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七章 开天再现
    白衣男子虽然避过龙尘的一击,可是恐怖的罡风,震碎了他的发带,长发散落,更有一丝血迹,沿着额头缓缓流下,他竟然受伤了。

    “见你刚才牛皮吹的震天响,弄的自己仿佛高高在上的神,不过现在看来,你承受不住蝼蚁的力量,真是遗憾”

    龙尘手中阔剑,指着白衣男子冷冷的道。

    龙尘召唤出神环之后,全身力量暴涨,同时疯狂地吸收着天地灵气,让他原本近乎干涸的灵气,瞬间暴涨,几乎恢复八成以上。

    可惜周围灵气有限,否则他几乎可以一瞬间补满自己所有灵气,不过即便如此,龙尘也非常满足了。

    现在的神环趋于完整,有神环加持,他感觉自己有着使不完的力气,战意沸腾。

    对于神环他了解的还是太少,不过现在他摸索出,召唤出神环,会让他的战力,数以倍计的叠加。

    可以说召唤出神环的他,才是他的最强状态,只是神环状态太过惊人,不到万不得已,龙尘是不想暴露的,可是如今形势危急,再不使用,所有人都要死。

    父亲的重伤,让他放弃了一切顾虑,真正的爆发出来。

    身后光环浮现,直破苍穹,如战神一般的身影,震撼了所有人的心。

    先前白衣男子的战力,所有人都看到了,强如龙天啸,也承受不起他一击。

    而如今龙尘一剑将白衣男子震飞,头破血流,这样的情景,太过恐怖。

    “龙哥太强了”

    于胖子狠狠咽了一口口水,艰难的道,连身上的伤痛都忘记了。

    龙天啸也是一脸震惊的看着龙尘,此时龙尘表现出的战力,丝毫不比来自宗门的白衣男子差。

    楚瑶轻咬樱唇,看着龙尘,美目迷离,那个人就是她心中不败的战神。

    “怎么会?你这是什么功法?”白衣男子仿佛忘记了头上的伤,一脸惊骇的道。

    在龙尘身上,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这绝对是不可能的,在凡俗世界,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天才。

    一个小小的凝血境,没经过肉身洗涤,绝对不可能有如此恐怖的战力。

    “蝼蚁功法,怎么?感兴趣?”龙尘脸上浮现一抹冷笑。

    白衣男子脸色一冷,冷哼一声:“井底之蛙,就算你有秘法,又如何,你能撑多久?还不是摆脱不了你卑微的命运?给我去死吧”

    长剑一抖,划过漫天的剑芒,铺天盖地的对龙尘攻来。

    “轰轰轰轰”

    龙尘阔剑翻飞,泛起漫天剑影,与白衣男子疯狂对攻,爆响震天,地面不停地抖动。

    方圆百丈内,飞沙走石,急速向四周扩散。

    “噗”

    一个倒霉蛋,即使隔着数百丈距离,依旧被一颗飞石击中,穿过了大腿,带出一蓬血雨。

    众人一声惊呼,纷纷向更远的地方倒退,谁也不想成为下一个倒霉蛋。

    方圆数十里内,只有两处战场依旧在疯狂战斗,云奇大师与卫苍、王路阳激战的地方,火焰滔天,热流滚滚。

    人们第一次见识到了丹修的恐怖,他们的丹火太过雄浑,激战了这么长时间,火焰之力没有丝毫减弱。

    毕竟丹修炼丹时,需要持续消耗丹火,尤其越高级的丹药,炼制的时间就越长,有时候需要数天之久。

    所以雄浑的丹火,是一个丹师必备的基础,可以说丹师的战力,是最为悠长的。

    而另外一边,龙尘与白衣男子激战,战意滔天,剑气激荡,看的人心惊胆战。

    “龙尘,太强大了,这次真的是逆天了”

    有人不禁赞叹,从一个废物,如同彗星一般崛起,从擂台上击败李浩开始,龙尘就开始了跳跃式的成长。

    如今连续斩杀被视为帝国巅峰战力的易筋境强者,更与眼前这个几乎超出了人们认知的恐怖怪物激战,震撼了所有人的心弦。

    一些原本就视龙尘为偶像的少年们,更是紧紧握紧了拳头,立誓要成为像龙尘一样的强者。

    “轰”

    两人又是一记碰撞,各自后退了十几丈的距离,遥遥相对,他们所在的地方,方圆千丈内,一片狼藉,大地仿佛被犁过一般,沟壑纵横,那都是被剑气斩出来的。

    “蝼蚁的力量如何?”龙尘冷冷的看着白衣男子道。

    如今两人已经拼了上千招,龙尘明显感觉到自己的体力在下降,灵气开始不足了,即使有神环加持也不行。

    不是说神环不够强大,而是周围天地灵气稀薄,根本供应不上神环的吸收,能够给龙尘补充的灵气有限。

    “混蛋”

