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两千一百五十七章 真正的剑道
    每次发出一道攻击,虚空之上就会留下一道身影。

    那些身影,看上去都是虚影,如今这些虚影全部都动了,竟然同时出剑,爆发出无尽杀意,剑光颤动,将世界分割成一块又一块。

    “死吧,这是我自创的百转千杀之术,每一道身影,都保留着我的一击之力,你如何抵挡?”剑无尘冰冷的声音传来。

    众人心下大惊,这剑无尘难怪被称为绝世天骄,他在剑道之上的天赋太强了,现在所出的恐怖招数,都是他自创的。

    要知道,每个修行者起步之时,都是踩着前辈的脚印,一步一步修炼上来的。

    所以受到的影响也特别大,大多数人,都默默地修行着前人的术法,他们不是不想创新,而是太难太难了。

    时间长河流转,历史上不知道出了多少绝世天骄,但是又有几人能创造出自己的强大之术?

    就算创造出来了,又有几个能得到世间的认可,最终流传下来?

    一方面是因为创造术法太难了,很多人说创造,但也是从别人那里借鉴了太多,多数是画虎不成反类犬,经不起时间的洗礼,就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之中。

    但是剑无尘所展示的招数,都是恐怖无边的杀招,任何一招,都足以载入史册。

    尤其他现在自创的这一招,每一击发出,都会在虚空之上留下一个真身烙印,不光攻击了敌人,还保留着六成原战力。

    如今这数百个虚影同时攻击,那力量已经超过了他自身战斗力的很多倍,这种术法,已经不是普通术法,可以称为宝术,甚至在宝术之中,也是相当强悍的存在了。

    看着剑光道道,虚空破碎,无情斩向岳子峰,墨念脸色微变:“子峰危险,要不要出手。”

    “没必要。”

    龙尘只回答了一句,忽然虚空之上,一道光圈浮现,光圈刚刚出现,就如同旋转的锯片急速放大。

    “轰轰轰……”

    那些剑光与虚影纷纷爆碎,虚空之上,只剩下脸色平静的岳子峰,与一脸震惊的剑无尘。

    “刚才发生了什么?”

    “一切太快了,根本看不清。”

    一时间观战的人们一脸的呆滞,他们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岳子峰就破掉了剑无尘的恐怖大招。

    “我说过,你的招数华而不实,空有其形而无其神,重其招,而无其魂。

    没有灵魂的招数,就如同木偶一样僵硬,浑身都是破绽。

    以神魂在领域内烙印攻击意志,不得不说,这是很巧妙的术法。

    可惜,你终究太过以自我为中心,你烙印的都是你自己的神魂,而没有剑道神魂。

    就算有异象加持,你的空间烙印,依旧徒有其表,攻击力再强,打不到人,依旧是徒劳。

    真正的剑道,你不过领略了皮毛而已,就想自创宝术,你——太天真了。”岳子峰平静地看着剑无尘,长剑缓缓放回背后剑鞘之中,淡淡地道。

    看到岳子峰侃侃而谈的模样,龙尘不禁笑了,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一向不喜欢说话的岳子峰,今日会如此长篇大论。

    他这是要彻底击碎剑无尘的信心,要从肉身到灵魂,全面地击败他。

    龙血军团里,所有人都有一个特点,就是无比痛恨背叛,这是他们永远也无法接受的行为。

    “如果,你的能力只有这些,我劝你还是自戕吧,你都没有资格让我杀你。”岳子峰淡淡地道。

    岳子峰的话,令在场所有强者动容,这个岳子峰真的这么强悍么?敢说出如此大话。

    “无知的白痴,你太张狂了,今天就让你为你的张狂与无知,付出代价。”

    剑无尘怒了,忽然仰天长啸,长发根根飞舞,双目之中,竟然出现了利剑一般的图案。

    那一瞬间,他的气势猛地一变,再也不像之前那样浩瀚而平静,如今他的气息,仿佛大海发生了海啸,卷起了万里波涛。

    一股气浪席卷八方,剑无尘真的怒了,本来他是要以绝对的力量,如同猫耍老鼠一般击杀岳子峰,来证明自己的强大。

    可是如今他发现,角色互换了,被戏耍的人反而是他,尤其看着岳子峰侃侃而谈一副指点江山的模样,他更加怒了。

    “原来之前的剑无尘,并没有出全力,好可怕。”

    看着已经陷入狂暴的剑无尘,人们心头凛然,他们竟然还是小看了古代至尊剑修的恐怖。

    “魔剑附体,斩破苍冥,天道所归,剑道独尊。”

    赵无极的声音变得沙哑,一字一句,仿佛血淋淋的誓言,他的脸开始变得狰狞,狂暴的气息,仿佛一头来自地狱的魔兽,欲屠戮苍生。

    “嗤”

    忽然赵无极动了,没看清动作,只见一道黑色的剑光落下。

    岳子峰脸色肃然,紧紧盯着那一剑,当那一剑落下之时,他背后长剑出窍,泛起一道星河之光。

    “轰”

