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百一十四章 打道回府
    这声音是言嘉嘉身边青栀的,言蓁蓁没睁开眼睛,换了个姿势在言婷婷的腿上躺的舒服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青栀醒转过来,惊的立刻起身。

    她一醒,翠竹,素梅俱是一一醒来。

    三人急慌的检查言婷婷,言嘉嘉和言蓁蓁:“大小姐?”

    “二小姐?三小姐?”

    被呼唤的三人睡的很熟,对呼唤毫无反应。

    “小姐……”素梅颤着手,去试探距离她最近的言蓁蓁的鼻息:“不……不会……”

    装睡的言蓁蓁自是感觉到了鼻息受到阻碍,差点笑出来。

    另两个哭叫着去检查言嘉嘉和言婷婷:“小姐,小姐,可别吓唬奴婢啊!”

    “鬼叫唤什么?醒了就赶紧下来,跟小姐们挤一路了。”春云在马车外沉声喝道:“本来小姐她们就受到了惊吓,再敢呼喊乱叫的,我撕了你们的嘴。”

    “春云妹妹,小姐她们这是怎么了?我们不是遇到了绑匪吗?”素梅下了车,追在春云身边连环炮似得追问:“车夫呢?是不是被杀了?”

    “你们吓晕了,那胆小鬼就跑了。你们几个也真是可以,一起被吓晕。如果不是我们回头找 小 姐她们,你们被狼叼了都不知道。”春云呵斥青栀三个,那三人明显魂不守舍的,心思各异。

    马车里,言蓁蓁坐了起来,扶起翻倒在一边的点心盒子,摸出半块还能吃的点心:“不用呵斥她们了,像是你们三小姐这样胆子肥壮的,几乎没有。”

    她看着言婷婷与言嘉嘉。

    刚刚如果她心生恶念,拿黑衣蒙面人的钢刀把她们两个宰了,也不会有人怀疑到她身上。

    言蓁蓁苦笑一声,她还是太善良了。

    别人一而再的害她,她居然还能继续容忍下去。

    “三小姐,刚刚发生了什么?奴……奴婢不太记得了。”翠竹牙齿打着颤,声音颤的走了调。

    “瞧你那点子出息,不就是遇到一群拦路想绑架言府小姐的匪寇吗?只吓跑了一个车夫,吓晕了大小姐,二小姐和你们这群没用的丫头。”春云嗤的一声,毫不客气的讥笑素梅,青栀,翠竹:“不就是想问问三小姐回府如何交代?不知道就是不知道,缘何非要问个由头,难不成是那匪寇是你找来的不成?”

    翠竹是隐约知道自己家二小姐跟人约好了什么事的,但并不知道细节,春云反口一咬,她吓的腿肚子转筋:“好妹妹,我也是没主意,这才慌了神。”

    “慌什么慌?”言蓁蓁慢条斯理的吃完半块点心,从地上找到翻倒的茶壶,原本里面的茶已经涓滴不剩,她有些泄气,同时也有些暴躁,回府之后,各种事情在她身上,周围频发不断,她最不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勾心斗角装腔作势精于算计,偏偏要想在京城大宅门呆下去,这些都是家常便饭:“谁有疑问,只管叫他来找我便是,我想理他就理,不想搭理,大鞭子招呼。”

    打着一些小心思的翠竹收了声,眼珠转来转去的,青栀垂着头,脸色一片苍白。

    只有素梅颤声的道:“三小姐,烦劳三小姐看看大小姐和二小姐——”

    言蓁蓁抬脚在言婷婷和言嘉嘉小腿上踢了一脚,两个人睡的呼吸悠长,完全没有要醒的架势:“正睡的香呢。”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素梅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菩萨保佑,菩萨保佑,等来日一定多给菩萨添几斤香油。”

    “感谢菩萨,还不如感谢我。”言蓁蓁小声嘀咕一句。

    天色擦黑了,府里三个小姐出门还没回来,张管事在一门上看了又看,实在是等不及了,悄悄找了林嫲嫲:“林大姐姐,大小姐和二小姐,三小姐白日里就出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呢。”

    林嫲嫲一听还有言蓁蓁,顿时急了:“你怎么早不来说?”

    “我寻思可能小姐们逛街去了,谁知左等右等也不回来。”张管事陪着笑脸道:“我这不是跟林大姐姐讨主意来了?”

    “你啊,你啊,叫我说你什么好?你先去大门上守着,要是小姐们回来了,你叫人来通报一声。”林嫲嫲嘱咐张管事一声,急急回内院。

    林嫲嫲给言夫人一说,言夫人只觉得头晕脑胀的:“就是她们三个人出去了?死丫头和五丫头没去?”

    林嫲嫲赶紧扶起言夫人:“听张管事的口气,好似是的,说是套了大马车出去的,不仅带了丫鬟,还有家丁,老奴正想给夫人回报一声,就去小姐们的院子里瞧个究竟。”

    “带家丁?那是出京城了啊。我同你一起去。”言夫人去了和雅苑,言婷婷,言嘉嘉,言蓁蓁三人屋子俱是黑的。

    只有言诗诗的屋里亮着灯,言夫人走进去,言诗诗和言画画,一旁丫头们齐齐起身行礼:“大伯母!”

    “夫人!”

    言夫人一见果然只有言诗诗和言画画两个人在屋里,握着帕子的手心直冒汗:“怎地只有你们两个?你们三个姐姐去哪里了?”

    言诗诗乖巧的道:“大伯母,三个姐姐因着百花宴将至,为讨个好运道去上香了。”

    闻言,言夫人心里一咯噔,果然不出她所料,出府了,这三个胆大妄为的居然没有一个人给她通禀一声,她强压了担忧和火气,安抚了四丫头和五丫头两个,叫她们继续之前的事情,待一出了和雅苑,她面上就绷不住了:“赶紧着人去华清寺的路上找。”说完立刻又改了主意:“你,你亲自带人去。”

    之前在安宁侯府那一出,在她心里是越不过去的坎。

    如果她好不容易才团聚的亲女儿有个三长两短,她可怎么活?

    联想到不好的可能,言夫人的身子都在颤抖,林嫲嫲扶着她,手指掐住了言夫人的合谷:“我们家小姐,吉人自有天相,有贵人护着!”

    穴位上的刺痛,令言夫人的神思平缓了些许:“你亲自带人去寻。只有你去,我才放心。”

    林嫲嫲应了一声,赶紧找人套了车马,沿路去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