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九百五十一章 无人可挡
    三杀,而且还是秒杀,第三个通冥境强者,明明已经挡住了龙尘右手长刀,却没挡住龙尘左手的雷霆长枪。

    “这明明是狂暴宝术,怎么可以这么快就召唤出来呢?”

    所有人大骇,龙尘的那一枪,波动剧烈,威压震天,正是雷霆宝术狂雷战魂枪。

    他们不知道的是,龙尘的宝术,有两种状态,一种是雷龙自己的力量,而另外一种,是吸收雷域的力量。

    只有吸收雷域力量时,才是狂雷战魂枪的终极状态,龙尘如今使用的狂雷战魂枪,全部都是雷龙的力量。

    如果是以前,雷龙的力量,或许无法重创通冥境强者,但是龙血军团渡劫,雷龙再次吞噬了大量神雷,实力进一步得到提升,神雷之力更加凝实,一击洞穿了通冥境强者的护体神光,将之秒杀。

    如今的龙尘,右手龙骨邪月,左手狂雷战魂枪,宛若化身魔神,尽情收割通冥境强者的生命,令所有强者变色。

    如果说前两个强者,是受到了开天第七式的影响,被龙尘取了巧,但是那第三个通冥境强者,确是实打实的硬杀了。

    大战刚一开始,眨眼的时间里,龙尘连续斩杀了三位通冥境强者,以压倒性的实力,占据了战场的主导地位。

    “逆天了,逆天了,龙尘这是要逆天了。”有人不禁惊骇地道。

    “真不愧号称天武大陆,年轻一代的最强者,这才是真正的男人。”

    之前两个来自中立势力的女子,不禁美目生光,脸上全是敬畏与崇拜之色。

    同样的年龄,龙尘却办到了,这是她们这辈子,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这是一种令人振奋的情绪。

    “嗡”

    龙尘手中雷霆长枪消失,一句话不说,持着龙骨邪月,对着一个一脸惊慌失措的通冥境强者杀去,他是众人之中,离龙尘最近的存在。

    “呼”

    那通冥境强者脸色大变,忽然做出了一个令所有人意想不到的动作,他竟然掉头就逃。

    龙尘冷哼一声,脚下雷光颤动,背后羽翼发光,如同一道流星,激射而出,直奔那通冥境强者杀去。

    龙尘速度极快,几乎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就追上了那通冥境强者,双手握刀,一刀斩落。

    “混蛋,我跟你拼了。”

    那位通冥境强者,眼见无法逃脱,又惊又怒又是绝望,他太倒霉了,竟然被龙尘盯上了,一声怒吼过后,一口鲜血喷在长剑之上,血光冲天,神威激荡,竟然以密法,彻底引爆了神器之威。

    “你拿什么跟我拼?开天第七式?”

    龙尘一声冷笑,长刀无情斩落,竟然又是一招开天神术,力斩天河。

    “轰”

    在开天第七式面前,那通冥境强者的攻击显得那么弱小无力,连一个浪花都没翻起,就被龙尘一刀灭杀成灰。

    “痛快,真特么痛快,全力爆发的感觉真特么爽。”

    龙骨邪月畅快地大叫,声音之中,全是邪恶的杀意,那些通冥境强者的鲜血,令它无比兴奋。

    又一个通冥境强者被斩杀,而且还是全力出击之下,被绝对的力量击杀,这个画面,更加骇人,那些通冥境强者,全部被杀破了胆,如今的龙尘,简直就是神魔附体,勇不可挡,谁挡谁死啊。

    “呼呼呼……”

    龙尘将那个通冥境强者斩杀,其余的通冥境强者,竟然全部逃走了,瞬间消失不见,速度之快,匪夷所思。

    “好了,你也收手吧,你的肉身,已经到极限了,没有晋升通冥,你的肉身,恐怕无法驾驭苍龙之力。”龙骨邪月传音道。

    因为它发现,龙尘的骨骼都已经出现了纹路,那不是符文,而是裂纹,龙尘的力量太大,身体有些吃不消了。

    虽然龙尘现在的肉身是苍龙精血塑造的,但那也是附带的,想要驾驭苍龙之力,龙尘还需要变得更强才行,龙骨邪月乃是暗黑邪龙一族的强者,对于龙尘的身体极为清楚。

    将龙骨邪月收起,脸上无喜无悲,就那么在众目睽睽之下,缓步而行,从容离去。

    十几个通冥境强者阻拦,被龙尘杀得四处飞逃,更有四人被斩于城外。

    众人忽然想起了龙尘说的话:让通冥境强者的鲜血,给战场染上一点颜色,如今龙尘做到了。

    “传说,龙尘生平从未说过一句空话,这回我信了。”龙尘离开,看着战场上的斑斑血迹和破碎的残兵器,有人不禁叹了口气道。

    “搞不懂,明明是我正道英雄,威慑四海异族,屠戮八方强敌,盟主大人,为什么要驱逐龙尘师兄?我觉得好不公平。”

    一个长相年轻的弟子,不禁有些气愤地道,他的声音一出,顿时令不少人色变。

    龙尘被驱逐,曾经引起了轩然大波,无数年轻弟子,为龙尘打抱不平,要给曲剑英进言,希望能收回成命。

    当时各大宗门的老一辈强者,甚至连掌门都有压制不住的趋势,龙尘在这些年轻一代弟子中的声望太高了,几乎引起了混乱。

    后来,好不容易平息了下来,如今这个弟子如此一提,顿时如同火上浇油,令无数老者为之色变。

    “盟主大人的决策,自有她老人家的道理,你一个小屁孩知道个什么?

