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四十三章 激战
    “轰”

    龙尘体内发出一声轰鸣,一股令天地颤栗的狂暴气势,让所有人都变色了。

    一股强大的气息,从龙尘体内升腾而起,恐怖的气浪不停地冲刷着天地,如同一头绝世凶兽彻底觉醒了。

    “自从凝聚出玉衡星之后,还没真正地使用出过双星之力,就让你们看看我龙尘真正的实力吧”

    龙尘心中一声冷哼,足下风府星全力运转,而右手内的玉衡星,则朝着相反的方向运转。

    当两颗星一正一反运转后,两股截然不同的力量,注入龙尘的身体,在龙尘的体内交汇。

    这是龙尘最近才摸索出二星合并的一个方法,两股截然不同的力量,进入龙尘体内后,在龙尘体内形成了一个狂暴的漩涡,就像是一个即将喷发的火山,充满了毁天灭地的力量。

    “轰轰轰”

    龙尘脚下的大地不停地崩碎,无尽的力量,如同江河倒流,直冲天际,龙尘衣衫浮动,长发飞舞,宛若魔神觉醒。

    “这股力量……好恐怖”

    谁也没想到,龙尘竟然还有这么强大的底牌,那些衍道者级的强者,纷纷向后急退。

    虽然现在战斗还没开始,可是他们感觉到了,在龙尘的那股力量面前,他们就像蝼蚁一般,稍有不慎,恐怕就会被余波碾碎成粉。

    就连尹罗等绝世强者,也是瞳孔一缩,龙尘虽然还没有进入祭骨境,可是他展现的力量,已经令他们感到呼吸不畅。

    龙尘就像是一个怪物,他的一举一动,无不在颠覆着所有人的认知,无时无刻不在打破这个世界的规矩。

    “轰”

    一声爆响,龙尘周身的烟尘散去,那狂暴的气息瞬间消失,可是人们感到更加恐怖了。

    因为现在的龙尘,已经把所有狂暴的力量,都集中在了体内,没有一丝外泄。

    “老大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郭然等人不禁一脸愕然的看着龙尘。

    这几个月来,他们与龙尘朝夕相处,大部分时间,都在给大家炼丹,自己的修行时间非常少,也从未见他出手过。

    龙尘就像是一个迷一样的人,即使天天守在龙尘身边,依旧没人知道龙尘的深浅。

    梦琪等人望着那个犹如战神附体,睥睨万古的身影,美目之中充满了骄傲。

    在这个实力为尊的时代,实力就是最大的魅力,无人能够抵挡这种魅力,强者永远都是被崇拜的对象。

    “看起来很不错,气势很强大,不过可别是花架子啊,那样会让我很失望”

    韩天宇一开始也被吓了一跳,能够以易筋境爆发出这么恐怖的力量,这简直不可思议,不过他对自己有着绝对的信心,所以话语依旧轻松。

    “放心吧,我龙尘从未让任何人失望过”

    龙尘脸上浮现一抹满意的笑容,双星汇聚的力量,让他自己都感到兴奋,这种浑身充满力量的感觉,实在太好了。

    “看来你准备好了,既然你还要继续装你的君子,那么我来了”

    龙尘陡然间足下一动,大地爆碎,人已经瞬间出现到了百丈之外韩天宇的身前,速度之快,宛若瞬移,一刀划破虚空,向韩天宇斩落。

    “好快”

    人们心头一颤,就连那些至尊级强者,都感到一阵头皮发麻,因为他没看到龙尘是怎么出去的,这要是他们对上了,恐怕没等反应过来,就被一刀砍死了。

    眼见龙尘到来,韩天宇脸上收起了之前的不屑,长剑一震,空间发出一阵轰鸣,长剑之上光芒亮起,发出一声轻吟,宛若复活,对着龙尘斩来。

    “砰”

    血色长刀与韩天宇的长剑撞击在一起,令所有人面色一变,一些修为较低的人直接被震破了鼓膜,鲜血从耳中流出。

    “不好”

