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客户端番外 第三千六百零五章 迂腐与无知
    随着龙尘下令,这些杀红了眼睛的星空战士,正合了他们的心意,继续疯狂追杀这群叛徒。

    于是战圈内,就成了屠宰场,三百多强者,疯狂追杀这些黑甲强者。

    “不……,你们不能这样对我们,我们已经投降了,为什么还要赶尽杀绝?”

    “你们这样是没有正义之心的,不允许投降,你们只会逼迫更多人跟你们拼命。”

    “你们杀了我们,会寒了所有人的心,你们的做法是错误的。”

    当龙尘下了绝杀令,这些黑甲强者们,发出惊恐的大叫。

    而这时,数位学院长老走到龙尘和郭然身边,一人沉声道:

    “郭然院长,既然他们已经投降了,我们应该接受投降,否则,在道义上,我们站不住脚。

    另外,这样只会让那些背叛者更加坚定地背叛,反正也是死,还不如拼命,那样会给我们以后的战争,造成最大损伤。

    他们投降后,我们既可以得到对方的情报,又可以收获一批战力,郭然院长您可要三思啊。”

    这几位老者,是战场礼记,他们主要负责记录战场上的事情,比如战争的过程,对方人数,己方人数,双方的战术运用等等。

    战场礼记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通过战场礼记,后人可以知道战争的详细过程,总结胜利的经验,汲取失败的教训,记住战场上哪些人的表现导致了胜利,哪些人的失误,导致了失败。

    而战场礼记撰写之人,都是学院里一些德高望重的老者,他们没什么战力,而且,寿元将尽,要用生命最后的余晖,为学院做一点事。

    如果战斗失败,他们也会跟着一起被杀,但是他们不畏惧死亡,认为死在战场上,对他们来说,是最好的归宿。

    所以这些老者,都是一些老顽固,战场的记录,也都是秉承公正客观的态度来书写,不会刻意抹黑谁,也不会刻意赞美谁,脾气硬得很。

    如今这些人前来提醒郭然,而且能用这样的语气,已经是对郭然相当客气了。

    “几位前辈,我知道您是为了我好,不想让我背负一些不光彩的记录。

    但是我老大说了,不留降卒,那就有他的道理,我也不懂,但我也不问,反正我就听老大的就是了。

    至于您怎么记录,我觉得您该怎么记录就怎么记录,不应该受到书院要竖立什么英雄榜样,而影响了你们的工作。

    反正我只知道,我老大是绝对不会错的,你们就按照正常记录好了。”郭然道。

    对于正直的人,郭然也是十分客气的,毕竟正直的人,已经不多了。

    “龙尘先生,老朽不过一名礼记官,按理说没资格询问您一些事情,但是您的这个做法,是不是有什么深意,可否略说一二,让老朽也好记录。”那老者见郭然听龙尘的,只好看向龙尘。

    龙尘摇头道:“我的命令没什么深意,背叛之人,必须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他们或许只是一时头脑发热,如今幡然悔悟,难道就不能给他们一个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的机会么?”那老者问道。

    “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我有权利给他们这个机会么?你有权利给他们这个机会么?

    你有权利,代替那些被他们害死的冤魂,去原谅他们么?”龙尘冷冷地看着那老者道。

    “这……”

    那老者顿时被问住了,沉吟了一下道:“但是,他们投降之后,可以将功补过,逝者已矣,就算杀了他们,死者也回不来了,但是生者还是要生存的。

    接受投降者,他们就可以转化为战力,壮大我们的队伍,这样就可以减少伤亡。

    同时,也等于给那些背叛者们留了一条后路,这让他们每一战都不需要拼命,动摇其军心,以后投降的人会越来越多。

    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要向更远的地方看,而不是……”

    “放屁”龙尘冷喝道。

    “你怎么骂人?”那几位老者大怒。

    “骂人,我恨不得拍死你们这群白痴,大敌当前,妖言惑众,如果是在我的龙血军团,你们这些人会被立刻处死。

    自己愚蠢而不自知,还带着好人的牌子去劝别人,你们这样的人,才是最大的祸害。

    你们给人族带来的危害,比那些背叛者更甚,一个烂好人,比十个大恶人更恶。”龙尘怒道。

    “你……你……你给我说清楚,我们怎么就是烂好人了?”这些老者被气得直哆嗦。

    “自古以来,慈不掌兵,你们所谓的好心,会害死多少好人?

    你们怎么知道,他们投降后,就跟我们一条心,他们能背叛我们一次,就不能背叛我们第二次?你们怎么知道,他们不会背后捅刀子?

    他们既然能背叛人族,可以对同族挥起屠刀,他就已经不是人了。

    不管他们是被威胁也罢,还是受诱惑也罢,错,就是错,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错误负责。

    我如果接受他们投降,你说等于是给那些叛徒们留了一条后路,同样是给现在人族一些摇摆不定的人,也留了一条后路。

    背叛了也没什么,大不了以后投降回来就好了,不过是被人骂一骂,又死不了。

    这样一来,背叛的成本如此廉价,你说,现在的人族中,有多少人会成为墙头草,见风使舵,会给人族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人族还怎么能做到万众一心对抗魔罗一族?”龙尘指着那老者骂道。

    “这……”这群老者顿时哑口无言。

    “这个屁,毛都不懂,就不要瞎放屁,自己蠢的要死,就不要连累别人。

    以为自己老了,看的东西多了,就可以随便指点别人,如果别人受了你们的影响,最终导致人族灭亡,你们几个老家伙,负担的起么?

    你们是做礼记的,我问你,你们在记录历史,那你们的历史如果被记录下来,后人们怎么评价你们?”龙尘冷冷地道。

    几个老者,顿时羞愧难当,他们是按照以往的经验,来劝郭然,根本没想到,这其中有这么大的因果。

    龙尘虽然对他们破口大骂,但是他们不得不承认,龙尘说得有道理,无力反驳。

    “从现在开始,对于质疑我命令者,都给我混蛋,不滚的,格杀勿论。”龙尘冷着脸道。

    “轰隆隆……”

    就在这时,空间之门颤动,急速变大,一艘艘巨大的战舰,从空间之门里冲了出来,当郭然看到领头的一艘战舰,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老大,不好了,是罗家的清影战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