    没见人家龙尘,对这件事什么都没说么?你瞎操心个屁?赶紧滚回去,否则别怪我禁你的足。”一个老者怒吼道,显然那个弟子,是他家的。

    “哼,什么叫小屁孩?我比龙尘师兄还要大上七岁,我天天被你们打骂的时候,人家已经在血腥的世界里争渡了。

    最讨厌你们这种人,既让马吃草,又不让马吃饱,我们要自己闯江湖,你们不让,说有危险,培养我们不容易,不能有意外,义气用事只会丢掉小命。

    有时候遇到危险了,我们要躲避,你们又骂我们贪生怕死,不像个男人。

    怎么做都特么不对,龙尘师兄就是最好的例子,他没人给他瞎指路,人家时刻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而我们呢?连个方向都没有,都是按照你们的要求来成长,你们难道什么都对么?

    如果你们什么都对,早他\/妈\/的站在这个世界的巅峰了,还会被人家吓唬几句,就连屁都不敢放么?”那男子大吼大叫,仿佛要将心里积压多年的委屈和愤怒一起发泄出来。

    当那个男子大吼大叫之时,顿时在年轻弟子中引起了共鸣,他们都是各族的天才,他们也都有着同样的痛苦。

    他们虽然衣食无忧,资源不愁,过着令大部分人都要羡慕和妒忌的生活,但是他们知道,他们不自由。

    他们做什么事,都被长辈们看得死死的,做任何事情,都要按照他们的标准来,只要做得不一样,就是错的,这让他们活得越来越迷茫,越来越叛逆。

    龙尘之所以,能成为无数强者的偶像,那是因为龙尘不依靠任何资源,不依靠任何人,全靠自己的实力,走到了今天的地步。

    他们对龙尘的性格充满了敬佩,也对龙尘的无拘无束充满了羡慕,龙尘就像是一匹野马,自由自在,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他们,不过是被困在笼中的小鸟,大人让他们怎么飞,就得怎么飞,而且飞得时候,脚下还要栓个绳子,这种日子太憋屈了。

    “混犊子,你特么跟谁说话呢?我特么是你爹。”那老者大怒。

    “当爹的就可以不讲理了么?你爹对你不讲理,你就要对我不讲理?

    你自己没能耐,不敢对抗你爹,你就是个孬种,而我,明显比你更有种,你有什么资格骂我?”那男子不服。

    众人这才弄明白,这原来是一对父子,不过那男子的话,明显有些大逆不道了,竟然骂他老爹是孬种。

    “我……你……去尼\/玛的……”

    那老者大怒,又不知道如何反驳,抓住那男子,就是一顿打。

    “呔!那个倚老卖老的匹夫,你儿子有什么过错,你凭什么打人?

    难道他有说错么?说不过,就打人,就是你们这群没有用的长辈,限制了我们的发展,否则,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龙尘师兄那样的强者。”那男子被他爹一顿打,顿时引起了公愤。

    “没错,是你们扼杀了我们的道心,连天才都要被你们培养成白痴了。

    如果不是你们这群蠢货,我们就算成不了龙尘那样的盖世英雄,也应该可以成为龙血战士那种级别的真正男人,是你们耽误了我们。”

    “玛德,你还不放手,兄弟们,揍那个老家伙,我们被压抑得够久了,此时不反抗,什么时候反抗?”

    一时间,数十个年轻男子,呼啦一声冲了过来,直奔那个打人老者冲来。

    “混蛋,你们……”

    “嘭”

    那老者怒吼,他管自己家孩子,怎么就触犯众怒了,他刚刚怒吼,打算吓唬住那些人,结果一个拳头砸在他的眼眶上,砸得他眼冒金星。

    人太多了,他都不知道是谁下得黑手,气得,挥拳对这些男子揍去。

    “兄弟别怕,我们来救你了,我们年轻人,就该同气连枝,反抗压迫。”一个人好心将那个男子救出,不禁激动地道。

    “好兄弟,从今天起,我们就一起反抗,我们要做龙尘师兄那样的盖世英雄。”那男子也一脸激动地道,好像他从今天起,就可以脱胎换骨,自由自在了一般。

    “轰隆隆……”

    就在众人拳打脚踢,有人打人,有人劝架,乱得不可开交之际,虚空轰鸣爆响,一架战车,疾驰而来。

    “龙尘何在?”

    一声震耳欲聋的怒吼,震得在场的强者们耳鼓剧痛,甚至一些修为弱的,耳朵有血丝溢出,无不惊骇地抬头看向虚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