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八十章 我成全你
    那中年男子身形极高,但是特别瘦削,看起来就像是一根瘦竹竿一般,让人感觉极为怪异。

    不过此人声如洪钟,震的人耳鼓轰鸣,明明感觉是用平常语气说话,但是却把每一个字送入了人的灵魂深处,让人心旗摇曳。

    这让龙尘和墨念心头一凛,此人身上的气息极为凝实,浩瀚如海,给人一种如山岳横亘眼前的压力。

    “应该是半步辟海,不过此人的功法特殊,战力会恐怖无边”

    看着眼前这个人,龙尘心中暗惊,他见识过水无痕出手,能够分辨出辟海境强者的气息。

    眼前这个人,虽然不是辟海境,但是身上的气息太盛大了,宛如怒海狂涛一般,让人气都喘不过来。

    虽然明知道此人是故意的,但是依旧被他身上的气势所压,周身仿佛置身潮水之中,多亏龙尘和墨念足够强大,否则就算是一般先天境强者,都要被那股力量压得跪倒在地上。

    “哼,你算什么东西,我的儿子,也是你能够教训的?”

    一声冷哼传来,一道人影出现龙尘与墨念身前,挡住了那股强大的压力。

    “父亲”墨念一声惊呼。

    来人正是墨云山,墨云山双目之中精光四射,战意滔天,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战斗意志。

    “想要动手么?刚好我也手痒了”墨云山盯着眼前这个男子,手中长弓闪烁,气势缓缓提升。

    谁知道那高瘦中年男子,只是微微一笑:“好像现在墨家当家的,并非是你吧,以你的修为,好像撑不起这个家吧”

    墨云山冷冷地道:“想要打探我墨家的底细?你白费心机了,我墨家轻易不展示自己的实力,而当我们展示实力的时候,就是雷霆一击,血流成河。”

    “哈哈哈,传闻墨家老爷子身体出了问题,不会是已经驾鹤归西了吧。”那高瘦中年男子冷笑道。

    “放你/妈/的屁……”墨念不禁破口大骂。

    “念儿,男子汉大丈夫,能动手莫动口,不要学人家泼妇骂街,多跟龙尘学学”墨云山冷喝道。

    墨云山呵斥完儿子,又对着高瘦中年男子道:“想要对付墨家,尽管放马过来,不要玩这种无聊的把戏”

    “呵呵,可不是我玩什么把戏,而是殷家的小友,准备与人切磋一场。

    我这个做长辈的,怎么说也得出来做个见证,免得当有人输不起的时候,忽然翻脸……”

    龙尘忽然插嘴道:“我说这位竹竿子前辈,你是不是长得太高了,导致脑袋缺氧,开始乱放屁了。

    明明是殷无殇挟持了我朋友,逼我跟他比试,我现在已经答应他了,条件是要他先放了我的朋友。

    你到底是从哪个粪坑里转出来的,耳朵被屎塞住了?听不清我们之前的对话?

    现在决战不是重点,重点是殷无殇先放了我朋友,那么决战立刻开始,不死不休!”

    龙尘的话,犀利无匹,点着那瘦高中年男子的鼻子骂,立刻令那男子双目之中杀机暴起。

    但他最终还是忍住了,他的出现,就是逼墨家的人现身,现在他做到了,之后的事情,就交给殷无殇了。

    殷无殇看着龙尘冷笑道:“龙尘你还是那么没教养,出口成赃,我说过,我是邀请沐雪小姐来做客的。

    等欣赏完这场战斗后,她自然就可以离开了,如果我现在放了她,岂不是成了我挟持沐雪小姐?”

    简直无耻之极,远处观战的人,都看不下去了,这么明显的要挟,谁看不出来?

    龙尘冷冷地看着殷无殇,他不惧跟殷无殇决战,但是沐雪是最大的难题。

    殷无殇显然想要一张底牌,而这张底牌在殷无殇手中,龙尘就无法全力爆发,那样龙尘没有一点把握,可以战胜这个强大的天行者,一时间,龙尘陷入了进退两难之境。

    “当然龙尘你也可以拒绝,你放心,我是不会拿沐雪小姐怎么样的。

    我见沐雪小姐美丽大方,而我又未婚娶,如今沐雪小姐,已经跨入先天之境,完全可以为我殷家繁衍子嗣……”

    “闭嘴”龙尘冷喝一声,宛如雷鸣天地,脸上杀气暴起。

    “让我闭嘴也行,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吧”殷无殇冷笑道。

    就在这时,忽然一个悦耳的声音,传入场中:“用别人的同伴,要挟与人,这是否有失仁者之道?”

