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五十七章 无题
    见到龙尘这幅表情,方长和柴烈火以及所有人都心神古怪,这龙尘搞什么,两个名字真的有那么震撼么?

    不过有的人,已经猜到,龙尘一定要大肆拍马屁,称赞两个人的名字,如何有气魄。

    “龙三,你这是怎么了?”方大少问道。

    好名字,尼玛,绝对好名字,龙尘脑子急速运转,一定要给两个名字扣个帽子。

    “咳咳,之前小弟跟火家之人对持的时候,他们里面有个人喊出了一句口号”龙尘干咳了一下道。

    “什么口号,让龙三你如此震惊,而且这个口号跟我们的名字有什么关系?”方大少问道。

    “我记得其中一个人喊过:,来日方长,丹阳之州,唯火无方”龙尘皱眉回忆道。

    听到龙尘这句话,柴烈火和方长两个人的脸一下子就绿了,其他人也没了声音,全场鸦雀无声。

    “或许是我听错了,那个家伙喊的时候,含糊不清,很有可能是我听错了。

    当时我很奇怪,那个白痴竟然喊出这个垃圾口号,非诗非词,但是一听两位的名字,这句话就有些……”龙尘说到这里,忽然闭上了嘴巴。

    “这火无方简直越来越张狂了,哼,可惜当初龙尘怎么就没一下子弄死他呢”柴烈火恨恨地道。

    听到柴烈火的话,龙尘心中一惊,他的名字连他们都知道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个大家先吃着喝着,我和柴大少跟龙三去隔壁喝点茶”

    方长和柴烈火、龙尘三人,找了一间包厢,侍者端上了茶饮点心。

    “龙三,我方长没有什么大的优点,就是做事喜欢凭喜好行事,交朋友也全靠口味。

    你也能看出来,我对你,跟其他人不同,他们是我笼络的手下,大家各为其利。

    他们看中的是我们方家的地位,能够给他们提供便利,而我们方家是看中他们的资质,拉入我们的阵营,壮大我们方家的实力,可以说,我们是合作关系。

    但是你不同,在我觉得,凡是喜欢打耳光的人,都是直肠汉,不喜欢藏着掖着,而且……你的耳光神技,确实让我佩服。

    最重要的是,你在不知道我是谁的情况下,就肯教我其中神髓,不图名利,让我心中钦佩,所以我把你当朋友看。

    只不过你竟然是一个天才丹修,倒是给了我一个极大的意外,但是我希望,我们之间不要因为你身份转变,而令咱们的交情变质。”方长十分严肃的道。

    “方兄待我之情,小弟心里有数,我之所以加入你们,不是看你方家的实力,而是你方兄的人品”龙尘道。

    “好,这句话最实在,我们以茶代酒,干一杯”柴烈火拍手叫好,龙尘这个性格实在难得。

    两个人都是人精,见过的人多了去了,绝对一眼就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大致性格,龙尘是典型吃软不吃硬的主,这样的人一旦打定主意,是很难改变的,同时这样的人也是最可靠的。

    “龙三,既然你这么说,我也就不跟你客气了,你才十八,而我都三十五了,柴大少更是四十七……”

    “四十六”柴烈火纠正道。

    “切,又没差多少,你何必那么较劲”方长无语,继续道:“既然如此,你以后就叫我方哥,叫他柴哥就行了,我们就把你当成自家兄弟了,我跟你说一下咱们这边的情况……”

