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客户端番外 第三千零五十二章 洛家来人
    龙尘手中的这根羽毛,是一根原始真羽,是七彩仙鹤身上最珍贵的羽毛,相当于真龙的逆鳞。

    七彩仙鹤是天道宠儿,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传闻它的羽毛,就是祥瑞的象征。

    七彩仙鹤一族与人族几乎不相往来,所以它们的原始真羽,只存在于传说之中,几乎没人见过。

    龙尘手持原始真羽,感受着里面流动的祥瑞之气,那一瞬间龙尘明白了,这原始真羽内的祥瑞之气是可以引出来的。

    “如果引动它,将会天降祥瑞,万道相合,天地沉浮,任由掌控。”

    龙尘看着这根原始真羽,不禁喃喃道,他甚至可以清晰地感知,运用它后会形成的异象。

    天道,是最不可琢磨的存在,但是有了这根原始真羽,可以借助七彩仙鹤一族的祥瑞之气,达到绝对的掌控,龙尘甚至不敢想象,那将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

    “这是七彩仙鹤一族的礼物,有些太贵重了。”龙尘看着小鹤儿离去的方向,不禁心生感动,竟然赠送了他一张保命底牌。

    虽然他还不知道这原始真羽到底有什么效果,但是他敢肯定,这枚原始真羽绝对有惊天动地之能。

    龙尘珍而重之地将原始真羽收好,刚要离开,忽然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龙尘望去,却见洛冰和洛凝两姐妹跑来了。

    “龙尘,我们洛族的护族军团长来了。”洛冰有些激动地道。

    上次龙尘的启灵丹,帮助她二人启灵,血脉之力觉醒,洛冰传讯回族内,族内说很快会派人来,现在终于来人了。

    与龙尘合作,对洛族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一件事,如今族里来人,终于可以谈合作了,洛冰怎能不激动?

    在外门,龙尘见到了洛家的这位强者,他看上去是位三十几岁的英俊男子。

    他身姿笔挺,宛若标枪,背负一把长剑,双目平和,但是神光内敛,如剑藏于鞘,龙潜于渊,没有释放出任何气息,却令龙尘感到如面临高山大海一般的压迫。

    这个人一身白衣,纤尘不染,给人一种超然脱俗,又极尽亲和的感觉,让人感觉非常舒服。

    “想必阁下就是龙尘了,踏入天武地界,就闻阁下大名,已是如雷贯耳,年少有为,当真难得。”洛长武看着龙尘,双目之中尽是赞赏之色,其眼神真挚,并非敷衍客气。

    “龙尘,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洛族的护族军团长,也是我们族长大人的次子,在我们洛族有着绝对的话语权。”洛冰给龙尘介绍道。

    龙尘心头一跳,族长次子,那岂不是母亲的亲哥哥?自己的亲舅舅?难怪看上去,就有一种亲切感。

    “晚辈龙尘,见过前辈。”龙尘赶忙以晚辈礼节相见。

    见龙尘对洛长武如此客气,洛冰、洛凝心中欢喜,要知道龙尘桀骜不驯,脾气上来,谁的面子都不给,她们生怕这件事谈崩了。

    但是见龙尘如此谦卑,让她们又是激动,又是感激,她们还以为龙尘是看在她们的面子上,才对洛长武如此客气。

    洛长武赶忙将龙尘扶住,笑道:“小兄弟,切勿如此客气,说来,这次是我洛家失礼了。

    收到消息后,我们本来应该早就来的,毕竟这件事关系到我洛家的命运,不敢怠慢。

    只不过,期间我洛家和楚家发生了两次激战,处理好了琐事,才急匆匆赶来,耽搁了不少宝贵时间。

    本来这种事情,应该我大哥亲自来的,只不过,因为大哥在激战中受了点伤,所以,才派我过来,还请小兄弟不要责怪才是。”

    “我们又跟楚家激战了?”洛冰吃惊地道。

    洛长武摆手道:“不过楚家又拉了一群邪门歪道搞事情而已,不想让你们分心,这件事就没让你们知道。”

    洛冰、洛凝却脸色微变,要知道就连族长的长子都受伤了,这肯定不是什么小打小闹。

    看着洛冰、洛凝,洛长武柔声道:“你们都是好孩子,懂得为家族分担,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努力修行,快速成长起来。

    不用担心,现在家族有老爹和我们撑着,安稳得很,你们安心修行。

    至于洛清扬的事情,你们也不用自责,洛家弟子何止千万,出一两个糊涂蛋,也是正常,与你们无关。”

    听到洛清扬,洛冰、洛凝想起了那些惨死的洛家弟子,顿时泪水簌簌而下,对于这件事,她们一直十分自责。

    “好了,这种家事以后再说,如此婆婆妈妈,岂不是让小兄弟笑话?咱们还是谈正事吧。”洛长武安慰了两姐妹几句,不禁笑道。

    洛冰、洛凝这才将泪水抹去,看着龙尘,洛长武看着龙尘正色道:“小兄弟,你的启灵丹,对我们洛族来说,至关重要,我们洛族也是抱着最坦诚的态度前来合作。

    所以,你想要交换什么,尽管说,只要在我们洛族的承受范围内,我们洛族绝对不会拒绝。”

    如果这是谈判,这是典型的伸出脖子任由人家宰割,但是洛长武也是极为精明之人,一眼就可以看出龙尘的大致性格,更何况到了天武州后,打听了一下龙尘的所作所为,就更有底了,所以直接先抛出了洛家的诚意。

    说白了,就是你随便开价好了,你要是宰我,你就宰吧,我不还手,就看你好不好意思了。

    龙尘看着洛长武,看着这位自己的亲舅舅,一时间百感交集,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开价?开什么价?我开的价格,你能兑现得了么?我想要我母亲的下落,你会告诉我么?

    你们洛家将我母亲流放苦寒之地,任其自生自灭,我都不知道该不该恨你们洛家。

    见龙尘眼神复杂,洛长武不禁有些奇怪,龙尘的眼神中,似乎包含了许多东西,龙尘不说话,洛冰和洛凝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我现在什么都不缺,也不知道该跟你们换些什么,这样吧,丹药的秘方我给你们,你们洛家欠我一个人情,如何?”龙尘沉吟了许久,才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