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四百一十三章 男人的友情
    唐龙躺在沙发上不想动弹,电话响儿,也不想接。

    “喂儿,有你的电话。”任盈盈朝唐龙叫道。

    “你今天怎么不去上学?”

    任盈盈翻了翻白眼:“你是不是傻,今天周六,上什么学,都当爹的人啦,怎么还怎么白痴。”

    “知道猪都是怎么死的吗?”唐龙问。

    任盈盈眨了眨眼睛:“人杀的喽!”

    “对,所以猪肉都叫人给炖了!”

    突然唐龙翻身,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吓的任盈盈连连惊叫。“别闹,唐龙咱们别闹行不?呜呜,人家知道错啦,知道错啦。”

    唐龙从楼上下来,后面跟着委屈吧啦,皱着鼻子的任盈盈。

    “长记性!”

    任盈盈背着唐龙做个了个鬼脸,小声嘀咕了句:“臭唐龙!”

    唐龙权当没有听见!

    白桃咖啡馆,唐龙带着任盈盈过来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

    “孔雀姐姐好,小药姐姐好!”任盈盈小嘴甜甜的跟孔雀和芍小药打招呼。

    唐龙则直接走过去,坐到了白龙对面!

    “老子,不想见你!”

    白龙被唐龙怼的无言以对,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说的就像我好像爱见你一样!”

    见唐龙不说话,无奈道:“钱东海国外消失不见,生不见人,死不见尸,钱家人都快急疯了。”

    唐龙摊手:“跟我有关系吗?”

    白龙看着他道:“没关系?钱东海是你从国内吓走的,又是你叫人打断了人家的腿……”

    “证据!”唐龙没好气的说:“凡是都要讲证据,不要什么事情都往我身上赖,我在国内待好好的,又没离开过,钱东海被人打断,跟我有毛关系。”

    一推二六五,老子就是不认账,能耐我何呢!

    白龙都气乐了:“唐老大,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耍无赖了?”

    连一旁的孔雀,嘴角忍不住往上翘了下,笑容一闪而过。

    唐龙脸不红气不喘,说:“瞎说话,揍你啊,别以为你是兵,我是民,就不敢打你。”

    “钱东海的事情,总要给钱家一个说法的。”白龙没有理会唐龙,而是无奈说道。如果可以选择,他才不愿意揽这破活呢,唐龙本身就不是好招惹的人,跟他谈条件,是那么好谈的?

    “我欠钱家的?”唐龙皱眉,嘀咕了句。然后懒洋洋的伸了伸腰:“什么钱家不钱家的,跟老子没关系。还是那句话,别打扰我身边的朋友亲人们,也别给我找不痛快,我就想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过过小日子。”

    说完,不在搭理白龙,对着孔雀说:“给哥弄点吃的呗,有点饿了。”

    孔雀一笑:“行,你想吃什么?”

    唐龙笑着道:“无所谓,吃什么都行,我不挑食。”

    白龙坐在那里愁眉不展,唐龙不配合,他也无计可施。无奈,只能走出去打了个电话,通话时间大概持续了几分钟,回来的时候,朝唐龙问:“喝酒不?”

    唐龙歪头瞅着他,大概几秒钟之后,才对任盈盈说道:“去,从我车上搬两箱子龙酒过来。”

    任盈盈撅了撅嘴,却敢怒不敢言,跟个小受气包似得,朝外面走去。

    “龙酒是你搞出来的?味道不错,就是价格狗血了点。”白龙笑着道。

    唐龙翻了他眼,没好气的说:“贵,谁也没让你喝。”

    “你啊!”

    白龙犹豫了下,把自己身上的长款风衣,脱了下去。坐到唐龙旁边沙发上笑着说道:“或许,过段时间我会去国外。”

    唐龙皱了下眉头:“你小子国内待得好好的,去国外干嘛?”

    白龙笑着说:“国外逍遥啊,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多好,你那时候不就待在国外,过着醉生梦死的日子,怎么喊都不回来吗!”

    “命令下来了?”唐龙问。

    “嗯!”

    白龙笑着说:“托您唐老大的福,我也能出去悠哉悠哉,享受几年快乐日子。”

    唐龙皱眉:“因为钱东海?我叫人去找找,留在国内别出去。”

    国内危险系数,远要小于国外。

    “不用,刚好我国内待够了,在国外不用像国内这么束手束脚,挺好。”白龙摇头。

    任盈盈吭哧吭哧,搬着两箱子龙酒,走上来,把酒放到茶几上。眼珠子转了转,嬉笑着问:“用不用我去给你们买点五香花生米呀?”

    唐龙目光看向任盈盈:“顺便再买点五香蚕豆回来!”

    “原味儿瓜子,谢谢!”白龙也跟着说道。

    任盈盈瞪着眼睛,然后伸出小手来:“钱拿!”

    “先赊账!”

    唐龙收回目光,芍小药走过来,把龙酒箱子打开:“你们用不用酒杯?”

    “不用!”

    唐龙和白龙几乎异口同声。

    “喏!”

    芍小药把酒递了过去,一人一瓶。

    笃!

    酒瓶相碰,发出瓷器声响。

    “你也老大不小了,不是我说你,国内多好,回头给你介绍个媳妇,婚一结,老婆孩子热炕头,不比出去过那种刀口添血的日子好?”唐龙仰头喝了口道。

    “呵呵!”

    白龙笑起来:“听着是挺好,但是像咱们这种,不,你已经不算了,像我这种睡觉都闭不上眼睛的人,谁家姑娘跟了我,不是祸害人家吗。”

    唐龙笑骂着说:“就跟你说的自己多正派,少祸害人家姑娘过似得。”

    “嘿嘿!”

    白龙嬉皮笑脸的过来,跟唐龙碰了碰酒瓶:“不说这个,咱兄弟下次再聚还指不定什么时候呢,今天喝个痛快,不醉不归。”

    “我怕你?”唐龙冷笑着反问。

    任盈盈把花生米,蚕豆,瓜子买回来,孔雀又亲自下厨,给两人弄几个拿手小菜。

    芍小药和孔雀两人坐在一旁,看着喝酒的两人,眨眼说:“真没想到,原来看人家喝酒,貌似也挺过瘾呢。”

    孔雀面色平淡说:“他们这样的人,早就看淡了生死,能坐下跟人把酒言欢的时候,会越来越少。”

    “他们不是看着互相不顺眼吗?”任盈盈凑够来,有些诧异的问。

    “男人的友情,我也不了解!”孔雀含笑摇头。

    唐龙和白龙都挺能喝的,两个人从中午开始,一直喝到晚上,两箱子龙酒,四箱子‘唐小龙’都没趟到量。

    “没酒啦?”白龙倒了倒酒瓶,最后一瓶也喝干净了。

    唐龙白眼道:“在老子的地头上,还能差的了你酒?”

    “手机呢,手机给我!”

    任盈盈屁颠屁颠帮唐龙把手机拿了过来。

    手机上十几个未接来电,有张绣娥打的,也有燿寒冬打的。

    唐龙打给褚娇阳:“送一车龙酒到‘白桃咖啡馆’二楼,速度越快越好。”

    挂了电话,把手机扔给任盈盈:“给你绣娥阿姨回个电话,就说我外头跟人喝酒呢,晚上不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