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两千四百九十九章 虚空镜
    那一瞬间,龙尘感觉身体被禁锢,眼前已经爆碎的遮天镜又出现了,龙尘的心咯噔一下子。

    不过,很快龙尘发现遮天镜运转之时,在遮天镜下方,凝聚出了一块小小的镜子。

    随着遮天镜的运转,那小小的镜子也在不停的变化,镜子的后背生出一颗又一颗水晶。

    龙尘恍然大悟,这原来是这个镜子诞生的过程,原来这个镜子是由遮天镜演化而来,最终形成实物。

    遮天镜是没有实体的,它就好像是一个门户,在这里可以看到过去未来,映照着乾坤万道。

    没有人知道,遮天镜的来历,没人知道它是自己形成的,还是人为制造的,它的一切都是那么神秘。

    跟就幽灵船一样,没有人知道它是怎么来的,不管是云殇大帝,还是那位长发师兄,都没有对幽灵船做过解释,或许他们不知道,或许他们知道,但是不能说。

    眼前的画面消失,龙尘身上的束缚感消失,一切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龙尘伸手从那高台之上,将那块镜取出。

    看向镜子里面,看不到自己的身影,看到的是一片浩瀚无垠的虚空,星辰闪烁间,带着无尽的神秘。

    “呼呼……”

    龙尘抓着镜子,在虚空之中挥舞了两下,发现这面镜子并没有什么异样。

    “嗡”

    龙尘灵魂之力输入其中,忽然这面镜子神光绽放,龙尘吓了一跳,急忙把将之向旁边一偏。

    “嗤”

    一道光芒从镜子之中激射而出,刺入虚空之中,那光芒极为诡异,但凡被它照射过的地方,所有星辰碎片一瞬间化作虚无。

    “呼”

    龙尘急忙撤回自己的灵魂之力,那面镜子再次恢复原来的模样,而龙尘则汗流浃背,一阵后怕。

    “我差点杀了我自己。”

    刚才龙尘是对着镜子的,根本没想到,灵魂之力注入其中,会激发如此可怕的攻击,差点把自己的脑袋给击穿。

    龙尘将镜子转过来,看到镜子背后,有着几个奇异的天然符号,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看来这是一件用灵魂超控的神器,可惜我的灵魂之力不够细腻,掌控不到位,随意一击,将我的灵魂之力就抽取了大半,十成魂力浪费了九成,看来这个宝贝,应该给梦琪去研究,或许能研究出真正的使用方法。”龙尘心想。

    龙尘的灵魂之力不比任何人差,但是龙尘并非魂修,而且龙尘也曾经想着跟梦琪好好修炼一下魂术,让自己的魂力,能够真正发挥出威力。

    现在的龙尘,就好像一个乞丐,空有一座金山,却不知道怎么去运用。

    但是跟梦琪学习了一段时间,龙尘就放弃了,因为掌控的第一步,就是魂静,而龙尘根本做不到。

    别人的魂力,就好像湖泊,风起浪涌,风平浪静,想要做到魂静,还是非常简单的。

    但是龙尘不行,他的魂力就好像奔流不息的江河,永远无法停息,魂力不静,就不受掌控。

    而天武大陆的所有功法,都没有针对这种魂力的,所以,干脆只能放弃魂术修行,只能将它视为辅助力量。

    眼前这面镜子,就连那位长发师兄,都说是好东西,可见对它极为重视,龙尘没办法研究它,只能寄希望于梦琪了。

    “虚空无垠,星罗棋布,就叫你虚空镜好了。”龙尘反复看了一下这面镜子,直接给它起了个名字,将其收了起来。

    将虚空镜收了起来,忽然前方虚空颤动,一个漩涡缓缓形成,那崩碎的遮天镜竟然再次生出。

    只不过现在的遮天镜,刚刚形成,并没有之前那么恐怖的异象。

    龙尘恍然大悟,这遮天镜就好像一棵树,而虚空镜就是它的果实,果实被采摘之后,它就会经历一次新生,不知道多少年后,还会凝聚出新的虚空镜。

    “嗡”

    周身空间震荡,周围的异象消失,龙尘眼前出现了一座楼梯,龙尘竟然退回了宝塔的第八层。

    “看来是宝物得到了,就让我离开了。”

    龙尘点了点头,向来时的方向走去,果然下楼的台阶出现了。

    龙尘下了楼梯,到了第七层,立刻有无数的怨灵向龙尘扑杀过来,龙尘急忙出刀,一路狂杀,楼层越低,那些怨灵的攻击力也就越低。

    “呼”

