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七百九十四章一切事情的起点
    而我的生与死,其实所产生的动荡都很大。

    甚至没有人能预估以后的事情到底会如何。

    这个时候,我爷爷或者说是我太爷爷。

    我们木家这一脉还在世的太爷爷想出了一个法子。

    这个法子就是我曾经所知晓的逆天改命,偷天换日之术。

    当然我我们棺山派当时并没有人会这种通天大法。

    而进行这种逆天操作,甚至说是改变的则是我现在,眼前的这一位。

    进行这一切操作的,正是九黎一族的大巫师,青姨。

    当时我是由我太爷爷抱着来的,身后跟着我爷爷与我妈。

    而我太爷爷因为某种原因与九黎族的上一任大巫师有点渊源。

    所以我才能在刚出生没几天的时候见到青姨。

    当时的天地异象青姨也是看的真切。

    所以在太爷爷说明来意之后,就决定帮助我。

    但这种帮助则是有代价的。

    其代价不是青姨要做什么,而是这种代价是反噬到了我们木家自己人的身上。

    其原因还是与我有关,或者说是与我那木宸老祖有关。

    青姨能通过他们九黎族的通天法术,给我瞒天过海逆天改命。

    但是其代价就是我木阳这一脉的所有族人基本全部死亡,以此来换回我那身上类似诅咒的那种存在。

    换句话来将就是,直接给我弄死。

    但是再用特殊的办法,以我木家所有族人的生命力,直接让我达到一种变相的重生。

    这种重生会有后遗症,但也可能没有。

    但不管有没有,那木宸老祖留在我身上的任何印记都不会在存在了。

    但重点是做这一切的意义何在,又是为了什么。

    凭什么为了我一个人,而导致全族人的死亡呢?

    或者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棺山派不想灭亡,或者说大部分的人还是不希望木宸老祖真的复活。

    因为当它真的复活了,世界会变成什么样。

    恐怕这一切都是未知的。

    所以他们宁愿选择自己去寻找那一直寻找不到的八重聚宝涵,自己来打开天门。

    也不愿那这种怪物,这种死了太多年的人复活,重新掌管棺山派,或者说隐世。

    所以我的逆天改命才会如此的顺利。

    青衣也好,我也罢,都不知道我木家全族为什么会答应的如此爽快。

    但真正的偷天换日仪式还是照常进行了。

    虽然青衣并没有跟我详细的说真个仪式的过程。

    而是十分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给带过了。

    但我还是能想象到当时那种情况的局面是什么样的。

    我是在青姨这里死亡的,也是在青姨这里重生的。

    为了更好的完成这种秘法的成功。

    青姨建议我爷爷带着我进入现世等待我的降临。

    因为,虽然有人赞同爷爷的这种做法。

    但更多的人只是希望我死。

    所以为了避免这中间的计划出现意外,进入现世是唯一的办法。

    进入现世之后的事情,就很简单了。

    可能中间出现了意外,也可能没有。

    但我安然无恙的从我母亲的肚子里面重新降生了。

    然后就有了之后的事情,随即一直到了现在。

    等青姨讲述完之后,我还是有太多太多的疑惑想问。

    首先就是为什么我的族人愿意为了我,放弃他们所有人的生命。

    其次就是我,或者说我那叫木宸的老祖之间会不会还有没有切断的联系?

    最后就是,既然我身上能发生这样离奇的事情。

    那么当初我那木宸老祖可是轮回了无数年,会不会在别人身上也会出现与我差不多的事情。

    当我把这些问题询问青姨的时候。

    后者第一次摇了摇头道:“我九黎一族也不是当年的九黎族了。”

    “有些事情,我只能管你一人,但却管不了别人。”

    “至于你问的那个有关族人的问题,我可以明确告诉你。”

    “那就是我们九黎一族虽然无法大规模的复活已经彻底死去的人。”

    “但是却能让你的那些族人正常进入转世轮回,并且在必要的时候给他们开启那一段有关你的前世记忆。”

    “因为这都是我们提前,经过你的族人同意之后,留下的后手。”

    “但或许这个后手永远也用不上,也或许能用的上。”

    “但当时你的太爷爷就是这样跟我说的。”

    “更何况,我只负责帮你进行瞒天过海,而不会去关心死了多少人,死的都有谁。”

    “最起码,你活着呢不是吗……?”

