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七十三章 卑鄙母子
    在一座高山之上,建造着一片宫殿似的建筑,覆盖了整个山峰。

    这里就是玄天分院第一别院的所在地,方圆万里的山峰,被一个巨大的聚灵阵笼罩着,让这里的灵气极为充裕。

    在第一别院的中央广场上,聚集了无数强者,方圆数百里的广场上,密密麻麻的全是人。

    不过这里的人,并不都是别院强者,还有很多其他正道宗门的强者,他们都脸色愤怒,杀意凛然地看着广场中心,柱子上被绑着的众人。

    柱子高达三丈,沧溟和凌云子两位先天境强者,身上被粗大的锁链,牢牢地绑在柱子上面。

    二人同时被四根巨大的钢钉穿过他们的双肩和双腿,那钢钉之上,符文密布,寒光闪烁。

    那是“锁天钉”,上面散发的符文,可以封锁人的先天之力,是专门对付先天境强者的。

    此时沧溟和凌云子被钉在巨柱之上,脸上沒有任何惧色,反而带着淡淡的嘲讽。

    “小凌子,我真沒看错你,这才是真爷们,可是你师叔老了,只砸废了两个,一个也沒杀到”沧溟有些遗憾的道。

    “不是您老了,是您的对手太强,我那边都是贪生怕死的软蛋,所以杀起來轻松一些”凌云子淡淡笑道。

    “哈哈,好小子,这个时候还知道安慰你师叔,小时候沒白疼你”沧溟不禁哈哈大笑道。

    “哼,马上就要死的人了,还能笑得出來,也是,多笑笑吧,不然沒机会笑了”第三十六别院的掌门洛风,看着他们二人,不禁嘲讽道。

    “滚尼玛的蛋,你小子之所以能活着,是你沒对上你爷爷,否则一锤子砸死你个鳖糕草的”沧溟大怒,破口大骂。

    “师叔,您还是这个火爆脾气,你是把你自己也骂进去了”凌云子笑道。

    此时二人身体不能动,不过说话还是无碍的,两人早就看透了生死,根本沒把死亡当回事。

    洛风冷笑一声,并沒有说话,他被任命为监斩官,一会儿他会亲自出手,斩下二人的头颅,任由沧溟怒骂,他只是冷笑。

    “可惜了这群孩子啦”沧溟看了一眼阿蛮等人,不禁发出一声叹息。

    凌云子也点点头,他沒想到事情最终还是演变成了这幅样子,沙启天也确实厉害,竟然一手遮天,把所有消息都压下去了。

    而坐在高台上,身穿华福长袍,双眉如剑,看上去三十多岁,一脸冷厉的女子,就是玄天分院的副掌院。

    之前开启九黎秘境的那位掌院,开启秘境后,就进入了闭关,而这位掌院,跟沙启天有着极大的关系,因为她就是沙启天的母亲。

    沙启天的母亲,此时目光冷厉,扫了一眼下方的沧溟、凌云子一眼,低声对身边的沙启天道:

    “你确定那个洛冰去追杀龙尘了,你能保证她把龙尘的人头带回來。”

    “娘你……”

    “叫副掌院”沙启天的母亲低喝道。

    “副掌院您放心,洛冰一个先天境强者,追杀一个易筋境的小子,绝对不会出任何问題,洛风以人头向我保证过的,绝对沒事”沙启天急忙道。

    “你这件事可要弄把握了,如果龙尘死,这件事就算彻底结束了,如果龙尘活着,将來把事情公之于众,万一惊动了掌院大人,连我也会被搭进去,明白么。”沙启天的母亲极为郑重的道。

    “您放心吧,我害谁也不会害您啊,您可是我亲娘啊,儿子这不是沒办法了么,这件事真的兜不住了,才请您帮忙的。

    另外您也不用怕,在场有这么多正道掌门在,他们都是因为自己弟子被龙尘所杀,來讨说法的啊。

    就算是将來掌门追问,你就把责任往他们身上一推,就说您迫于压力,不得不杀了他们,以平息众怒。

    再说了,我不是给您看了那么多证据了么,足以证明龙尘是有罪之人,才会引起正邪两道的围攻。

    再说了,今天來这里的这些掌门级强者,都是儿子的朋友,将來如果掌院质疑您,只要我一句话,他们都会站出來给您作证的。

    有句话不是叫法不责众么,这一切一切的后路,儿子都给您想好了,绝对不会让您粘上半点麻烦的”沙启天低声道。

    沙启天的母亲点了点头:“你这些年,第一别院的位子,坐的四平八稳,到也并非全是为娘的功劳,你自己确实也非常出色”

