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客户端番外 第一章 田园惊变
    美丽的精灵

    群山环绕,小河流淌,在小河的边缘,有着一片农田,阳光将温暖洒向大地之前,农人们,已经早就开始忙活起来了。

    耕牛在田地中行走,后面拖着重重的农具,农具将翻耕过的泥土碾碎,只不过田里有水,随着耕牛的奔走,泥水乱溅,不管是农人,还是耕牛,都是一身的泥灰。

    农人看上去三十来岁,透过道道泥点,隐约可以看出这是一个面目黝黑,忠厚老实的男子。

    男子不停地呼喝,指挥耕牛,来回奔走,只有将田地弄得平整,才能插上秧苗,一年之计在于春,可不敢错过了节气。

    “阿爹”

    忽然一声清脆的呼喊传来,那男子扭头看去,只见田埂上,一个只有三四岁的小女孩,手里抱着两个野果,正向他跑来,一边跑,一变兴奋的叫喊。

    那个小女孩扎着小辫,穿着粗布棉袄,虽然已经是春天,但是初春的早晨还是有些微寒。

    那小女孩,脸如美玉,眉如新月,更有一双大大的眼睛,黑白分明,活像一个可爱的瓷娃娃,令人不忍心触碰。

    “小颜,你怎么跑来了,弄脏了棉袄,小心你娘打你屁股。”

    那黝黑汉子,看到那小女娃,顿时裂开了大嘴,满脸的宠溺之色,就连之前的疲惫,也因为小女孩的出现,一扫而空。

    “娘才不会打我呢,我是给阿爹送果子的,哎呦!”

    “小心”

    那黝黑男子一声惊呼,那田埂湿滑,泥泞不堪,十分不好走,那小女孩摔了一跤,结果小手中抱着的两个果子,掉入泥泞之中,就连衣服也脏了。

    小女孩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那黝黑汉子,急忙跑过来,大手在衣服上擦了几下,将那小女孩抱起了,放在田边的一块石上。

    “小颜,是不是摔痛哪里了,跟阿爹说。”那黝黑汉子,一脸紧张地的看着那小女娃,眼中全是心疼之色。

    “阿爹,对不起,小颜太笨了,把果子都弄脏了……”小女孩一脸委屈地哭着道,显然她兴奋地过了头,把好事变成了坏事,又羞又恼。

    听到小女孩的话,那黝黑汉子顿时轻松了许多,微微一笑道:“这有什么脏的。”

    说着话,那黝黑汉子,将那两个果子从泥泞里找出来,在身上擦了擦,狠狠地咬了一口。

    “阿爹,都脏了,娘说吃了会肚子里长虫子的,我去给你河里给你洗洗吧。”小女孩叫道。

    “哈哈,那是你们小孩子才会的,阿爹的肚子,什么都可以吃,不怕的。”那黝黑汉子拍着胸脯,十分自信地道。

    “真的么?阿爹好厉害。”那小女孩竟然真的信了,一脸崇拜地道。

    “来,让阿爹抱抱,阿爹带你回家,让你娘给你换一身衣服,你这样脏脏的,就不像小仙女啦。”

    那黝黑汉子,将外衣脱了,将小女孩抱起,他怕自己的衣服将小女孩的身上弄脏,对于这个小女孩,他脸上全是宠溺之色。

    “阿爹,小颜是不是耽误你干活儿了。”小女孩有些羞愧的道,竟然十分懂事。

    “没有的事,爹爹已经干了一会儿了,需要歇一会儿,别说是爹,就是牛也要休息一下,倒嚼消化一下才行。”那黝黑汉子安慰道。

    “爹爹真好。”说着话,小姑娘竟然将嘴巴凑近那黝黑汉子的脸。

    “别别,爹爹一脸泥巴,你可以不能亲,不然吃到泥土,你肚子里会生虫虫哦。”那黝黑汉子,急忙避开笑道。

    “那就等爹洗干净了再亲。”小姑娘抱着汉子的脖子亲昵地道。

    那黝黑汉子,抱着小姑娘,穿过农田,一路向村里走去。

    “嘿,我说冷二黑,你家这丫头,生的如此白净,跟你根本就不是一个颜色啊,不会是你老婆对你不忠了吧。”一个同样在农田地干活的汉子,见他们路过,不禁笑道。

    农村人,总喜欢开开玩笑,其实并么有什么恶意,都已经习惯了。

    “滚你的蛋,你跟你媳妇倒是白净了,生出的孩子跟泥丸子似的,听说晚上掉坑里,找了一宿都没找到,白天才发现的,你这分明是眼红。”那被成为冷二黑的汉子,嘿嘿笑道。

    “喂喂,我家二蛋,比你家小丫大两岁,年龄刚合适,怎么样,要不要咱们两家噶个娃娃亲?”那汉子眉毛乱跳地道。

    “拉到吧,我家闺女乃是天仙下凡,你就死了那条心吧,不过你那儿子也不错,将来一定是一个打猎能手。”

    “怎么说?”

