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客户端番外 第三千五百九十四章 彻底清算
    面对汪子虚的求饶,郭然并没有任何心软,长刀惯入汪子虚的前胸,将他从地上挑了起来。

    “住手……”

    无数汪家之人齐声怒吼,汪家在天龙神甲学院,有着极为庞大的实力,强者数万,但是他们现在只敢干吼,却没一个人敢上前。

    因为那位汪家的界王后期强者被火灵儿一剑斩杀之后,他们所有人都胆寒了,他们终于见到了真正的狠人,不敢乱动,只敢乱叫。

    汪家的那位议会长老,此时睚眦欲裂,汪子虚是他们汪家历史上最强的天才,那也是他们唯一的希望,如果汪子虚死了,他们汪家将彻底没落。

    可是他年老力衰,根本无力上前救人,急得额头上青筋暴跳,对着薛一凡怒吼道:

    “薛一凡,你眼睛瞎了么?怎么可以允许本门弟子自相残杀?”

    “哈哈哈……”

    不等薛一凡回应,郭然仰天怒吼道:“自相残杀?我杀他是自相残杀,那他杀我的时候,你们怎么就不放屁呢?

    他汪子虚的命是命,我郭然的命就是蝼蚁么?我告诉你们,有老大在,就算天塌下来我也要杀了汪子虚,你们谁也救不了他。”

    郭然手持黑刀,挑着汪子虚,眼睛扫视全场,脸上全是狰狞之色。

    龙尘心中叹了口气,郭然这是压抑太久了,今天终于爆发了,薛一凡就是等着他爆发的这一天,可惜,这小子太能隐忍,他龙尘到了,他才敢将怒火发泄出来。

    “郭然不要杀我,求求你,我不想死,我想活着,只要你不杀我,我宁愿做你的跟班,不,我愿意做你的奴仆,只求你留我一命……”

    汪子虚人在半空中,每说一个字,都能感受到胸口的剧痛,他的命就捏在郭然手中,他不想死,此时什么面子,都已经不重要了,他苦苦地哀求着。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欺压我,羞辱我,阻挡我修行之路,这些我都可以忍。

    因为修行之路,本就没有公平可言,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杀我兄弟,你可记得屠豹是怎么死的么?”郭然咬着牙,看着汪子虚咆哮道。

    当听到屠豹这个名字,屠虎身躯一震,那是他的亲弟弟,当初在狩猎试炼之中,死于非命,他一直以为是死在魔兽之口,如今听到郭然说出来,他才明白,屠豹的死,大有冤情。

    “你这个杀千刀的,竟然用他的命来威胁我,引我现身。

    屠豹兄弟,一怒之下自戕,你可还记得我当初说过的话?我会切下你的头颅,来祭奠他的亡灵。”郭然双目之中杀机爆涌。

    “不……”汪子虚发出绝望地惨叫。

    “噗”

    郭然忽然将长刀从汪子虚的体内抽出,一刀横斩,汪子虚的头颅瞬间被一刀斩下。

    没有鲜血溢出,因为汪子虚的鲜血早就流干了,这一刀不光斩下了汪子虚的头颅,更灭杀了他的神魂,汪子虚彻底死了。

    “呼”

    郭然单手抓着汪子虚的头颅,仰天怒吼:

    “屠豹兄弟,我郭然承诺你的事情,我做到了……”

    郭然大叫过后,嚎啕大哭,屠虎、屠豹两兄弟,是他最亲的两个人,在他还没崭露头角的时候,就因性格相投,不顾死亡威胁,也要追随于他。

    那次狩猎,郭然就知道不妙,早早就躲了起来,不想与汪子虚正面相抗,因为那时候的他,与汪子虚正面对战,跟找死没什么区别。

    结果谁能想到,这个汪子虚气急败坏之下,竟然抓到了屠豹,威胁郭然出来。

    当时郭然正躲在暗中,就在他明知道不敌,也要跟汪子虚决一死战之时,屠豹狂怒之下,直接自爆,郭然眼睁睁地看着兄弟死在面前。

    而郭然狂暴的杀意,直接暴露了他的行踪,这才被汪子虚一路追杀到魔龙窟,也才有了后来的魔龙战甲。

    此时郭然手刃死敌,本应该欢喜,但是想到自己无能,连自己的兄弟都救不了,悲从中来,嚎啕大哭。

    龙尘走上擂台,拍了拍郭然的肩膀,这里的人中,他最能理解郭然的心情。

    郭然一直不想做老大,是因为他承受不起这样的打击,那种无力感,会令人痛彻心脾,但是他又没办法,毕竟屠虎、谢芊芊等人,都要依靠他,如果他倒了,这些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郭然压力巨大,心中的痛苦,只有自己知道,他还要装作一副运筹帷幄的模样,给大家带来信心,而他,自己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这种感觉,对他来说,太难受了,如今给屠豹报了仇,他压抑许久的情绪,再次爆发。

    “别哭了,差不多就行了,屠豹兄弟在天有灵,绝对不想看到你这个样子。”龙尘安慰道。

    郭然哭了一会儿,感觉压抑的情绪尽去,整个人都变得轻松多了,屠豹的死,对他来说,就像一个诅咒,如今这个诅咒终于解开了。

    “谢柳儿、冷辉,你们不是也不服我么?你们想要挑战我,我绝不推辞,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谁都可以。”

    郭然一抹眼泪,深吸了一口气,手中黑色长刀,指着他们,眼睛扫视全场,大声喝道。

    谢柳儿、冷辉脸色一变,没敢吭声,汪子虚都死了,他们都有自知之明,哪里敢去挑战郭然。

    而其他人,更不敢了,虽然老一辈强者中,肯定有比汪子虚更强的,但是按照书院规矩,他们没资格挑战郭然。

    而且,他们又不是瞎子,如今天龙神甲学院的风已经变了,如果这个时候做出头鸟,跟找死没什么区别。

    只要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老院长支持郭然,公然与议会撕破脸皮,郭然斩杀了汪子虚,震慑了所有人,接下来,恐怕院长大人要对议会动手了,整个天龙神甲学院,恐怕要面临一次大清洗。

    所谓不打勤的,不打懒的,专打不长眼的,这个时候要是站出来与郭然作对,就是与老院长作对,估计没什么好下场。

    “你们两个虽然跟我作对,但是都只是针对我个人,属弟子间的恩怨,我现在身为代理院长,却不会因此找你们麻烦,因为我抓不到杀你们的理由。

    但是有一些人,就不一样了,赵光娣,岳长辉,李晓冲,古易……”

    郭然一口气念出了三十几个名字,被念到名字的弟子,脸色都变了。

    “出来受死”

    郭然厉声喝道,他声音落下,全场一片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