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客户端番外 第三千二百一十九章 磨砺
    “此刀名为桀,桀是二级九黎仙文里的一个符号,是一种逆龙的名字。

    一龙生九子,子子不同,其中有一逆子,桀骜不驯,成年后生出双逆之鳞,喜杀戮,更喜吞噬同族。

    桀生性残暴喜伪装,邪恶而又喜欢欺骗,是龙中恶种,此刀为上古遗物。

    虽然神力流失殆尽,但是其杀戮之气不减,我得到之时,深喜它之锋锐之气,持之挑战域外强者,十年来,无一合之将。

    我身后藏刀石,都是我毕生珍藏,每一把刀都有来历,就是不知道,你能坚持到第几把。”洛紫川手持骨刀,看着龙尘道。

    骨刀,让龙尘想到了龙骨邪月,龙骨邪月是漆黑如墨,而眼前这把骨刀,却莹白如玉。

    这把骨刀,看上去有风化的痕迹,应该是岁月太久远了,再强的兵器,也禁不住岁月的侵蚀,但是骨刀之内,似乎隐藏着一只邪恶的灵魂,一旦释放出来,就会吞噬人的灵魂。

    “呼”

    龙尘长刀一摆,战意升腾,冷冷地道:“来吧!”

    “嗡”

    洛紫川没有跟龙尘客气,一步跨出,人如同瞬移一般,出现在龙尘的左后侧,一刀斜斩,直奔龙尘的软肋,角度刁钻凌厉,恰好是龙尘那个姿势最难防御的地方。

    “轰”

    龙尘手臂斜带,竟然以刀柄撞上那把骨刀,一声爆响,龙尘身体翻飞,手中长刀顺势斩出,直取洛紫川的头颅,洛紫川一刀斩落,防住了这一招,两人瞬间分开。

    一个攻得奇,一个守得险,交换了一招,两人站立不动,位置却已经互换。

    “不错,不再死板地只会懂得用刀刃了,算是一点进步,不过,依旧改变不了你被杀的结局。”洛紫川眸子之中,闪过一抹赞赏之色。

    “呼”

    洛紫川说完,又是一刀斩落,这一刀平平无奇,光明正大,简单而又直接,洛紫川与龙尘动手以来,第一次用这种简单的招数。

    龙尘长刀不去接着一招,而是以手中大刀的长度,与洛紫川强攻,他必须拿回主动权,否则他真的会死在洛紫川的手中。

    龙尘的大刀长有一丈,尽显笨拙,笨拙是它的致命点,但也是它的特点,龙尘每当不支之时,就会以刀的长度,来计算距离,与洛紫川拼个两败俱伤。

    也只有这样,看准机会,龙尘才能获得喘息之机,但是,如果看错了,那就完蛋了,龙尘会付出惨痛的代价,洛紫川的刀锋犀利,刀刀致命。

    “噗”

    龙尘本以为可以凭借刀身的长度,将洛紫川逼退,但是没想到,洛紫川手中的骨刀,如同活了过来,刀芒如游龙,绕过龙尘的长刀,将龙尘胸口刺穿。

    尽管龙尘在骨刀刺到胸前之时,已经向后躲避,但是终究没有避过这一击。

    甚至龙尘都没来得急利用龙鳞战甲进行防御,身体就被刺穿,鲜血横流。

    “软刀”

    龙尘脸色一变,这把龙骨之刃,竟然像是活的,可软可硬,变幻万端,而且那龙骨之刃,刺入身体内,龙尘感觉痛彻心脾,仿佛那骨刀之上沾染了剧毒。

    最令龙尘惊怒的是,在洛紫川面前,他引以为傲的力量,根本用不上。

    不管是星辰之力、神火之力、金龙之力、雷霆之力、还是火焰之力,都无法运行。

    因为这些力量一旦动用,他的力量确实会暴涨,但是力量暴涨之后,他的速度会变慢,再厉害的招数,打不到对方也是无用。

    而且洛紫川的招数,如行云流水,每一击,都逼得他连连退步,就仿佛两人在下棋,洛紫川步步进攻,一招挡不住,就全盘皆输,不给龙尘任何喘息的机会。

    龙尘始终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即使拼命反击,利用两败俱伤的招数,也只不过能多争取几口喘息之机而已,洛紫川一直压着他打。

    龙尘的所有大招,根本没机会施展,洛紫川的攻击频率太快,别说大招,连小招都使不出,他大多数时间,只能被迫防御。

    龙尘第一次遇到如此恐怖的刀客,他也从未想过,一把刀,竟然可以千变万化,刀身上每一个部位,都有着无穷的妙用。

    跟洛紫川相比,他就好像一个地痞无赖,在与一个绝世高手拆招,根本就不在一个级别上,那种无力和颓废,令人感到无比绝望,差距太大了。

    而此时的龙尘刚刚获得九州大会双料冠军,引天劫覆血杀殿无数强者,进阶四极之境,正是意气风发之时,如今这个打击,如同当头一锤,砸得龙尘眼冒金星。

    那龙骨长刀,时如狂龙行天,招数恢弘大气;时如毒/龙出洞,招数凌厉刁钻,千变万化,杀得龙尘血染衣袍,狼狈万分。

    龙尘怒吼连连,拼命抵挡,但是那龙骨长刀,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他根本防不住。

    龙尘以前讲道之时,常讲,但凡有招数,必然就有破绽,所以,出手无招,才是王道。

    但是洛紫川出手,一招一式,都是那么的鲜明,但他太强了,招式之间,有破绽,全部都被他给掩饰住了,而且那破绽一闪即逝,即使知道,也抓不住。

    “轰”

    龙尘苦战了半个时辰,拼了数千招,洛紫川的招数,依旧层出不穷,无以重复,忽然龙尘一个破绽被洛紫川抓住,一刀过后,龙尘鲜血狂喷,人再次沿着磨刀天梯滚落下去。

    一声爆响,龙尘再次撞在山下的那块岩石之上,一把黑刀化作一道流光,刺入龙尘身边的岩石之中,龙尘又是一口鲜血狂喷,眼前一黑,人昏死了过去。

    洛紫川将龙尘斩落山下,手中的骨刀缓缓插入石碑之中,他负手而立,站在绝巅之上。

    紫色的瞳孔,看着山下,透过层层云雾,看向浑身是血,昏迷不醒的龙尘,冷峻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龙尘从昏睡中醒来,看了看衣襟上的血迹,还好,他有先见之明,爬磨刀天梯怕遇到什么意外,换上了普通袍子,否则他要心疼死了。

    龙尘站起身来,全身衣服已经破破烂烂,但是他不在乎,伸手将旁边的黑色大刀拔出来,深吸了一口气,再次向磨刀天梯走去。

    虽然衣衫破旧,浑身是血,但是他的背影依旧挺拔,意志依旧坚定,步伐稳健,一路直上,没有丝毫惧意。

    只不过龙尘自己不知道的是,此时的他,气息跟之前,有了不同的变化,就好像一把钝刀,正在接受磨砺,逐渐变得锋利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