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三十四章 趟雷,舍我其谁!
    进去了,

    又出来了,

    相当于

    天黑了,

    又亮了。

    老道深吸一口气,强行按捺住自己内心深处不断喷涌的悲情,抑制住自己眼眶里的泪水,自言自语道

    “老板他们肯定是忙,所以没办法来接我,

    对的,

    肯定是这样子的。

    老板说过,

    手底下这么多员工里,他最看重的还是我。”

    老道往外走了走,站在马路边,准备打车回书店。

    一辆面包车从他前面开过去,

    老道习惯性挥挥手,

    他这个年纪的人再加上这大半辈子的走南闯北,

    这种拦下过路的牛车或者是四个轮子的汽车,倒是经常做的事儿。

    可能一些小年轻觉得不好意思这样做,

    但常在江湖漂的老道清楚地知道与人方便自己方便的道理,

    这个社会上,好心人还是多的。

    再者,这里也不怎么好打车。

    那辆面包车停了下来,探出一个年纪在六十岁左右的老者,一头白发,但看起来很精神,这老头嘴里还叼着一根烟,喊道

    “老哥哥,去哪儿?”

    “南大街。”

    老头儿笑了笑,道“行吧,上车吧,我正准备回去呢。”

    老道上了车,发现车里还有两个人,一男一女,年纪都不小,女的四十多岁的样子,男的估摸着有五十岁了,驼背。

    哪怕老道上车了,他也低着头不再说话。

    女的倒是有些热情地对老道笑了笑,眉目之间,有着万种风情在流淌。

    老道的心当即就酥麻起来了,

    鲜嫩可口的大妹砸!

    但一想到自己是因为什么才进了看守所惹上官司的,老道又下意识地一个哆嗦,

    哆嗦完之后,

    就索然无味了,

    连这个对自己暗送秋波的大妹子也没之前那般可爱了。

    “老哥哥,你来看你孩子?”

    开车的白发老头一边开车一边问道。

    这老头戴着一副墨镜,穿着也很洋气,至少在六十岁这个年龄层的人来说,算是比较新潮的一种了。

    在夕阳红广场上跳老年舞蹈的话肯定能做一个交际花,

    别以为跳广场舞的老大爷老阿姨们之间全是纯洁的友谊。

    “不是,我刚被放出来。”

    闻言,

    驼背老者忽然抬起头,特意看了一眼老道。

    旁边五十岁的大妹子眼睛里的水就更多了,像是要喷了出来。

    “哟!”开车的老者笑道“老哥哥,你是犯了啥事儿了,关了这么久?”

    老道其实也就被当犯罪嫌疑人,在看守所里待了一段时间,

    但在这帮人眼里,

    则像是在里头关了几十年,

    可能当初进去时还是膀大腰圆牛气哄哄的龙哥,

    等出来后就变成骨瘦如柴的七十老叟了。

    老道摸了摸自己的寸头,

    装作意兴阑珊的样子,

    感慨道

    “也没干啥,

    不小心,

    杀人。”

    一时间,

    面包车里三人当即传来吸气的声音。

    驼背老者的背不驼了,居然侧身过来,对着老道露出了笑意,这老驼背戴着解放帽,穿着塑胶鞋,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老实巴交的老农。

    但当他露出笑容时,老道看见他嘴里的那两排白洁的牙齿,

    这家伙,

    绝不是种地的啊。

    身边的大妹子还故意把自己向老道身边蹭了蹭,

    两个下垂的大南瓜还是很给力的!

    老道鼻孔都快舒爽得翘起来了,

    这逼装的,

    值!

    车子进了市区,是往南大街的方向,没错。

    老道也开口问道“老弟老妹儿们是做啥的?”

    “做运输的。”开车的老头回答道,“跑跑腿,卖一些山里的药材什么的,赚点辛苦钱。”

    老道点点头,没再继续问什么了,此时,他倒是有些归心似箭。

    他想自家的小猴子了。

    身子向后靠了靠,才觉得自己身后硌得慌,伸手一摸,居然摸出了一个观音像出来。

    这观音像看起来很精致,但底座却是红色的,给人一种很怪异的感觉。

    “嘿,没想到,隔了小几十年了,还能看见这东西。”

    “哟,老哥哥真是见多识广啊。”开车的老头回应道。

    “好久没看见它了啊,这底座上涂的是黑狗血吧?”

    “对头,早些年跑运输留下的习惯,现在每个车里都会放一个,求个平安吧。”开车的老头感慨道。

    观音像下面涂黑狗血,在外人看来有点亵渎神灵,不伦不类。

    但早些年尤其是八九十年代时,这是很多开长途货运司机的习惯;

    那会儿开个长途货车真的是有种把脑袋搁在裤腰带上挣钱的感觉,

    现在无非就是一些偷油罐汽油的油老鼠让长途货车司机比较头疼,

    但那会儿是真的有车匪路霸的。

    文明一点的,在路上撒上钉子,等你车开来,车胎破了,旁边就有一家补胎店,天价补胎,不补不让你走。

    粗鲁一点的,全村齐上阵,杀人越货,当真是横行无忌。

    反正,以现代人的眼光来看很匪夷所思的事儿,但那个时候却经常发生,司机师傅们为了辟邪获得好运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

    老道早些年蹭过不少长途货车,也见过这种菩萨雕塑。

    “老哥,听口音,你不是本地人吧?”开车的老头问道。

    “嗯,额是陕西滴。”

    “哈,老乡啊!”