    我听后,却不敢苟同青姨的观点。

    而是苦笑道:“这么一来,我身上所背负的根本就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了。”

    “青姨前辈您说的可能很对,但我却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悲哀。”

    “如果整件事情真的是这样的话,我想我的活着还不如死了……!”

    闻言青姨摇头道:“此言诧异,你如果真的这样想的话,那么就真的愧对那些为你而死的族人了。”

    “你的那些族人,有一个共同的愿望,那就是希望你真的能逆天改命,做到不靠任何人,打开通天之门。”

    “帮他们看看那通天之门后面是不是真的有长生之路,是不是真的有那封神点将台。”

    “如果是,如果有,如果你有能力如同上古时期的姜子牙一样,进行封神点将。”

    “那么你又何尝不能进行这一切古人都能进行的操作呢?”

    “而那样一来,就能够真正的复活你所想复活的他们,虽然所复活的不是现世而是轮回。”

    “但只要他们都还活着,为你而死的人,都被你亲自给复活了,那么你还会有这种强烈的负罪感吗?”

    青姨说着,顿了顿,这才又继续说道:“而这便是我跟你说的,你要不要听下去的原因。”

    “因为当你知道一切事情真相的时候,那么你所要面对的复杂程度只会多不会少。”

    “说着你会跌倒,死在这条路上……”

    “但你最起码为你的族人,为你自己付出了。”

    “你最起码向你的族人证明了,你木阳,一个被逆天改命之人,不是一个懦夫,而是一位勇者。”

    “你没有愧对你族人的牺牲,你死在了征程的路上。”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愧疚之心大于死,一心只想求死……!”

    青姨的话,像是一把烈火一样,把我浑身上下给熊熊燃烧了起来。

    他的意思,我明白。

    我的命不是我的命。

    而是所有人的命,我的命是所有木家族人换回来的。

    只有我通过自己的能力打开通天之门。

    以及亲手开启封神台,使得全族之人,彻底复活。

    那束缚在我身上的无形枷锁就会被打开。

    而在因果之道中,我的死于生变是其因果的开始。

    而我那些族人的而复活点将封神,便是因果的结束。

    那么我全心全力的付出,努力了,死在了路上。

    那么此因果也会正常结束,一切尘归尘土归土。

    想到这里,我似乎在某种境界之上悟了。

    我抬头看着青衣道:“青衣前辈,您说的对,我不应该感觉到自责。”

    “这一切都是命数,摆在我面前的只有两天路。”

    “一条就是逆来顺受,等待命运的嘴中安排。”

    “第二条便是,像我的命一样,逆天改命,自己掌握命运的最终走向。”

    “同时也让为我而死的族人,不是白白牺牲……!”

    我的话说完,青衣用一种略带欣慰的眼神看着我说道:“你的想法虽然不全对,但也算悟出了些东西,也不枉我跟你说了这么多。”

    我抿嘴轻笑询问道:“那,青姨我现在应该做些什么呢?”

    青姨道:“你该做些什么,不应该问我,而是应该问你的这里……”

    说着青衣轻轻的拍了拍自己心口的位置。

    “你是遵守他人的意志还是尊崇你自己的内心,这是你自己选择,旁人所做的决定,都会成为你的绊脚石。”

    “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至于你怎么想,如何做,你先问问你自己的内心再做决定。”

    “等你想好的时候,便来告诉我,我会帮你最后一次,让你在以后的路上少走弯路。”

    “但这次,我依旧不会平白无故的去帮你,正如同我不会平白无故的答应你太爷爷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