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两百章 大祭司
    尼玛,为什么要跪啊,哥们不习惯这个调调。

    龙尘看着众人一脸虔诚的,对着那个雕像磕头,不由得懵逼了,就他一个人站着,这太显眼了。

    虽然龙尘知道,这是酒神雕像,是酒神传承的标志,也代表着酒神的道统,跪拜雕像,是表示对神明的敬意。

    这并不是一种屈服,而是一种礼节,可是龙尘怎么也跪不下去。

    但是众人都跪了,显得龙尘太没规矩,没礼貌了,玛德,这是一个礼节,这是一个礼节,这是一个礼节,龙尘不停地告诫着自己,告诫自己这是礼节,跟鞠躬是一样的。

    龙尘刚刚屈膝,忽然大祭司的声音传来:“众位进来吧,薄酒已经备好,请几位小友品尝。”

    大祭司你太帅了,我龙尘感激你,您放心,我绝对不骗你酒喝就是,龙尘心中大喜,这就省去了他行跪拜礼了。

    众人这才起来,但是看向龙尘的时候,众人脸色都有些怪异。

    因为众人下跪,都是发自内心的,不得不跪,无法抗拒,那是一种来自灵魂深处,对神明的敬畏,只有跪下行礼,才能心安。

    “龙尘,你好大的架子,连酒神都不值得你跪拜么?”韩文君见龙尘不跪拜酒神雕像,直接出言嘲讽,意图让大祭司将龙尘驱逐。

    “关你鸟事?”龙尘看了韩文君一眼,不禁翻了个白眼,真特么是小人行径,还特么皇子呢,真恶心。

    紫嫣看着龙尘,心中却浮现出阵阵惊骇,她没有任何的妒忌之心,她想到的是,龙尘是如何做到可以无视神威的,难道他真的狂妄到,连神明都可以无视么?

    听到大祭司的召唤,众人快步向前,就在众人离开雕像的时候。

    “咔咔……”

    雕像上,出现了丝丝裂纹,只不过裂纹很小,声音也很轻,众人修为被剥夺,故而没有感应到。

    实际上,就在龙尘刚刚屈膝的一瞬间,那雕像微微颤抖了一下,而就在那时,大祭司开口将众人召唤进来。

    众人走进大殿,只见一位面容和蔼,鹤发童颜的老者,坐在地上,正微笑的看着众人。

    “弟子参见大祭司。”

    众人进来后,急忙躬身行礼,这位大祭司可是酒神宫权势最大的人,无不心生敬畏。

    “不要多礼,来坐!”

    大祭司微微一笑,指着前方的蒲团道。

    蒲团从左到右,依次是紫嫣、龙尘、夏幽洛、夏云冲、韩文君和李万姬,六人坐下后,都看着眼前的大祭司。

    大祭司看上去,就是一个很普通的老者,感觉不到半点修为,身穿麻衣,身边放着一把木杖,一看就是普通木头,并非任何武器。

    但是坐在大祭司面前,却让人心神格外的宁静,亲切自然,没有任何的约束感。

    “老头子很久没有与客人交流了,今天倒是运气好,跟年轻人多说说话,老头子也能恢复一点朝气。”大祭司笑道。

    “大祭司爷爷,其实您一点都不老。”夏幽洛这丫头心直口快,直接就安慰上了。

    “你如果把爷爷换成哥哥,那才是一点都不老。”龙尘不禁微微一笑,不过很快他脸就僵了。

    因为不知道为什么,龙尘只是在心里想着,结果嘴巴里就那么说出来了,龙尘一脸震惊的看着大祭司,这是一种什么能力?

    “龙尘,不得无礼。”这回连紫嫣都瞪了龙尘一眼,这家伙太过分了,连大祭司的玩笑也敢开,其他人都傻了,这胆子也太大了吧。

    “哈哈哈”

    大祭司哈哈一笑道:“无妨,年轻人就该有年轻人的样子,否则等你们到了我这种年纪,就会后悔年轻的时候,过得太过谨慎了。”

    龙尘也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却也有些心惊,大祭司恐怕比他想象的更加恐怖,连口是心非都做不到。

    “弟子紫烟,特来拜见祭司大人,聆听祭司大人教诲。”紫烟恭恭敬敬地道。

    “老头子可没有什么能教你的,能拿得出手的,不过是几坛老酒而已。”大祭司摇头笑道。

    说完手中已经多出了一个坛子,在每人身前倒了一碗酒,做了一个请用的手势。

    龙尘端起酒碗,发现那酒中,仿佛有无尽的浑浊物体,但是细看之下,却惊骇的发现,那些浑浊的物体,实际上是一道道符文。

    酒中竟然有符文涌动,将所有能量,都锁定在符文之中,当酒入喉咙,无尽的符文,瞬间化开,如江河决堤,涌向人的四肢百骸。

    “嗡”

