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两千二百七十九章 冥神
    门楼巨大,大到两人心颤,如果立在大陆之上,门头恐怕会没入星空之中。

    大门之上,遍布漆黑古老的图案,并没有狰狞的鬼脸,但是那无尽的图案之中,却带着浓郁的死亡之气。

    鬼门关前,无尽的生灵形成了一望无际的海洋,这些生灵都紧闭着嘴巴,一声也不敢吭。

    因为越是靠近鬼门关,那种浓郁的死亡之气,如同一只无形的大手,死死扼住人的喉咙,令人无法呼吸。

    “上次我来之时,并没有感觉到这么大的压力,原来是境界不够。”

    龙尘已经是第二次来到鬼门关了,上一次,龙尘虽然感觉震撼,但却没有如此压抑的感觉,这感觉命都被捏在别人手中。

    梦琪等人脸色有些发白,来到这里,仿佛一种奇异的法则掌控着生死,不能反抗,这种感觉非常不好。

    龙尘看向其他生灵,发现他们更加不堪,有的甚至已经开始瑟瑟发动。

    “吼……”

    龙尘与众人缓缓向前靠拢,忽然背后一声怒吼传来,龙尘一看,不禁乐了,那是一头体型巨大的怪蟒。

    此时那怪蟒尾巴依旧是消失的,可能是因为冥界的法则,让他无法恢复身体,此时它见到龙尘等人,怒吼一声,大嘴张开,道道黑暗之力在他口中流转。

    岳子峰冷哼一声,一只手缓缓摸向背后的长剑。

    “噗”

    不过不等岳子峰出手,忽然一只大手,从漆黑的大门之上探出,一巴掌将那怪蟒拍成齑粉。

    一切来的太快了,感觉还没发生就结束了,一个恐怖的生灵,竟然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就被灭杀了。

    要知道,在这里被灭杀,元神就再也回不去了,留在外界的,不过是一具尸体而已。

    那只大手,将那怪蟒灭杀后急速收回,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龙尘等人终于明白,为什么这里的生灵,不敢吭声了,原来这鬼门关竟然会发动攻击。

    鬼门关的大门,并没有完全打开,只是留着一条缝隙,但是这一条缝隙,也足有数百里宽。

    但是来到这里的生灵实在太多了,只能缓缓涌入鬼门关内。

    “怎么感觉有一种排队去投胎的感觉啊。”郭然看着这些生灵,一个个双目之中,全是恐惧之色,却不得不跟着向前,不禁嘀咕道。

    “呸呸呸,胡说八道什么呢,郭然你别说不吉利的话。”李奇埋怨道,这个乌鸦嘴,在冥界里也敢胡说八道,这不诚心给人添堵么。

    龙尘微微一笑道:“其实这也没什么,修行路,本来就是不归路,跟我们走过的黄泉路一样。

    你想回头?看看你身后的那些人,他们已经把你的路给堵死了,你回头,第一个杀你的人,就是你身后的人。

    就跟修行一样,我们也只能前进,不能停下脚步,更不能回头。

    如果我们停止了修行,而我们的敌人,却每一天都在进步,等待我们的下场,将会极为凄惨。

    死亡并不恐怖,恐怖的是,连自己都不能左右自己的死亡时间,死亡地点和死亡的方式。

    我们现在努力修行,就是为了掌控自己的生死,超脱一切,自由自在。

    人的理想有多大,你遇到的阻力就有多大,这个比例是永远不会变的。”

    “龙尘,在玄天别院的时候,我问过你的理想是什么,你还记得么?”唐婉儿笑道。

    “当然记得,我要做的是一个有理想、有素养、有节操、有内涵的四有新混蛋。”

    龙尘摇头叹道:“可惜,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的理想、素养、内涵都还在,唯独节操碎了一地。”

    梦琪等人不禁捂嘴偷笑,那紧张的氛围被冲淡不少,周围的一些生灵,都对他们侧目,眼睛里要么带着吃惊,要么带着嘲讽,不一而同。

    它们听不懂龙尘等人说什么,别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他们竟然还在这里有说有笑,或许一部分佩服龙尘的胆识,但是也有一部分在讥笑龙尘的无知吧。

    “奇怪了”

    楚瑶看着大门,忽然道。

    “怎么?”

    众人一楞。

    “你们看,门板之上,好像那里应该有一颗门钉才对,可是竟然缺了一颗,好明显。”楚瑶指着大门道。

    众人顺着楚瑶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见门板之上,密密麻麻钉着门钉,门钉整齐,缺了一颗,显得非常怪异。

    “不会吧……”

    龙尘看着那个缺失的地方,眼睛都要凸出来了,这不正是当初他从门上拆掉的地方么?