    两道光芒对撞,岳子峰的剑光,被一击崩碎,黑色剑光贴着岳子峰的身边斩落。

    “轰隆隆……”

    大地爆开,无尽的山峦爆碎,天绝谷竟然被一剑斩出一条深不见底的大沟,望不见它的尽头。

    战场周围,有无数的强者围观,结果这一剑来的太突然,那个范围内,十几个衍天者来不及逃走,被一剑灭杀,全部消失,连一声惨叫都来不及发出,甚至连他们身上的神器,都没有留下一点残片。

    这一剑震惊全场,无数强者纷纷向远处退却,剑无尘狂怒了,全力爆发之下,动辄丢了小命,太不值得了。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什么剑意,什么剑招,都是扯淡。

    只要拥有绝对的力量,剑,只不过是你掌控的工具,你们天剑门,故意将剑神话,实在是愚蠢之极。

    剑神道典里,肯定有最为强大的剑招,他们却不肯拿出来,都是一群自私自利的家伙。

    今天,我就要揭开天剑门的真面目,岳子峰,我会将你的头颅送回天剑门,让他们知道,我剑无尘就算没有剑神道典,一样可以踏上剑道巅峰。”

    剑无尘大吼,手中黑色长剑,再次斩落,看上去的随意一击,但是却附带着万道法则,在异象的加持下,全力爆发的剑无尘,仿佛是这片天地的主宰。

    之前他没有全力爆发,众人还没有什么感觉,如今,在场的强者们,终于感受到了天魂异象的恐怖。

    “轰”

    岳子峰再次避开一击,大地再次被撕裂,剑无尘的每一击,都如狂魔怒斩,不可抵挡。

    “岳子峰你不是很狂么?怎么连普通的攻击都不敢接,要知道,现在的我,只不过是动用了异象的全部力量而已,但是并没有爆发绝招,难道天剑门的人,只会吹牛皮么?”剑无尘连续怒斩,大地被斩得千疮百孔,岳子峰只躲不攻击,他不禁出言嘲讽。

    岳子峰双目冷冽,静静地看着剑无尘背后的变化,逐渐脸上浮现一抹冷笑。

    “我之所以不出手,是想弄清楚,你的力量到底是哪里来的。

    现在我明白了,你的异象是传承异象,传承自两万三千年前的剑魔万鬼屠。

    想不到此人证道不成,精魂不灭,竟然以自己的精魂,凝聚成了天道异象。

    也就是说,你现在的力量,都是传承于他的,这根本就不是你的力量,用别人的力量,还如此嚣张,剑无尘,你果然不是剑修,剑修没有这么不要脸的。”岳子峰冷笑道。

    “放屁,我能掌控的力量,就是我的力量。”

    剑无尘大怒,又是一剑斩来。

    “既然是别人的力量,又何来证帝之言?剑魔万鬼屠,连尊者都没证上,你传承他的衣钵,也想证帝?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既然一切谜题已经解开,是该了结我们之间的恩怨了,你不是一直认为自己已经站在剑道巅峰了么?那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剑道。”

    岳子峰避开了剑无尘的一击,忽然不再躲闪,手中长剑抱在胸前,双手握着剑柄,眉心贴着长剑,脸上全是肃穆之色。

    在岳子峰的眉心,竟然有点点神辉出现,涌入长剑之中,那长剑受到神辉滋养,如同活了一般,竟然散发着自己的灵魂波动,一股神圣的威压,一点一滴汇聚。

    “器灵?不对,这不是器灵。”墨念不禁惊呼,岳子峰的长剑之中,绽放出的生命气息,并非器灵该有的波动。

    “那应该是传说中的剑灵,所谓的剑灵,并非一种灵魂,而是游荡在天地间的一种法则。

    传说他与剑神的祝福有关,是剑神眷顾剑修弟子,而留下的剑道之灵。

    只有最虔诚的剑修,与手中的长剑,高度契合后,才有呼唤剑灵加持的可能。

    而且剑灵加持,并非永久的,而是一次性的,有一定概率成功,但是也有一定概率失败,而且召唤的剑灵,也绝对不是同一个剑灵。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传说,具体真假,或许只有岳子峰知道了。”南宫醉月看着脸上全是神圣庄/严之色的岳子峰,开口道。

    随着岳子峰眉心光芒涌入,岳子峰手中的长剑不停颤动,隐隐有大道玄音传出,令人心生敬畏。

    “装神弄鬼,给我去死。”

    剑无尘怒吼着,但是他眼神深处,带着一抹恐惧之色,手中黑色长剑,泛起无边剑芒,对着岳子峰斩落。

    原本岳子峰神情肃穆地闭着的眼睛忽然睁开,他手中的长剑,发出一声轻鸣,那一瞬间,岳子峰与他手中的长剑,成为了一个不可分割的主体。

    面对剑无尘的一剑,岳子峰缓缓举起了手中的长剑,随手斩落:

    “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