    “真的啊?”

    “真的真的,算了,咱中午干脆一起喝一杯吧,你家里还有人么?”

    在司机老头看来,老道被关这么大岁数才放出来,家里应该没人了才对。

    “没人了。”

    有只猴,

    还有好多好多鬼。

    “那就一起喝一杯,相见就是缘,是不?”

    没等老道开口拒绝,面包车就拐入了对面的一家小饭馆里。

    “来来来,一起喝一杯,我这人呢,就喜欢听故事,老哥哥你好好讲讲你的故事。”

    司机老头很是热情,

    而且老头可以看出来,

    他是真热情,

    不是装的。

    走南闯北这么多年,

    这点门道他还是能看出来的。

    当下,

    老道心里还有点感动,

    估摸着反正老板他们也没来接自己,

    自己喝一顿酒再回去,也没啥事儿吧?

    自己刚从看守所里出来,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去去晦气。

    小饭馆生意很冷淡,老板坐在那儿玩手机打游戏,等人来了才站起身准备弄饭菜,也没问吃什么就直接进后厨了,应该是和这帮人是认识的。

    “老哥哥,坐,来,我们先喝点儿白的。”

    司机老头招呼着,

    那个驼背老头和大妹子则是坐旁边。

    吃着喝着聊着瞎吹着,

    老道明明才进去个把月,

    愣是给他们吹出个“我在狱中三十年”。

    脑补的,

    道听途说的,

    瞎编的,

    全都往上堆,

    反正老道这大半辈子,吃饭的家伙就在嘴皮上,

    一个开直播能把冥币当人民币卖的人,

    吹牛的功夫怎么可能差?

    这顿饭,

    氛围那叫一个热烈。

    连看起来话就很少的驼背老头也敬了老道几杯酒,

    那位大妹子,更是和老道喝了两次交杯。

    吹完了监狱再和他们吹养生,吹完了养生再和他们吹灵异的事儿。

    这个老道拿手啊,

    这辈子别的本事没有,

    伺候鬼的事儿他擅长啊!

    正在氛围最热烈的时候,

    外面又来了一辆车,是黑色的马自达suv。

    老道看见车上的两个中年人扛着一个麻袋从车上下来。

    司机老头起身,走了出去,帮他们把麻袋送到了自己面包车里。

    那两个中年人似乎发现了饭馆里的老道,还和司机老头说了点什么,司机老头不以为意,三个人在外面抽了根烟,司机老头就回来了。

    “货到了,我要送货去了,老哥哥,吃好了吧?”司机老头问道。

    “吃好了,很好很好。”

    老道心满意足。

    吃得好,

    吹得也爽,

    喜欢吹牛的人都知道,

    在你吹牛时,身边如果有几个会捧哏的话,会让这种爽感成倍地提升啊。

    “老哥哥,让他开车送你回去吧。”司机老头指了指那个开黑色马自达的人,“他正好顺路。”

    “行,好咧。”

    吃饱喝足,

    老道又去放了一泡尿,

    先是蛟龙出海,

    随后就是二龙戏珠,

    紧接着是三阳开泰,

    随后是四面埋伏,

    唉,

    年纪大了,

    尿分叉也很正常。

    等玩儿鸟玩儿尽兴后,

    抖了抖,

    老道就走出来,发现那辆面包车都已经走了。

    大妹子也走了啊。

    老道心里有点空落落的。

    一个中年男子指了指老道,道“走,顺路回去吧。”

    “行,谢谢啊,谢谢。”

    老道上了车,坐在后面。

    中年男子发动了车子,向南大街也就是市中心开去。

    想到快要回家了,

    老道心里还有点激动,

    但这中年人车子开得很快,转弯也急,老道刚喝了酒,有点想吐,却又不好意思吐到人家车上,只能弯下腰强忍着,

    咽回去!

    弯腰低头时,

    老道发现车座下面有一个习题册,

    捡起一看,

    居然是小学生暑假作业本。

    “喂,老弟啊,你家孩子的作业本落车上了吧,赶紧拿回去,别让孩子逃了暑假作业,找借口说作业丢了蒙混过关。”

    开车的中年人愣了一下,有些生硬地笑了笑,伸手要来接暑假作业本。

    老道递过去时看了一眼作业本上的封面,

    道

    “哟,你女儿叫王蕊啊,

    好名字,好名字,

    我认识一个人,他女儿也叫王蕊,

    他也姓王,

    但我跟你说啊,

    这人啊,

    特倒霉,

    你知道有多倒霉么,

    哈哈哈,

    我不跟你说你肯定不知道他竟然会这么倒霉,

    哈哈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