    忽然有人发出一声惊呼,一股恐怖的威压,如同星辰爆碎,一道涟漪向四周扩散。

    那道涟漪撞在大地上,一些巨大的石头,瞬间被震成齑粉,向众人这边扩散开来。

    人们急忙再次飞奔,而那些动作稍慢的人,发出一声惨叫之后,竟然被那道涟漪吞噬,直接被震成肉末。

    就连尹罗、血无涯等那些强者,都撑不住了,不得不一边抵挡那恐怖的余波,一边向后退去,直退出千丈开外,才停下脚步。

    当所有人退到了安全距离后,龙尘那边与韩天宇已经激战了百余招,刀影如浪,剑气冲霄,两人疯狂的猛攻,人们竟然看不到他们的身影,只见漫天的刀影与剑气。

    “太恐怖了,这就是绝世强者的真正实力吗?”一个自视甚高的至尊级强者,不禁感慨道。

    虽然与韩天宇等人同样被称为至尊,他也是一个极为自负的强者,在宗门之中是最顶级的存在。

    可是见眼前两人如此恐怖的战斗,这种强度的攻击,就算是他使出全力,都未必能够接得下一招,实在让人心灰意冷。

    “为什么同在锻骨境,可是战力差距竟然如此之大?”而那些衍道者们,心情更加沮丧。

    这种强度的战斗,别说是参与了,他们连近身的机会都没有,都被直接震成齑粉了。

    对于那些普通的核心弟子,是唯一没有感慨的,因为在他们的眼中,这样的战斗,他们只需要仰视,而且还需要躲得远远地去仰视,离得略微近了,就连仰视的机会都没有了。

    “每次看老大战斗,都感觉热血沸腾,心潮澎湃”郭然紧紧地握着拳头,一脸兴奋,恨不得也冲杀出去。

    郭然的话,让谷阳等人非常的认可,龙尘每次战斗,都是那么狂暴,热血,让人心潮澎湃。

    因为龙尘的每一招,都充满了一往无前的气概,超越了生死的束缚,那是一种道的极致,可以让人从心底生出共鸣。

    尤其龙尘的那种勇悍,和那永远平静如水的眼神,无畏无惧,无死无生,招招狠辣,力求一刀必杀。

    墨念、花碧落、郑文龙三个绝世强者,也不得不承认,龙尘的战斗风格,确实彪悍,最为恐怖的是,龙尘那强大的意志,和他一往无前的决心。

    三人都是绝世强者,都能够感应得出,龙尘最为强大的就是他的意志,无人可以在意志上压迫他一丝一毫。

    “这笔买卖算是赚了”郑文龙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

    “那是当然,郑兄你真的是太精明了,投资我老大,你绝对会赚的盆满钵满,对了,咱们华云宗还招人不?小弟也想去试试?”郭然一脸谄笑道。

    “郭然, 你个叛徒,你想要叛出别院么”唐婉儿一脸鄙夷的道。

    “咳咳,严重了,嫂子您这话我可承担不起”郭然尴尬的咳嗽一下道。

    郑文龙笑道:“确实严重了,跟我们华云宗合作,并不需要加入华云宗。

    大家都是买卖人,都是本着互惠互利,平等自愿的原则合作,有好处大家赚”

    见郑文龙给自己解围,郭然不禁心生感激,伸手对郑文龙一比大拇指:“郑兄真是高明,实在让人佩服,不过有一点小弟不解,你真的如此大胆,将自己的一切都压在我们老大身上?”

    不光是郭然不解,就连墨念和花碧落,也有些怀疑,虽然跟他们站在一起,但是心里一直有些堤防。

    不过龙尘既然答应跟他合作,墨念和花碧落也不好说什么,此时龙尘跟韩天宇杀的难分难解,短时间内不会分出胜负,干脆也翘起耳朵听听。

    郑文龙微微一笑,看着众人道:“还是那句话,很多人都不了解我们华云宗的弟子,尤其是我们的行为处事。

    我们是商人,决定商人死活的是商机,如果连商机都发现不了,那不能算是商人。

    说到商机,就要提到投资,既然有投资就自然有风险,而风险越大回报就越高。

    而商人最自信的就是自己的眼力,同样跟修行一样,既然相信,就会一往无前的去闯。

    我们信仰财富之神,我们修行的是商道,龙尘之前也说过,天道所归,万法相随,那是一句至理名言,可是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一点更加证明我的投资,绝对不会错。

    扯远了,我们华云宗弟子的道心,就是我们的信仰,我们坚信财富可以让我们走向武道的巅峰”

    郭然忽然动容道:“老大也跟我说过,只要我坚信的我的铸器之道,让它成为我的信仰,只要我的道心坚定,那么一样可以走到巅峰,原来跟你们的原理是共同的”

    郑文龙点头道:“龙尘说得没错,修行最为艰难的就是道心坚定,因为修行之中,我们会被打击,会迷茫,会失落,会生出无数种负面情绪,会影响我们的道心,道心一崩,就像车前无路,舟前无水,失去了方向,就别想再前进了。

    商道是我们的信仰,眼光是我们最自信的武器,我们从不怀疑自己的眼睛,因为一旦怀疑了,我们的道心就废了,我们的武道也就废了。

    既然我相信自己的眼睛,又看到了巨大的利润,我为什么要放弃这个机会?”

    墨念和花碧落等人,这才明白华云宗弟子的信仰,虽然有些不理解,不过依旧对他们这些人充满了敬佩。

    天下万道,殊途同归,华云宗靠商道,屹立无数年不倒,绝对有它的底蕴,太多人不理解他们,以为他们是唯利是图的商人,都大错特错了。

    “人生最大的投资,不论投资在什么东西上,那样得到的利润终究有限。

    而投资在一个人的身上,那么他带给你的东西,是你无法想象的”郑文龙若有所指的笑道。

    花碧落芳心巨震,郑文龙这是在点醒她,她跟龙尘的合作,不就是一笔交易么?同样属于商道。

    “轰”

    众人说话之际,龙尘和韩天宇又一次惊天对撞,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