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千二百四十五章 玄童杀到
    古飞与小青相聚.古飞大喜之下.便拿出那大荒神猿的尸体.取出山河鼎.将这头神猿煮了.

    这是圣阶的神猿.虽然与古飞大战了一场.筋骨血肉之中的精气已经被消耗的七七八八了.但是血肉之中内蕴的神精依旧很强大.

    用山河鼎來熬炼神猿的肉身是最好不过了.这样才能将神猿血肉之中内蕴的神精全部熬炼出來.

    这是绝对是一鼎绝世神药.

    古飞在神山之巅.引动山河鼎内的混沌鸿蒙气.鸿蒙气化成了混沌神火.将那神猿尸体完全包裹了起來.

    在混沌神火的熬炼之下.一道道神辉开始从神猿的圣体之上逸出.融入到了周围的生命神泉的泉水之中.

    山河鼎内.水火相容.神辉缕缕.鼎中不时有神光冲出.神山之上.不断有神虹乍现.这绝对是一个奇景.

    “怎么回事.”

    在距离古飞所在的神山数千里外的一座石山之上.站着一个身穿道袍的少年.这个时候.这个少年向远空望去.

    “唰.”

    一道神虹在远方冲天而起.而后消散在了昏暗的天地之中.一股强大的灵能波动扩散了开來.

    “古飞那些人在搞什么鬼.”

    少年在自语.这个少年.正是南极仙尊座下第一弟子玄童.

    这个时候.一些一直留意着神山之上的动静的人.也发觉了这种异象.都很是吃惊.很想知道神山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古飞所在的神山已经不是昔日那座金鸟盘踞的神山了.黑天上山之后.便在神山上布置了不少杀阵.

    以黑天阵法宗师的手段.他布置下來的杀阵很可怕.就算是圣人亲至.也不可能在沒有触动杀阵的前提下潜上山去.

    数个时辰之后.山河鼎之中的神猿圣体内蕴的神精便完全被熬炼了出來.融入了生命神泉的泉水之中.

    山河鼎之中紫气缭绕.那本來无色无味的生命神泉的泉水.现在全部变成了紫色.这是一鼎紫色的神药.

    “修为突破到了圣阶之后.炼化这些圣阶凶兽的血肉更加容易了.”

    古飞在自语.不过是数个时辰.他便熬炼出了一鼎绝世神药來.这在还沒有成圣之前.那是根本无法想象的事情.

    “大哥.这……”

    小青见到这一幕幕.不禁震惊无比.用圣阶神兽的血肉來熬炼神药.这真是太大手笔了.就算是老龟这个太皇之子.掌握极道妖兵太皇印的猛人.都未曾用过圣阶神兽的血肉來熬炼神药啊.

    以圣阶神兽的血肉熬炼而成的神药却是非同一般.从古鼎的鼎口之中透发出來的紫光之中.隐约可以见到一道道神猿的虚影在隐现.

    “小青.铁血.还有黑天.你们三个只差半步就能一飞冲天.突破修炼桎梏.成为圣阶强者了.你们吃了鼎中的神药就去闭关吧.”

    古飞看着小青他们说道.

    “多谢大哥.”

    “谢过主上.”

    “古飞.我的好兄弟.來.拥抱一个.”

    三人之中.只有黑天还是笑嘻嘻的.竟然真的走上前來.想要拥抱一下古飞.

    “别.”

    古飞连忙闪了开去.与这个家伙拥抱可不是一件好事.这个家伙可是下黑手的祖宗.被他拥抱一下.自己身上的东西绝对会被这个家伙摸走啊.

    “不抱就不抱.”

    黑天自我感觉良好的说道.

    “你们开始吧.”

    古飞说道.他要尽量为自己的人提升修为与战力.他能预感到.这一方混沌神土恐怕要乱了.

    在大乱之中.只有强者才能自保.才能活命.

    小青等三人不再说什么.直接走上前去.取出鼎中的神药.各自喝了一大碗.而后.他们三人身上立时便传出了强大的波动來.

    三人身上紫气缭绕.神药的药力在爆发.三人都快速离开.前去闭关.

    如果小青等人可以冲阶成功.古飞的实力便会大增.到时回到腾龙祖星.就算是那些传承久远的超级势力.对他们也有所顾忌.

    接下來.赤龙与瑶月两个古飞的弟子也服下鼎中的神药.而后向古飞告辞.便离开了神山之巅.去寻找闭关之地了.

    钟离梦也吃下了神药.而后离去.

    十二大寇等人.孟氏一族的杰出子弟.都來了.一鼎神药很快便被吃光了.神山之上.所有人都在修炼.都在炼化神药内蕴的神精來壮大自身.

    只有古飞继续盘坐在神山之巅.坐镇神山.

    “古飞.出來受死.”

    就在所有人都闭关的这个时候.一个声音突然从远空传來.

    “哼.”

    神山之巅.古飞冷笑一声.而后向声音传來的方向望去.只见千里之外的高天之上.站着一个身穿道袍的白净少年.

    古飞能清楚的感应到对方对自己的杀意.

    “这人是谁.”

    古飞在自语.这个身穿道袍的少年.自己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人为何要杀自己呢.这让古飞想不通.

    “你是谁.”

    古飞盘坐在神山之巅的一块大石上.根本沒有站起來.

    “南极仙尊座下第一弟子玄童.”

    那个身穿道袍的少年说道.

    “南极仙尊.”

    古飞闻言不禁一怔.而后便明白了过來.感情是那个该死的陆地仙翁又请來了高手对付自己.

    “南极仙尊的第一弟子.”

    古飞冷然看着对面那个少年.一股强大的战意从他的身上透发了出去.披肩长发无风自动.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

    “我要摘你头颅來去换酒喝.”

    玄童说着便直接向着神山之巅的古飞猛扑了过去.瞬间便闯进了神山.触动了黑天布下的杀阵.

    “轰.”

    神光冲天.一股惊天杀气乍现.而后.一道道璀璨的神光.洞穿了虚空.如同绝世的天剑一样.向着闯进杀阵之中的玄童刺去.

    黑天布下的杀阵果然不凡.连圣人都能困住.

    “碰.”

    一声闷响.那玄童强势无匹.举手间便破开了那座杀阵冲了出來.

    “吼.”

    玄童怒吼.他万万想不到.这座神山之上.到处都是阵法.吃了一点小亏.这令他对古飞的杀意更盛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