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82章、弥虚冰蜥
    第1282章、弥虚冰蜥

    温凝思陈述道:“在唐师兄于剑墟历练期间,唐叔叔独自去往了兽谷。”

    “什么!”陆风猛然大惊,关切道:“唐叔是碍于兽谷那边的压力吗?他现在……可还安好?”

    温凝思摇了摇头,满是动容道:“唐叔叔是为了唐师兄才去的,兽谷谷主手中,有着当年唐师兄母亲留下的一颗兽丹,唐叔叔是为了给唐师兄争取那颗兽丹,才……”

    陆风隐隐猜到什么,惊道:“是老唐需要的兽中极木或是极水兽丹之一吗?”

    “是水木双极的魂兽兽丹,”温凝思满是惊叹道:“听熊师兄他们说,那是当年唐叔叔夫妇二人于极远的海滨沙城游历时,所斩杀的一头‘弥虚冰蜥’所留。”

    “弥虚冰蜥!”陆风再次一惊,随即动容道:“兽谷之中竟有着此般奇物,这可是目前最契合老唐的存在了,难怪唐叔会不计危险只身前往兽谷,兽谷那边是何态度?”

    “他们……”温凝思脸上升起几分怨气,怒道:“他们将唐叔叔扣下了!”

    陆风脸色一凝,想到之前温凝思所言唐元上曲阜山寻他一事,当即急道:“老唐来寻我,是想一起设法营救唐叔叔吗?”

    “那倒不是,”温凝思解释道:“唐叔叔人虽然被扣下了,但他以命同兽谷谷主达成了一个协定,将弥虚冰蜥的兽丹也给唐师兄带了回来。”

    “什么协定?”陆风惊讶道。

    温凝思道:“兽谷那边传话回来,称给唐师兄一年时间,届时让他前去兽谷接回父亲,若是实力不够,届时接回的便是唐叔叔尸体。”

    陆风心中一紧,“可有提及具体达到何等实力?”

    温凝思道:“并未言明,但想来需不比他们宗内年轻辈弟子差才行,唐师兄到时若真去了,定会被刁难,不过五关斩六将恐怕很难顺利见着唐叔叔。”

    陆风暗自松了口气,“若只是如此,于老唐而言倒是不难,待其突破五行境,凭着五类极致的兽丹之力,饶是五行纯体魂师于他都会稍有不如,届时与之寻常的天魂境魂师都将有着一战之力。”

    温凝思点头:“唐师兄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带着弥虚冰蜥兽丹便前往仁心学院寻你去了,只是没想到你竟会出现在这里。”

    老宗主这时开口问道:“所以你便来这帮着你那唐师兄寻他来了?”

    温凝思脸色一窘:“我事先也不知他会在这,我是因为唐师兄和他父亲的事情,受到了些感触,才想着回来看看。”

    老宗主温和道:“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

    “不是了,”温凝思哽咽道:“自打我父母死后,这里就再也不是我的家了。”

    “思思~”老宗主满是愧疚自责。

    茶室内的气氛也一下冷了下来。

    沉默了良久。

    老宗主见温凝思大有几分一言不合就又要离开的心思,连忙扯开话题,朝陆风说道:“你先前比斗之中施展的可是‘火木青华’之术?你同鬼匠什么关系?”

    “你认识鬼匠前辈?”陆风诧异的望向老宗主,在不确定二人是敌是友什么关系前,并未主动开口说及太多。老宗主点头直言道:“他是老夫的师兄。”

    说着突然伸出手掌,于掌心凝聚出了一丝炽烈气息,暗含着浓郁的火木两种行气。

    “这套火木青华,还是他当初传给的老夫。”

    “如今见你施展,不免有些感怀,你可是他的亲传弟子?”

    陆风想了想开口道:“我与鬼匠前辈仅是见过几面,并非他的弟子,此般手段,乃是交易所得,以着前辈所需的斋心禅木替换而来。”

    “仅是如此?”老宗主显得有些错愕狐疑,心中俨然不大相信,自陆风表现出的那份控力控火造诣,饶是说继承了鬼匠衣钵,他也觉然会信。

    陆风平和一笑。

    因为与之老宗主第一次相见,加之对其有所芥蒂和防备下,陆风回应的较为警惕保守了一些。

    事实上,因为白狸的关系,他与鬼匠的熟络程度,俨然不止泛泛之交,多番接触下来,也大有几分像是忘年交之感。

    但眼下,他却并不愿多说太多。

    转而扯开话题,径自于纳具之中取出了几枚暗器,搁置到了一侧桌上。

    “不知老宗主将这‘子母星梭’都曾卖给过哪些人?”

    陆风认真的目光朝老宗主看去,这也是他此行的目的之一,于葛九鸠身上查不出其来历的更多线索下,只得将注意放到了这子母星梭之上。

    此般器具也正是眼前之人当年的得意作品之一。

    陆风也是因此,于他存有几分芥蒂。

    “这东西,你哪来的!?”