    众人身体发光,符文涌现,天地之力急速向众人涌来,道道法则流转,将众人包裹,但是只有一个人除外,那就是龙尘。

    龙尘体内符文之力狂涌,不停地滋养着龙尘的身体,龙尘的毛孔全部都打开了,仿佛要吸收天地能量。

    可是那些能量,跟本不搭理龙尘,越过身体,直接飞向其他五人,就好像六只嗷嗷待哺的雏鸟,别人都被喂食,却偏偏不给龙尘一般。

    “这是老夫盛年时期,酿造的酒,可勾动天地之力,熔炼自身,来,请品尝第二种酒。”

    说完众人手中又倒了一碗酒,但是这碗酒却清澈见底,芬芳宜人,吞入腹部中,酒力缓缓散开,在体内来回游荡。

    跟之前的刚猛霸道相比,第二碗酒,更加醇厚绵长,回味无穷,龙尘感应不到天道之力,但是却可以看到紫嫣等人脸上,那种怡然自得,轻松自在的神情,很显然,她们都进入了一种奇异的状态。

    龙尘不禁心中苦笑,看来这次来,算是白来了,貌似最后的品酒,跟他没什么关系。

    “这第三碗,是老朽近几年的新作,请诸位品尝。”

    龙尘端起了第三碗酒,喝下之后,却不禁愕然,这哪里是酒,这分明是水啊。

    不光龙尘愕然,就连紫嫣等人也全部都一脸不解,显然她们喝的也是水,紫嫣美目连闪,仿佛明悟到了什么。

    “多谢大祭司提点,紫嫣感激不尽,即是终点,重生破茧,方能跳出原来的轨迹,追求更高的境界。”紫嫣恭恭敬敬地给大祭司行了一礼道。

    “大道至简,破方成圆,以点破面,以偏盖全,即是神之承,道之衍。”大祭司道。

    紫嫣大喜,再次对大祭司拜谢,俏脸之上,全部都是感激之情。

    “弟子陷入困顿,无法突破壁障,今得大祭司提点,方恍然大悟。”紫嫣恭恭敬敬地道。

    “呵呵,老头子可没资格提点你,只不过是请你喝几碗薄酒而已,不敢居功。”大祭司笑道。

    “几位可以去酒神宫其他地方游览一下,或许有其他收获,我有几句话,想跟龙尘小友,单独探讨一下。”

    众人一惊,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龙尘,大祭司竟然单独有话,对龙尘说。

    而且大祭司语气已经十分明显了,众人不得不离开,韩文君和李万姬的脸上,却浮现出妒意。

    韩文君此次前来的目标,就是能够见上大祭司一面,为此,他苦练三年酒术,对于品酒、酿酒各种礼节、知识,特意请高人指点,都掌握到了神髓。

    对于酒的工艺、成分、年份只需要闻上一次,就可以精确的说出其中重点。

    本来这次,想要凭借自己的酒术,能够得到酒神宫的好感,能得到大祭司的接见。

    可是,如今大祭司是见到了,可是只喝了三碗酒,连正面对话,都没做到,就要被赶走了,他心中焦急万分。

    “祭司大人,我大韩有意请酒神宫,到大韩开设分宫,将酒神的光辉,洒向更多的地方。”韩文君急忙道。

    “这倒是好事,老朽会考虑的。”大祭司微微一笑道。

    韩文君不禁大喜,这才转身跟众人出去,见众人出去,龙尘开口道:

    “祭司大人,您可千万不要去大韩古国开设分宫啊。”

    “哦?这是为何?”大祭司问道。

    “因为去了大韩古国,酒神很有可能就是大韩人了。”龙尘一脸严肃的道。

    “呵呵,酒神是哪里人不重要,只需要能够正确的引领酒道就够了,只是怕有些人心术不正,曲解酒神的本意,罪过就大了。”

    大祭司笑道:“今日单独留下小友,小友心中如果有什么疑惑,尽管说出来就是,老朽能说的,定会知无不言。”

    就连龙尘都不知道,大祭司为何对他如此特殊,不免有些受宠若惊。

    “弟子还真有事情请祭司大人帮忙……”龙尘犹豫了一下,就把自己想要炼制药酒的本意说了出来,并把自己配制的药酒,递给祭司大人品鉴。

    “光凭配制,就有如此功效,简直神乎其技。”这次就连大祭司都为之动容了。

    “小子对于丹道,有着一定的研究,希望能够跟酒神宫的酒道,进行一次互惠互利的交流。

    现在这些酒,不过是配制酒,药效有限,丹道和酒道交融,重点在酿造过程。

    在这个过程中,丹道与酒道相互印证,我相信对于酒神宫弟子的修行来讲,有着极大的裨益,否则当初酒神宫也不会跟丹谷合作了。

    而且弟子会以人格担保,绝对不会出现丹谷那种背信弃义的事情,所有药酒,受益人都是我身边的人,绝对不会亵渎酒神的行为。”龙尘十分郑重的看着大祭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