    “扔地里找都找不着,直接隐身了,猎物保准发现不了他。”

    那人:“卧槽”

    冷二黑哈哈一笑,也不理会那人,带着小姑娘很快走入了村子。

    村子不大,也就几十户人家,就靠着周围几十亩薄田,和平时农忙结束后,去山里打猎采药为生。

    当冷二黑带着小姑娘走回村里,一些带孩子的妇女,见到那小姑娘,顿时喜笑颜开,不停地夸夏姑娘长得俊俏,虽然平时也常见,但总是看不够。

    听到别人夸奖自己的孩子,没有人不高兴的,小姑娘嘴巴也很甜,这个叫二婶,那个叫三姑的打招呼,十分惹人喜爱。

    村里人民风淳朴,心思单纯,无忧无虑地生活在这里,相处的十分融洽。

    “哎呀,我的小祖宗,你怎么弄成这幅样子了,伤到没?”

    当冷二黑抱着小姑娘走进自家小院的时候,一个身穿粗布长衣的女子,走了出来,见到小姑娘的模样不禁又是着恼,又是心疼。

    “没事,就是摔了一跤,衣服脏了,孩他娘,给小颜换身衣服,我去干活了。”冷二黑说完,宠溺地摸了摸小姑娘的头,转身离开了。

    小颜的娘,从屋里找出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刚要给小颜换上,忽然外面传来一阵马蹄声,马蹄声响起,顿时传来不少惊叫声。

    “你们干什么?”刚刚走出去不久的冷二黑,发出一声惊怒的叫喊。

    不过刚刚喊完,就痛哼一声,然后就没脸声音。

    “小颜,你不要动,娘出去看看。”

    小颜的母亲,急急忙忙跑出院子,只见村子里来了十几个人身穿黑衣的男子。

    他们一个个人高马大,身材魁梧,正呼喝着什么,很快小颜的母亲,就看到倒在地上的冷二黑。

    “二黑”

    小颜的母亲发出一声惊呼,跑到冷二黑的身边,发现冷二黑,鼻梁骨塌陷,门牙也被打掉了,满脸是血。

    一时间全村的人都慌了,他们从未见过如此强横的人,一个个抱着孩子,眼神恐惧的看着这群黑衣人。

    十几个黑衣人,十分见状,有人背上背着剑,有人腰间挂着刀,凶神恶煞一般的看着这群村民。

    随着村子里大乱,叫喊声不断,在田里干活的男人们,都飞奔赶了回来,看到冷二黑被打倒,不禁又惊又怒:

    “你们……”

    “噗”

    一个男子刚刚开口,一个脸上有着刀疤的大汉,忽然长刀出鞘,一刀斩在那男子的脖子之上,一颗人头冲天而起。

    “啊……杀人啦……杀……”

    “噗”

    一个妇女惊叫,结果被另外一个黑衣男子,一剑斩成两截,一时间,整个村子里的人都吓傻了,哭喊声,此起彼伏。

    “真是晦气,被分到这个区域,都特么是一群泥腿子,上哪找像样的苗子?”一个黑衣男子,眼睛扫视了一下周围瑟瑟发抖的人们,狠狠地吐了一口口水。

    他们的目光打量的对象,都是那些被妇女掩在身后的孩童,他们眼中凶光毕露,杀气腾腾。

    “真是浪费时间,全部杀光,这样的低劣的人,不配活在世上,腾出地方,留给有用的人。”

    为首的疤面大汉冷冷地道,说着话,一刀斩出,一声惨叫,一个男子被斩杀。

    “我跟你们拼了……”

    一个男子怒吼,手中拎着一把铁镐,对着一个黑衣人砸去。

    “噗”

    不过他的铁镐刚刚举起,就被一个黑衣男子一剑穿心,他看着心口的长剑,双目充满了不甘,然后就那么倒下了。

    “阿爹”

    一个七八岁的男孩,哭喊着跑了出来,结果被一个黑衣男子一脚踢飞。

    一个黑衣男子,来到冷二黑面前,冷二黑刚刚被妻子摇醒,看到那黑衣汉子走来,一把将妻子护在背后,怒吼道:

    “你们有种就冲我来,不要杀我妻儿。”

    “弱者,没有资格叫嚣,去死吧!”那黑衣男子一脚踢在冷二黑的胸口,冷二黑和他妻子同时翻滚而出。

    “死”

    那黑衣男子,一剑对着冷二黑的脖子斩落,动手又狠又辣,半点不容情。

    “不许杀我爹爹?”

    不知道什么时候,小姑娘跑了出来,竟然护在冷二黑的身前,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死死地盯着那个黑衣男子,小脸之上,全是勇敢的神色,竟然没有一点惧怕。

    看着小颜跑了出来,冷二黑大惊,一把抱住小姑娘,丢给了他的妻子。

    “带着小颜,快逃!”冷二黑大吼。

    小颜的母亲,一把抱起小颜,拼命地跑,那黑衣男子刚要追,忽然冷二黑一把抱住了他的腰,脚下一绊,出其不意之下,竟然将那男子摔倒。

    “死”

    那男子大怒,忽然一拳狠狠砸在冷二黑的后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