    老宗主惊愕,但开口的却是温凝思,相比老宗主的惊愕,温凝思竟显得更为在意许多,得见子母星梭后,神色也变得异常复杂。

    陆风随口说道:“数月前,有一黑衣人以此偷袭于我,侥幸之下才得以逃过一劫。”

    陆风并未直言魔猿山上的事,谨防着老宗主与之葛九鸠有着牵连。

    “瞧你做的好事!”温凝思阴郁不满的啐了老宗主一声,“真不知道你将这般诡谲阴毒的器具炼制出来做什么,当年这东西害了我母亲还不够,如今又来害别人。”

    陆风一惊,全然没想到子母星梭竟还牵扯到温凝思父母的死。

    ‘难道老宗主当年金盆洗手,再不炼制任何宝器,是基于这个原因?’

    自己的得意作品,害死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受此打击下,倒还真有可能舍弃比命还重要的炼器一道。

    “器物本身并无好坏,”陆风开口缓和气氛,“在下此行前来也非冲着问责前辈而来,只是想知道,都有哪些人手中有此器物?”

    老宗主沉声道:“时隔多年,这恐怕要去财堂,翻阅当年的账目才知晓了。”

    温凝思于此显得尤为在意,几乎在老宗主开口的瞬间,便接过了话,“陆师兄,你等会,我这就给你去拿来。”

    温凝思离开后。

    陆风瞧着老宗主沉闷着脸,满目内疚痛心的模样,不忍的叹息了一声,铸造出的器物害得自己亲人惨死,这恐怕是每个炼器师都难以越过的坎了。

    与此同时,于其的怀疑也少了几分,星梭既有此般过往下,想来老宗主应该比谁都不愿让其重新现世,更不愿让其再度沦为杀人之器。

    大半炷香后。

    温凝思捧着数本泛黄的厚书籍走了过来。

    “总计二十五枚子母星梭,当年陆陆续续售卖的详细登记册子都在这了。”

    陆风目光看向书册,见不少页数上已经被人折了个角,翻阅下见所折页面,都有着子母星梭贩卖的记录,不由明白,应是温凝思来此前,叫财堂的人已经帮着找过一遍。

    “有心了,”陆风感激的朝温凝思看去。

    “咳,哪里的话,”温凝思爽朗道:“赶紧瞧瞧,上面有没有你的仇家。”

    陆风认真看阅,发现子母星梭大多都是通过君满楼和万宝楼所售出,其中牵扯着不少势力,君家、孙家、公孙世家和无极宗等都有买过,少则一两枚,多则四五枚。

    见此情景,陆风脸色不由沉了下去。

    以这些势力的底蕴,葛九鸠显然都有着效忠的可能,饶是加上午夜叉罗,除却公孙世家和无极宗有些吃力外,其余几个势力也都驾驭得住,根本确定不了具体是谁。

    陆风快速翻阅,一连二十四枚子母星梭都有着明确的去向记录,唯独最后一枚,其上列明为一个身穿灰袍者,于君满楼之中拍得。

    陆风刚要询问,却听温凝思突然沉着脸开口:“不会是这人,他已经死了,他拍去的那枚,十多年前便已经用掉了。”

    陆风一怔,明白过来此人应该便是杀害温凝思母亲的仇人。

    这让得他不由更为困惑。

    若是如此,那葛九鸠的背景,大概率就是来自‘君家、孙家、公孙世家以及无极宗’这四个势力了。

    ‘反倒是没有洛家和秦家……’

    ‘难道之前的怀疑,都是假的?’

    陆风心中揣测难解,当初于战境之中,刺杀洛小惜的那些黑衣人,难道不是洛尘书所派?

    就算造化丹之事不牵扯洛家,可秦家暗中将那些黑衣人的尸体偷走,这点可自秦泰恒秦朝瑟两兄弟的对话中得到过证实的,难道秦家窃尸,不是为了掩盖造化丹?

    还是说,葛九鸠明面上效忠着这四个势力之一,得到赏识下被赐予了子母星梭这等利器,而实则上,背地里却是洛家或秦家的人,密谋着造化丹的事情?

    此外,君家、孙家和无极宗,这三方势力就目前来看,倒是并未表露出牵扯造化丹的端倪。

    反观公孙世家却不止一次牵扯进内。

    范琳琳所查出的公孙家药铺有着试药丹方所出现的祈羊草;

    而公孙冉冉又是在小银于驭兽庄出事后的节骨眼,突兀的拍下了不知用途的截脉断魂钩,有着培养凶兽或以兽试药的嫌疑。

    可就剑墟之中公孙彻的表现来看,其又好像全然不知造化丹的存在。

    一时间,陆风只觉思绪异常的混乱。

    长长的暗自叹息了一声,此番忙活了半天,竟又是白忙活一场,仍旧没能得到确信的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