

    “布桐,”厉景琛看着她一脸无邪的样子,眸光深沉了几分,“你就这么信任我,把自己的家底全部交给我,你甚至没有问过我,跟厉家到底有什么恩怨。

    你难道就不怕我真的像他们说的一样,六亲不认心狠手辣,连跟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亲人都下得了手吗?”

    “厉景琛,其实爷爷跟我说了一些关于你和厉家的事情,我也知道你跟厉家闹翻不仅仅是因为我们结婚,而是有其他的恩怨,具体是什么恩怨,爷爷没说,我也没问,并且我也不打算问你,你想说的时候自然会告诉我的。”

    布桐摸了摸男人的脸颊,微笑着道,“至于你是不是六亲不认心狠手辣,不是任何人说了算的,我永远不会去从别人的嘴里认识我丈夫是一个什么人,我只相信我眼前看到的,相信我自己感受到的,厉景琛,我相信你。”

    厉景琛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心可以柔软成这个样子,他缓缓靠近,轻柔而缠绵地吻住了她的唇,恨不得能把她揉进自己的骨血里。

    布桐被他吻得晕晕乎乎的,几乎没有办法去思考,只能抓着他身前的衬衫,承受着他的吻。

    “咚咚咚。”门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打破了书房内的旖旎。

    声音不大,因为敲门的人力气不大。

    旋即,传来吴妈的声音,“先生,太太,争争少爷等急了,上来请你们吃饭了。”

    布桐想起没锁门,急忙推开了厉景琛,匆匆结束了这个吻,“来了,我们马上下来。”

    门外暂时没了动静,布桐忙站起身,整理着身上的衣服,“咱们下楼吃饭吧。”

    男人这才意犹未尽地站了起来,一张俊脸凑到她眼前,低沉的嗓音染上了一层蛊惑的暗哑,“刚刚这个吻被打断了,今晚必须补上。”

    布桐:“......”必须让这个男人有自己的事情做,否则他一闲下来,会不会一天到晚琢磨这点事啊?

    女孩把手里的银行卡往书桌上一拍,认真霸气的道,“厉先生,我限你两个月之内让这里面的钱涨幅10%,否则你别想吻我。”

    “哦?”男人漫不经心地看着桌上的银行卡,嘴角勾起了一个邪恶的弧度,“那我还有个问题想问问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