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七十四章 故人同族
    “我要一株天星龙涎草,只要你能拿来,我立即放人”龙尘淡淡的道。

    就在刚才龙尘心中一动,在药材库里,龙尘明明看到了天星龙涎草的药架,但是里面却空空如也。

    后来龙尘旁敲侧击的打听过,半年前确实是有的,不过被火家给支取走了。

    不知道火家还有没有剩余,所以龙尘忽然心中一动,想试试,反正又没什么损失。

    “好,我这就叫人去拿”

    火无方忽然取出一面腰牌,对着手下一人低声说了些什么,那人立刻飞奔而去。

    “尼玛,火家的混蛋欺人太甚,上次他们一下子领取了十颗天星龙涎草,借口其他丹塔紧急调用,原来全是骗人的。

    这群家伙,不光丹药上吃回扣,竟然还在药材上做手脚,今天要不是龙三,我们还被蒙在鼓里呢”柴烈火怒道。

    他忽然一下子想起来了,方家有时候会有很多借口,从库房支取药材,柴家只负责管理账目,反正每年账目,都要报上去的,他们没想到火家敢这么做。

    今天龙尘这么一说,一下子暴露了火家的内幕,这群家伙,一定跟管理账目的人有勾结,否则不敢这样明显贪污的。

    “龙三,你怎么就要了一株天星龙涎草,虽然那药材比较珍贵,不过每过一年,丹谷都会补发下来一些的,你何不敲点别的竹杠?他们火家那么有钱。”柴烈火不解的道。

    他们哪里知道,那天星龙涎草对于龙尘来说,比什么都重要,什么宝贝也不换呢。

    “算了吧,我之前不过是随口一说,觉得咱们药材库都没有的药材,故意难为他一下。

    谁知道这龟孙子竟然真的有,如今话已经说出去了,我也不好意思改口,否则两位哥哥脸上也无光啊”龙尘如此解释,非常地完美,否则显得有些突兀了。

    “也是,玛德,就便宜这个龟孙了”方长恨恨地道,显然没能宰火无方一刀,他有些不开心。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火无方派出去的那人,已经急速奔回,手中多了一个玉盒,巴掌宽窄,长有二尺。

    “呼”

    火无方将盒子丢给龙尘道:“如今东西到了,你该放人了吧”

    龙尘接过盒子,不用开盒,神识一扫,只见盒内,一株如剑兰的草药,上面长着七颗水滴状的果实,正是天星龙涎草。

    即使以龙尘的定力,得到了天星龙涎草,也不禁心头狂跳,那是抑制不住的一种兴奋,天星龙涎草到手,他来到丹塔的最终目的算是完成了。

    有了天星龙涎草,他就可以凝聚宫启星了,到时候四星汇聚,谁与争锋?

    “放心,我们不是不讲信用的人”

    龙尘冷哼一声,将天星龙涎草收入混沌空间,直接栽种了起来,随手把那邪道天行者往下一丢。

    下面的那些邪道强者,急忙伸手把那人接住,给他服下了一枚疗伤丹。

    “啊……”

    那人一醒转,就发出一声震天咆哮,恐怖的威压升腾而起。

    “耀奇师兄冷静点,现在不是动手的时候”一个邪道强者,急忙一把抱住那邪道天行者,防止他暴走。

    “龙三,你给我等着,我迟早会把你碎尸万段”那邪道天行者,指着龙尘,双目如同喷火一般,不禁怒吼道。

    “下次如果有好东西,随时来找我”龙尘扬了扬手中的空盒子,和气生财的道。

    火无方脸色一沉,这次偷鸡不成蚀把米,毕竟这些人都是他的客人,他不可能不管不顾,这一次又闹了个灰头土脸。

    火无方等人离去后,龙尘三人不禁大笑不已,火无方想打龙尘的脸,结果又被狠狠抽了回去,非常地过瘾。

    众人又喝了一会酒,已经华灯初上,方长拉着桃红道:“龙三兄弟,那个……嘿嘿,我就不陪你了,一会儿有人带你去见头牌。

    哥哥我就不去凑热闹了,我怕我看了之后,会忍不住后悔,万一跟你争,那就伤和气了。

    最近连日炼丹,憋了一肚子火,为了修行,为了丹修大业,为了维护丹塔传承,我要去泻火了”

    方长正义凛然地说完,就那么拉着痴痴笑着的桃红离去了,而柴烈火更加没义气,直接拉着那个叫什么水性杨花的女人走了。

    “尼玛,,来日方长,今天你们翻身了,角色掉过来了”龙尘心中暗骂。

    那个女子也离开了,这时忽然来了两个妙龄少女,来请龙尘,龙尘只好跟着去了。

    龙尘倒是没有嫖娼的意思,并不是说看不起她们,龙尘也从未排斥过这种事情。

    毕竟一个赌,一个嫖,从人类文明诞生起,就延续下来的两个最古老职业,前者体现了人类的贪婪,后者体现了人类的。

    不管怎么说,嫖娼可以释放人的,而不至于憋得难受,比那些强者去祸害弱者强得多,所以龙尘对于柴烈火和方长,这一点很佩服,两个人很少仗势欺人。

    醉心楼的最顶层,一座豪华雅间内,龙尘坐在椅子上,雅间很大,装修的十分温馨,以粉色为主色调,显得气氛十分旖旎。

    龙尘在想,一会儿如何跟那女子解释,告诉她哥们是一个正人君子?