    随着那个声音落下,两个女子莲步轻移,宛如谪仙降世,缓步而行,但是她的每一步跨出,都造成缩地成寸的效果,片刻间就来到了近前。

    那两名女子一出现,不管是龙尘还是殷无殇都吃了一惊,想不到她们会出现。

    来人正是雨桐和紫嫣,不过紫嫣依旧白纱遮面,刚才的话,正是出自紫嫣之口。

    “紫嫣姑娘,您出身高贵,当不染世俗凡尘,这样做,是不是欠妥?”殷无殇淡淡地道。

    “小女子与龙尘公子相识,不想看到这样的场景,不知道殷无殇公子,可否看在紫嫣的薄面上,放过这位姑娘”紫嫣道。

    “不好意思,我想紫嫣姑娘误会了,还是之前的话,我并没有劫持沐雪姑娘……”

    “没有劫持?那为什么封住了她的修为,而且你那位朋友的手,贴着她的背,只要她灵气一吐,立刻就可以杀了这位姑娘,这不算劫持,难道非要刀架在脖子上,才算劫持?”雨桐不禁摇摇头道。

    殷无殇想不到,雨桐竟然如此厉害,殷情和沐雪坐在一起,这个小动作都没瞒过她。

    “哼,阁下多管闲事了吧”殷无殇冷笑道。

    紫嫣摇摇头叹息了一声,对雨桐道:“你去救下那位姑娘吧”

    雨桐忽然人影一动,在无数人惊骇欲绝之中,一下子消失了,再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沐雪的面前。

    “贱人,滚开,你要是敢过来,我马上就杀了……”殷情忽然站了起来,一只手紧紧地按住沐雪的后背厉喝道。

    “铮!”

    一声琴响,那殷情立刻一呆,整个人无法动弹了,如同石雕一般,任由雨桐将人拉走。

    “将人留下”殷无殇大惊,不禁一声怒喝,就要对着雨桐出手。

    铮铮!

    又是两声琴响,天地一阵剧烈的抖动,殷无殇骇然发觉,天地被密密麻麻的法则给锁定了,他竟然也被捆绑了一般,无法动弹。

    “给我开”

    殷无殇怒吼一声,身上的气势爆发,将周身禁锢崩碎,可是他发现,此时雨桐已经把沐雪带到了龙尘的身边。

    本来就在雨桐带走沐雪的时候,瘦高中年男子犹豫了几次,最终还是没有出手,因为他在紫嫣身上,感到了令他颤栗的东西。

    “龙尘,他们……”

    沐雪被松开身上的禁制,不禁扑到龙尘怀中放声大哭,她想到了惨死的兄弟们,她好恨自己的无能。

    “都怪我,没要保护好他们”

    沐雪趴在龙尘怀中,声音哽咽,充满了悲戚与愤恨,让人心酸。

    “这不怪你,是我连累了你们”龙尘紧紧抱着沐雪,想起那些曾经一起吃,一起睡,一起喝酒吹牛的洒脱汉子,无尽的杀意,就在胸中升腾而起。

    “沐雪,你先休息一下,血债终须血来偿,现在我要跟他好好算算账”龙尘轻轻拍了沐雪一下脊背,把她交给了墨念。

    龙尘看着眼前的紫嫣和雨桐,龙尘沉声道:“我龙尘欠你们一个人情”

    紫嫣点了点头,一双美目看着龙尘,轻声道:“难道,这个世界上,只有杀戮才能缓解仇恨吗?”

    “不要问我这么高深的问题,因为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谁伤害了我,就要将他灭杀,因为我不想受到第二次伤害。

    我的道,简单直接,按照我的本能去做,无所谓正邪,无所谓对错,我只要用我的热血和生命,去守护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至于其他的,我没兴趣”龙尘沉声道。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这样下去,将永无休止,仇恨带来的延续,你将永远面对,杀戮之道,并非真正的天道。”紫嫣看着龙尘,叹了口气道。

    “那是因为力量不够,如果力量足够可以逆天,我就是天道,你还会说我的道是错的吗?”龙尘问道。

    龙尘的话,一下子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这话太狂妄了,竟然敢妄言逆天,这龙尘难道对天,都没有敬畏之心吗?他不怕覆灭在天威之下吗?

    要知道凡是达到了先天境之后,人们对天道的感悟越来越多,反而对天道越来越敬畏,因为跟天道相比,个人的力量只能算是尘埃。

    在修行界这么长时间里,还没有活人敢对天如此不敬,因为对天不敬的人,坟头上的草,都已经长老高了。

    但是龙尘如今,依旧活蹦乱跳地活在这里,这简直是一个奇迹,龙尘的回答,令紫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如果是别人说这句话,紫嫣只不过会一笑置之,认为不过是一句不懂敬畏的大话而已。

    可是这句话从龙尘口中说出,那味道就不一样了,龙尘的话语之中,充满了自信,让人无法质疑他的决心。

    龙尘回答完了紫嫣后,缓缓转过身来,看着一脸阴沉的殷无殇道:“接下来算算我们之间的账吧,你不是要跟我决战么,那么,我成全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