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四百一十五章 广告和鸡蛋
    省城,天禾牧业!

    大会议室液晶屏幕上,正播放着‘甄龙黑角鸡’的广告,拍摄非常唯美,片长总计18分钟,不过电视上的广告,只有几秒钟。现在他们看的是网上纪录片式广告。

    等广告播放完,柳苗按了暂停键。

    转过椅子上,看着会议室里的众人:“大家看完以后,都有什么想法?来一次发表发表意见!”

    甄龙牧业,会议室里绝大多数人都知道,因为今年甄龙牧业公司从天禾牧业整整买走了五十万只‘黑爪山鸡’的鸡苗。

    只是谁也没想到,甄龙牧业会‘玩’这么大,竟然专门给黑爪山鸡注册了品牌不说,还在媒体投放起了广告。

    一位天禾牧业的副总,皱眉道:“像甄龙牧业公司这么搞,能赚钱吗?”

    一只‘黑爪山鸡’,就算卖两百块钱,那依着甄龙牧业公司这种宣传力度,得需要卖出去多少只,才能把广告成本赚回来?

    没钱赚,那甄龙牧业是在搞什么?

    “出了本省,全国还有什么地方,知道‘黑爪山鸡’?”柳苗问。

    大家面面相觑。

    柳苗叹了口气,看着屏幕上最后‘甄龙黑角鸡’和甄龙牧业的logo,眼神深处闪过丝羡慕。

    “甄龙黑角鸡,虽然不会让甄龙牧业赚到钱,但是通过‘甄龙黑角鸡’,全国上下都知道,在桃源县有个‘甄龙牧业公司’,有最顶级的食材,黑角鸡,并且甄龙牧业公司养殖的黑角鸡,是全国最好的。”

    “说白了,还是赚不到钱!”有人突然笑起来。

    柳苗抬头看着对方:“对,今年是赚不到钱,但是品牌打响以后,明年呢,后年呢?甄龙牧业是农户合养模式,可以短时间大数量提高产量,只要今年效果好,明年鸡的数量就会成倍,甚至是十倍增长。到时候,不管是各大超市,还是各大经销商,都会上门去抢购。”

    品牌是一种实力,也是一种无形资产。

    天禾牧业的规模要比甄龙牧业大百倍,但是又有几个普通人知道,天禾牧业的存在?

    可甄龙牧业不同,他一下子,就让全国人民都记住了甄龙牧业,记住了‘甄龙黑角鸡’!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甄龙已经抢占先机,现在去模仿也是拾人牙慧。

    周家村。

    “哥,你昨晚上看电视了吗?”二丫问。

    周仓愣了下,摇头:“没有,电视上演了啥吗?”

    从甄龙牧业公司贷款十万,养了上万只‘黑角山鸡’,整天都在山上盯着,生怕出点什么岔子,要知道,这些可都是自己的老婆本,鸡养好,那娶二丫就有眉目了,养不好,别说是在唐龙那小子面前抬不起头来,以后周家村都没脸再待下去。

    “甄龙牧业在电视上打广告了呢!”二丫高兴的说。她也养了上千只黑角山鸡,规模虽然不如周仓大,可真养好了,到年底也不是个小钱。

    “打广告?”

    周仓皱了眉,诧异的说:“唐龙弄的不是孵化室吗?去电视上打广告做啥?”

    二丫嬉笑着说:“不是给养殖基地那边打广告,是给咱们养的‘黑角山鸡’做的广告,网上也有,我看了,拍的可好了呢。”

    “给做的广告?”周仓愣了下,无奈说:“还真是有钱烧的,怕是都不知道自己姓啥了吧!”

    二丫白他一眼,娇声道:“你懂啥,人家这叫营销,不打广告谁知道咱们‘黑角鸡’?你知道甄龙牧业对周边几个村子,撒下去了多少鸡苗吗?三十多万只呢,再加上养殖基地那边,承包山头,养殖的十多万只,加在一起,数量超过五十万只。

    就按一斤黑角鸡七块钱计算,均下来一只鸡要上百块,五十万只那可就是五千万呐。”

    周仓瞪着眼睛:“这么多钱?”

    二丫点头道:“嗯,这还是从咱们手里的收购价格,现在又在网上电视上打广告,也不知道要花掉多少钱,反正挺贵的,也不知道唐龙大哥她们到时候怎么回本。”

    “鱼头村有钱,不差这么点。”周仓嘿嘿笑道。

    二丫瞪他眼,不高兴的说:“周仓哥,你咋能这样说呢,人家鱼头村在有钱,也是人家的钱。唐龙哥好心好意帮衬咱们,背地里还说这样的风凉话,不叫人心寒吗?”

    周仓干笑两声,抓了抓脑袋,小声嘀咕:“我这不也就是顺嘴一说吗。”

    二丫板着脸:“那也不行,人家对咱们好,咱们也不能不讲良心。尤其是你,大家最多只能养一千只黑角鸡,就你可以养一万只,还借给你承包山头,唐龙哥什么意思,你还不懂?”

    “是是是,哥错了还不行吗。”周仓急忙陪笑。

    他也不是没良心,真就是顺嘴一说,鱼头村确实有钱,这也是真的,又不是只有自己这么说。

    二丫脸色缓和下来,一本正经的说道:“知道就好,人家对咱们有情有义,咱们咋能说出那种无情无义的话来呢,你以前不是最讲义气的吗!”

    “嗯!”

    周仓用力点了点头,咧嘴笑着说:“唐龙那小子给我使激将法,我也知道,嘴上说的难听,其实是想后面推我一把,把我扶起来,让咱们过上好日子,这些我都知道,我周仓也领情。”

    “嘻嘻,那你还是我的好仓哥!”二丫脸上一红,嬉笑着说。

    周仓摸了摸鼻子:“你说唐龙在网上给‘黑角鸡’做了广告?手机上能看吗?”

