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卷 仙界争雄为师表 第三千零七十一章 引爆全场
    龙尘一出现,在场的强者们一片哗然,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龙尘。

    “他不会是……”

    “参加论道的……”

    “导师?”

    看着龙尘走向论道台,在场的人都傻眼了,一个如此年轻的人,居然能参加导师论道,这开什么玩笑?

    一时间,全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破衣喽嗖,穿得跟乞丐一样的龙尘身上。

    “他不就是那个在城门前,暴打暗虎盟盟主,嚣张跋扈的龙三爷么?”

    有人认出了龙尘的身份,越发得吃惊了。

    “听说他来自凌霄书院,凌霄书院已经没落,难道这次破罐子破摔,让一个年轻人来背锅?”

    要知道,能够参加论道的,必须都是超级大宗门内,学识渊博的导师,这些导师,几乎都是活了无尽岁月的老怪物,见多识广,道法精深,论道台上,从未出现过年轻人。

    之前来到论道台上的人,都是白须白眉,看上去行将就木的老者,龙尘一出现,那些老者顿时一阵皱眉。

    “龙尘,你是来丢脸的么?让天下人都看你们凌霄书院的笑话?你还是赶紧滚吧。”龙尘刚刚出现,人群之中有人高声呐喊,显然是故意找茬,激怒龙尘的。

    “聒噪”

    龙尘斜着眼睛看了那人一眼,负手而立,一脸傲然之色,朗声道:“三爷一到,地吼天啸,三爷一出,鬼泣神哭。

    至今而后,三爷所至,诸神退避,仙魔拜服。

    三爷大名,将响彻三道六界,九天十地,日月在吾胸中,山川在我脚下,尔等小小修士,不跪拜仰望,焉敢对三爷指手画脚?”

    龙尘的声音响亮,如惊雷行空,传遍了全场每一个角落,傲气冲天,气壮山河,带着无尽傲视天下,睥睨群伦的霸气。

    “我终于明白,什么叫做真正的嚣张了。”白小乐看着龙尘的背影,被他的话带得热血沸腾。

    论道大会上,不光有无数的天骄精英,更有像白诗诗母亲那般恐怖的大能,龙尘在这么多人面前,没有丝毫胆怯,视天下强者如无物,这是何等的嚣张,何等的狂妄,何等的霸气。

    白诗诗的母亲差点笑出来了,龙尘真是个人才,把高调演绎到了极致,先不说龙尘有没有那份能耐,光是在这么多人面前一点都不紧张,就已经非常厉害了。

    别说洛冰、穆青云等人,就算是白诗诗的母亲亲自上场,面对亿万强者带来的压力,她也会紧张。

    但龙尘是见过大世面的人,经历过天武大陆的灭世之战,这种场面根本不放在眼里。

    龙尘这一番话过后,全场所有强者一下子怒了,见过嚣张的,没见过这么嚣张的。

    “无知小儿,你终将会为你的愚蠢和无知付出代价。”就连神君级强者都怒了,出口喝骂。

    “你算什么东西,一个小小神火境菜鸟,也敢口出狂言,你不怕笑死天下英雄么?”

    “凌霄书院彻底没落,派出一个小丑,触犯众怒,就是为了找一下存在感么?”

    “在场这么多人,一人吐一口唾沫,都能把你淹死,还三爷,你这是花样作死么?”

    “……”

    龙尘一石激起千层浪,无数人都站起来,指着龙尘破口大骂,恨不得用唾沫星子把龙尘给喷死,全场一片沸腾。

    龙尘看着那些群情激奋的强者,张开手臂,激动大声叫道:“很好,就是这样,站起来,站起来,挥动你们的手臂,让我看到你们的热情好吗?

    就,就这样,为我欢呼,为我呐喊,当我龙三爷飞黄腾达之日,就是你们跪地膜拜之时。

    我会带你装逼带你飞,带你飞到垃圾堆,来,一、二、三、四,跟着节奏动起来……”

    龙尘跟着他们一起大喊大叫,一边挥舞着手臂,似乎要带动节奏,那些对龙尘喝骂的强者们,气得眼睛都绿了。

    因为骂的人太多了,声音吵杂,谁也听不清谁喊的是什么,结果龙尘这一带节奏,真的好像所有人都在为他欢呼一般。

    “都坐下,不要骂他,让他冷场……”

    有人大叫,可是喝骂的人太多了,他的声音连他自己都听不见,场面一片大乱。

    见如此神圣**的场面,因为龙尘而变成这样,洛冰等人哭笑不得,龙尘真是太强了,他是怎么做到的。

    “都住口”

    就在这时,虚空颤动,整个论道台发光,一个声音在空中响起,如同天神怒吼,震得整个世界忽明忽暗,吓了所有人一跳,喝骂之声,如同被一刀斩断,全场鸦雀无声。

    “龙尘,你身为凌霄书院天级导师,当尽快进入论道台内,不得起哄。”那声音冷冷地道。

    “龙尘竟然没有被警告?”

    洛冰有些奇怪地道,要知道如此扰乱大会,可不是小事。

    白诗诗的母亲笑道:“因为龙尘并没有触犯大会的规则,大会也拿他没办法,只能劝他赶紧进去,因为在龙尘出现之前,从未出现过这种情况。

    我估计下一次大会,可能会多出一些相应的规则,以免类似的情况发生。”

    毕竟像龙尘这种奇葩,几万年也未必能出一个,这样的情况,完全是意外。

    龙尘嘿嘿一笑,看着那些眼睛要喷火的强者们,耸耸肩,做出一个你奈我何的表情,双手捧在脑后,摇摇晃晃地走向前方的高台。

    这是一座方圆百里的古老高台,高台之上符文密布,散发着古老荒凉的气息。

    这是上古论道台,据说其历史极为久远,甚至没人知道是现有的银月城,还是现有的上古论道台。

    在论道台上,有着一根根直径数尺见方的柱子,高有丈许,每一根柱子上都坐着一位老者,竟然有数百位之多。

    龙尘走上高台,忽然一道光幕浮现,挡住了龙尘的去路,龙尘取出一块玉牌。

    “嗡”

    那玉牌发光,与光幕融合,最终消失,玉牌消失,龙尘面前出现了一道门户,通过门户,龙尘才走到高台之内。

    当龙尘进入高台,忽然不远处的地面发光,龙尘走了过去,学别人一样盘膝坐在地上。

    “咔咔咔……”

    龙尘身下出现石柱,将他缓缓顶起,与所有人保持了一个高度。

    “龙尘,上次羞辱之仇,我会还给你的。”龙尘刚坐下,身后就传来一个阴森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