    如果是没有易容之前,或许可以,但是现在这张脸,跟正人君子没有一个铜板的关系,整人君子倒是很贴合。

    “吱呀”

    就在龙尘想着怎么应对的时候,忽然一个妙龄女子,缓缓走了进来。

    那女子十分高挑,几乎到龙尘鼻子高,身材婀娜,凹凸有致,不得不说,这身材真的没什么可挑剔的地方。

    再看脸,美如弯月,桃脸玉腮,肤白如玉,唇如绛点,一头乌黑的长发垂落腰间。

    确实很美,而且这个女子身上,有着一种极为吸引人的东西,好像她骨子里,就带有一种动人心魄的妩媚,让人感无法抗拒。

    那女子缓缓走到龙尘身前,玉手缓缓伸出,勾着龙尘的脖子,身体缓缓向龙尘靠来,龙尘甚至能够闻到,那股让人的体香。

    那女子脸上带着妩媚的笑容,可是就在玉手抚摸到龙尘脖子后方的时候,陡然间双目之中浮现一抹厉芒,玉手如钩,紧紧地抓住了龙尘的脖子。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龙尘脸上没有一丝惊慌,反而带着淡淡的笑容:

    “你在做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

    那美貌女子,双目浮现一抹诧异,不过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冷冷地道:“死到临头,竟然还笑得出?”

    龙尘摇头道:“你杀不死我的,如果不是你身上有我熟悉的气息,你已经成了一具尸体了”

    “砰”

    龙尘忽然大手一伸,直接对着那女子的喉咙抓去,那女子大惊,玉手用力,就要把龙尘的脖子捏断。

    可是她惊骇的发现,龙尘的脖子,无比坚韧,如巨龙之躯,无法撼动分毫,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龙尘的大手已经捏住了她的玉颈。

    同时龙尘体内狂暴的力量,疯狂涌入那女子的体内,那女子大骇,急忙运转最强的力量抵挡。

    “啪”

    忽然龙尘大手一松,直接把那女子推了出去,那女子不禁一呆,就在刚才她感觉到,龙尘那恐怖的力量,只要龙尘一个念头,她必然会粉身碎骨,龙尘竟然就这么放了她,让她极为意外。

    “你果然跟她是一族的”龙尘看着那女子额头上的纹路,眼中浮现一抹温柔之色。

    就在刚才,龙尘的力量,激发了那女子的全部力量,在外力入侵的时候,爆发的是一种本能。

    就在那一瞬间,龙尘看到了那女子额头上,浮现出了了一个淡淡的纹路,那是一个“魔”字,跟当初的月小倩额头上的一模一样。

    龙尘脑海之中又浮现出,月小倩那近乎完美无瑕的面容,还有她那骨子里,让人无法抗拒的妩媚,让人那么的怀念。

    “你到底是谁?”那女子脸色大变。

    “不用紧张,我跟你不是敌人,我想问问你,你认识月小倩么?”龙尘道。

    “你……你怎么知道圣姑的名字?”那女子大吃一惊。

    “圣姑?稀里糊涂的把辈分提升上去可不好,她在我眼里,就是一个没有任何战斗经验的小丫头”龙尘忽然笑道。

    “难道……难道你是龙尘?不对,圣姑把龙尘的画像公布过,龙尘不是你这个样子”那女子摇头,一脸警惕的道。

    “竟然知道我?”龙尘倒是有些意外,微微犹豫了一下,伸手在脸上轻轻一抹,片刻后恢复了原来的面容。

    “这回呢”龙尘笑道。

    那女子睁大眼睛,忽然惊喜的道:“你是龙尘,你真的是龙尘,对不起,刚才……”

    “没关系,其实你一进来,我就认出了你的身份”龙尘笑道。

    “您是怎么做到的?我策划了好久,才混进来的,自认为没有任何破绽”那女子有些震惊的道。

    “这个破绽跟你本身的伪装无关,一个是你骨子的那种感觉,跟月小倩很像。

    但是光凭这一点,我还不能确定,我能确定你身份的,是因为你胸前的那枚吊坠”

    龙尘指着女子胸前的吊坠道:“这吊坠里面应该封印了恶魔之晶,当初我和月小倩,不知道弄了多少这个东西,对它的气息,再熟悉不过了。

    所以两点加起来,我能够确认,你是月小倩的族人,我很奇怪,你们被整个世界通缉,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龙尘问道。

    那女子忽然脸上浮现一抹无助,竟然缓缓跪了下来:“龙公子,求求你帮帮圣姑大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