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两千七百六十九章 唯一的办法
    龙尘进入了一个奇幻的世界中,这里大地连绵无尽,生机勃勃,从空中看下去,龙尘所在的位置,有些熟悉。

    隐隐能看出这里的山脉、河流、地形与中州很多地方相似,只不过这里太大了,大到无法形容。

    “这里难道就是……”龙尘一惊。

    天武大陆柔和的声音传来:“没错,这里就是天武大陆最原始的模样,曾经的天武大陆,拥有无数修行强者,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人飞升,进入上届。

    天地法则完整,天路畅通,一切都是有秩序的发展,那个时候的人们,对天道充满了敬畏和感恩,人心还是淳朴的。

    那个时候,矿脉被开采后,人们还知道留下矿源,留给几千万年后的陌生人去开采。

    那个时候,门派林立,纷争不断,但是却不会爆发大规模的战争,修行者绝对不会伤及平民。

    那个时候的我还年轻,充满了活力,宇宙运行,我可以吸取力量为自己补给,去供给我的孩子们。

    看着他们一个个脱离天道束缚,展翅高飞,冲入上届,我的心中无比自豪……”

    天武大陆仿佛陷入了回忆之中,过了一会才叹了一口气道:

    “直到有一天,厄运降临,我被扣上了枷锁,再也无法吸取外界的力量,自能用自己的身体,来苦苦支撑。

    本来以为过段时间就会好,却没想到更加的变本加厉了,域外凶徒杀入天武,他们杀了我的孩子,崩碎了我的身体。

    无情掠夺、凶狠杀戮是那么的可怕,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杀我的孩子,那是一种无法言喻的痛苦。

    大劫难过后,我不得不集中力量,为天武大陆打造一个强者,云殇脱颖而出,成为了天武大陆的第一代大帝。

    但是他告诉我,他的天命之眼,看到了未来的一线希望,让我静静地等待。

    然后他就自我化道了,我想阻止都阻止不了……然后是清虚、莫离、函薇、紫阳……”

    说到这里,天武大陆的声音变得哽咽了:“他们都是好孩子,却为了守护我,放弃了轮回,要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我好心痛。”

    龙尘终于明白了五位大帝的来历,原来他们是应运而生的存在,他们集天武大陆的气运于一身,最终,却发现自己无力挽救天武大陆,就自行化道,将气运还给天武大陆。

    人虽死亡,但是精魂不灭,他们心中始终记挂着天武大陆,要守护天武大陆到最后一刻,流尽最后一滴血,耗尽最后一缕魂。

    这些,几位大帝从未对他说过,如今龙尘才知道,五位大帝托付给他的担子到底有多重。

    同时也对五位大帝越发的崇敬,光是他们这种自我牺牲的情怀,他永远都学不会。

    “如今,异界大军入侵,血魂之力释放,激活了凌天镯的同时,也激发了云殇、清虚、莫离、函薇和紫阳的守护意志。

    五帝意志压迫下,即使是凌天镯也会暂时被镇压,他们为我们争取了最后的机会,外界的血魂之力,刚好可以激发我的所有潜能,助你证帝。”

    说完话,眼前的虚空之中,无数的符文流转,化作一条修长的手臂。

    那只手缓缓拂过龙尘的脸颊,如同母亲的手一般温暖,一根手指点在龙尘的眉心。

    “嗡”

    忽然天地激荡,整个星域核心颤动,无尽的符文,涌入那只手臂之中,能量浩瀚如海,仿佛能淹没整个宇宙。

    这就是星域核心的力量,是整个世界的心脏,即使天武大陆行将就木,它蕴含的力量,依旧可以毁天灭地。

    “你准备好”天武大陆道。

    “不”

    龙尘竟然本能地向旁边一躲,避开了天武大陆的力量传输,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也不明白。

    他的本能告诉他,利用了星域核心证帝后,这个世界将会彻底死亡,他不能这么做。

    “龙尘,这是唯一能拯救我们的方法,我们都在局中,不可解脱。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是一个善良的孩子,但是现在拖延不得,你是我们唯一的希望。”天武大陆柔声劝道。

    龙尘也知道,只有吸收了天武大陆核心的力量,才能拯救天下苍生。

    可是就算天下苍生活了下来,天武大陆这个世界却死了,难倒五位大帝用生命守护的世界,就这样毁灭在他的手中?

    “一定还有别的办法,一定还有别的办法……”龙尘握着拳头,咬着牙,脑袋拼命的转,可是除了眼前这个方法,他想不到任何的办法。

    “没用的,这个布局已经布了十几万年,是五位大帝联手推算出的结果。

    你不要有任何的心里负担,只要能保护我的孩子们,任何牺牲我都愿意。”天武大陆道。

    “为什么,你爱着他们,他们却并不爱你,他们整天勾心斗角,心中充满了阴暗,不停地破坏你的身体,要榨干你的全部,从来不知道感恩,你为什么要如此对他们?”龙尘忽然怒道。

    他愤怒了,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存在,人们对天武大陆疯狂地开采、破坏,丝毫不顾她的感受。

    就算没有异域强者的进攻,人们自己也会将天武大陆毁掉,但是天武大陆始终想着去救他们,这让龙尘又感动,又愤怒。

    天武大陆忽然沉默了,然后才叹了口气道:“他们是我的孩子,他们善也罢,恶也罢,我都无法改变它们。

    但他们都是我的孩子,我爱着世界上每一个人,不管他有多坏,我都没办法改变。

    或许你会说我愚蠢,但是身为一域之灵,我会本能地爱着我的孩子,他们对我好也罢,坏也罢,我不会恨任何人。”

    “龙尘,求求你不要纠结了,时间不多了,不然就来不及了。

    凌天镯只能被镇压一时,它困住了我这么多年,吸收了我许多力量,如今力量总和比我还要高。

    只有你证帝之后,掌控五大神器,才能灭杀它……”

    “如果我能干掉凌天镯,你是不是就能解脱了?可以帮我们对付域外强敌?”龙尘忽然跳了起来,他想到了一个可能。

    “这怎么可能?”天武大陆的声音充满了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