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九十四章 风刃漫天
    “死吧”

    唐婉儿一声怒喝,双手结印,空间震荡之下,漫天的风刃,如同一道洪流直奔两人扑来。

    恐怖的风刃切开了空间,令天地颤动,刺耳的音爆,宛如刮铁一般,让远处观战的人都感到骨子里发寒。

    就连龙尘都为之动容,如今唐婉儿的风刃,已经凝实到了一种实质,上面附带的寒意,让人感到心惊肉跳。

    原本唐婉儿所凝聚出的风刃,都是数尺大小,可是如今凝聚出的风刃,只有寸宛若一把把弯月小刀。

    可是这些缩小了的风刃,上面的威压却比之过去要强大十倍不止,让人看到那些风刃就感觉一阵头皮发麻。

    原本那两兄弟,并未把唐婉儿放在眼里,才敢如此出言不逊。

    可当他们看到满天风刃的时候,吓的一声怪叫,两人同时一伸手,手中多出了一个奇怪的盾牌。

    那盾牌,就像是铁锅一般,两个人背对背依靠,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圆球一般。

    “当当当”

    满天的风刃砍在那圆球上,火星耀眼,爆响震天,那个铁球犹如置身于海浪之中,直接被震飞。

    “不好”

    唐婉儿的满天风刃实在太恐怖了,宛如一道洪流,虽然无法斩碎那个圆球,但是却直接将他们推向了擂台外。

    “嗡”

    忽然圆球分开,两人手中多出了一把飞爪,直奔唐婉儿飞来。

    那飞爪有七尺大小,宛若巨人之手,指尖尖锐异常,后面拴着一根铁链,极为怪异。

    飞爪分两个方向唐婉儿抓来,角度极为刁钻,最重要的是,那飞爪临到唐婉儿身边时,张开的爪子,一瞬间合拢,宛若活了过来。

    最让人惊骇的是,两个爪子看似同时攻来,其实上是一前一后,配合的妙到毫巅,躲避过一个,就躲避不了另外一个。

    唐婉儿面色不变,冷叱一声:

    “疾风盾”

    陡然间唐婉儿身上被密密麻麻的风刃包裹,两只巨大的爪子,死死地抓在了风刃组成的护盾上。

    那两人见抓了唐婉儿,不禁大喜,同时大喝一声,全身之力爆发。

    要知道他们两个虽然是衍道者,但是他们的真实战力,差其他衍道者很多。

    不过他们两个最变态的地方就是两人心神相通,配合起来没有任何破绽。

    所以别院为了培养他们,给他们设计了一套怪异的兵器,让他们的攻击无比诡异与犀利。

    尤其他们手中的巨爪,那是经过铸器大师精心打造,巨爪内另有玄机,隐藏符文。

    一旦激活那道符文,会让巨爪的抓合力,大到异乎寻常,可以轻易捏碎钢铁。

    两人一见唐婉儿被困住不禁大喜,同时运力,激活了巨爪内部的符文。

    “砰”

    一声爆响,漫天风刃爆碎。

    “什么?”

    别院弟子不禁睚眦欲裂,唐婉儿竟然在两人的巨爪之下被捏碎了,尸骨无存。

    “小心”

    那两个兄弟见一击击杀了唐婉儿,不禁大喜,刚要说话,忽然间传来洛冰一声惊叫:

    “小心”

    两人心头一惊,陡然间感到一股死亡的威胁笼罩心头,同时后脑生风。

    两人大骇,急忙挥动盾牌抵挡。

    “轰”

    两人匆忙抵挡了一记,但觉一股大力传来,只见两人如同滚地葫芦一般,滚出老远。

    一人刚刚起来,还没等弄明白怎么回事呢,一道风刃已经悄无声息的斩在他的腰间。

    “噗”

    那人一声惨叫,鲜血飞溅而出,不光有鲜血,还有一些花花绿绿的东西流出。

    龙尘松了口气,唐婉儿终于明白了战斗的意义,出手风格跟以前终于不一样了。

    在场的人中,只有图方、洛冰和龙尘三个人知道,之前是怎么回事。

    原来唐婉儿在巨爪到来之前,就明白这古怪的兵器,肯定不那么好对付,而且她也没必要去对付它们。

    唐婉儿召唤出了漫天风刃,遮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凝聚成了密密麻麻的护盾。

    实际上那护盾里面是空地,唐婉儿使用了一招金蝉脱壳,借着漫天风刃的掩护,潜到了两人的后方。

    就在那两人以为得手之际,悍然出手,如果不是洛冰坏事,他们两个已经被杀了。

    可就算如此,唐婉儿一击不中,立刻盯上了一个惊慌失措的家伙,直接以灵魂之力驱动一道风刃。

    漫天的风刃每一把都有唐婉儿的灵魂印记,唐婉儿可以随时指挥任何一把袭击。

    不过这样的攻击,过于单薄,如果换了以前,那样的攻击,根本无法给一个衍道者造成伤害。

    可是现在不同了,唐婉儿的风刃经过了变异,威力奇大无比,直接切开了那人的腹部。

    如果不是那人在风刃加身的时候,本能地向后一躲,早就被直接斩成两截了。

    可就算如此,肚子也被切开,肠子流了出来,那人一声惨叫,抱着肚子,拉着肠子就向擂台外跑。

    “想走,把命留下”

