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两千三百二十九章 莲花宝座
    “轰”

    龙尘避过那一击,结果那道飞虹斩在万里墓门之上,泛起无尽的涟漪,恐怖的神威覆盖了整个内墓。

    “什么东西?”

    龙尘脸色一变,忽然又是一道飞虹,从一个极为诡异的角落激射而来,龙尘避无可避,龙骨邪月猛斩。

    “砰”

    一声爆响,龙尘被震得虎口龟裂,手臂剧痛,感觉要被震断了。

    龙尘倒飞出去,这才看出,这飞虹竟然是从核心区域的高台下方发出。

    随着那飞虹发出,龙尘这才注意到,在十六口棺椁合围的中心地带,竟然有个悬空的巨大黑莲。

    黑色的莲花,直径千丈,花瓣众多,每一朵花瓣之上,镶嵌着一个人。

    那些人,双手合十,身体如干尸,看上去极为诡异,在莲花座的下方,共有十六条锁链,连接着十六口棺椁,难怪无法将至收取。

    此时那黑色的莲花座微微颤动,一道接着一道飞虹激射而出,对着龙尘杀来。

    “原来是你搞的鬼。”龙尘看着捏着印诀的邪皇,冷喝道。

    “龙尘,你确实聪明,看出我的状态,无法进行战斗,不过你太大意了。

    我虽然是一缕残魂,将九成九的力量贡献了出来,而且经过岁月的磨灭,战力已经不足当年的万分之一。

    但是我神威神墓的守卫者,杀你还是易如反掌的,魔莲神座已经将你锁定,随着它逐渐复苏,威力会越来越强。

    别说是你,就算是我全胜时期,想要对付它,都需要费一番功夫,所以,安心享受死亡的来临吧。”邪皇淡淡地道。

    “嗡嗡……”

    果然如同邪皇所说,那黑色莲花缓缓转动,仿佛远凶兽苏醒,威压越来越惊人,攻击越来越犀利,而且越来越密集。

    龙尘连续躲过七道攻击,脸色变了,因为那莲花宝座之上,令他感应到了熟悉的气息。

    那气息,龙尘在冥神的王座之上感受到过,虽然这莲花宝座之上的气息,与冥神王座有着本质的区别,但是那恐怖的威压升腾,一旦完全复苏,龙尘必死无疑。

    “嗡”

    龙尘避过一道攻击,一脚点在棺椁之上,竟然不退反进,反而冲向了莲花宝座。

    因为那莲花宝座中心的高台之上,坐着一个人,他背对着龙尘,看不清他的面容,龙尘长刀挥动,一道刀影直奔那人斩去。

    “轰”

    一声爆响,就在龙尘一刀即将斩在那人身上之时,那人身上忽然泛起一道神光,将龙尘的刀影震碎,一股恐怖的涟漪以那人为中心,急速扩散。

    “砰”

    龙尘躲避不及,被那涟漪撞个正着,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身体竟然出现了裂纹,差点爆碎开来,龙尘不禁大骇,这人到底是谁?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力量保护?

    龙尘吃惊的同时,远处站着的邪皇瞳孔微微一缩:此人到底是什么来历,血肉之力怎如此恐怖?按照他的预计,这一击过后,龙尘将彻底化为虚无才对。

    “嗡嗡嗡……”

    就在这时,越来越多的飞虹,从莲花宝座内激射而出,而且随着那莲花宝座开始有大片的符文复苏,攻击越来越恐怖,速度也越来做快,如果被一道飞虹击中,龙尘就有被瞬间灭杀的危险。

    “妈/的,太坑了,看来今天什么好处也捞不到了,算了,就当是踩点了,下次跟墨念一起来。”

    龙尘雷霆瞬身发动,连续躲避那些攻击,同时龙尘发现,随着莲花宝座的苏醒,一种恐怖的威压,正逐渐将他锁定,一旦完全锁定,他再也别想躲避了。

    “呼”

    龙尘忽然手持龙骨邪月,一刀对着远处的邪皇和天邪子杀来。

    看着龙尘一刀斩来,邪皇摇了摇头道:“虽然我现在虚弱不堪,但也不是你能斩杀的。”

    “嗡”

    邪皇一指点出,一道光幕浮现,符文重重叠叠,将他和天邪子一起保护起来。

    “嘭”

    龙尘一刀斩在上面,那光幕晃动了一下,龙尘的一刀之力,竟然一瞬间被吸干。

    “龙尘,在阡陌大人面前,你不过是一只蝼蚁,就算你使出吃奶的力气,也别想伤他一根汗毛。”面对龙尘的攻击,天邪子嘲讽道。

    “白痴,他都是死人一个了,我跟他较毛的劲?”龙尘冷笑,忽然左手之中,多出了一样古怪东西,狠狠对着前方拍去。

    那东西不是别的,正是鬼门关上的门环,龙尘抓着门环,门环带着铜牌,向前猛砸。

    当邪皇看到那个铜牌,脸色一变,因为那铜牌之上的图案他认得,不禁脱口叫道:

    “地狱阎灵”

