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客户端番外 第三千一百八十五章 书院老怪物
    神圣的龙威肆虐,两道结界崩碎,直到第三道结界面前,才终于被拦了下来,不过第三道结界之上,也布满了蛛网一般的裂纹。

    “龙尘这孩子,运气逆天了,想不到这黄金龙鳞的主人,血统如此高贵,恐怕大有来历。”白乐天看着龙尘,开口道。

    “神圣威压,会破坏一切法则,这龙鳞的主人,一定是了不得的存在。

    看来华云商行也有走眼的时候,竟然没看出这枚龙鳞隐藏的力量。”白诗诗的母亲道。

    华云商行有自己的鉴宝师,眼光毒辣到令人难以置信,但是对这片龙鳞却走了眼。

    如果知道这龙鳞有如此恐怖的神圣威压,其价值,根本不是九州大会的经费能买得起的,显然华云商行也有估值错误的时候。

    “这怪不得华云商行,真龙神威不容挑衅,他们不敢去试探,否则会被龙鳞视为挑衅,直接灭杀,灭杀不得,就会自毁。

    所以,他们只能从外形、纹路、年代和积累的相关经验来评估这枚龙鳞的价值。”白乐天道。

    “轰隆隆……”

    以龙尘为核心,空间不停崩溃,巨龙的咆哮之声,在天地间回荡,一道结界,根本挡不住那声音向外传递。

    幸好白小乐的母亲,又加持了两道,否则声音远远传递出去,很有可能引起巨大的恐慌。

    龙尘此时全身布满了金色鳞片,金光万道,神威流转,气势骇人,就仿佛一尊身披金甲的天神降落世间,傲视天下,睥睨九天。

    看着龙尘,那些老者沉默了许久后,其中一个老人开口道:

    “净院大人既然已经选定了人,其实无需让我们来看了,我们相信净院大人的眼光。

    只不过,现在时机真的成熟了么?恐怕还需要观察一段时间。”

    “仙长说得甚是,只不过兹事体大,不容半点马虎,不知道仙长们,可有什么指示?”

    白乐天恭恭敬敬地道,虽然他是凌霄书院的院长,但是对这些老古董们,还是非常尊敬的,因为他们可都是他的长辈,而且对凌霄书院,有着巨大贡献。

    “没什么好指示的,我凌霄书院明面上有赵天澜等无数前辈,以生命换取了这片世界安宁。

    背地里更是不知道有多少英雄, 牺牲在与恶魔之海的对抗中,人是这个世界上,最难以琢磨的存在。

    如果没有敬畏和感恩,人就是九天十地内最邪恶的生灵,长时间的和平,让他们已经忘记了凌霄书院为天澜域做出的一切。

    现在还要恢复道晨域的名字,说明他们对我们凌霄书院再无感恩之心,忘记历史,就是背叛,就算天澜前辈复生,也不会怪我们的。

    如果净院大人认为龙尘就是我们的机会,那就试试看吧,毕竟天道不明,气运不显,我等肉眼凡胎,看不到世界巨变的征兆,不敢妄加定论,更不敢将凌霄书院的命运压出去。”那老者沉吟了一下,继续道:

    “我们这些老家伙常年闭关,脑袋已经不灵光了,思想更是保守,看问题不会那么全面。

    世间万事,有时牵一发而动全身,仙界是否会因为一个九星传人而发生巨变,还需要继续观察。

    龙尘可以培养,静观天道变化,再决定以后我们凌霄书院的态度。

    只不过,九星传人是双刃剑,很容易失控,你们要注意尺度,别让他知道太多上古秘辛,这对他不好。

    毕竟九星传人的脑子,比我们这些老古董们,还要固执,一点弯儿都不会拐。”

    “仙长们放心,龙尘这孩子跟一般九星传人不太一样,而且,我们会循序渐进地培养他。

    只不过,纸里终究包不住火,如果有一天,龙尘身份暴露,我们书院的态度是……”院长大人道。

    “如果不是宿命之子,我们也没办法保护他,只能任由他自生自灭。

    如果他是宿命之子,凌霄书院会将所有赌注都压在他的身上。”那老者道。

    “明白了。”院长大人点头道。

    那老者点点头,与那一众老者一起消失,空中只剩下了白乐天、白展堂一家四口。

    “爹,如果龙尘不是宿命之子,我们就无情抛弃他了?”白展堂问道,虽然有白诗诗的母亲暗中捏他,但是白展堂还是直接了当地问了出来。

    “你说呢?”白乐天道。

    “这也太不近人情了吧,他是我们书院弟子,把前途命运都交给了我们,半途放弃,那是人干的事么?”白展堂怒道。

    “展堂……”

    白诗诗的母亲和白小乐的母亲脸色一变,白展堂的话,有些过分了,怎么可以如此跟自己的爹说话?

    “这件事你不应该问我,你应该去问净院大人。”白乐天面对儿子的无礼质问,并没有生气,只是微微一笑,飘然而去。

    “喂……”

    见白乐天没有正面回答,白展堂不禁急了,就要去追,却被两人死死拉住。

    “你个蠢货,这种事情有什么好问的?大势之下,个人的力量是渺小的,只能逆来顺受。

    我们凌霄书院隐忍了无数年,为的是什么?你这个脑子,这辈子也就只能做个莽夫了,赶紧回去。”白诗诗的母亲和白小乐的母亲二人,拉着白展堂离开。

    而在凌霄书院的某一个角落里,一个老人,手持扫帚,一双浑浊的眼睛,看着一个方向,那个方向,正是龙尘炼化龙鳞之地。

    “它把自己的命都绑在那孩子身上了,不会错的,仙界会因他而改变,我们都是见证者,而不是缔造者。”

    老人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一笑之后,继续扫地,那落叶四处飘散,将他之前的努力又全部抹去,但是老人非常耐心,反复从头扫起,一板一眼,节奏丝毫不乱。

    “当”

    扫帚划过地面,砖缝中,一块破碎的刀片被扫出,破碎的刀片还很锋利,将青砖划出了一道痕迹。

    老人一愣,看了看那碎片和青砖,将刀片取出,放在手中,摇摇头道:

    “看来要有不速之客降临了。”

    “嗡”

    老人话音刚落,警报声响起,那是敌袭警报,但是老人仿佛什么都没听见,继续低头扫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