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二百零六章 强弱悬殊,生杀予夺
    姬煞葬看出了些许端倪,瞬息之间就到了凌平身前,对着他的双腿便是狠狠一斩。

    “啊!我的腿!”凌平发出了比刚才还要凄厉的惨叫,只见他的一双大腿以下均被一切而断,断得是十分干脆。

    姬煞葬随意一指,凌平的一双断腿和一只断臂即刻悬浮在了空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凝结成了冰晶,之后便砰的一声寸寸碎裂开来,化为了细小的冰丝尘埃。

    这算是彻底的废了他的两腿一臂,连续接上去的可能性都丝毫不存在了。

    这四人对于如今的姬煞葬来说几乎是不值一提,双方从实力而言完全就是碾压型的差距,普一对战起来几乎就是一面倒的局势,根本就不足以称之为他的对手。

    刚废了凌平,姬煞葬又在一个呼吸间用迅捷无比的速度来到了齐姓年轻修士身前,身法快得连这个铸身境大圆满的修士都根本就无法反应过来,更别提做出什么应对之策了。

    齐姓修士满脸惊惶的看着姬煞葬指尖微不可查的在自己身上轻点了数下,待他发动反击时,却只是一剑斩在了对方的残影之上。

    两人身法速度之差相去甚远,只在数息之间便已然是高下立判。

    “啊!额。”齐姓修士一个踉跄,身上刚才被点中的几个关窍在霎那间就已经透出了刺骨寒意,仿佛如附骨之疽一般顺着骨骼蔓延开来,他拼了命的压制这股强烈寒意,但却发现自己灵力只要一和这股水属性之力接触便呈现了溃败之势,纷纷如阳春白雪般消散开来,心中顿时是惊惶不已。

    姬煞葬迅捷无比的身法和攻击手段令杨英和马姓修士心中都不禁然生出了绝望,这哪里是铸身境后期的修士,根本就是半步开灵的程度,完全不是他们能够与之抗衡的。

    “前辈饶命,前辈饶命。”杨英顿时完全放弃了抵抗之心,哭得是梨花带雨,她凄声说道:“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泰山,不该招惹前辈,还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们一条小命吧!”

    一旁的马姓修士也放弃了抵抗,他知晓与姬煞葬之间的实力差距太大,凌平和齐姓修士就是前车之鉴。

    “哦!这样就不打了吗?我感觉还没热身呢?”姬煞葬眼中透着索然无味,继续说道:

    “要我放过你们?倒也不是不可以。”姬煞葬笑得有些玩味,他不紧不慢的往断了手脚的凌平身上一指:“去杀了他,我便考虑放了你们。当然不杀也行,当然这可能是个生与死的选择题,我的耐心有限,后果你们可要自负。”

    凌平听姬煞葬所言,惊得是目眦欲裂,仅剩下的一只手拼命的抓着泥土,不断的挣扎起来。整个身体筛糠似的抽搐不止,他歇斯底里的嚎叫道:“你们不能杀我,我们是同门师兄弟啊!你们要是杀了我就是残杀同门手足,在门中戒律中是要处以极刑的,你们不能杀我!”

    杨英眼中透出一些狠厉之色,果断的一冲而出,挥剑向凌平头上一斩而去,之前的浓情蜜意顷刻间化为乌有,只余下狠辣和决绝。

    凌平还来不及发出惨叫,就被这一剑斩得身首分离,死于非命。

    一旁还在犹豫该不该出手的马六坤和齐飞一脸的不可置信,有些陌生的看着自己的这个小师妹。

    杨英收回法器佩剑,一改方才的狠厉神色,有些可怜兮兮的望着姬煞葬,嗫嚅说道:“此贼对前辈口出狂言,并大打出手,着实是该死。即便我与他有同门之谊,也怎么也看不过去,是该大义灭亲的。”

    “真是听话。”姬煞葬心中并无任何意外,人若是到了生死危机之时还要固步自封,不去流露本性,那么只会死得更快。

    他没有任何表情,就这么淡然的望了一眼杨英,两人尽管同为铸身境后期,但是灵压的差距却是极大。

    仅仅就是这么一眼,竟然让杨英在一瞬间感到心神溃散错愕,好似面对得是开灵境的前辈,一种嵌入灵魂深处的畏惧感不断的放大。

    姬煞葬伸手虚抓,将死去的凌平身上的两个储物袋都收了过来,打开来略微一看,里面有二十余颗上品灵石,中品和下品灵石若干,还有两个上品防御法器,一个上品辅助类法器和一个极品攻击类法器。