    “多谢您夸奖”沙启天赶忙道。

    “殷家的那个丫头呢。”沙启天的母亲问道。

    “送回去了,龙尘好狠的手段,不知道给殷无双吃了什么,我们别院的丹师和木修者,都对那毒药无能为力,只能送回去,让殷家想办法了”沙启天道。

    “你不是还说,殷家的人可能会來么,怎么还沒到。”沙启天的母亲皱着眉头道。

    “这个……我也不清楚,您也知道,这些远古世家的人,高傲的紧,我也不能确定,他们到底是來还是不來”沙启天有些无奈的道。

    远古世家,有着自己的骄傲,他们最骄傲的就是他们的血脉,他们的血脉,注定要比普通天才走的更远。

    所以对于普通修行宗门,他们不过是当成试炼场,让弟子们出來锻炼锻炼而已,想要跟他们拉上关系,那可难着呢。

    “碧螺山花家的丫头呢,你怎么处理的”沙启天的母亲问道。

    “还在养伤中,您懂得”沙启天道。

    “嗯嗯,毕竟是远古世家的孩子,受了惊吓,让她多睡睡也好,只要睡醒了,完好无损就行了”沙启天的母亲点点头,对于沙启天的做法非常满意。

    “唯一遗憾的是殷家的人沒到,如果殷家的人到了,我们就等于是拉到了一个强大的外援,那就更加万无一失了”沙启天叹了口气道。

    “天儿,你处世谨小慎微,滴水不漏,为娘一直非常欣赏,不过世间之事,并无绝对,沒必要每件事都那么完美,只要有成把握就可以干了。

    正因为你这些年的小心谨慎,沒有拿出自己的真正魄力,才有人盯上了你的位子,你懂么。”沙启天的母亲提醒道。

    “谢谢母亲提醒,孩子记住了”沙启天道。

    “男人做事当有魄力,手段要猛烈,不战而屈人之兵,不攻而溃人之心,所谓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对于龙尘这件事,其实为娘有些失望,如果不是你顾忌颜面,小心翼翼,龙尘早就死了。

    既然认定是祸害,就应该全力击杀,绝不让他成长起來,狮子扑兔,亦要倾尽全力,何况对待敌人。

    不要在乎其他人的看法,这个世界上,实力为尊,你的高度,决定了你说话的力度,有些话想听就听,不想听,就让他闭嘴,明白么。”沙启天的母亲冷冷地道。

    “是,孩儿谨遵教诲”沙启天道。

    “时间快到了,你去准备准备吧,一会开始行刑”沙启天的母亲道。

    沙启天点点头,站直了身体,扫视了一下在场的所有人,他以副掌院的名义,将所有别院掌门都召集了來。

    他就是要立威,尤其是要给赵永昌看,你不是以为弄了一个远古世家弟子,就要跟我争老大的位子么。

    这回让你们看看什么是实力,什么是底蕴,他要借助处决凌云子等人,彻底震慑住所有人,想跟我争,不怕死的就來吧。

    除了别院掌门,还有其他正道掌门,他们都是第一别院的盟友,也正因为如此,才令他们损失惨重,今天过來一方面是给第一别院助威,另一方面也是想要得到一些补偿,因为沙启天承诺过,不会让他们白白损失的。

    “凌云子,临死前你还有什么话说”沙启天冷喝道,让一些原本还在窃窃私语的人,都闭上了嘴巴,心头一震,这是要行刑了么。

    “哈哈哈,沒什么好说的,踏上修行路,就沒想过会善终,只不过沒死在战场上,死在自己同门的手上,确实令我始料未及。

    不过,也无所谓,你以为你有你母亲撑腰,就可以执手遮天,为所欲为了。

    哈哈哈,等着吧,等龙尘回來的时候,会把你送下去看我们的,我们等着你”凌云子哈哈一笑,豪情盖天,丝毫不把生死当成一回事。

    “龙尘,做梦去吧,洛冰已经亲自跟着龙尘去了,这么长时间都沒回來,以我对我妹妹的了解,她一定在使用她生平知道的一切刑罚,去照顾龙尘,或许他已经在下面等着你们了”洛风嘿嘿一下,脸上全是嘲讽之色。

    “就你妹妹也有资格杀龙尘,不要笑死我了,你们谁也不知道龙尘有多可怕”

    凌云子哈哈大笑,又对着阿蛮等人道:“孩子们别怕,龙尘会给我们报仇的,我们这些人一起死,路上也是有说有笑,到了另外一个世界,我们依旧称王称霸,远远胜过眼前这些,道貌岸然的白痴”

    “掌门师兄,阿蛮不怕的”阿蛮极为勇敢的道。

    听到阿蛮这句话,沧溟心头一酸,他自己死不怕,可是看着自己弟子死,他真的无法接受。

    “洛风,行刑”沙启天脸色一寒,冷喝道。

    洛风脸上浮现一抹阴厉,眼睛扫过众人,他有决定谁先死的权利,陡然间,他把目光盯住了这里唯一的一个女子。

    “小姑娘,我就好心送你先下去吧,哈哈”洛风第一个

    目标选择了唐婉儿,唐婉儿一死,其他人的内心一定会崩溃,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慢着,我有一句话想说”陡然间郭然忽然开口叫道。

    “让他说”

    洛风看了看沙启天,沙启天脸上浮现一抹得意的笑容喝道,终于有人怕死了,他很想听到祈求的声音。

    “沙掌门,我临死前想说一句话,你妈/的脸好大”郭然淡淡的声音,传遍了整个战场。

    “杀了他”沙启天怒吼道。

    洛风手起刀落,就要一刀将郭然杀了,忽然一个冰冷的声音,犹如诸神咆哮,响彻整个别院。

    “你若敢杀我兄弟,我就让你们所有人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