    唐婉儿冷哼一声,她恨极了这两人,之前侮辱自己,出手更是狠辣无情,她自然也不会留情了。

    整个场地被风刃包围,这里是她的绝对领域,不需要动手,灵魂之力催动,距离那男子最近的数百风刃,狠狠得对着那人斩去。

    那人吓的魂飞魄散,急忙用手中的盾牌抵挡,可是盾牌只能挡住一面无法挡住另外一面,不过已经顾忌不了那么多了。

    不得不说,双胞胎就是强大,就在那人要被斩成碎片的时候,他的难兄难弟过来,两人的盾牌又紧紧地扣在一起。

    “当当当”

    风刃斩击之下,可是依旧奈何不了那个由铸器大师打造的古怪兵器。

    不过那个状态是他们二人的终极防护手段,刚才他们忽然分开偷袭了唐婉儿,却差点被唐婉儿击杀。

    现在他们陷入了一个极为尴尬的境地,唐婉儿吃过一次亏,就绝对不会再有第二次。

    如今唐婉儿将漫天的风刃悬在圆球的上方,只要他们打开圆球,立刻会遭到雷霆一击。

    此时的他们就像缩进壳里的乌龟,不敢探头出来,因为只要探头,他们的龟/头将立刻被斩下。

    那两人此时已经被吓破胆了,唐婉儿的攻击,完全地克制住了他们,这仗根本没法打。

    他们两个驱动着圆球向唐婉儿滚来,佯装要攻击,再被唐婉儿攻击后,向外滚去,想要滚出擂台。

    这样就算败了,他们也可以借口说,自己不小心滚出去的,而并非真的落败。

    可是唐婉儿看着圆球滚落的方向,就知道他们的意图,怎么可能让他们如愿?

    无论那个圆球往哪边逃,都有风刃将他们逼回来,没办法他们的盾太圆了,根本使不出力量硬冲。

    所有人都面色怪异的看着场上,一个圆球滚来滚去,所有人的目光,都跟着圆球动来动去。

    洛冰不禁有些皱眉,她对这两个兄弟不是很了解,因为他们大多数时间都在闭关,两个人熟悉他们的兵器。

    可是有一点她知道,知道两人的合击之术异常厉害,不惧群战,两人练手可以抵挡四五位衍道者的联手。

    如果是二对二的攻击,他们兄弟二人出道至今,同阶之中,一直保持着不败的神话。

    所以这二人是别院里,除了那位之外,最受重视的存在,对于这次九黎秘境,别院对他们也抱以极大的希望。

    可是见二人龟缩在球中,也不出手攻击,不禁有些纳闷,一开始以为两人在调整状态,或者研究攻击方式。

    可是这都滚了半个时辰了,不说别人,就算是观战者,眼睛都有些累了。

    郭然看着那滚动的圆球,叹了口气道:“这对兄弟,注定悲剧,这一切都是天意啊!”

    宋明远有些不解的道:“为什么”

    “他们兄弟两个叫什么?”郭然道。

    “好像一个叫薄世东,一个叫薄世西”

    “这就对了,一个叫薄世东,一个叫薄世西,合起来就是:不是东西,你没见他们滚的方向么,不是东,就是西,唉!难道他老爹早就预料过有这么一天?果然高手在民间啊”郭然一脸佩服的道。

    众人:“……”

    在场中来回滚,外面的人没觉得怎么样,里面的两人受不了了,滚得晕头转向。

    尤其一人肠子被切断,虽然都塞进肚子里了,可是肠子里的内存,流出了不少,那酸爽的味道,让两人实在难受,再加上滚来滚去,滚得两人都要吐了。

    两人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出去又不敢出去,如今只能想办法落败了。

    可是直接认输,那是绝对不行的,他们要是敢认输,以洛冰的狠毒性格,绝对让他们把自己拉的屎,再吃回去。

    于是两人开始了破口大骂,什么难听骂什么,他们想激怒唐婉儿,反正他们对自己的乌龟壳有信心,唐婉儿愤怒了,他们才有机会滚出去。

    一开始唐婉儿还想着,用怎么样的方法打开他们的乌龟壳,可是他们这么一骂,唐婉儿立即火冒三丈的把他们的圆球定位。

    然后玉手结印,所有风刃在唐婉儿的背后汇聚,犹如百川汇海一般,在唐婉儿的身后形成了一把长达百丈的巨大风刃。

    那把巨大风刃一出现,方圆千丈的空间仿佛都凝固了,一股恐怖威压,辐射八方。

    原本在洛冰身后,一直对任何事情漠不关心闭目养神的男子,忽然睁开了眼睛。

    一直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浮现一抹震惊之色,死死地盯着唐婉儿的巨大风刃。

    “覆雨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