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97 谁在困扰你?
    也正因为如此,李沛白的精神才会越来越恍惚,就在今日,她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大马路上,甚至都没有注意到迎面驶来的车辆,幸亏正好放学回来的陆云注意到这一幕,及时拉了她一把,这才救了李沛白的性命。

    “实不相瞒,遇到了陆小姐,以及来到您家之后,我感觉自己一下子轻松了许多,就像是挣脱了这连日来的桎梏。”

    这也是李沛白一直留在这里不愿意离开的原因。

    闻言,苏幕遮细细地打量了李沛白一番,随后道:“我观你面相,本应是一生顺遂之相,但是现在奇怪的是,你的运道却变低了。”

    李沛白听得半懂不懂,半晌,茫然道:“运道,运道变低,您的意思是,我,我只是这段时间会比较倒霉?”

    苏幕遮摇了摇头,“不论是好运,还是倒霉,都只是运道的一部分,人一生的运道几乎不会有什么改变。人的运道一旦改变,情况无非是两种,要么是逆天改命,要么是借运改运,前者是让运道变好,而后者,却正好相反。但是无论哪一种,都是逆天而为,不是正道。综合你的情况来看,那一直纠缠你,让你做噩梦的东西,怕是正在悄然吸取你的运道,而且它很会隐藏,没有在外露出一丝马脚。”

    若是旁人看来,可能只会觉得李沛白就是太倒霉了,或许过一段时间就会恢复过来。但实际上,她的情况就像一只正在被吸水的水杯,运道会不断降低。

    李沛白被苏幕遮说得浑身的汗毛直立了——难不成,自己的情况反而比想象中的还要严重?

    她不由吞咽了口口水,干涩地问:“如果一直这样下去,会怎么样?”

    “你会死。”苏幕遮直言不讳,“可能会在睡梦中悄然死去,可能会命丧某种意外,可能是精神崩溃自杀而亡。无论什么样的情况,你都逃不开这个结局。”

    这话如一把重锤一般,敲在李沛白的脑袋上,她耳中一片嗡鸣,眼前发黑,竟是直直地向前栽倒过去。幸亏陆云离得近,及时扶了她一把,否则她这一下就要磕到面前的桌子上了。

    陆云扶她坐好,暗中给她输了一点灵气,嘴中安慰道:“李小姐你别担心,现在情况还未明了,我们未必没有办法帮你。”

    既然人都到自己眼前了,还遇到的是这种问题,苏幕遮等人不可能见死不救。

    李沛白如同抓住救命稻草,紧紧攥住陆云的胳膊,眼泪夺眶而出,哽咽不成语,“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你们救救我,”

    世界上,又有几个人能真得不怕死呢?

    待李沛白情绪稍稍平复,苏幕遮便给出了一个解决办法,“你现在便回去,让小云陪你一起。若那东西真得出现,我们也好查清它到底是什么。”

    苏幕遮之所以自己不去,一是给机会让陆云锻炼自身,二是他心中也有一个猜测——那东西怕是躲着自己,不然

    也不会在进入苏记之后,就停止了对李沛白运道的掠夺。

    从来听到要自己回去,李沛白还很是不愿意。不过在听到陆云会陪着自己后,她的心情就好了很多,毕竟她对这个小姑娘还是挺信任的。

    陆云乖乖点头,见天色不早,陆云就准备陪着李沛白回去。

    临走之前,苏幕遮给陆云封住周身灵气,又对她嘱咐了几句,小姑娘认真点头,表示自己全都记下了。

    *****

    出门后,陆云本打算打车送李沛白回去,不过被她阻止了。因为李沛白这时想起,她自己其实是开车来这边的,车就在附近某个商城的停车场内,就是不知道她是怎么下的车,又走到马路上去的。

    两人步行了十多分钟,来到停车场找到了李沛白的车。陆云注意到,李沛白的车虽然不是什么豪车,但是也是辆各方面性能都不错的商务车。再加上之前李沛白说自己花钱交了一套住房的首付,那么有两种可能——要么是李沛白的家境不错,要么就是这个女人工作能力很强,很会赚钱。

    不过李沛白身上的穿戴简洁利落,但没什么奢饰品,所以陆云更倾向于第二种可能。

    两人上车后,李沛白熟练地将车开出停车场,又花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李沛白载着陆云进了自家小区。

