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两千一百零六章 恐有大事发生
    豪强的强者离开,整个群英会顿时失去了意义。

    其他强者也纷纷离开,本来大家汇聚在一起,是想商量一下,气运井喷之时,如何规划,黑暗来临之时,如何抵挡。

    龙尘走不要紧,因为他并不代表任何势力,他与他的龙血军团并不算什么。

    可是龙尘一走,却引发了连锁反应,场面一瞬间失衡,眼见群英会已经开不成了,东方玉阳只好,拱手送客。

    将所有人都送走之后,东方世家的老家主和东方玉阳都脸色阴沉地坐在密室之中。

    东方世家的老家主,此时脸上那和蔼的笑容,早就已经消失,去而代之的是一片冷厉。

    “你知道,这次你错在哪里么?”东方世家的老家主冷冷地道。

    “是我低估了龙尘的胆量。”东方玉阳叹息道。

    “错了,是你操之过急,不够沉稳,你真的那么想除掉龙尘?”东方世家的老家主问道。

    “家主,您有所不知,龙尘身上有我畏惧的东西,虽然那只不过是一种感觉,但是那感觉非常强烈,我必须要除掉他。”东方玉阳道。

    “那是什么?”东方世家的老家主微微一惊。

    东方玉阳摇头道:“我也不清楚,那种感觉说不上来,他给我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超过任何强者给我的压力。

    那种危险的感觉,似乎来自于灵魂深处,又似乎来自某种外在力量,说不清楚,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龙尘一定会成为的正道的最大障碍,必须要除掉他。”东方玉阳道。

    东方世家的老家主略微沉吟了一下,依旧摇了摇头道:“所以你故意在路上,做了陷阱,引龙尘与机关宗冲突,然后顺理成章地引发龙尘与赵无极的仇恨?

    龙尘与赵无极的冲突,作为矛盾的爆发点,让各大与龙尘有仇怨的强者,看到龙尘孤立无援的处境,拉动所有人的仇恨,兵不血刃地将龙尘干掉?”

    “原来确实是这么预计的。”东方玉阳点点头道。

    “你不觉得,你这么做,目的性太强,凿痕太重了么?你就不怕引起龙尘的怀疑?”东方世家的老家主问道。

    “气运井喷在即,时间紧迫,不得不冒险。”东方玉阳答道。

    “你还是太年轻了,想要除掉龙尘,你可以用更隐晦的方式,这样的冒险并不值得。

    你没想到吧,龙尘并非是孤身一人,他也有盟友,而且就连南宫和北堂家的两个丫头,都对他十分感兴趣,竟然力挺他。

    而那个丹谷的丹仙子,据说也与龙尘恩怨交缠,是敌是友,还弄不清楚,就冒然布局,注定会失败的。”东方世家的老家主道。

    “这一点,确实出乎我的意料,看来我的火候还差得太远了。”东方玉阳道。

    “术业有专攻,你的天赋在于修行,智谋算计,实非你的强项。

    不过,不管怎么说,龙尘已经被你成功地推向了风口浪尖,也不能算失败。”东方世家的老家主道。

    “可是这次古今群英会,却失败了。”东方玉阳有些歉意地道。

    “不,虽然不能算是成功,但是也不能算失败,起码,我们展现了实力。

    这次拍卖会是非常成功地,以后我们打算垄断高端交易,我们所花去的一切,都会百倍千倍的赚回来。

    其他的你不用想了,你继续做好你的角色,轻易不要出手,如果没必要,不要去暴露你的实力。

    只要你能做好你自己,即使天骄并起,怪物横行,能够证帝的,只有你一个。

    至于龙尘,你不要去管他了,我来安排,他绝对不会耽误你的大计就是了。

    不过你也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暴露你的身份,否则,就麻烦了。

    而且,你要小心几个人,一个是鲲鹏子,此人别看是玄兽之身,但是极为睿智,冷静得可怕。

    龙尘与赵无极刚刚交手,他就已经看出了胜负,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还有一个,就是丹仙子,丹谷不知道在搞什么玄虚,神神秘秘的,不可不防。

    另外,那个血杀殿的小丫头,一定要注意,能不得罪,尽量不要得罪,一个随时出现在背后的杀手,实在令人寝食难安。”东方世家的老家主道。

    东方玉阳点点头,这一世,真的是大世之争,各种怪物,都出现了,不过,这样的世界,才更加精彩。

    “大帝,只有一个,你们只不过都是配角而已。”东方玉阳英俊的脸上,浮现一抹笑容,不过跟以往不同的是,他的笑容,带着一抹邪异。

    ……

    “龙尘,走这么快干什么,又没人来追杀你。”

