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96章
    紫禁城内,崇祯帝刚下早朝,见到常宇便道:“听闻你捉了那个刺客,可审出何人幕后指使?”常宇心中大惊,他昨夜城外擒了中川,一早才入城,皇帝这么快然就知晓了此事,岂能让他不惊,这也给他敲响了警钟,别飘别膨胀,皇帝终究还是皇帝,你大爷还是你大爷。

    常宇请摇头:“乃一倭国浪人,尚且揪出幕后黑手”。

    崇祯帝闻言一怔之下大怒:“何人竟然勾结倭寇行刺东厂提督,通贼勾结鞑子还不够竟然还通倭贼实在太可恨了,此事彻查到底,不管是谁,朕都要诛他九族!”

    “臣自当严查”常宇躬身道,偷偷瞧了崇祯帝一眼见他神色凝重,情绪有些烦躁,但绝对不会是为了谁人勾结倭寇行刺他的事:“皇上,莫非今儿朝堂……?”

    崇祯帝冷哼一声:“这些吃饱撑的没事干,不干正事的一群饭桶,刚消停没多久又开始来劲了,只要逮着机会就要不停的数落朕,当真要把朕气死了……”说着便对常宇大吐口水,果真又是因朝堂上的事,最近朝事挺多的,比如和贼军的谈判之事,擒了李自成后的下一步该当如何,黄河那边防务该做如何调整?郑芝龙来京应当如何接洽封赏?左良玉那边又该采取什么样的手腕,某地官员需要补缺谁的推荐最为合适,以及宁远那边的军务……

    可以说朝堂上每一天都能吵到鸡飞狗跳,虽说大部分当重国事的应对之策,崇祯和常宇商量好也和内阁沟通了七七八八,但百官里总有些其他声音,且叫唤的厉害,这不行,那不妥的,应他吧不实际,不应他吧,他跳起来骂你,说你独断独裁听不进劝。

    骂你还得听着,你还不能还嘴,你不还嘴他骂的还更带劲。

    你说气人不。

    还真别不信,明朝皇帝确实经常挨骂,这是因为明朝推行言官制度,有明一朝还颇讲言论自由,上至国家大事,下到后宫琐事,臣子们都可以放开了提意见,只要有想法有意见都可以放开了说,放开了骂,根本不害怕得罪皇帝,因为皇帝都不愿意背负“昏君”“杀谏官”的骂名,实在被骂急了也最多不过一顿廷杖而已。

    骂皇帝,直接骂,毫不留情的骂,整个中国历史上以明朝最为突出,举个例子万历年间大理寺左评事雒于仁上《酒色财气四箴疏》就是指着万历鼻子骂,说他好色贪婪,残暴,懒惰,昏庸,无能,总之五毒俱全,一无是处。

    万历皇帝直接就被他给骂自闭了,得了抑郁症开始了长达近三十年不上朝,但雒于仁也不过只是被革职为民罢了。

    崇祯朝初期的时候因为魏忠贤倒台了,文官集团风头一时无两没了对手,更是肆无忌惮,对皇帝一天三小骂,三天一大骂,就差没动手了,“罪己诏”也就是这么来的,崇祯那会儿可比万历被喷的口水还多,直到常宇横空出世后,东厂一夜之间扶摇直上以赫赫战功为底气,让文官集团自己蜷缩,崇祯帝的日子才稍稍好过了些。

    但由于常宇行事不似魏忠贤那样残暴,直接对官员动手,渐渐的,这些官员又开始放肆起来,虽不像之前那般无底线,但已然将崇祯帝骂的冒火。

    “言官御史的职责就是喷口水,若其闭了嘴岂非无所事事了,如今大明百废待兴,皇上当以国事为重,至于言官们的口水便由了他们,实在气不过回头臣去揍他一顿”常宇安抚道,崇祯帝吐完苦水后心情也稍稍好些,叹了口气:“骂不得,打不得,东厂更不能伸手,若伸手那就不得了哦,那时会有更多的口水喷过来,朕招架不住呀”。

    常宇笑了笑:“打不得,骂不得,但也不能太由着他们,适当时候总归要给他们些教训,君就是君,臣就是臣,有意见能提也能骂,但不能过了线。为臣子的要懂得分寸,否则就是犯上”。

    这话崇祯听了很受用,常宇上台之后四处征伐之外做的另一件事就是加强皇权,集中皇权,这点特别称他的意,毕竟前十几年的皇帝当的太窝囊了。

    “你今儿入宫所来何事,可是有那闯贼的好消息了”崇祯帝唯一念念不忘的还是擒杀那个流窜到他家门口的李自成。

    常宇轻摇头:“尚在追捕中,不过有另外一个好消息”说着将李岩那封密信递了过去。

    好!崇祯帝结果看了,顿时龙颜大喜,看着常宇道:“这李岩当真福将一员!”

