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七百九十六章棺中的自己
    “哈哈……”

    “所有人第一次喝我们九黎之酒差不多都是你这个样子。”

    黎昊手中端着一口大瓦罐走了过来。

    往我的身边一坐说道:“你那个朋友,刚开始喝的时候,比你还不堪。”

    “你在看看他现在,是不是就享受的多了?”

    我顺着黎昊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只见王道此时正与桑吉两人勾肩搭背,举杯换盏呢。

    我呵呵一声道:“你们这里一直都是这样和谐吗?”

    黎昊端起自己的大瓦罐往自己的口中倒了一口酒。

    随后说道:“是的,只要最西方的轩辕部落,不来骚扰我们的话,我们就会一直和谐下去。”

    当听到黎昊说轩辕部落,我浑身上下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颤。

    随即问道:“这里还不止你们一个部落?”

    黎昊道:“那当然,要知道当初迁移进来这里的又不止我们一个部落。”

    我点了点头,问道:“那这轩辕部落,是不是轩辕黄帝曾经的部落?”

    黎昊摇头表示:“不全是,他们跟我们一样,都是有一点点的血脉末流了。”

    “现在依旧不是上古时代了,所以名头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开开心心的活着不是吗?”

    我听闻之后,连连点头道:“黎昊大哥说的不错,正是如此,这一点是小弟我骑马也追不上的。”

    黎昊则是十分大方的说道:“你不用夸我,因为我说的就是事实。”

    随后我又询问有关这恶罗古城的事情。

    但黎昊却说,在他们迁移到这里来之后,这恶罗古城就基本上没什么人存在了。

    甚至当我提及到纳罗他们的时候,黎昊说道:“纳罗他们是最后一批活在恶罗古城的士兵了。”

    “我们见到他的时候,他们已经是寿元将近……”

    “而恶罗海城里面其实也没有太多有价值的东西……”

    只是我不知道黎昊口中的有价值的东西跟我们所知道有价值的东西是不是一样的。

    反正我是没有敢跟黎昊提及八九玄功的事情。

    晚上的篝火活动,很简单,也很享受。

    而享受的时光往往是短暂的。

    当我回到自己帐篷的时候,已经是晕晕乎乎的了。

    纵然我有玄功内劲加持,也无济于事。

    用黎昊的话来讲,这种九黎之酒就不是给凡人喝的。

    所有不管你修为道行有多高。

    只要喝了整个酒就必然会醉。

    等黎昊把我送回来的时候,我直接倒在了一处软绵绵的东西之上。

    之后的事情就不知道了。

    这一觉我睡的相当相当的踏实,没有一丝一毫的梦境之说。

    等我睁开双眼的时候,发现王道竟然还在呼呼大睡。

    我叫了他两声,但后者却没有丝毫的反应,甚至还翻了个身急需睡了过去。

    我晃了晃有些头晕的脑袋,拉开帐篷的链子走了出去。

    此时外面的天色变的有些昏暗,甚至天空中还下着蒙蒙细雨。

    我皱了皱眉眉头,准备出去。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帐篷之中走出了一位九黎男子。

    他看到我的时候冲着我露出了一抹十分和善的笑容。

    “你终于醒了,黎昊来找你三次了,你都在睡觉。”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请问,我睡了多久?”

    那人伸出了三根手指头道:“也不算太久,也就猜三天!”

    我去……

    当我听见这人说,我竟然直接睡了三天。

    顿时有些意外了。

    我说这一觉睡的怎么那么舒服呢。

    就在我愣神的时候,那人又说话了。

    “你既然醒了,就去后山上去找黎昊吧,或者我帮你去喊他回来也行。”

    我抬手说道:“不用了,我知道后山在什么地方,我自己去就行。”

    说完便里开了帐篷,到后山看到了黎昊。

    而此时的黎昊正站在山巅之上,身边是桑吉在把一只只拨好皮的野兽给扔下山谷。

    我来到黎昊的身边,朝着山谷之下瞅了瞅。

    看到在山谷之中有很多上古蝾螈在争先恐后的挣钱着被桑吉扔下去的野兽。

    而黎昊沉声道:“感觉怎么样啊?”

