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两千四百八十五章 火牢困天
    奇书网 .qsw.la 最快更新九星霸体诀最新章节!

    “嗤”

    一把黑色的狰狞长刀,从大地之中激射而出,是龙骨邪月出现了。

    龙骨邪月刚一出现,整个世界仿佛一下子陷入了黑暗的深渊,邪恶、嗜杀的气息席卷诸天,就连空气中,都带着死亡的味道。

    龙骨邪月激射而来,龙尘一把抓在手中,龙尘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

    “你可算是出来了,我可算把最辉煌的时刻留给你了,你要是赶不上,那就太可惜了。”

    “少跟我扯,如果没有我,他们根本不是那烧火棍的对手。

    少废话,终于到我登场了,跟他干。”龙骨邪月高声叫道,他比龙尘还要兴奋,似乎有些迫不及待了。

    就在这时,赵日天的震天盘龙棍,已经蓄力完成,带着崩碎星辰之力疾砸而下。

    “嗡”

    龙尘手中龙骨邪月一刀斩出,一刀黑色的月牙,斩断了时间与空间的禁锢,隔开了过去与未来的长河,这一刀令天地分开,让乾坤错位。

    这一刀仿佛并非来自于世间,带着无尽的沧桑,也带着无尽的邪恶,欲斩落诸天星河。

    “轰”

    刀影与棍影击撞在一起,爆发惊天巨响,山河崩碎,万古轰鸣,一道蘑菇一样的透明云朵爆开,直入云天,令苍穹内的星辰摇曳,似乎随时都会坠落。

    这是绝世神兵的对撞,是灭世的冲击,一击过后,世界开始崩溃,大地缓缓下沉。

    狂暴的罡风席卷,如同道道风刃斩在结界之上,结界咔咔作响,竟然出现了大片的裂纹。

    在结界内的强者们,吓得脸色苍白,如果结界爆碎了,他们可能会一瞬间尸骨无存。

    好在结界最终挺住了,人们向战场中心看去,只见龙尘浑身是血,狰狞的龙骨邪月,被他扛在肩膀上。

    长发飞舞,衣衫飘动,虽然破衣烂衫,却依旧无法掩盖他的盖世英姿。

    在龙尘前方,赵日天的双臂被震成了虚无,半边身子已经消失,半个脑袋上,只剩下了一只眼睛。

    这只眼睛里,充满了震骇和不敢置信,他死死地盯着龙尘,似乎已经惊呆了。

    不光他惊呆了,在场所有强者都惊呆了,因为那一瞬间,原本已经油尽灯枯的龙尘,怎么还拥有如此恐怖的力量,似乎他的气息暴涨了一大截。

    “你拼尽全力损耗我的力量,为的就是磨尽我的底牌,最后杀我。

    你却不知道,你耗费了全部力量,所消耗的不过是我龙血之力。

    龙血之力耗尽了,我无法召唤出龙血战身,但是并不代表我就油尽灯枯了。

    龙血战身虽然也需要灵元加持,但是龙血之力耗尽了,我的灵元还剩下小半,这一小半的灵元,虽然不算什么,但是我想杀你应该足够了。”

    龙尘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忽然身影一动,手中的龙骨邪月如同闪电一般斩落。

    赵日天又惊又怒,甚至眼睛里带着一抹恐惧,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而且还如此浓郁。

    赵日天双手结印,忽然远处大地爆开,那根被震飞的镇天盘龙棍子飞来,直奔龙尘激射而来。

    “轰”

    镇天盘龙棍被龙尘一刀震飞,化作一道流光,笔直刺入泥土之中,击出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洞。

    “砰”

    赵日天想要倒退,结果被龙尘一刀斩中,爆碎成漫天铁屑。

    “龙尘,我是不死之身,你杀不死我的。”天地间回荡着赵日天的咆哮之声。

    “哼,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不死之人,更何况你如此爱作死。”

    龙尘冷哼,忽然双手结印,天地间神圣*的诵经之声响起,如诸神呢喃,响彻九天。

    “嗡嗡嗡……”

    虚空之上,无尽的火焰符文,形成一道道火焰之柱,将方圆数万里的空间封锁。

    “困天火牢——封天锁地!”

    龙尘一声断喝,巨大的火牢一出现,封锁了天地,神圣*的诵经之声响动,火牢之上无尽的符文闪动,开始缓缓缩小。

    “砰砰砰……”

    可以看到无数细小的仙金符文,想要从火牢的空隙飞出,却被无形的力量给挡住了。

    “嗡”

    忽然大地之中,被龙骨邪月斩飞的镇天盘龙棍飞出,直奔火牢砸来,结果被龙骨邪月一刀斩飞。

    “轰隆隆……”

    困天火牢急速缩紧,无尽的仙金符文被困在其中,无法挣脱,很快火牢之中的赵日天显化真身,挥拳狠狠砸向火牢,砸得火牢嘭嘭作响。

    不过他的努力,也只是能让大家听听响而已,根本无法撼动困天火牢。

    赵日天害怕了,他终于明白,他算计龙尘的时候,龙尘也在算计他。

    他想耗光龙尘的力量,令他丧失逃走的力量,最后被他击杀,而龙尘也是这么想的。

    如果是在平时,这困天火牢根本困不住他,但是此时他源精几乎枯竭,这困天火牢,就成了他的夺命枷锁。

    他全力引动他的本命神兵来救他,但是他的镇天盘龙棍刚刚靠近,就被龙骨邪月一刀斩飞,连续被龙骨邪月斩了几刀,他的镇天盘龙棍,竟然被砍出了很多缺口,如果再被多砍几下,他的镇天盘龙棍恐怕就要被砍碎了。