    当龙尘出了宝塔,周围的怨灵已经呈现半透明状态,这些怨灵彼此攻击,却伤不到龙尘。

    龙尘仰望宝塔,不禁长长地叹了口气,一代大帝,何等分光,最终也要消亡。

    九星传人,同样是开启五星战身,战力却不知道要比他高出多少倍,竟然战死沙场,精魂漂流,无处安身,连死都不能。

    纵然顶天立地,最终还是要死,不管是云殇大帝也好,还是那位长发师兄也罢,他们都不知道比龙尘强了多少,最终还是难逃消亡。

    “难道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可以得长生不死么?世间可真的有仙?”龙尘看着宝塔,心情无比沉重。

    云殇大帝和那位长发师兄,什么都没有说,龙尘只能从只言片语中,得到一丝启发。

    可是光凭这一丝启示,根本无法解开眼前这遮天谜团,龙尘感觉自己置身一个无比庞大的棋局之中,而他茫然不知所向。

    龙尘忽然仰天大笑:“神也好,仙也罢,那都不是我想要的,我龙尘追求的不是长生,而是要我的红颜兄弟们,纵横世界,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能活一天,我们就开心快乐一天,能活一年,就逍遥自在一年,哪怕明天就是生命尽头,我们依旧可以笑傲人间。”

    龙尘因为云殇大帝和那位长发师兄所带来的困扰,都随着这一笑而烟消云散。

    未来太远,还不如享受眼前,哪怕是在无尽的洪流之中争渡,起码现在龙尘还拥有着自己想要的一切。

    龙尘看了一下方向,直奔船尾走去,此时不知道云天如何了,现在他必须赶到船尾与众人汇合。

    周围还有不少建筑,但是龙尘没有进入这些建筑,因为云天说了,时间可能不够用。

    龙尘不知道自己在宝塔内耽误了多少时间,他必须要赶在幽灵船冲出星域神界之前下船,否则就会被带入未知时空,而与众人永远分开,那才是非常可怕的。

    “呼”

    龙尘每一步跨出,都会出现不同的景象,有平和的,也有血腥的,有欢快的歌舞,也有激烈杀戮。

    同样的大船,却仿佛时刻都在穿越时空,看到不同时代的人在船上生活的画面。

    有稚童在奔跑嬉戏,那笑声是那么的悦耳,仿佛可以将人带回童年。

    有时刻可以看到,无数人在对着虚空祭祀,虔诚地祷告着,说着龙尘听不懂的语言。

    甚至在一个角落里,龙尘发现了一对男女,竟然在星空下造人,把龙尘看得一呆。

    不过龙尘走得太快了,那画面一晃而过,并没有看清细节部分。

    龙尘停下了脚步,左右看了看,画面之中并没有其他人。

    “反正也没有人会看见。”龙尘偷偷又向后退了一步。

    可惜,即使退了一步,距离一模一样,但是那个他想再看一遍的画面,再也没有回来,取而代之的又是一场征战厮杀的情景。

    “呸,连个学习的机会都不给。”

    龙尘心中暗恨,都怪自己走太快了,错过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龙尘加快速度,急速向着船尾飞驰而去,因为龙尘发现,这里危险程度要小很多,这里激战的强者,也没那么强,不怕被攻击。

    龙尘飞驰到了船尾,眼前画面再变,只见无数身穿黑甲的强者,手持兵器对着龙尘杀来。

    “龙尘,快下船。”

    龙尘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忽然远处虚空之上,有人发出焦急地怒吼,正是墨念发出。

    龙尘这才发现,此时的他,已经置身在外界,幽灵船停在虚空之上,幽灵船周围是无尽的黑甲大军。

    “吼”

    龙尘还没有完全明白这是怎么回事,那些黑甲大军,已经对着龙尘杀来。

    “噬天黑甲军”

    龙尘心头一凛,这些黑甲战士们,全身被黑甲包裹,但是周身却散发着浓郁的死亡气息,他们身上没有任何生气,龙尘一下子想到了一个不好的可能。

    “噬天黑甲军被复活了,一定是夜冥干的,他应该是已经完全掌控了噬天邪主的暗黑之力。”龙骨邪月沉声道,声音之中带着一抹凝重。

    “呼”

    龙尘跳下幽灵船,手持龙骨邪月,冲向那无尽的噬天黑甲军。

    “噗噗噗噗……”

    龙骨邪月疾斩,那些噬天黑甲军,纷纷被斩杀,化作漫天黑雾。

    “轰隆隆……”

    天地颤动间,龙尘看到一根巨大的锁链,拖着一个庞然大物,那个庞然大物不是别的,正是一个巨大的万龙巢。

    此时的万龙巢已经千疮百孔,变成了一具残骸,它刮住了幽灵船的船锚。

    万龙巢残骸卡在了两座无边的高山之上,两座高山不停地颤动,裂纹已经布满了两座山峰。

    那两座山峰,寸草不生一片黝黑,宛若钢铁铸就,坚固无匹,但是这两座插天巨峰已经布满了裂纹,似乎也支撑不住了。

    “轰”

    果然一声爆响,山峰崩碎,幽灵船托着万龙巢的残骸,飞驰而去,消失在无尽的暗黑洪流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