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客户端番外 第三千九百九十三章 背黑锅
    随着话音落下,大门内出现了一位白须白袍,面容清癯的老者。

    老者面容慈祥,和蔼可亲,虽然并非修行者,身上却带有一种亲近天道之意,令人新生好感。

    而且老者身上,有着极致的儒雅之气,一举一动,都暗合天道,给人非常舒服的感觉。

    龙尘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不禁心生钦佩,微微一抱拳道:

    “小子龙尘见过前辈,不知前辈怎么称呼?”

    “大人客气了,前辈二字万万不敢当,学无止境, 达者为师。

    您的学问,比我们夫子院里任何一个人都要高深,涉猎广泛,吾等难望项背。

    老朽惭愧,添为夫子院三大夫子之一,老朽免贵姓杨,字子谦,见过钦差大人。”那老者行了一个书生礼节。

    “前辈谦谦有礼,目光纯净如水,平静无波,明亮如镜,龙尘佩服得很。

    不像那个孙夫子,还字什么公知?仿佛天底下的事情,他就没有不知道的一般,嚣张跋扈,令人生厌。

    来之前,我一直以为夫子院从上到下,都是一片乌烟瘴气,现在看来,是我龙尘肤浅了,不该一杆子打翻一船人。”龙尘道。

    “钦差大人谬赞了,老朽无能,夫子院乌烟瘴气,文风不正,老夫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朱雀如此厚待夫子院,用意深远,所谓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

    朱雀厚待夫子院,是以武为鉴,以文为镜,一鉴一镜,照耀前路。

    鉴心明神,知文学理,以求正而不邪,觉而不迷,净而不染。

    夫子院就是朱雀修行者的一面镜子,只不过现在这面镜子,上面的污点太多,积尘太厚,已经并非朱雀所要的镜子了。”老者不禁叹了口气道。

    龙尘一下子明白了,感情这个老头什么都明白,似乎一切并不像表面上展现的那样简单啊?

    “镜子出现了污点,那就应该将镜子上的污点处理干净,您说是不是呢?”龙尘笑道。

    “当然,只是不知道,大人口中的干净,指的是什么程度呢?”老者反问道。

    “当然是一尘不染。”龙尘毫不犹豫地道。

    “可是一尘不染之后呢?镜子终究是镜子,只要使用,终究会落上灰尘。”老者试探着道。

    龙尘看着老者道:“只有擦拭得一尘不染之后,我才知道,这镜子还是不是原来的镜子。

    朱雀要的是一面镜子,能照人的镜子,如果镜子本身没问题,除去灰尘,就可以照样用。

    如果镜子已经被污点腐蚀了本质,不是擦拭所能挽救的,那么我相信,朱雀应该考虑换一面镜子了,您说呢?”龙尘看着老者道。

    老者神色有些黯然地道:“就不能给他们一些机会么?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不好意思,机会不是别人给的,而是自己争的,夫子院这些年做了些什么,陛下比任何人都清楚。

    我相信前辈您也心知肚明,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这一次,他们犯下的错,必须自己承担。

    不过呢,如果镜子还是那面镜子,我会考虑擦拭镜子前,遮上一层布,这也是我最大的让步了。”龙尘面容严肃地道。

    龙尘知道,夫子院这些年早就引起了帝国的不满,不过帝国对他们一直隐忍。

    帝国的隐忍,反而让这群自命不凡的读书人,越发地无法无天了。

    抨击朝政,嘲讽武者,点评当局的同事,去做别国的舔狗,龙尘不用想也知道,夫子院内肯定有被别国收买的奸细,故意煽动仇恨,干扰帝国的发展。

    一开始龙尘不明白,为什么朱雀帝国会容忍这样一群白痴,但是这次国宴之后,龙尘明白了,感情这都是做给别人看的。

    朱雀帝国隐忍了这么多年,终于不再忍受,开始亮出自己的獠牙,而朱雀爆发的第一步,就是清理这群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白痴蠢货。

    龙尘答应给夫子院一块遮羞布,意思是让夫子院自己动手,如果让龙尘动手,那么夫子院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老者沉吟了许久,龙尘也不说话,面无表情地站在这里,就等老者一句话,半晌后,老者无奈地叹了口气道:

    “有劳钦差大人回复陛下,夫子院会自我清洗,给陛下一个满意的答复。”

    龙尘点点头,什么也没说,便转身离开了,他知道,余啸云派他来,就是防止这老头跟他捣糨糊,龙尘来了,根本不给他讨价还价的余地。

    说白了,这个坏人龙尘来做,这件事过后,夫子院还是夫子院,陛下还是那个圣明的陛下,就是里外不是人的活,都让龙尘给干了。

    龙尘刚刚离开夫子院,一个震惊整个朱雀帝国的消息传来:夫子院开始内部严查,就连孙夫子都被牵连,关进了牢房。

    同时令无数人震骇的是,夫子院内大半的学子,都有通敌叛国的行为,收受帝国贿赂,散播负面言论,动摇帝国根基。

    最令人无法相信的是,夫子院下属的最高学院翰林院内的翰林学子,几乎有九成是通过关系,徇私舞弊进来的。

    当初那个跟龙尘起冲突的白胖翰林学士,被抓出来当做典型,严刑拷问,抓出了一连串儿的幕后黑手。

    而这一次,夫子院的门生犯错,不再使用夫子院的院规,而是使用帝国法律量刑。

    结果刑场上,无数书生们痛哭哀嚎,曾经风光无限的书生们,被无情处死。

    除了通敌叛国的书生们外,许多书生背地里也不干净,文人相轻,相互陷害之事,甚至比武者们的生死搏斗更加惊心动魄,更加阴险黑暗。

    甚至有人为了夺取一个小妾,竟然将对方全家毒死,只因为一句言语冲突,而假公济私,阴谋陷害,利用权力弄死对方。

    当各种阴暗手段被公布出来,就连修行者们,都感到头皮发麻,这群人太狠了,染血的刀子不可怕,可怕的是那种杀人不见血,却又看不见摸不着的刀子。

    刑场上连续七天七夜在执行死刑,数十万书生被杀,数百万书生被放逐蛮荒之地,他们虽然罪不至死,但是按照平民的刑罚,被流放后,他们根本无力生存,跟死刑没什么区别。

    只有一些量刑较轻的人,才被关进大牢,夫子院的大清洗,一瞬间洗掉了九成书生,这件大事,震惊了整个朱雀帝国,也被载入了史册。

    而史册上记载,这一次血腥清洗,从头到尾是因为一个叫龙尘的黑衣人,龙尘得到这个消息,差点没气吐血,这么大一口黑锅让老子背吗?

    就在龙尘准备要找皇帝理论之时,皇帝主动下圣旨来请龙尘入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