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两千一百六十九章 天冥朱果到手
    了,即使龙尘经历了无数生死决战,却从来没有这一刻那么紧张,抑制不住心在狂跳。

    “不辱使命。”

    郑文龙也有些激动,取出了一个锦盒,缓缓打开锦盒,只见锦盒内,有着一颗拳头大小的果子。

    果子呈现暗红色,斑纹点点,如同星辰,透过表皮,可以看到里面竟然有无数的能量在涌动,给人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

    “龙尘,你确定一下,这是不是你说的天冥朱果。”郑文龙道。

    因为以郑文龙多年与各种宝物打交道的经验,这颗天冥朱果应该有剧毒,会要人命的。

    “没错,这就是天冥朱果,文龙兄,这次你算是帮了我一个天大的忙。”龙尘端起锦盒,声音有些颤抖了。

    天冥朱果到手,也就意味着龙尘可以凝聚冥门星,可以开启六星战身了。

    “你也别谢我,为了得到这颗天冥朱果,我可是煞费苦心,以十颗十二阶巅峰的魔兽晶核换来的。

    而且那十颗晶核,都是附带暗黑力量的,这应该对天邪子有很大的帮助,我怕他是为了更好地掌控邪神古塔,到时候你……”郑文龙有些担心地道。

    龙尘摇头,满不在乎地道:“随便他,只要我有了天冥朱果就够了。”

    “那就好,墨念呢?他走了?”郑文龙问道。

    “刚刚走,怎么了?”龙尘一愣,郑文龙怎么会问起墨念。

    “那我还是来晚了一步,如果你能联系到他,叮嘱他一下,让他小心。

    血皇之女血罗刹,对他下了追杀令,正满世界找他呢,而且他敌人众多,很容易暴露行踪。”郑文龙道。

    龙尘忽然想到,血皇曾经是远古世家联盟的霸主,墨家被远古世家联盟追杀了这么多年,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瓜葛不成?

    只不过墨念对于他们墨家与远古世家联盟的恩怨,一直都没提及过,龙尘也不方便问。

    这次墨念与血罗刹对上,墨念似乎也是一句话带过,并没有提及其中细节,不知道这家伙到底在想些什么。

    “他已经离开了,应该没什么问题,对了,关于墨门和远古世家联盟之间的恩怨,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知道不?”龙尘问道。

    郑文龙告诉龙尘,原来墨家和帝家当年都是效忠血皇的,是血皇手下的两支最强支柱。

    后来血皇时代过去,由他的后人继承了血皇的地位,但是一个血脉盛极而衰,是一种必然现象。

    血皇太强了,但是他的后人,只有血罗刹最为强大,其余人,资质反而一般。

    故血罗刹被封印了起来,等待大时代的来临,但就算是没落的血族,依旧有着极大的影响力。

    在墨家和帝家的支持下,依旧持续着辉煌,直到后来,远古世家联盟成立,血皇一族退居幕后,由墨家和帝家共同掌管远古世家联盟。

    当时的墨家人才辈出,其中出了两个兄弟,一个名叫昊星,一个名叫昊辰,传说两人根据墨家心法,独创了一套宝术。

    当时两人如同彗星一般崛起,甚至光芒盖住了当年的血皇,被当时的强者们公认为,是最有证帝希望的两个存在。

    两兄弟自创的宝术,据说可以演化天地,如果推演到极致,可以窥视诸天之秘。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墨家的两兄弟忽然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而帝家与墨家反目,联合所有势力对墨家群起而攻。

    不光是墨家,据说就连血皇一族的人也参与了,当时的说法是,墨家兄弟到了一个瓶颈,无法突破,竟然打起来了血皇遗宝的主意。

    被发现后,开始造反,结果在血皇一族和帝家的联手下,墨家被杀得四分五裂,从此再无往日的辉煌不说,还被远古世家联盟追杀了无数年。

    “不过这些都是传言,或者说,是帝家放出的消息,至于其中真正原因,只有墨家之人自己知道了。”郑文龙道。

    龙尘冷哼道:“墨家的爷们,是不会做出那种事情的,用屁股想也知道,是墨家的强势崛起令血皇一族和帝家害怕了。

    血皇之后,再无绝世强者出现,无法压制墨家,害怕被墨家取而代之,所以才想出了这么一个蹩脚的理由。

    连借口都懒得去编的细致一下,修行界就是这个德行,想要出手,任何垃圾的理由都行。”