    龙尘正拉着叶知秋向前走,忽然背后传来了北堂如霜的声音。

    叶灵珊、北堂如霜、南宫醉月和紫嫣都来了,龙尘微微一笑,拱了拱手,表示感谢。

    “龙尘,我要先回缈乐仙宫了,如今群雄并起,你要保重。”紫嫣深深地看了龙尘一眼,这才与南宫醉月等人告别,飘然离去。

    “龙尘,虽然你这个人平时也有些不着调,不过真打起来,确实够爷们。

    这一仗打得真叫一个过瘾,如果有空,可以来我北堂世家作客,我北堂世家的大门,随时向你敞开。”北堂如霜十分豪爽地道。

    “南宫世家也是一样,欢迎来作客。”南宫醉月微微一下,也发出了邀请。

    这实际上是一种善意的讯号,龙尘八方树敌,她们邀请龙尘来作客,显然有保护龙尘的意思。

    “多谢了,如果有空,一定登门造访。”龙尘一抱拳道。

    北堂如霜和南宫醉月这才与龙尘分道扬镳,龙尘在原地等了一下,结果并没有等到胡枫,应该他是自己离开了。

    龙尘取出飞舟,拉上叶知秋和叶灵珊飞驰而去,对龙尘来说,这一次古今群英会算是圆满结束了。

    “龙尘,我……我们回去,该如何交差啊!”上了飞舟,叶灵珊愁容满面。

    “那是你的事情了,我又不回去,管我什么事?”龙尘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胡说八道,一切都是你搞出来的,现在你要把烂摊子丢给我么?不行,你必须跟我一起回去。”叶灵珊怒道,龙尘竟然想甩手,这怎么行?

    龙尘驾驶着飞舟,一路疾驰,脸上浮现一抹笑容:“丫头,你还是太嫩了,实际上,这古今群英会,根本就是一坛浑水。

    很多东西都是安排好的,不管你怎么应对,结果基本都是一样的。”

    “怎么讲?”叶灵珊不解,就连叶知秋也好奇地看着龙尘。

    “这个所谓的古今群英会,就是东方世家想要立威,并且聚拢人气,汇聚资源的一个行为。

    不要想得多么高尚,什么张嘴闭嘴天下苍生,那都是扯淡,听听就得了,如果你真信了,那就太傻了。

    对于我来说,这个古今群英会,就是一个坑,我怀疑,来时路上,跟机关宗结怨,也是安排好的,否则,不至于那么巧合。

    进入古堡之后,我几乎一步一个坎,不是赵无极,就是凰飞烟,要么就是石凌风,不停地激怒我。

    让我时刻处于愤怒状态,甚至没有时间冷静下来思考一些东西,一开始我确实被愤怒冲昏了头,并没有想到这其中的关系。

    直到那些始魔族的弟子出现,我终于明白了,这是一个针对我的陷阱。”

    说到那些始魔族弟子,龙尘目光之中杀意凛然,那个弟子显然已经认出了他。

    但是为了不连累龙尘,他使用了始魔族的秘法自戕了,连带着将自己的同伴一起杀死。

    一个人死并不可怕,只需要勇气够,一狠心就可以了,但是让一个人带着同伴一起死,那种痛苦和无奈,别人根本无法体会。

    当时那始魔族弟子,喊出密西哈维亚的名字之时,龙尘才明白,这是一个陷阱。

    虽然只是一个名字,但是以不同的音节念出,代表着不同的意义。

    那个弟子临死前传达了一个信息,他们被东方玉阳审问过,不过他们灵魂之中,有特殊的符印,东方玉阳没有得逞。

    就从这个讯息,龙尘一下子明白了,这是东方玉阳布的局,此人根本就是一个伪君子,他竟然被蒙在鼓里。

    也不知道这个东方玉阳,到底有什么本事,他算计龙尘,九星霸体诀竟然感应不到他的敌意。

    龙尘一直看东方玉阳不太顺眼,龙尘以为那是妒忌之心作祟,毕竟东方玉阳要长相有长相,要地位有地位,龙尘跟人家没有可比性。

    如今回想起来,那种厌恶的感觉,或许就是对敌的一种感应。

    “你的意思是,东方玉阳故意要害你?这不可能吧,东方公子人很好啊!”叶灵珊大吃一惊,脸上全是不敢置信的神色。

    龙尘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驾驶着飞舟前行。

    “你怎么不说话了?”叶灵珊问道。

    “有什么好说的,既然你相信他,我说什么都没意义,懒得浪费口水。”龙尘淡淡地道。

    “噗嗤”

    叶灵珊忽然笑了,龙尘竟然生气了,这种神情在龙尘身上倒是很少见。

    “谁说不相信你啦,如果不相信你,我就不会跟着你一起走了,对了,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叶灵珊道。

    “接下来,恐怕要有大事发生啦!”龙尘眼睛里浮现一抹狠戾之色,始魔族的弟子,绝对不能这么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