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八章 惊世一击
    阔剑如水,厉啸如雷,龙尘的阔剑,带着斩破苍穹的意志,对着白衣男子斩下。

    一剑击出,八方云动,那一剑已经不再是一种战技,而更像是一种道法,逆天反地。

    白衣男子眼见龙尘一剑斩来,手中龟甲飞出,让人震惊的是,那龟甲原本只有巴掌大小。

    可是脱离了白衣男子的手掌后,竟然瞬间扩大,暴涨到了一丈直径,护在他的身前。

    “轰”

    剑气重重地斩在龟甲上,龟甲上奇异的纹理亮了一下,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龙尘的剑气,如同一道光束照在镜子上,大部分力量竟然被折射了出去。

    咔嚓!

    那龟甲挡住了龙尘一击后,因为承受不住那恐怖的力量,而爆碎,白色的碎片,散落了一地。

    而那龟甲后边的白衣男子也不好受,连续喷出好几口鲜血,显然那龟甲不能完全抵消开天的力量,身为主人的白衣男子,也受到了极大的震荡。

    以那诡异龟甲为防护,挡住了大部分力量,依旧受了如此重的内伤,可见龙尘的一击太过恐怖了。

    看着一地的龟甲,和狂喷鲜血的白衣男子,人们陷入了呆滞,看着龙尘,心中充满了敬畏。

    咔嚓!

    人们循声望去,他们忽然发现龙尘正望着手中的阔剑,上面布满了裂纹。

    “啪”

    阔剑爆碎,散落成一地的碎屑。

    龙尘看着一地的碎屑,不禁叹了口气,阔剑的品质还是不行,无法承受开天的威力。

    此时龙尘的经络之中一阵剧痛,宛如被烈火灼烧一般,那是使用开天留下的后遗症。

    即使晋升到了凝血境,经络拓宽了许多,就算经过灵界强者的改造,龙尘的经络,依旧承受不起那股恐怖的冲击。

    不过这次比上次好多了,经络只是略微受损,并没裂开,很快就可以恢复。

    最重要的是,龙尘这次发挥出开天的威力,是最强的一次,他的经络承受住了,这是一个惊喜的发现。

    然而还有一个更大的惊喜是,龙尘发现,即使用尽全力,开天依旧远远达不到饱和的地步,它就像是一口井,他探索的不过是一个边缘而已。

    没有斩杀白衣男子,不禁有些遗憾,谁能想到,他竟然有如此诡异的保命手段。

    那个龟甲显然不是一件凡物,在凡俗世界中,闻所未闻,这也许就是宗门弟子的底蕴,他比不了。

    龙尘现在全身灵气基本枯竭,连身后的神环都消失了,身体更是疲惫欲死,可以说现在的他虚弱到了极致。

    不过龙尘知道,那白衣男子也并不比他好多少,从他刚才狂喷鲜血的状态来看,他内伤极为严重,大家现在都是半斤八两。

    可龙尘却有着极大的优势,他这边还有两个战力并没有损伤太多的易筋境高手,还有小雪和楚瑶在,白衣男子必死无疑。

    咔嚓!

    又是一声什么物体龟裂的声音传来,所有人一愣,仔细看向龙尘和白衣男子,见他们并没有什么异常。

    咔嚓!

    声响继续传来,不过这次人们都听出来了,这个声音至远处传来。

    “是城门”有人叫道。

    人们急忙向城门处看出,不知道什么时候,高达十几丈的雄伟城门楼,竟然布满了裂纹。

    “是龙尘的一击,把城墙震裂了”

    有人惊呼,他们发现,城门前一道深深的沟壑,一直延伸到白衣男子身前。

    人们这才恍然大悟,白衣男子用龟甲折射了龙尘一部分攻击,那攻击力竟然恐怖的冲击到了数里外的城门。

    虽然没有撞碎城门楼,但是却把城门楼给震裂了,人们心中狂震不已。

    这到底是何等的力量啊,竟然可以摧毁城墙,这还是人类拥有的力量吗?

    这还并非直接命中,只是折射过来的,其中有一部分力量,被龟甲抵消了,如果直接命中,整个城门都要被一瞬间摧毁吧,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一脸惊骇的看着城门。

    咔嚓!

    又是一声大响,城墙继续破裂,最终在人们惊骇欲绝的目光中,轰然倒塌!

    “不”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白衣男子一脸惊恐的看着那个城门,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叫。

    “轰”

    最终城墙还是轰然倒塌,无数飞石滚落,声势骇人。

    “嗡”

    陡然间从城墙的废墟之中,一道丈许粗细光柱直冲天际,没入云霄,同时一股浓郁至极的灵气扑面而来。

    人们都一脸惊骇的看着眼前的场景,他们被眼前这种颠覆常识的现象惊呆了。

    龙天啸看着那个光柱,陡然间脸色闪过一丝明悟,多年的疑团,终于在这个时候解开了。

    “是灵石矿,城墙下方,竟然有灵石矿”有人大声惊呼,这下整个帝都都炸窝了。

    灵石是天地灵物,在地下凝聚亿万年,吸收了无尽的灵气,所形成的一种矿石。

    那被修行者称为命根子,据说这种矿脉极为稀少,且大部分都被各大宗门占据。

    有了灵石的支持,宗门的弟子,才可以修行突飞猛进,那是宗门强大的根本。

    龙天啸一脸复杂的看着远处的四皇子,摇摇头道:“你们就是为了这个矿脉,才要杀我灭口?”