    而且位置一摸一样,龙尘进来之时,发现入口和上次有了完全不同,以为进入的地方,跟上次也不一样。

    可是如今看到这个大门,立刻吓了一跳,刚才他还安慰别人呢,现在他自己都有一种掉头就跑的冲动。

    上次龙尘偷了一颗钉子,被那只大手追杀,一直追到入口,差点没被拍死。

    “怎么老大,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众人见龙尘一脸吃惊的神色,不禁问道。

    “不不,我也不知道,我就是在想谁这么大胆子,竟然把鬼门关上的钉子给拔掉了。”龙尘急忙摇手。

    “拔掉?不会吧,如果说是老大敢拔,我相信,其他人,我绝对不信他有这么大的胆子。”郭然看了看门钉,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

    “到我们了,小心点,别分心。”龙尘低声道。

    就在众人说话之间,他们已经随着人群,走到了门缝。

    当靠近门缝之时,门缝之内有白色的光芒在闪动,让人看不到里面的情况,所有生灵,只能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入那白光。

    当进入白光之后,它们的身影就消失了,龙尘深吸了一口气,既然已经没有回头路,只能勇敢地往前闯了。

    “呼”

    当龙尘全身被白光笼罩,眼前一花,当眼前视线恢复之时,竟然出现在一座宫殿之内。

    宫殿巨大,龙尘置身其中,竟然如同蝼蚁一般渺小,正前方是一片台阶,一直延伸而去,台阶的尽头,是华丽的王座。

    在那王座之上,一位身穿黑色长裙,面容冷峻的女子,正冷冷地俯视着龙尘。

    那女子长发如同瀑布一般垂落,一双海蓝色的眸子,如同两把利刃,冰冷而又无情,如同一尊神明坐在那里。

    当看到那个女子的面容,龙尘差一点叫了出来,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你……”

    龙尘这辈子第一次紧张到说话都变结巴了,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到绝望。

    “你……还……好么?”龙尘感觉喉咙发干,好像被烧红的烙铁烫了一样。

    那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冷月颜,如果她是冷月颜,龙尘就不怕了,关键她不是。

    她只是跟冷月颜长得一模一样,其实是另外一个人,最为恐怖的是,冷月颜说过,她是一尊神明,而且还是冥神。

    龙尘此时忽然脑子灵光一闪:冥神?冥界之神?你\/妈\/的,我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这回还能不死,那就真的逆天了。

    冥神静静地看着龙尘,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无喜无怒,一动不动,不发一言,宛若一座神像。

    龙尘看着冥神,与之对视,即使龙尘号称胆大包天,依旧感觉头皮发炸,感觉头发根根在竖立。

    完了完了,这回死定了,这个冥神坐在那里,但是龙尘感觉她就是整个世界,只要她一个念头,就可以让他灰飞烟灭。

    当初在天武大陆,龙尘还感觉不到她的力量,但是在这里,龙尘竟然连生出反抗的勇气都没有,神,是不可抵抗的。

    “那个,我看你也挺忙的,要不我先回去了,咱们改天聊吧!”

    龙尘足足跟冥神对视了一个时辰,最终龙尘败了,他坚持不住了,后背的汗已经打湿了衣服,勉强一笑,缓缓后退。

    这种无声无息的对视,太让人痛苦了,龙尘精神上,承受着恐怖的压力,那种压力,会让人疯掉,每个呼吸,都跟一年一样漫长,这种对视,是一种酷刑,让人生不如死。

    龙尘缓缓后退,但是冥神始终没有动弹,甚至连眼神都没有任何的波动,她就仿佛是一尊雕像,静静地坐在那里。

    “难道她已经神魂出窍了?”

    龙尘忽然心中一动,冷月颜说过,冥神有着无数的分身,是她本尊的神念在掌控着这些分身。

    在她掌控分身之时,她的神魂就会附着在那些分身体内,来掌控那些分身。

    有了这个猜测,龙尘顿时胆子大了不少,要不要去将本尊抓起来?

    不过想想,龙尘摇了摇头,这个玩笑开大了,这里可不是天武大陆,这里是冥界,拿什么去抓一尊神明?

    龙尘缓缓退到大殿门前,那大门竟然有数百丈高,不知道用什么金属打造的,古朴而又厚重。

    龙尘伸手去推那大门,那大门竟然纹丝不动,仿佛长在大地之上一般。

    龙尘双臂逐渐加力,可是大门依旧不动,龙尘心中着急,心中一声断喝,竟然召唤出了龙血战身。

    在阴阳界里,他的一切术法都可以使用,几乎跟大陆上,没有任何区别,可是就算如此,那大门却连抖都不抖一下。

    “咔嚓”

    龙尘用力扭动之下,竟然肩膀脱臼了,疼得龙尘直冒冷汗。

    “妈的,真邪门。”龙尘咬牙低声骂道。

    “没错,这就是邪门。”

    就在这时,龙尘身后一个冰冷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传来,龙尘顿时头发根根倒竖。

    ps:今日一更,今天大家不用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