    地狱阎灵,是一种镇守地狱的恶犬,也被称为地狱三头犬,只不过它的另外两个头,隐藏在脖颈下方,平时只不过是两个花纹。

    只有激战的时候,才会显化三头,地狱三头犬的三个头,分别代表三种法则,分管天、地、人三道。

    龙尘根本不知道,这地狱阎灵是什么来头,只知道,能被镶嵌在大门之上,用来辟邪的,肯定都是好东西。

    却不知道,这两枚门环,是镇压恐怖神兽的封印,就连邪皇,也只听说过地狱阎灵,却不知道这门环的来历。

    但是他知道,这东西天武大陆是不存在的,而且它身上,自带法则,他就知道要糟了。

    “轰”

    那坚韧的光幕,被龙尘用门环一下子拍碎,脆弱不堪,效果这么好,龙尘自己都没想到。

    光幕爆碎,邪皇身形摇晃,连续向后退了数步,他的身影,都暗淡了几分。

    天邪子吓傻了,他对邪皇有着绝对的信心,却没想到龙尘竟然破开了邪皇的防御。

    “老子的目的是你。”

    龙尘拍碎光幕,一刀对着天邪子斩落。

    “轰”

    邪皇出手,长剑挡住了龙尘的一刀,龙尘冷哼一声,一脚踹在天邪子的肚子上,将他踹飞。

    同时手中的铜牌砸向邪皇,邪皇长剑微微颤动,竟然以剑柄挡了龙尘一击。

    可是这一次,铜牌没有任何效果,龙尘手臂巨震,差点铜牌脱手。

    龙尘吃了一惊,龙骨邪月急斩,同时身形向后疾退,原来邪皇挡了龙尘一击,似乎早就知道这个结果,长剑一个翻转,直斩龙尘小腹,一招两式,连守带攻,精妙绝伦。

    “噗”

    龙尘明明已经避开了那一剑,但是那古怪的长剑,宛若毒蛇吐信,竟然光芒暴涨一截,一剑斩在龙尘小腹之上,龙尘小腹,顿时被切开一条口子。

    龙尘一惊,皇者就是皇者,即使实力只余万分之一,但是战斗经验无比丰富,一招之下,他就吃了大亏,如果不是他全身被龙鳞覆盖,这一剑会将他斩成两截,真不愧是能与大帝叫板的存在。

    呼!

    龙尘脚在虚空之中一蹬,人如同箭一般急速倒退,刚好避过两道飞虹攻击。

    “小心”

    邪皇忽然一声冷喝,长剑抖动,身形一下子消失在原地。

    得到邪皇提醒,天邪子忽然发现,他的身体竟然在虚空之中,以一个弧度飞行,而龙尘急速倒退,刚要与他撞个正着。

    原来龙尘踹天邪子的时候,就用了巧劲,天邪子是以弧线飞出去的,龙尘根本没有想过去斩杀邪皇。

    虽然这是一个极为诱人的想法,论到体内能量,龙尘绝对要比邪皇多,但是那可是叱咤风云,横行一世的绝顶强者,哪怕只是一缕残魂,也极为危险,弄不好就要被他给干掉,太不划算了。

    所以,龙尘一开始的目标就是天邪子,虽然受了伤,但是并不致命,一切还算按照原计划进行。

    “呼”

    天邪子避无可避,怒吼一声,拼尽全身最后的力量,一拳对着龙尘砸来。

    “啪”

    龙尘甩手就是一个大嘴巴子,此时的天邪子不及平时一半的战力,根本不是龙尘的对手,一个大嘴巴子抽得他天旋地转,向后倒飞出去。

    龙尘一把抓住他的大腿,同时手中的龙骨邪月换成了铜牌,狠狠对着墓门砸去。

    “轰”

    墓门之上无数的符文流转,坚固无匹,竟然被这个毫不起眼的铜牌硬生生给砸出了一个窟窿。

    “果然如此”

    龙尘一下子明白了,这铜牌对法则有着恐怖的破坏力,但是对不含法则的攻击无效,刚才邪皇的一击,就是最好的证明。

    “呼”

    窟窿出现,龙尘想都不想,雷霆瞬身展开,拉着天邪子疾驰而去。

    “嗡”

    忽然一声龙吟响起,无尽的雷霆之光,一瞬间覆盖了整个外墓。

    在雷霆范围内,龙尘可以直接传送,一步跨出,就到了大门之前,只要穿过大门,就可以离开邪神墓地。

    “噗”

    “啊”

    忽然剑光一闪,紧接着一声惨叫,龙尘手中一轻,眼前一花,已经出现在邪神墓地大门之外。

    回头看向手中的天邪子,发现天邪子已经消失了,他手中只拎着一条血淋淋的大腿。

    邪神墓地大门前,无数强者围在那里,龙尘闯入了邪神墓地的内墓,邪皇屏蔽了窥视,他们什么都看不到。

    就在邪道强者和那些敌对势力幸灾乐祸,关心龙尘的人担惊受怕之时,发现龙尘竟然完好无损地出来了,而且手中拎着的那条大腿,所有人都发出一声惊呼,认出了那是天邪子的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