    “能呀,我给你找!”

    二丫拿出手机来,翻出甄龙黑角鸡的广告来,两个人坐在山坡上看起来。

    村民们养殖的黑角山鸡,都是在山坡林地里散养的,每天活动时间长,肉质紧实,有嚼劲儿,不是那种养殖场一两个月批量喂养的肉鸡能比的。

    除了鸡以外,有些黑角鸡已经开始抱窝,下蛋,每天收获的鸡蛋数量也不少。

    “有村民问咱们,鸡蛋收不收!”

    甄瑾找到唐龙,唐龙正在后山砍竹子,准备给自己儿子做个摇摇床。羊武婵和儿子唐麒麟一直待在鱼头村,办完满月酒也没离开,鱼头村空气新鲜,环境好。

    “这点小事儿,你就不能自己拿主意吗?”唐龙看着她,有些无奈的问。

    甄瑾盯着满脸胡子拉碴的唐龙,眨了眨眼睛:“受什么挫折,刺激啦?”

    唐龙翻了翻白眼,比划着眼前这根竹子,没搭理她。

    挫折什么的到是没有,就是有些烦躁,昨晚上张绣娥不知道抽什么疯,跑过来竟然告诉唐龙,两人可以先不领证,但是得先要个小孩儿,她觉得小麒麟太可爱,也想生一个玩儿。

    唐龙哭笑不得又无语,老辈人都说养儿防老,什么时候孩子成了现代年轻人的‘宠物’了。

    胡子没刮,是因为不想刮,怕太帅引人注意。不表现的沧桑点,大家怎么知道自己现在很发愁,很无奈,很惆怅呢。

    自己说出来多不好,只能让她们自己感觉!

    “鸡蛋,咱们到底收不收?”甄瑾又把话题转移到鸡蛋的事情上来。

    五十来万只黑角山鸡里,至少有二十几万只是母鸡,如果都开始抱窝下蛋的,就算一天下两只蛋,那一天也有几十万只蛋可收。

    什么价格收,收上来怎么卖,都是要解决的问题。

    “收!”

    唐龙手上的活儿没停,一边干着,一边道:“初步加工,包装,贴上‘甄龙黑角鸡’的商标,跟超市,生鲜市场供货商联系。”

    甄瑾点头:“那价格呢?从村民手里多少钱收,又卖多少钱呀?非得人家问你,就不能一次跟我说明白了吗?”

    白他眼,这家伙,自己越来越不喜欢他。

    唐龙想了想说:“按个收购吧,一个鸡蛋三毛钱或者五毛钱,加工完以后,出货价格一块五到两块,建议市场零售价2.99一个。”

    甄瑾皱眉:“从村民手里收购价格这么便宜?”

    “便宜?”

    唐龙抬头,看着甄瑾无奈道:“养殖村民,最少都养了两百只鸡,按一半母鸡计算,一只母鸡一天大概下两个蛋,那一天就两百只蛋,一个蛋三毛钱,两百个就是六十块钱,一个月三十天,收入一千八。

    知道桃源县人均年收入多少钱吗?现在县城多少人,每天的工资也就一千八。”

    甄瑾皱眉道:“不能这么计算吧?养鸡不要成本的吗?”

    “养鸡的成本,都涵盖在了鸡本身上,而蛋,本来就是附加的收入。”唐龙平静说:“甄龙牧业打广告,做渠道,搞加工,都需要钱,没有钱怎么循序渐进?”

    如果不是甄龙牧业投资血本,推广‘甄龙黑角鸡’这个品牌,有多少人认识?一只鸡蛋能卖到两块钱?

    像那些养殖几百只,上千只的村民,靠着鸡蛋收入,每天就能赚上百,都快赶上个人工了。

    “如果大家嫌价格低,不愿意卖给咱们呢?”甄瑾想了想问。

    唐龙无所谓的说:“那就不卖呗,咱们又不是非想买不可,刚开始推广,销路不会那么好的。”

    村民如果自己去卖,价格不会比甄龙牧业收购贵,没有‘甄龙黑角鸡’的招牌,价格照样卖不上去。

    品牌这东西,有时候你不相信它的影响力,还真不行。

    “出售价格这么贵,那些超市,生鲜市场供货商,愿意尝试吗?”甄瑾有些犹豫。反正在她看来,唐龙的定价有些昂贵。

    唐龙苦笑着道:“别问我,他们愿不愿意尝试,你去问问不就知道了?记住,找专业人员设计‘甄龙黑角鸡蛋’的包装,以简约大气为主。”略微停顿了下,又继续说道:“如果没有合适的人选,不妨去龙之酒业,找褚娇阳褚总取取经,在这方面她手底下有能人!”

    ‘唐小龙’白酒的外包装设计就非常出彩,这个品牌能成功,很大程度上,取决在它的包装上。

    “好!”甄瑾也明白唐龙什么意思,眼睛一亮,笑着点头。

    加工车间是现成的,只是简单清洗,包装,增加几套设备就ok,现在甄瑾唯一担心的,就是价格能不能被市场接受。

    “新产品?甄龙黑角鸡蛋?”

    “对!”

    “使用‘甄龙黑角鸡’商标吗?”

    “一个体系,一个商标,广告方面很快就跟上。”

    “价格呢?”

    “建议市场零售价2.99枚,我们的供应价格是1.99元枚!”

    “这么贵?”

    “对,甄龙黑角鸡从养殖到宣传,从营养到口味,都有保障,所以价格自然不会太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