    四皇子脸色死灰,他知道自己的末日到了,面对龙天啸的话,连一丝回答的兴趣都没有。

    “当初陛下,酒后跟我提过,他说帝都附近,有一处矿脉,如果挖掘出来,可以让凤鸣凌驾于所有帝国之上。

    当时我以为陛下说的是稀有铁矿,可铸就上品兵器,只是微微一笑,并不在意。

    没想到,你们从此就以为我知道了这个秘密,才对我赶尽杀绝,还真是讽刺啊”龙天啸摇摇头,叹了口气道。

    “什么?”

    四皇子一脸震惊的看着龙天啸,他也没想到,龙天啸对于矿脉,根本不知情。

    原来二十几年前,大夏帝国为了避免两国纷争,将大夏最美丽的公主,嫁给了凤鸣,结成秦晋之好。

    不过大夏公主的使命并不是促进和平,她带着更大的使命,那就是掌控整个凤鸣,将来好让大夏吞并。

    这位大夏公主,城府非常深,来到凤鸣后,尽心尽力服侍皇帝,床第之间功夫颇为精湛,“深”受皇帝宠爱。

    不久后,就给皇帝生下一个皇子,那个人就是四皇子,大夏公主为人非常低调,从不与任何妃子争宠,凡事忍让,更与皇后成为好姐妹。

    原本大夏的计划是颠覆凤鸣,不过在这个过程中,四皇子的母亲,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

    那就是皇帝一次喝醉酒后,告诉她凤鸣即将成为历史上最大的帝国,勾起了她的警觉,经过床第之间的讨好,凤鸣皇帝沦为裙下奴,告知了发现灵石矿的秘密。

    原本凤鸣皇帝是想修建一条密道,毕竟即使是皇帝,也要居安思危,万一敌人攻入城下,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逃走,给自己留条活路。

    结果密道挖了一半,就发现不对,前方岩石越来越坚硬,而且出现了钴石。

    钴石就是灵石的伴生矿,有钴石的地方,必然就有灵石,这个发现让皇帝欣喜若狂。

    直接将参与挖密道的人,全部杀掉,彻底保留了这个秘密,可是这个陛下,并不是口风很紧的人,然后他这个陛下,就被“毙下”了。

    陛下是在皇后皇宫中被“毙下”的,而且被“毙下”的地方是皇后的床上,最重要是被“毙下”的时间,是与皇后颠鸾倒凤的重要时机。

    当时皇后吓得魂飞魄散,结果在那个时候,“刚好”四皇子的母亲撞到了。

    结果皇后在惊慌失措的情况下,听了“好姐妹”的劝告,编出了皇帝闭关的借口。

    意思以后可以传出陛下走火入魔而死,这样就不会显得太突兀,只需要选一个合适的时机就好。

    直到后来,在她的出谋划策下,皇后非常顺利地掌管了大权,干脆就让陛下一直“闭关”,干脆别出来了。

    皇后对于灵石矿的事情一直不知情,有什么难题也会找她帮忙,结果她就成了皇后的心腹。

    四皇子的母亲把灵石矿的消息,透露给了自己的父亲,结果事情过于重大,不敢擅动。

    刚好当时夏家有一个高手在宗门之中,不过并非弟子,而是一个杂役,本想通过这个消息,可以让那个夏家人,顺利进入宗门做正式弟子。

    当时事情很顺利,那个宗门也偷偷派人查看了一下地形,确认那里是有灵石矿。

    不过贸然采矿,会暴露灵气,惊动周围势力,他们放下话来,让尽快拿下凤鸣,并修建一座隐灵阵,把灵石矿的气息完全掩饰下来。

    这座隐灵阵,就是现在的这座城楼,直通地下的灵石矿,将灵石矿的气息完全隔绝。

    这样以后可以秘密开采,但是身为宗门之人,不能在凡俗世界随意露面,免得引起其他势力警觉。

    所以他们要靠凡俗的力量来解决问题,只能依靠大夏帝国来渗透凤鸣,为了不引起大的异动,他们采用的是温水煮青蛙的方式。

    可是唯一遗憾的是,知道这个消息的龙天啸,成了他们的心病,所以才有了后来的一切。

    可是如今龙天啸居然说出并不知道灵石矿的事情,这是多么大的一个讽刺啊,本来他们完全可以无声无息拿到灵石矿的。

    “啊……,你们该死……你们都给我去死”

    一个恨意滔天的声音传来,白衣男子如同野兽一般看着龙尘等人,双目之中全是疯狂的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