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客户端番外 第三千二百五十七章 宝剑赠佳人
    龙尘的伤口已经严重腐烂,切去烂肉,新生出的肉也很快会腐烂,看起来非常吓人。

    “老大,你被他的什么兵器刺中了?”秦风一脸惊骇地道。

    要知道他对龙尘的自愈能力是非常了解的,任何伤口,几乎是瞬间愈合,从未见过这种情况。

    “这次看走眼了,那个家伙是剑道高手,屈指弹出了一道剑气,幸好我躲避得快,并且以雷刃抵挡了一下,泄去了大部分力量,不然半边身子都得被切下来。”龙尘心有余悸地道。

    当那人睁开眼睛,龙尘一瞬间头皮炸了,强烈的危险充斥心头,人逃走的瞬间,雷刃凝聚,提前斩下。

    这是在洛紫川手中学到的招数,通过天道之力,预先判断了对手的攻击路线。

    但是那人太强了,弹出了一道剑气,击穿了龙尘的雷刃,将他的肩膀刺穿。

    那雷刃抵消了大部分剑气的力量,但是剑气之上,依旧残留着腐朽的气息,龙尘的伤口上,被奇异的法则覆盖,所以生出来的新的血肉也会很快腐烂。

    但是如果置之不理,龙尘的整个身体都会烂掉,这是非常令人恐惧的力量。

    幸亏中剑的是龙尘,如果是别人,哪怕被擦破点皮,都有可能要了命。

    龙尘连续割了十几次肉,血肉的颜色才逐渐恢复正常,那奇异的法则终于耗尽,伤口全部复原。

    “那到底是什么存在啊,这么吓人?”齐雨也吓得不轻,这一切太诡异了。

    “他们都不是活人,也不是冥界的生灵,与我们在天武大陆接触的死灵,看上去差不多,但是又有些不太一样。

    没办法说清他们是什么样的存在,但是不管怎么说,今天算是长见识了,再说了,咱们也不亏啊。”龙尘笑着将手中的长剑一亮,脸上全是得意之色。

    这把长剑,通体用黄金打造,上面刻画着极为古老的花纹,看上去像是某种文字,但是龙尘一个都不认得。

    这把长剑入手沉重,光晕流转,宛若活物,这是一把极具灵性的神兵。

    “漂亮妞儿,你运气不错,这应该是你的专属兵器。”龙尘嘿嘿一笑,将长剑递给白诗诗。

    白诗诗一呆,紧接着俏脸微微有些不自然:“这是你拼命得来的东西,送给我做什么?”

    “因为你长得漂亮呗!”龙尘嘿嘿一笑道。

    白诗诗白了龙尘一眼,但是她第一眼看到这把长剑,就喜欢上了它,甚至她感受到了一种召唤,看到它,她体内的金之力,都变得异常兴奋起来。

    可是,龙尘冒着那么大的危险,才将这把宝剑夺来,她非常想要,但是又感到非常不好意思。

    “拿着吧,用不着你以身相许,记得你欠我一个人情,以后你得到什么我能用上的宝贝,送给我就行了。”龙尘看出了这个漂亮妞脸皮薄,笑着将长剑递给她。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白诗诗瞪了龙尘一眼,最终还是伸出玉手,把这把如同黄金打造的长剑接了过来。

    “嗡”

    当白诗诗接过长剑,剑鞘,剑柄上的符文,一瞬间亮起,白诗诗周身无数的金色符文流转,锋锐之气逼人。

    “神兵认主,这把长剑真的是跟诗诗仙子有缘。”秦风见长剑落入白诗诗手中,不禁羡慕道。

    白诗诗全身符文流转,与那长剑之上的符文共鸣,在金色光芒的渲染下,她就仿佛一尊金色的女神,美丽而又华贵。

    白诗诗美丽的眸子中,逐渐浮现出金色的图案,而金色的图案汇聚,形成了一长串的符文,那符文,竟然与长剑之上的符文一模一样。

    “我去,真的认主了?”

    龙尘也是无比羡慕,这长剑的气息隐晦,无法判定他是什么级别的神兵,但是那恐怖强者死死抱着,绝对是绝世至宝。

    这把神兵的品阶,肯定不会比龙尘的王器丹炉差,而龙尘的王器丹炉,他现在还使用不了,妖月炉的器灵还没苏醒,他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掌控。

    可是人家白诗诗,神兵刚刚到手就自动认主,这运气,实在是令人羡慕,嫉妒,恨啊!难道神兵也是看长相选主人的么?

    “呛”

    白诗诗握着长剑,忍不住轻轻一拔剑,一声轻鸣,然若鸾凤高歌,剑身只弹出了一寸,金光绽放,那一瞬间,龙尘等人什么都看不见了,就好像太阳从眼前跳了出来。

    “咔咔咔……轰……”

    一声爆响,白诗诗吓得急忙将长剑收起,神光消失,龙尘等人所乘坐的飞舟已经爆碎,秦风的腰带扣,齐雨的护臂,徐子雄的寒铁手环,凡是金属的东西,全部都爆碎了。

    “不好意思……”见众人一脸震惊地看着她,白诗诗赶忙道歉。

    她没想到,这把剑如此霸道,只拔出了一点点,周围金属全部都爆碎了,这太恐怖了。

    似乎它不肯与凡铁共处,有它在,其它金属就要被毁灭,龙尘等人都被吓了一跳。

    “还好我兵器都收起来了。”

    秦风等人心有余悸地道,否则这么近的距离,宝器恐怕也要覆灭。

    “诗诗,我觉得我太年轻了,太冲动了,我向你道歉,那个,我现在有点后悔了,你能不能把宝剑还给我。”龙尘哭丧着脸,肉痛地道。

    “想得美!就算把命给你,也不能把这把剑给你。”

    白诗诗知道龙尘是故意搞怪,以龙尘的高傲,送出去的东西,怎么可能往回要,白诗诗脸上全是兴奋的笑容,白小乐是白诗诗的亲弟弟,从小到大,都没见过白诗诗如此高兴过。

    “不给也行,我老大缺一个暖床丫头……哎呦!”白小乐话还没说完,屁股就被白诗诗踢了一脚。

    白诗诗抱着长剑爱不释手,见白诗诗如此高兴,龙尘心情也不错,虽然不是自己能用上的,但是武装队友,也是好事。

    “老大,你偷宝剑的时候,我和齐雨偷偷弄了点铁锈,你看这东西,有用不?”

    秦风小心翼翼地取出一块兽皮,里面包裹着一堆铁锈。

    看着那些铁锈,白诗诗哭笑不得,还真是什么将,带什么兵,这真是贼不走空。

    “当然有用,好样的,你们果然没让我失望。”龙尘嘿嘿一笑:

    “这些铁锈,沾染了岁月之力,并且拥有可怕的腐朽法则,回去用他打造箭头,神君境强者,中箭立刻毙命,就算是仙王强者,中了一箭,也够他喝一壶的。

    我本想收集一些来着,但是没想到那个家伙那么厉害,你们干得好。”

    白诗诗重新取出一艘飞舟,让深海魔鲨拖着,一路向前飞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