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全部章节 467 好
    一阵沉默后,等心跳没那么快速时,隋玉转头看他,轻声问:“为什么是十四年?”

    别人的告白,都是承诺一辈子,天长地久永不分离。虽然,这样的海誓山盟常常半路就折了。但讨要一个人的心,就是给她画饼,不是么?

    男人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划过她的眉角,眼角,唇角,在她圆润的下巴轻抚,那双漆黑的眼锁着她,是更长时间的沉默。

    隋玉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些说不清楚的东西,刚热起来的心慢慢凉下来。

    她记得,在她还是姜不渝的时候,他是说过要永远在一起的。

    难道,是姜不渝的事情,令他无法再轻易许诺?

    霍衍看着她眼睛里的亮光慢慢消失,眉心微微皱了起来,眼神更复杂了。

    他说:“一辈子太长,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人会走,什么时候感情会变,所以我就划成了一段时间,过了这十四年,你如果愿意,我们就继续下一个十四年。”

    “一辈子,或许就在这一段又一段的十四年里过去了。”

    隋玉听着他的说法,觉得有些熟悉。想起来是那些爬高山的人说过,山峰太高,一口气爬上去太累,但如果将路程看成是一段一段的,那便容易许多。

    霍衍的感情世界,仅仅隋玉知道的,就那么一个姜不渝。也是姜不渝,让他对感情迷惑了,才不肯再轻易许诺。

    隋玉有些愧疚,那欺骗了他感情的姜不渝,也是她啊。

    但同时,也证明了霍衍这个人,即使在感情里也是冷静的理智的。他失败了一次,就调整了方式方法。那些对他一见钟情再见倾心的女孩,在真正与他交往过后就会失望了吧。

    隋玉想,幸好他们是一类人。

    她看着他漆黑凉淡的眼,这份凉淡里未必是凉薄,只是他足够冷静,足够镇定,说明他考虑过了种种,经过了深思熟虑。而这份深思熟虑,对隋玉来说更显得真诚。

    “好。”她落了一个字,转过身踮起脚尖,在他唇上印了下,像是盖章一样。

    那双清澈的眼睛温柔淡然,像是描绘好了与他携手过这第一个十四年时的画卷。

    她也想好了,此时与霍衍恋爱的人是她浦隋玉,她再也不会去想姜不渝的那段时光,以此做比较来伤害他们的感情。

    霍衍准备了许多,但在解释这十四年的说法时,以为她会失望会生气,以为她要好好考虑一番。他给她时间思索,但有把握她一定会答应下来,只是没预料到她的回报超出了预料。

    他微微一怔,尽管有把握她会答应,但当亲耳听她说“好”时,狂喜两个字是什么心情,他才真正的领略到。

    他的冷静自持在此时溃败。

    揽她的腰,收他的臂,他将她抱到身前,低头吻着她,如琢如磨,唇齿相依。

    小火车一圈一圈的绕着轨道跑,小熊敲鼓的咚咚声,八音盒的月光曲,在此时,都是庆贺他们在一起的第一个十四年,第一天。

    ……

    两天之后,欧阳腾看着牵手进入包厢的一男一女,微微眯起眼睛,盯了霍衍一路,看他照顾浦隋玉坐在里侧座位,直到他坐下。

    欧阳腾知道霍衍六月一号就来了北城,也知道他是为了谈下年氏的投资而来的。

    但这会儿,欧阳腾看出味儿来了。

    霍衍安排他与年如樱来北城只是打头阵,他料想到年仲礼不会答应。

    他借着行程把浦隋玉搞定了。

    老狐狸啊老狐狸,这一趟回北,即使没拿到投资,但也抱得了美人归,怎么都不枉此行了。

    欧阳腾轻轻的敲着桌子,眼眸落在隋玉的身上,似笑非笑着道:“你确定带上她的话,这谈判还能谈得下来?”

    这话是说给霍衍听的。

    年仲礼对浦隋玉有意思,欧阳腾非常肯定,霍衍是坐不住了,才要借着这趟行程把两人关系也落实了。他担心再暧昧下去,美人就另投他怀了。

    只是,年仲礼看着人前手牵手的一对,还能爽快答应掏钱,除非是脑子坏了。

    欧阳腾觉得霍衍不是来谈判的,而是来宣誓主权,顺带气人的。

    隋玉瞧着欧阳腾,看他此时生龙活虎的,与几天前那失魂落魄的样子截然相反,好像那时的他是另一个人似的。

    她垂眸,拿起身前的茶杯喝了口水。她不参与谈判,就只是来跟着凑热闹而已。

    她想,欧阳腾的自愈能力也太强了。也可能是经历过了多次,已经习惯了。

    过了片刻,年仲礼也来了,身后跟着年如樱。

    年如樱看到浦隋玉,登时如临大敌,浑身毛孔都炸开了。

    她怎么也来了?还坐在霍衍的旁边,未免也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吧。

    她抚了抚裙子,在霍衍的另一侧坐下了。“霍衍,你怎么亲自过来了,不是说好了,这项投资案由我和欧阳搞定,你不信任我?”

    年仲礼不理会自家妹妹的娇怨,双眸看着浦隋玉。

    他是个敏锐的人,进来时就察觉到不同了。

    隋玉对着他笑了下,打招呼道:“四哥。”

    霍衍看了眼隋玉,拎起茶壶给她续了些茶水,低声道:“怎么没听你叫我哥。”

    姿势的关系,霍衍侧身倒茶的动作,在别人眼里看着亲密,加上他那句话,更是此时无声胜有声。

    隋玉:“……”她有种后背爬上小蚂蚁的感觉,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尽管他们是大大方方的情侣,此时她却不好意思看人了。

    她握起水杯,凑在唇边小声咕哝:“叫什么哥……”

    年仲礼看见浦隋玉的眼睛飘忽着,桌下的手指微微握起。他看向霍衍,眼神淡漠:“据我所知,喜乐城进行得不顺利,而且随时可能会中断项目。”

    “喜乐城从筹备伊始就困难重重,到了现在,也是举步维艰。依我看,霍总不如结束那项目,加入我们年氏旗下的慈善事业,一样可以发光发热。”

    上来就交锋,可见年仲礼非常不高兴。

    年如樱原本要发脾气,在年仲礼上来就拒绝的前提下,那股气憋在胸怀,突然不敢耍大小姐脾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