    其余的法器姬煞葬都是只看了一眼就直接忽略掉,在这个幻境的东西估计也无法带到现世中去,若是能顺利离开灵坳福地,到时候将它们都变卖了灵石换取妖丹什么的倒是十分可行。唯有这个极品攻击类法器却是可以使用得上。

    这是一柄飞剑类法器,长三尺三分,上面镌刻着囚刖二字,剑身有绿叶纹路,若无意外,它的名字多半就叫做囚刖剑。

    姬煞葬探出神识将凌平残余的痕迹尽数抹去,然后细细查看起这把剑的内里结构来。

    此飞剑主风属性,次水属性和清属性,算是五行飞剑类法器中杀伐之力比较凌厉,灵力颇为厚实的了。锋利程度算是勉强入极品法器门槛,但是其风属性灵压颇为强大,斩击时可以风刃加成其本质的利刃之力,若是使用者本身风属性灵压浓厚,威力倒是可以再上一个台阶不止。

    姬煞葬将此剑握在手上,注入一些水属性之力后随意一斩,一道蕴含着风属性和水属性的剑芒冲天而去,威势比之前斩击半步开灵巨鳄所用的剑芒还要略微强上些许。

    虽然属性与我并不算太过契合,不过倒也算是一柄杀伐利器,就目前来说可以增长一筹我的剑芒之威,总比无可用之兵要强上许多。

    姬煞葬心念一动,便将囚刖剑收了起来,对面前已是噤若寒蝉的三人说道:“你们真的不想死?”

    “哪有人会想死的,前辈只要能够饶恕我一条命,英子来生做牛做马也必将报答不杀之恩。”杨英此刻是怕极了姬煞葬,深怕他一个不爽就让自己身首异处了。

    其余两人也是点头称是,若是实力相近,他们倒还可能生出士可杀不可辱的豪迈念头,如今双方的实力差距却是巨大,大到不仅让他们生不出任何反抗之心,连败于对方的羞耻心也没有生出来。

    他们心中均生出一个念头,这个人看外表虽然只有十几岁,但所作所为都十分老成狠辣,必然是一个开灵境的老怪物夺舍的躯体,不然怎么可能仅仅散发出的是铸身境后期的气息,实力却是不择不扣的半步开灵之上。

    他们灵剑门的那几位半步开灵的师兄尽管厉害,但似乎也没有恐怖到这个少年修士这样的程度。

    嗯,对方肯定原本就是开灵境,不知道因为什么缘故跌境下来的,不得不找一个少年躯体夺舍,一定是这样。

    不仅是马六坤和齐飞,杨英也是如此去想的,这就是个披着十几岁少年外皮的不择不扣的老怪物。

    姬煞葬嗤笑道:“何必要等到来生做牛做马,今生做牛做马不就行了。”他手指间闪烁出蓬勃无比的鸿海水属性之力,尽管看似只有水滴大小,但内里蕴含的却是翻江倒海,巨浪滔天的壮阔景象。

    他悠悠开口道:“既然想活下去,那我就送你们一份大礼好了。”

    他慢慢悠悠的走到杨英近前,丝毫没有顾及对方眼中流露出的恐惧之感,一指点在了对方的心脉之上,指尖蓬勃的鸿海之力尽数涌入对方身体之内。

    杨英虽然性情狠厉乖僻,但却不是个愚蠢之人,心中知晓此刻已经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之局,如果她此刻出现了任何反抗举动,甚至生出一些反抗意识,也极有可能会被姬煞葬当场格杀。

    姬煞葬见杨英态度,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如法炮制,分别在马六坤和齐飞心脉之上点上了一指。

    蕴含鸿海之力的水属性灵力澎湃霸道,论品阶远胜杨英几人体内灵力不知凡几,此刻他们三人虽说内心是抗拒不了,却也是清晰知晓,只要自己有违逆姬煞葬的任何举动,自己的性命就在对方的一念之间。

    只要姬煞葬想要让他们死,只需激发他们体内存在的水属性之力,极有可能在顷刻之间,就会膨胀至爆体而亡的惨状。

    他们三人互望了一眼,均是万念俱灰的神色,如今自己的一切可以说已经被这个披着少年皮囊的老怪物给掌控,完全就沦为了提线木偶一般的存在。

    不过他们根本就别无选择,若是不这样做,那么等待他们几人的就只有死路一条,在惨,到底也惨不过已经身首异处的凌平。

    “你,过来。”姬煞葬指了指刚才被他所伤的齐飞。

    齐飞目下根本就压制不下刚才几指渗入身体之内的寒意,正冷得瑟瑟发抖,一听见姬煞葬叫唤,立马就咬着牙走上前去。

    姬煞葬蓄势一凝,指尖火属性光华流转不息,向齐飞之前所伤的几处一荡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