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零五章 玩的大一点
    南离口中的低修(低阶)是指各个境界的前五阶统称,六阶至九阶则被称之为高修(高阶)。

    眼前这两队人从能量波动上来看的确是本命境低阶修为。

    单对单他不惧,可架不住人多。

    贸然行动绝非一名合格的‘诱饵’,那是去‘送菜’。

    略作思考,他看向了身旁的南离轻声询问。

    “师兄,你想怎么玩?”

    闻言,南离淡淡一笑,似乎就在等着李忆安询问一般。

    “看师弟怎么想,我可以玩得小一点,也可以玩得大一点。”

    “师兄何意?”

    南离伸手指了指其中一队人的方向,“玩小一点,那你就一队人一队人地引诱设局,我们一口一口吃,虽然浪费时间,但相对安全。”

    他又将手移动到了这两队人的中间位置,做了一个握拳的手势。

    “玩大一点嘛,那就是直接吃了他们两队,不过师弟你当诱饵的话,风险会比较大。”

    李忆安闻言摇了摇头,“师兄的意思是,准备吃光牛虻山?”

    不等南离回话,他接着说道:“可是我们的时间不够,按照计划,我需要先去东泽海。”

    见南离略微皱眉,他微微一笑,解释道:“师兄,咱们直接吃本命境高修不是更好么?”

    南离一惊,虽然双目失明,还是习惯性地扭头看向李忆安。

    “哦,师弟是想直接玩得更大一点?”

    他哈哈一笑,摇了摇头,“师弟,啸月谷里的仙宗弟子我们已经除干净了。”

    “你也知道,啸月谷内没有其他高修领队,而牛虻山适合本命境低修弟子采药。”

    “所以,现在这些领队都集中在东泽海之中。”

    “我不是反对你去东泽海,只是现在咱们直接前往,风险很高!”

    李忆安点了点头,这一点他不反对。

    “可是师兄,这次秘境开启的时间有限,我们不能在牛虻山浪费过多时间。”

    南离听出来了,笑道:“师弟,既然你已经想好了对策,不妨就与师兄直说。”

    李忆安点点头,将自己的计划解释了一遍。

    当下所有领队,不出意外的话应该都会在东泽海集合。

    但是他们很快就会发现东泽海没有李忆安出没的踪迹。

    若是寻常,他们会伺机等候。

    但是现在,获得秘技的办法不止一种。

    除了李忆安之外还可以通过九指花获取。

    那么眼下这些东泽海的高修领队必然会为了九指花而大打出手。

    因为这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利益,谁都不会轻易放过。

    如果时间充足的话,李忆安会先把东泽海放一放,最好让他们先斗个你死我活。

    而他则会与南离合作,先吃一波牛虻山的修士。

    可是时间不等人,他需要尽快前往东泽海。

    看到眼前这两队人,他想到了一个办法。

    ‘调虎离山!’

    他想要利用这两队人开战,进而通过暴露自己的方式,将自己在牛虻山的信息向东泽海传递。

    如此一来,东泽海的那些高修必然会派人前来牛虻山抓他。

    而他就是要利用这个空档,利用东泽海大量高修离开的契机进入东泽海。

    南离听完之后觉得可行,可问题是,李忆安具体打算怎么做?

    “师兄,你在这里留着,等我回来!”

    不等南离反应,李忆安的身子已经向后落下并在南离的身旁留下了一柄短剑。

    南离一愣,有些烦躁,“李忆安,像你这种话只说一半的习惯,在南边海域绝对活不过半天!”

    然而李忆安已经听不见了。

    ...

    通过小天的识别,他已经搞清楚了这两队人的身份,分别是羽箭宗和丹宗的本命境低修弟子。

    两个带队的弟子修为在本命境五阶。

    其余负责采药的弟子修为则更低,人数一共十三。

    两队人之所以还没有发现对方,是因为附近有焚魂牛虻出没,感知不敢释放太远。

    这就给了李忆安可以操作的空间。

    他来到了两队人马的中间位置并发动了‘空山新雨’,配合山中的瘴气,只要控制得好很难被人察觉。

    与此同时,空间戒指内-射出两柄短剑,一左一右,分别飞向了那两队仙宗弟子。

    此时丹宗带头的本命境五阶弟子似是察觉到了什么异常。

    他面色略显凝重地看了看四周,随即又闭上了双目探查了一番。

    “怎么回事儿,为什么感觉这瘴气变重了?”

    闻言,正在低头寻找探查药材的丹宗弟子也是抬头看了看四周。

    “有么?嘿,师兄你是不是多虑了。”

    “师兄,这山里瘴气时多时少不很正常嘛,主要还是要看地方。”

    话落,四周弟子又低头开始探查药材的方位。

    “是么?”,带头弟子松了口气,想着自己也许真的多虑了,兴许是走入了什么瘴气比较浓郁的地方。

    ...

    此时李忆安已经通过短剑的传送来到了一棵高树之上。

    看着不远处小心翼翼寻找药材的羽箭宗弟子露出了一丝笑意。

    此次来剑宗的弟子大多是为了参加仙宗大比。

    如今让他们来寻找药材,也是难为了他们。

    相比较于丹宗,他们的速度可慢了不止一星半点。

    甚至于丹宗还可以通过一些特殊的术法进行探查,而他们只能凭借肉眼和感知。

    加上牛虻山能见度低,四周还有焚魂牛虻飞掠。

    他们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

    忽然间,林中响起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谁?”,有弟子吓得蹦了起来。

    四周寂静无声,他们又高度戒备紧张地在寻找药材,不被吓一跳才怪。

    不过,这样的事情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了。

    因为秘境中的妖兽有领地意识,但这并不意味着区域内不会出现其他区域的生物。

    例如霜月蛇,在这牛虻山中也是偶然能遇见几条的。

    之前就有弟子一不小心被霜月蛇偷袭,好在并无大碍。

    “嘘!”