    赵日天又惊又怒又恐惧,他的镇天盘龙棍乃是至宝,坚硬无匹,重量骇人,是他的最强依仗,结果竟然被龙骨邪月给克制了,他做梦也想不到,龙尘竟然还有如此恐怖的神兵。

    “轰隆隆……”

    困天火牢缓缓缩小,越是缩小,火牢内的压力就越是惊人,最让赵日天感到惊骇的是,他的身体竟然开始燃烧了。

    “这是什么火焰?”赵日天惊骇地大吼。

    因为这火焰居然可以点燃仙金,从外部燃烧他的源精,竟然无法格挡,他终于害怕了。

    他虽然号称不死之身,那需要保证他的本源之精不灭的情况下,如果源精枯竭,他体内的核心就会暴露,那样别人就可以杀死他了。

    “能烧死你的火焰。”龙尘淡淡地道。

    火灵儿化形之后,火焰之力达到了一种惊人的地步,如今通过不停地炼丹,已经可以完全掌控自己的力量,即使赵日天是万金之体,一样也可以被点燃,最终活活耗死他。

    赵日天被熊熊火焰包裹,随着困天火牢越缩越小,从原来的数万里,缩小到只有百丈,赵日天承受着恐怖的压力,还要忍受烈焰焚身之痛,不禁疯狂地怒吼。

    “赵日天败了,可以说是一败涂地,一代帝苗,竟然败在了龙尘之手,真的让人无法想象。”看着怒吼挣扎的赵日天,有人不禁感叹。

    当赵日天被龙尘困住,众人还在等待,觉得赵日天或许还有逆转之法,但是等了半天,赵日天的气息越来越弱,困天火牢的力量越来越强,赵日天恐怕再没有逆转局势的能力了。

    帝苗,帝王之苗,未来有望成就大帝,乃是无敌的存在,与龙尘激战,大多数人都以为最终龙尘会败逃,但是结果却令人不敢置信。

    “龙尘,住手吧,你已经赢了。”

    忽然凤菲开口了,她的声音里,带着一抹感叹,她也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一种结果。

    “住手?你是在开玩笑么?”

    龙尘扭过头来看着凤菲,脸上浮现一抹不屑:“你们一过来,就摆出一副君临天下,什么宝物都是你家的架势,谁抢就杀谁,可曾想过住手?

    我第一个来到这里,并没有去夺四块神骨,这个白痴却不肯放过我,一副要杀人灭口的架势,可曾想过住手?

    如果易地而处,被困住的人是我,你问他可会住手?如果不会,就请你闭嘴,但凡想杀我龙尘之人,我龙尘皆可杀。”

    凤菲冷冷地道:“龙尘你可要想清楚,你这可是公然与神族作对。”

    “哈哈哈哈……”

    龙尘仰天狂笑:“真是特么好笑,你们神族杀别人,就是理所当然,我反抗就是公然与神族做对?你们神族的脑子,还真是白痴。

    别威胁我,我龙尘从来就不受威胁,从东荒到中州,你可以去打听打听,我龙尘什么时候向人低头过?

    我龙尘什么都没有,就是有一群不怕死的兄弟,我们不追求什么飞升天道,只求有尊严地活着,我们没有什么令人畏惧的背景,我们只有一颗谁阻挡我们,就跟他拼命的决心。

    你如果想救他,那就放马过来吧,今天就让我看看,是我龙尘的命硬,还是你们这两个帝苗的命强。”

    龙尘的话,说得斩钉截铁,没有一丝回旋的余地,令众人心颤。

    如果龙尘杀了神族帝苗,那可是要惊天动地的大事啊,不过这样的事情,似乎龙尘真的会干的出来。

    南宫醉月和北堂如霜对视了一眼,两人眼中都充满了担忧,龙尘这个人是不听劝的,他决定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如果龙尘真的杀了赵日天,神族会不惜一切代价击杀龙尘的。

    “你去劝劝你兄弟。”北堂如霜对远处的墨念叫道。

    “劝?你开玩笑的吧,我为什么要劝?那赵日天就应该弄死他。

    至于什么后果,管他那么多呢,什么事都瞻前顾后,那拼命修行是为了啥?

    该拼命就拼命,大不了死在一起,等来世还能一起作伴继续征战天下。”墨念摇头,显然他非常赞同龙尘的做法。

    “你……你们真是一对儿犟驴。”北堂如霜恨铁不成钢地怒道。

    “要不怎么会是生死兄弟呢!”墨念嘿嘿一笑,不以为意的道。

    墨念刚刚说完,忽然手中长弓颤动,一声断喝,蓄势已久的力量爆发,只见一道箭矢穿云裂石,直奔凤菲激射而去,因为凤菲的身影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