    龙尘脸上浮现一抹冷笑,在东荒凤鸣帝国的时候,明争暗斗无数,论到心思缜密要比修行界高明多了。

    修行界的阴谋,根本就不是阴谋,那是赤/裸/裸的阳谋,大家都知道他们在说谎,却依旧相信他们的话。

    只要有实力,再大的谎言也是真理,有无数的漏洞,有无数可以让人反驳和质问的机会,但是人们宁愿去相信谎言,因为相信谎言,对他们有利。

    所以久而久之,事实与真相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利益,只要有利益,做聋子和哑巴,已经形成了一种常态。

    所以龙尘对一些所谓的历史,都是嗤之以鼻,胜利者书写的历史,只不过是自吹自擂的赞谱,很多时候跟真相差距太远。

    “难怪墨念对自己家的事情只字不提,恨到极致,已经懒得再去说什么了。”龙尘道。

    虽然墨念一直都是一副逗比模样,实际上他背负的东西,并不比任何人少,这一点和龙尘很像,两人都是那种懒得去解释和争辩的人。

    龙尘忽然想到了墨念异象之中出现的那两个身影,难道这两个身影与墨家当年出现的那两个绝世强者有关?

    “龙尘,这一次大战,各方势力开始暗流汹涌了,邪道入侵正道,古族、玄兽一族、血杀殿、远古世家联盟都出手了。

    如今的正道,风雨飘摇,而且按照丹谷的一惯套路,他们会从正道之中制造舆论,会有很多人跳出来,将祸水根源引到你的身上,你可要做好准备。”郑文龙提醒道,跟丹谷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对于他们的套路,郑文龙非常了解。

    实际上,丹谷的这个套路非常的厉害,即使用了一百遍,一千遍,还是无解之招。

    任何一个宗门的构架,都是非常复杂的,当年龙尘在东荒分宗之时,就有四个家族形成议会,共同管理分宗。

    每个家族之间矛盾不断,经常意见不合,毕竟每个人的看法和观点,是不可能完全意志的。

    丹谷的大手,早早就偷偷渗入各大势力了,曲剑英闭关太久,等出关之时,丹谷的渗透,几乎已经到了骨髓。

    龙尘看得非常准,这个时候的天武联盟,就好像一个重病之人,沉疴已久,想要药到病除,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想要让人恢复,就必须刮骨疗毒,只不过刮骨之时,不光要刮去骨上之毒,还要剔去覆盖之肌。

    但是曲剑英对此始终犹犹豫豫,丹谷就是因为看准了这一点,让天武联盟这个庞然大物,虚弱得像一个耄耋老人。

    “嗯,我已经做好准备了,我龙尘不是什么恶人,但是也不是什么好人。

    但凡想要取我性命的,对我挥动屠刀的,我是不会管他们是不是被忽悠的,也不管他以前做过什么好事,我都会无情击杀。

    他们是谁不重要,为什么动手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活着,所以,我没办法跟天武联盟一起并肩战斗。”龙尘有些无奈地道。

    “这就是信仰缺失带来的弊端,一个人的灵魂没有约束,就会变得反复无常,比魔兽更加善变和没有底线。

    魔兽都懂得感恩和敬畏,但是没有信仰的人,敬畏和感恩只会出现在一时,很难持久,所以,人才是最可怕的。”郑文龙也不禁感慨道。

    郑文龙又取出了两样珍药,和几个空间戒指,这里都是龙尘点名需要的东西。

    这次在龙尘的帮助下,天武大陆的顶级资源,终于可以在华云宗的掌控下,一点一点运转起来了,可以说龙尘提供的这些资源,有力地推动了郑文龙的发展。

    郑文龙聊了几句之后,就离开了,现在的他,也忙得不可开交。

    随着高端交易的开放,东方世家的生意一落千丈,虽然东方世家有底蕴,但是就算有底蕴,他们宝物的多样性,比不过华云宗。

    而且龙尘这次带来了大批的十二阶巅峰魔兽晶核,令整个大陆都为之震惊,这些晶核用处太过广泛,一下子把人都吸引来了,纷纷建立合作。

    另外华云宗的十阶极品丹药,也逐渐开始抛售,丹谷有的,他们也有,价格更加公道,直接交易,无需任何条款,就连那些与丹谷关系极好的宗门,也暗中跟华云宗交易。

    华云宗有一点做得非常到位,那就是保密措施,任何与华云宗交易的势力,都是有隐私的,没有经过允许,是绝对不会向任何人透露的。

    所以华云宗一直都是整个天武大陆,最诚信的商家,从来没有人质疑过他们的诚信。

    郑文龙离开,龙尘走向闭关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