    花开很多枝,回头表一下李岩。

    数日之前常宇惊觉李自成出现在京城时,一边大肆搜捕一边快马急报李岩,令其在黄河沿岸加强巡逻拦截,同时出兵抢占黄河对岸的朝邑县城,即贼军在黄河对岸的桥头堡,要以此将局面搅浑了,让贼军不管是打还是谈和都完全处于被动局面。

    李岩接到密令之后,便立即同军师顾君恩及一众部将商议军务,在极短的时间内做出了一个和常宇不谋而合的决定,先把水搅浑了,再摸鱼。

    这样便可事半功倍。

    于是便立刻令人渡河散布消息,说李自成偷偷跟着宋献策去京城和朝廷谈和,结果行迹败露被擒了,其他的话不用多,便这一句,便可在对岸掀起滔天巨浪,会让贼军自个儿脑部出无数不同花样的剧情,但结果都一样,军心乱,人心散。

    同时李岩还遣人快马通报吴三桂,马科等人速速发兵前往潼关以此牵制那边的贼军,毕竟两军对峙的黄河虽长达数百里,城池五六个,可牵一发动全身,必须做好完全之策。

    去年常宇率数万大军奔袭千里前往长江平定白旺之后,令黄得功守安庆,刘良佐守庐州,高杰守徐州,实则是让三人修养兵马,毕竟这大半年跟着南征北战兵马早疲。

    而却让吴三桂马科等人西进驻防洛阳,张庆臻,刘文炳,卫时春这个三个勋贵率京营和亲卫均驻防开封。

    这个安排背后都是有深意的,开封和洛阳都是黄河沿岸,驻防两地可守可进,吴三桂和马科急需战功,所以被安排驻防洛阳,随时可以顺河西进潼关城下,那个勋贵是来镀金的,实战经验不足不可能用在刀尖上,所以驻防后边的开封,无论进退都可以为吴三桂和马科打辅助。

    当初如此部署一切都是剑指西安,为了今年开春后渡河作准备,三地虽然相隔数百里地,却建立极速联络机制,若有紧急军情一日可达,且几个大将也不只一次前往蒲州开会了。

    年前常宇从对岸溜达回来后,李岩就曾召开军务研讨会根据手头的情报诸将制定了几个进攻计划作为备用,就在年前时诸将已开拔又西进到陕州(今三门峡)驻扎,此处距离潼关仅二百里地。

    且在这些兵马里有一支特殊部队的部分兵马则直接在年前就开拔到蒲州城和李岩汇合了,那边是神机营。

    神机营是火力部队,有火枪骑兵火枪步兵还有炮兵。

    作为京营三大营之一的神机营本就是赫赫有名,但却一直没有发挥其全部实力的机会,直到被常宇单独拉到战场后,其强大的火力压制力发挥的淋漓尽致,在好几场大战中都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为此神机营越来越被看重,常宇对其投入也越来越大,剿平白旺之后的这几个月,常宇动用权利从各处为其补充新的火器及弹药,比如令徐弘基回南京后不光要为西进部队筹备粮草还要将南京的火器弹药也都送过去,更是高新招揽能工巧匠研制新火器。

    神机营的统领是吴惟英,原本也就是个打酱油混日子的侯爷,京里头的各处衙门有很多他这样勋贵,族上福荫挂个虚职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没什么抱负也没啥追求,毕竟再怎么努力也无法超越先辈了给封个国公啥的呗。

    可神奇的是吴惟英跟着常宇辗转关内关外南征北战几场大战之后,这货的激情被点燃起来了,就好像突然找到了人生方向一样,且愈发愈有荣耀感和自豪感。

    他觉得自己和京里头那帮挂着虚衔的勋贵不一样了,老子是真正上过战场的主帅,老子掌握实实在在的兵权!老子参加过大小十余战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老子身上是有功勋的,自己赚的功勋不是祖上福荫,还有,老子即便不能再升了,但还可以帮吴家下一代打出一片天。

    所以吴惟英是自豪的,毕竟是大明现在勋贵里最拉风的,且手握兵权的,没看到卫时春几个都来学自己了么,到处找关系要上战场镀金,来了又怎样,还不是只能打杂,打辅助,怎么能给自己比,所以吴惟英不光自豪还骄傲。

    当然了,吴惟英也是有骄傲的资本,掌管大明唯一的火力部队,就连常宇都高看他一眼,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要不然年前怎么不让他和卫时春几人驻防后方的开封而是和吴三桂马科驻防前线洛阳呢,说明就是将他和吴马两个悍将平起平坐!

    加之其身份尊贵,吴三桂和马科对他也是礼敬有加,但老吴倒也不在他俩跟前摆谱,他是老人精知道这俩人依着常宇将来都是未来不可限量的人物,保不齐哪一天也是勋爵加身和自己平起平坐,但真正让吴惟英放下身段的却只有一个人。

    不是常宇。

    而是李岩!

    这个同常宇默契至极的左膀右臂,投诚不过半年便以战功跻身八大柱国之一,将来……不得了啊,吴惟英除了知道李岩将来大有可为外,也从内心佩服李岩的才能,关于李岩的军事才华全军有目共睹,能智取也能硬刚,也因此深的常宇和朝廷的信任,要不然前线那么多悍将,黄河总督怎么就落他头上呢。

    年前军情研讨大会时,李岩要求神机营驻防蒲州,若开打可以提供火力压制对岸掩护部队渡河,可吴三桂和马科不愿意了,若开打的话潼关那边毫无疑问是他俩的活,那可是块难啃的骨头,他俩也需要吴惟英的火力辅助。

    一番商议之后,诸将决定将神机营一分为二以备两边之需,随后吴惟英率部分兵马趁黄河冰封渡河进驻蒲州。

    如何打朝邑?

    这个问题早在年前李岩驻防蒲州的时候就同部下再三研讨过了,毕竟只要开打这就是头号目标,所以对于如何打朝邑对于李岩来说根本不是什么新鲜问题了,而且早就做好了准备。

    “弹丸之地,用督公大人的话来说,根本不用费什么心思,简单点,粗暴点,成也!”李岩就是这么给部将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