    本命境五阶的带队人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小声点,别招来那些焚魂牛虻。”

    他对其中一名弟子使了个眼色。

    那人见状点了点头,取出一把连射弩朝着响动的位置走了过去。

    用手扒开了身前一人多高的杂草。

    突然他浑身一颤,还来不及出声提醒,脖颈已经被一条藤蔓缠绕!

    身后众人一看,立刻提起了连射弩扫射。

    “艹泥大夜的,丹宗的,你们是不是找死!”

    没错,这些藤蔓的确是李忆安操纵的。

    不过这些藤蔓可不是丹宗那些特殊种子催化产生的。

    李忆安只是用了最为普通的御物术就地取材罢了。

    眼见羽箭宗弟子已经上钩,他开启了剑意,瞬间通过影剑进行了传送,来到了丹宗弟子附近。

    诡面具一阵变动,变换成了其中一个羽箭宗弟子的模样。

    他直接跳了出去,抬手就对着这群丹宗弟子一阵猛烈射击。

    本来,这些丹宗弟子也是听到了另一侧的一些动静,有些担忧。

    如今看到化作羽箭宗弟子的李忆安突然杀了出来,当即就是破口大骂。

    “原来是羽箭宗。”

    “艹,敢偷袭我们!”

    李忆安没有恋战,引来注意后,立刻退入了浓雾之中。

    同一时间,他开始缓缓操控空山新雨的浓度。

    “追!”,丹宗本命境五阶的带队人发话了。

    众人纷纷收起了采摘药材的家伙取出了丹宗特有的武器,‘种子’。

    一条条藤蔓朝着李忆安消失的方向快速生长。

    空山新雨的浓雾越来越浓。

    此时李忆安已经通过第三柄短剑瞬移到了南离身旁。

    感受到身旁有李忆安的气息波动,南离一把搂住了李忆安的脖子。

    “赶紧说,现在准备怎么做?”

    李忆安撇了撇嘴,“看不出来?这是调虎离山啊。”

    南离气得牙痒痒,我调你个头。

    还有,老子看不见!

    突然间,南离微微一怔,闭目片刻后,他眼前的事物开始渐渐变得清晰。

    他揉了揉眼睛,确认恢复后,恶狠狠地瞪了李忆安一眼。

    李忆安哈哈一笑,指了指此刻不远处的两方人马,手中快速掐诀。

    那空山新雨所造成的浓雾在此时缓缓朝着四周退散,造成了一种消散的迹象,最终彻底消失。

    此时,羽箭宗和丹宗两队人正式进入了交手阶段。

    “丹宗的,我射死你个玩破藤的!”

    “羽箭宗的,你暗箭伤人,别想就这么了事。”

    “我们暗箭伤人?你可真特么可爱,来啊!”

    “来就来,谁怕谁!”

    若是放在平日里,丹宗弟子可能会忌惮一些羽箭宗的爆炸弩箭。

    可是如今四周的环境有利于丹宗弟子。

    不仅如此,四周还因为有焚魂牛虻的存在,羽箭宗不敢使用暗中杀伤力特别大的利器,怕动静太大惹来麻烦。

    这么一来,双方便有了交战的基础。

    至于两宗之间的‘友谊’早就被他们抛之脑后。

    而且从他们娴熟的动作来看,双方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交手。

    一时间,数道人影在林中穿梭。

    双方你来我往,打得不亦乐乎。

    李忆安死死盯着战斗的双方,时刻观察着局势的变动。

    同时,他也对南离解释了自己的行为。

    原来,他是想先通过两队人的火拼削弱他们的力量

    待到两队人马胜负即将划分之际,他借机杀进去,除去势弱的那一方。

    之后,他再假装受伤逃遁,引活下来的另一队人追杀。

    “这么麻烦?”,南离轻声询问。

    李忆安摊了摊手,“没办法,要让他们以为我在牛虻山,那我总要演得像样一点。”

    南离追问,“那你为什么要假装受伤逃遁?”

    李忆安解释道:“如果师兄你在东泽海,听闻我在牛虻山的话,你会怎么做?”

    南离立刻回答,“当然是调动一部分领队来捉你。”

    李忆安接着问道:“那如果你听说我不仅在牛虻山出现,而且还负伤了呢?”

    “哦~”,南离恍然大悟,“那我一定立刻安排人出发,而且会调动更多的领队来捉你,防止被其他仙宗捷足先登。”

    二人相视一笑,李忆安接着解释,“至于我要除掉其中一队,是因为我想要给他们一点压力,让他们求援。”

    “这样才能引来更多的人,才能让东泽海的竞争更加激烈!”

    “妙啊!”,南离眼中有些兴奋。

    “师兄以为这引诱东泽海领队的计划如何?”

    南离瞥了一眼李忆安,有些不情愿地说了声,“还行!”

    “那师兄觉得,咱们玩得大不大!”

    南离深吸了口气,略作思索。

    大么,很大!

    因为南离的原计划是先从本命境低修开始收割。

    可李忆安却是直接将目光瞄准了东泽海的高修领队!

    他又不情愿地说了声,“大!”

    李忆安哈哈一笑,“进入东泽海后,我可就全仰仗师兄了,师兄吃得下么?”

    南离‘呸’了一声,“吃不下也要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