    我呵呵一声道:“实在不怎么样,我已经好久不知道醉酒的滋味了。”

    黎昊哈哈一声道:“下次,下次就好了,最起码不会像这次一样了。”

    “走吧,咱们去见大巫师……”

    我愿意大巫师还在那处他独有的帐篷之中。

    但是等到而来地方之后,才发现根本也就不是那么一回事。

    黎昊带我来的地方是一处树林之中。

    这里有一个用石头堆砌起来的小庙一样的东西。

    在来到这里之后,黎昊就站在了树林外面没有进来。

    而我走进去的时候,才看到原来在院子里面摆放着一口青石九龙棺材。

    而青姨就站在九龙棺材的身边,低头看着九龙棺材不知在想些什么。

    听见我来之后,她也没有抬头。

    而是轻声说道:“这棺材里面葬的是曾经的你,要不要看看?”

    我皱了下眉头,已经想到了里面是什么了。

    但正是因为想到了里面是什么,所以我才不是那么愿意看的。

    随即沉声说道:“有什么不一样吗?”

    青姨道:“你如果没有想好的话,那么就不看,如果想好的话,就看最后一眼。”

    “然后送自己的曾经离开……”

    说着青姨轻轻一抬手,在庙宇的另一间没有门的屋子之中,里面有很多的柴火。

    而就在他一抬手的瞬间,屋中的柴火就轰的一下燃烧了起来。

    而冒出的黑烟则是从屋顶之上的烟囱之中徐徐飘散。

    “这棺中葬的是你的曾经,只有你送你自己走,整个事情才算圆满结束。”

    “棺中的你象征着死的结束,棺外的你则是象征着你的新生。”

    “至于是否选择新生,全看你自己这次的决定……!”

    青姨说完之后,便不在理会与我,而是与我擦肩而过,出了这座由石头堆砌而成的小庙。

    她走之后,我伸出了手,轻轻的抚摸着这用青石雕刻而成的九龙棺材。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感受到了一股来自内心的召唤。

    一种血浓于水的感觉,弥漫了我整个周身。

    之所以有这样的感觉,完全是因为棺中的正是我。

    或者说是我小的时候。

    这虽然感觉很搞笑,但事实就是如此。

    或许,青姨说的对。

    我不能因为知道里面是什么了,就不去看。

    我或许怕的不是去看,而是面对以前的自己。

    想到这里,我手上猛的一用力。

    一声石板摩擦的声音传出,棺材盖直接应声滑落。

    露出了棺中之物。

    外面的青石棺只是一层椁身,在这青石棺内,还有一口晶莹剔透的水晶玉石棺材。

    棺材之上没有丝毫多余的纹路,平整且光滑。

    棺中只有一物。

    那是睡在襁褓之中的婴儿。

    白白胖胖,眉心之处有个暗红色的小点。

    除此之外,整个婴儿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这,就是我小的时候吗?”

    “这,就是真正的我吗?”

    “啪嗒……”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眼泪竟然从自己的眼眶之中滑落下来,滴在了那水晶棺材的边缘。

    我看着襁褓之中的自己,心中是感慨万千。

    他眉心之处的按暗红色点,正是青姨用大神通之法,把我的三魂七魄连带着真灵一起抽走所形成的。

    换句话来说,这具婴儿只是一个躯壳。

    我抬起了双手,结出了一个护身道印覆盖在了婴儿的身上。

    同时从身上摸出了阿腾当初送给我,但去被我给弄的布满裂纹的精绝手镯放到了襁褓之中。

    我看着襁褓之中的自己苦笑道:“对不起木阳,我来晚了。”

    说着我伸出双手,抱出了我自己。

    这应该是我有声以来第一次抱一个婴儿。

    同时这个婴儿还是我自己。

    看着双目紧闭,嘴角还挂着笑容的我。

    我也不由自主的跟着笑了起来。

    或许他此时此刻正在做着美梦也说不定。

    婴儿很轻,同时也很重。

    我抱着幼儿时期的自己在那熊熊燃烧的房门外站了许久许久。

    直到,门外传来了青姨的声音。

    “如果你真的难以割舍的话,那么……”

    不等青姨把话说完,我就缓缓一抬手把手中那曾经的自己。

    那一切的起点,给抛了出去……

    连带着阿腾送我的那没精绝手镯,以及我曾经并不知晓的一切。

    当昨晚这一切的时候,我没有再回头。

    而是怀着一种十分凝重的心绪走出了这座埋葬了我自己的庙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