    通过方长的讲述,龙尘才明白,原来丹塔这里的情况,要比龙尘想象中复杂的太多太多。

    丹塔由火家、方家和柴家共同执掌,但是各执其职,并没有什么矛盾。

    方家负责炼丹,主要管理丹修的培养和招募,而柴家负责的丹塔内的设备管理,比如药材、炼丹器具、兽火、秘籍等。

    火家呢,是负责丹药销售这一块的,本来这一块应该是比较不受重视的一块,但是火家确是三家之中的老大,死死地压着柴家和方家。

    原来三家之间的竞争也十分激烈,从方长的口中,龙尘得知,丹塔不过是丹谷与世沟通的一个渠道。

    丹谷会选择一些炼丹世家作为丹塔的管理者,当这些世家做得特别出色后,会把他们吸纳到丹谷内。

    所谓的特别出色,并不是业绩,而是为丹谷培养了多少人才,丹谷挑选弟子的严苛程度,简直就是变态。

    而火家因为负责销售丹药,利用职务之便,与无数宗门关系密切,渠道更加广大,各大丹药世家都跟他们相交莫逆,有了炼丹天才,通常第一时间,都会被火家给吸纳了。

    结果久而久之,火家越来越受丹谷的器重,竟然把手开始伸向了炼丹和管理方面,极力压榨方家和柴家,大有将两家排挤出丹塔的趋势,想要一家独霸。

    “这火家这么厉害?你们两家都抵挡不住?”龙尘不禁有些吃惊,他小看火家了。

    “主要是火家太过卑鄙,这些年通过销售丹药,暗中赚取了无数的暴利,而且做账都是有问题的。

    所以火家雄厚的财富,成了他们最大的武器,另外还有一个问题是,火家在丹谷有人,上次贩卖假丹那么大的事情,都被压下来了,就可见一斑了”柴烈火叹了口气道。

    上次沸沸扬扬地假丹事件,确实让火家焦头烂额了一段时间,但是火家手眼通天,通过关系把上面给摆平了,又花了一些财富,把问题给押了下来。

    但是上次的假丹事件,和最近的通脉丹事件,在华云宗的宣扬下,给丹塔带来了极大的冲击,销售额直线下降。

    所以这次火家有些急了,他们为了赢得丹谷的好感,这次要拉拢一大批丹修天才,争取培养出真正的天才,带给丹谷,否则他火家的地位真的要不保了。

    对于火家来说这是一场危机,但是对于方家和柴家来讲,那就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如果这次他们能够压制火家,而火家在人才和销售上都没有任何建树的话,将会引起丹谷的不满,很有可能会换人来经营,那么方家和柴家,就各有一半的机会了。

    “龙三,我们把你当兄弟,这些话,你自己知道就行了”柴烈火道。

    “放心,龙三不是不知轻重之人,那火家虽然我没接触过,但是从其家下人的恶行,就可以看出,这家人绝对没有什么好东西”龙尘道。

    “对,这火家从上到下,都是一群垃圾,偏偏老天爷瞎了眼,竟然让火家生出了那么多丹修天才,真是他/妈/的岂有此理”方长无奈的道。

    “怎么,火家天才很多?”龙尘问道。

    “也不是他家天才很多,而是火家足够无耻,一旦遇到丹修天才,就偷偷接到自己家中培养,让那人改姓火,成为火家之人。

    到时候成才后,如果有机会送入丹谷,那么就称那人是他火家嫡系,自然就显得火家人丁兴旺,实际上就是欺上瞒下,无耻之极”柴烈火怒道,显然对这种行为,很是不齿。

    但是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很多无耻之人,都凭借着一张无耻的脸,都成为了成功者。

    “火家的人,果然都是杂碎,故意让下人侮辱两位大哥,这简直岂有此理。

    虽然他们现在还不会大势张扬,但是我相信久而久之,这句话一定会流传到街头巷尾,顽童传唱,太卑鄙了。

    尤其那最后一句:唯火无方,什么意思?意思以后唯有火家,没有方家么?实在太狂妄了”龙尘“咬牙切齿”地道。

    虽然这些话是龙尘杜撰出来的,不过龙尘相信,两人不会去真的追查,而且龙尘说了,好像是有个人嘀咕出来的,但是并没有指出是谁。

    “哼哼,看来火家要借助这次机会彻底立威,想要挽回之前的损失,我倒要看看他们火家,这次想玩什么花样”方长冷笑道。

    “方哥你放心,对于火家,我绝对全力助你,不光是为了你,也为了我,为了正义,干/死这群卑鄙无耻的小人”

    龙尘信誓旦旦地道,尤其那句也为了我,说得更是真诚无比,这不废话么,你丫本来就是为了你自己。

    “好兄弟,客气话就不多说了,这次我们就跟火家好好地斗上一斗”方长拍着龙尘的肩膀,十分地感动。

    他之所以跟龙尘说这些,主要就是为了让龙尘觉得,他已经把龙尘视为心腹,原本还准备展示更多的实力,给龙尘足够的信心。

    结果人家龙尘,听到一半,说得全是火家的强大,龙尘不惧艰险,毅然站在方长这边,与火家为敌,让他如何不感动?

    就连柴烈火都为方长的运气感到妒忌,这小子运气也太好了,出门都能捡到宝贝,而且如此跟着他,死心塌地地与火家为敌。

    “龙三你放心,我方家和柴家是同盟,我们方家掌管炼丹之术,柴家掌管一切炼丹资源,只要你天赋足够,我们绝对会把你打造成一代炼丹奇才,我们要狠狠地给火家一拳”方长十分自信地道。

    “拳头伤害虽高,但是不如耳光来得更过瘾”龙尘嘿嘿笑道。

    “哈哈哈,对对,太对了,耳光最解恨,尤其抽完之后,看着他们暴跳如雷的模样,哈哈哈”方长哈哈大笑。

    龙尘也跟着哈哈大笑,声音之中充满了欢愉,嘿嘿,事情进展地太顺利了。

    “对了,两位哥哥之前说,那火无方差点死在龙尘手上,是怎么回事?”龙尘忽然问道,他很想知道火无方现在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