    白衣男子脸上的从容早就不见了,他做梦也想不到,在世俗界里,竟然有龙尘这样的怪物,一凝血境,可以力战他一个易筋后期的宗门弟子。

    这让他愤怒的同时,也泛起了深深的妒忌,看着一个比自己更年轻,更有潜力的天才,他泛起了深深的杀意。

    白衣男子厉喝一声,眉心浮现一抹光芒,直接照耀在手中的长剑上。

    那把长剑仿佛活过来了一般,发出一声轰鸣,周身流光溢彩,光芒刺空,一道剑芒,对着龙尘凌空斩落。

    “流光剑”

    一道流光,几乎在白衣男子的动作刚刚发出,就到了龙尘面前,速度之快,无与伦比。

    当龙尘警觉的时候,已经斩到了龙尘的身前,龙尘不禁心中大骇,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快速的攻击。

    “轰”

    一道长达十几丈的剑光,重重地斩在龙尘的身上,让所有人发出一声惊呼。

    一切都来的太快了,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光芒盖天,将龙尘吞噬。

    刚才还势均力敌,如今竟然被一击秒杀?所有人都惊呆了。

    白衣男子一剑斩出后,脸色苍白如纸,那一剑是他的绝杀之技,威力恐怖绝伦。

    那一剑的威力在于速度,很多人看到他的动作,再去抵挡就已经晚了,速度就是那么的恐怖,令人防不胜防。

    这一招是白衣男子压箱底的绝技,他凭借这一招,战胜过不少宗门内同阶弟子。

    不过这一招消耗极为恐怖,让他都有些承受不起,不过只要能够击杀龙尘一切都值得了。

    眼见前方一片沟壑,白衣男子刚要松口气,陡然间,瞳孔一缩。

    “轰”

    大地龟裂,一道身影,从大地内飞出。

    “龙尘”

    全场一片惊呼,那人正是龙尘。

    此时龙尘浑身都是泥土,胸前还有着一大滩血迹,样子非常的狼狈,但是他还活着。

    “怎么可能?”

    白衣男子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龙尘,他无法相信,龙尘承受了他最强一击,竟然还能活着。

    龙尘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心中也不禁充满了惊骇,刚才的一击太恐怖了,那种速度,无法抵挡。

    如果不是危急关头,他几乎本能地用剑挡在身前,用灵力护住全身,不然他现在恐怕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他的敏锐灵觉,再一次救了他一命,不过虽然挡住了,但是恐怖的力量,震的他在地下连吐了三口鲜血。

    “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也来一次”

    龙尘深吸了一口气,手中的阔剑缓缓指向天空,随着龙尘的动作,世界仿佛一下子肃静了,失去了所有声音,天地间仿佛只有龙尘一人。

    阔剑上一道诡异的纹路浮现,陡然间天地轰鸣,空间在不停的颤动,无尽的肃杀之气,直冲云霄。

    白衣男子脸色大变,看到这个景象,他骇然发现,自己被一股恐怖的气机给锁定了。

    龙尘只是一个凝血境小子,不可能锁的住他一个易筋境强者,那么唯一能够解释的是,他被龙尘催发的战技给锁定了。

    “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白衣男子心中疯狂的大叫,能让一个凝血境小子,把他一个易筋境强者锁定,必须得是地阶中级以上的战技才行。

    通常在世俗间,流传的地阶战技,都是那些宗门看不上眼的东西,也是认为最垃圾的东西。

    宗门里的战技都是精品,虽然同为地阶初级,但是威力相差太多了,所以为什么白衣男子的战技,如此恐怖。

    可就算身为宗门弟子的他,都没资格学习地阶中级战技,那只有内门弟子,才能够修行的招数,一个凡俗界的小子,怎么可能拥有这么强大的战技?

    可是明明知道不可能,但是那恐怖的气机,牢牢地锁定在他的身上,这根本错不了,白衣男子几乎要疯了,疯狂调动体内的灵气,准备迎接这一击。

    因为被锁定了,他无法避开,一旦躲避,会加速他的败亡,此时白衣男子手中多出了一个巴掌大的龟甲。

    龟甲雪白,宛如玉石雕刻一般,上面有着非常奇异的纹路,带着恐怖的气息。

    龙天啸看着举剑破空的龙尘,感受着龙尘身上的恐怖威压,不禁心头狂跳:

    “好恐怖的气势”

    所有人都静静的看着龙尘,天地间一片死寂,失去了所有声音,人们眼中,只有一人一剑。

    “嗡”

    龙尘手中的阔剑,忽然发出一声轰鸣,一股欲斩天裂地的意志,爆发而出,辐射方圆数百里。

    在那股意志面前,人们感觉自己犹如面对天罚,心中充满了惶恐,宛如世界要毁灭。

    “开天”

    龙尘手中的长剑,带着呼啸的雷霆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