    此时天已经擦黑,正是下班的时间,进出小区的人不少,倒很是热闹。

    李沛白家在36楼,李沛白带着陆云进了电梯,电梯里除了她俩外还有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巧的是她也上36楼,似乎还与李沛白认识。见了李沛白,很热情地跟她打招呼,“李小姐,晚上好。”

    李沛白精神不济,但还是挤出一个笑容,“张姐,晚上好。”

    张姐又看向她身边的陆云,眼睛顿时一亮,称赞道:“小姑娘长得真好看。”

    陆云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李沛白“解释”道:“这时我一个远房表妹,来这边玩,我这几天刚好有空,就来接她了。”

    张姐点点头,又夸了陆云两句,然后就和李沛白拉起了家常,她是个热情但不惹人厌烦的女人,李沛白被带动的情绪倒是高了一些。

    二人聊了一会儿,电梯来到了36楼,电梯门一开,两人就要分别了,临走时,张姐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一拍脑门,转身对李沛白说:“瞧我这个记性。李小姐,下午4点多的时候,你弟弟过来找过你,看你不在家就走了。”

    听到她的话,李沛白的眼睛里飞快地划过一丝厌恶,她对张姐道了谢,这才转头带着陆云往自家门口走。

    陆云注意到她的情绪霎时间又低落了下去,虽然心又好奇,但是李沛白不说,她就没问。

    打开3611的房门,李沛白打开玄关的灯,从鞋柜里取出一双未拆封的干净拖鞋递给陆云,然后自己默默换了鞋。

    陆云一边换鞋,一边四

    处观察。玄关里倒是没什么异样,干净整洁,她眼光一转,倒是注意到鞋柜里放着一双明显比其他鞋大了几个号的男士拖鞋。

    其他鞋都是女鞋,尺码都差不多,应该都是李沛白自己的鞋,倒显得这双男士拖鞋格外拖鞋。

    陆云注意到这一点,心中暗忖这难道是李沛白给她弟弟准备的?

    换好鞋后,走进客厅,陆云立即就感觉到了不适,这种不适感就像有一双眼睛正在暗处窥视着自己。不过这种感觉也是转瞬即逝,陆云装作什么也没发现一般,走向正在房间里忙碌的李沛白。

    她装了果盘饮料,又拿了一些小零食放在桌上,“小云,来先垫垫肚子。”

    陆云刚想说不用这么麻烦,李沛白就笑道:“不要跟我客气,你救了我一命,我还没好好报答你呢。你不是还没吃饭吗,先吃点东西,不然我都不好跟你哥哥交代了。”

    陆云只好拿了个橘子默默剥了起来。她注意到果盘中的水果虽然是从冰箱里取出来的,但都很新鲜,颜色鲜艳,果皮上也没什么斑点,应该是李沛白精挑细选的,从侧面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很会生活的女人。

    陆云之所以会观察的这么仔细,也是在出发之前,苏幕遮特意叮嘱她的。苏幕遮猜测,或许那一直困扰李沛白的东西,就一直隐藏在她居住的房子里。

    吃橘子的时候,李沛白已经在厨房里做起了饭。陆云看着手上沾染的橘子汁,站起身来去厨房门口,问了李沛白家卫生间的位置,便找到卫生间进了去。

    卫生间不大,收拾得很干净。洗漱台上摆着两只牙杯,看起来应该是给两个人用的。但是陆云先前观察所得,这个家里分明只有一个人的生活气息,那么牙杯这种比较亲密的物件,又是为谁准备的?

    她讲这些违和点全都记在心里,洗干净手后便不动声色地走了出去。

    只是刚出洗手间的门,外面就传来敲门声。陆云看向门口,敲门声很急。

    许是因为抽油烟机地声音比较大,李沛白并没有听到,也没有任何反应。陆云只好拐到厨房门口,跟正在忙活的李沛白说了这事。

    李沛白举着手里的锅铲,笑道:“小云,我现在腾不开手,麻烦你帮忙开下门吧。”

    得了她的允许,陆云便打算去开门,门外的人这个时候似乎已经不耐烦了,从敲门改为“梆梆梆”地大力拍门。陆云开门的一刹那,那人没刹住手,险些一巴掌拍在陆云的头上。

    陆云灵活地躲过,向后退了半步,这才看向门外的男人:“你是?”

    这人看着二十出头,穿着黑色短袖,身高不高身材中等,面容也挺普通,但是非要昂着头,用眼角撇人。见了陆云,他眼前一亮,眼底透着奸滑垂涎,几步上前靠近陆云,“你是我姐的朋友?”

    陆云立刻就明白过来,这应该就是李沛白那个弟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