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客户端番外 第三千六百六十四章 郭然晋级
    夏晨身后忽然出现了一个诡异的影子,一把匕首如同闪电一般刺向夏晨的后脑, 攻击如闪电,却没有丝毫声音。

    “噗”

    那个身影刺在夏晨的身上,结果却刺了一个空,那个身影竟然是一个虚影,一道尺许长,两寸宽的符篆,急速旋转,从那人的脖颈处划过,那人哼都没哼上一声,被符篆斩断的头颅。

    “呼”

    夏晨手一招,那符篆如同回旋镖一般飞回他的手中,明明是一张纸,却如同神兵一样锋利,来去无踪,防不胜防。

    最令龙尘和郭然震惊的是,夏晨被击中的一瞬间,就连龙尘都没看出他是怎么完成瞬间移动的,他的身法太诡异了,没有半点征兆。

    “好家伙,这身法,这手法,牛逼啊!”郭然终于看到夏晨出手了,动作干净利落,潇洒至极。

    “这个家伙是个高手,已经有六块铭牌了,咱们分一下,一人两块。”夏晨道。

    “我不要,我自己能弄到。”郭然一脸傲然地道。

    “先拿着,免得露出破绽,只有死人身上才没有铭牌,万一被发现就麻烦了。”龙尘道。

    见龙尘如此一说,郭然这才将铭牌揣入怀中,随着逐渐熟悉这里的地形,三人之间又有阵盘联系,逐渐放开了手脚,拉开了距离,各自开始了“试炼”。

    要知道,杀手是从不会拉帮结派的,即使是目标相同,也是各自为战,绝不与别人配合联手。

    因为杀手的第一信条就是在战场上,唯一能相信的只有自己,身边的战友,很多时候比敌人更危险。

    龙尘、郭然和夏晨,三人都不会什么潜行作战之术,就是在树林里乱跑,故意引别人出来杀他们,他们进行反杀。

    不知道是不是郭然装得太明显了,除了第一个刺杀他的人,都半个时辰了,再也没有人刺杀他,估计是这家伙表现得太夸张,杀手也不是傻子,他越是想勾引别人出来,别人越是觉得不对劲。

    相反的,龙尘和夏晨,都已经杀了十几人,龙尘杀了这些人后,直接查看灵魂碎片,终于明白了这次试炼的规则。

    这次试炼,是九幽殿最高规模的试炼,也是十年一次的最强、最残酷的试炼。

    在这片试炼之地,有特殊的磁场,如果有人敢逃离这片区域,没有了磁场的加持,他们事先吞下的毒药就会发作,到时候他们将死得无比凄惨。

    所以,任何人都不会逃离这片试炼之地,他们要做的,是如何夺得九个铭牌,保住性命。

    对于一些普通杀手来说,保命是放在首位的,而对于强者来说,则是猎杀更多的人,从而直接进入最终试炼。

    因为除了这次试炼外,后面还有三波试炼,每一波试炼都危机重重,九死一生。

    如果一次性能凑够九百个铭牌,就可以直接跳到试炼的最后一个环节,可以省去不少力气,规避不少危险。

    真正的强者,都会向试炼之地中心区域集中,因为都是高手,高手都是自信的,他们要以最快的速度击杀对手,集齐铭牌,因为直接跳到最终试炼的名额,一共只有三百个,错过了就没有了。

    而龙尘所在的区域,是外围区域,来到这里的人,都是相对比较弱的,他们的最终目标,就是收集九个铭牌活下来。

    只要收集了九个铭牌后,他们就可以退出试炼,拿到第一波试炼奖励。

    之后他们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继续参加试炼,继续拿更丰厚的奖励,也可以放弃,分派到各个分殿去执行任务,开始自己的杀手之旅。

    对于他们来说,九个铭牌就已经是终极目标了,运气好,只需要杀一个人,那个人身上刚好有八个铭牌,他就算成功了。

    当然,反过来说,如果运气不好,杀了好几个人,收集了八个铭牌,就差最后一个,然后被别人杀了,也只能认倒霉。

    血杀殿的试炼是极为血腥残酷的,不过这里的人,并没有多少恐惧之心,因为他们早就已经麻木了,对生命极为冷漠,不光对别人的生命冷漠,对自己的生命也同样冷漠。

    正因为对生命冷漠,所以他们才能无惧死亡,时刻保持冷静,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发挥出杀手的真正力量,说白了,他们就是杀人机器,没有任何感情。

    与血杀殿的杀手不同,九幽殿的杀手,专精刺杀之术,以技术为先, 而血杀殿则不然,他们的弟子,刺杀之术只作为辅助,他们更擅长阴谋、陷阱、暗器、涂毒、美人计、苦肉计等等招数。

    他们一个是技术流,一个是谋略流,同为杀手,却彼此敌视,九幽殿看不起血杀殿的阴谋诡计,认为杀手,就应该专精刺杀之术。

    而血杀殿也看不起九幽殿,认为杀手要有聪明的头脑,宁斗志,不斗力。

    血杀殿的杀手认为九幽殿的杀手是白痴,杀手追求的是结果,就该有精密的算计,无所不用其极。

    九幽殿的杀手认为血杀殿的杀手是杀手界的败类,杀手也有自己的底线,各种阴谋算计和一些下三滥的手段,是对杀手这个职业的亵渎,杀手就应该专精刺杀之术,不管是暗杀还是明杀,只要能将目标干掉,那才叫杀手。

    总之,两殿不光殿主相互敌视,弟子们也是水火不容,如果不是有大梵天的约束,两个殿绝对能杀个血流成河。

    但是平心而论,九幽殿的杀手战斗力,要比血杀殿的杀手强上一大截,毕竟他们的本事,都是硬碰硬杀出来的。

    而血杀殿的家伙,一旦暴露了,只有逃的份儿,逃不了,就只有死的份儿,正面作战的能力,不值一哂。

    不过,这些杀手显然都是血杀殿培养的弟子,刺杀术虽然精湛,但是经验方面明显不足,有些稚嫩。

    龙尘三人一路向核心区域推进,龙尘已经收集了三百多个铭牌,夏晨也差不多,唯独郭然,杀了六个人,却只收集了七个铭牌,气得他要哭了。

    要知道,龙尘他们杀的人,最少身上都带几个铭牌,甚至有人带几十个铭牌。

    “嗡”

    就在三人进入核心区域之时,忽然一道身影从天而降,直扑郭然,一剑对着郭然的眉心刺落,竟然是正面突袭。

    “啪”

    郭然大手一抓,那锋锐的长剑,被郭然一把抓住,那人大吃一惊,他是一个极为自负的强者,否则也不会正面突袭,但是他没想到,有人可以空手夺白刃。

    “噗”

    就在他吃惊之际,郭然左臂之上浮现出一个箭筒,一支袖箭如同一道黑色闪电,洞穿了那人的眉心。

    “我去,发财了。”

    令郭然没想到的是,那人竟然有两百九十七个铭牌,当他将铭牌收入特定的背囊中时,忽然背囊发光,郭然的身影一下子消失了。

    “不好,这小子传送走了。”

    龙尘和夏晨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一切来的太突然了,不知道这小子会不会露出马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