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8章 你有心吗
    “姐姐,你这么关心他,难道我就不关心他吗?”百里倩雪轻描淡写的说着。

    “自然可以,多个人关心自然是好事。”

    听了她的话,百里悠悠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简单的在那里说着,一边说着一边继续整理着自己手头的东西。可是,这一下,彻底把百里倩雪惹怒了。

    百里倩雪一把夺去了她手中的东西,将桌子上所有的东西也都推到了地上,霸气的坐在了她的桌子上,她的眼睛是那样的锐利,仿佛下一刻就要跟她斗个你死我活一样。她生气地质问着她。

    “你到底还有没有一点怜悯心?一心只想着自己的事情!你爱他的话,就不应该让他总是为了你受伤!”

    百里悠悠真的是被她这个样子吓到了,倩雪 还从未用这么强硬的态度跟她说过话。

    当然,百里悠悠摸不着头脑不只是因为她的态度,她更是被她说的那些话,绕得云里雾里的。

    “倩雪,你在说些什么?我不爱他,再说了,我也不是有意想让他受伤的,他受了伤,我也很愧疚。”百里悠悠结结巴巴的说着。

    听到这些,百里倩雪的脾气更大了,没想到,她连这种话都说的出口。

    倩雪继续生气的数落着百里悠悠,现在,她只替即墨可染感觉不值得。也许是真的气不过,这一次她连姐姐都没有喊,而是直呼其名。

    “百里悠悠,你知道吗?你真的很可恶!你真的是我见过最自私的人!你明明不爱他,却一次又一次的害他,让他为了你而受伤,你这样的人,真的还有心吗?”

    百里悠悠就默默的听着,她无言以对,更无力反驳,只是默默的接受了来自倩雪的数落。

    “你仔细想想,他为了你受过的伤害少吗?”

    说到这里,百里悠悠刚才还想辩解些什么呢,顿时又哑口无言了。

    百里倩雪说的没错,即墨可染几次三番的救她与水火之中,更是有许多次为了救她而不顾自己的性命。

    在她还是沐悠林的时候,即墨可染就救过她无数次。即便是知道她的血,对他来说就是致命的毒药,可是,在她受伤时,他仍旧毫不犹豫的想办法来给她止血。

    还好她并非人类,才使得他安然无恙。在她受伤生病的时候,他总是默默的照顾在她的身边,他记得她的每一个习惯,每一个爱好,他总是那样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她。

    那一次,他更是为了她挡下了长青剑的攻击,差一点让他自己魂飞魄散。

    在她恢复了身份之后,也就是在他们相处的这短短的一个多月内,即墨可染亦是多次为了她不顾一切。她稍微有些不对劲的地方,他便会焦急万分,拼命的挡在她的面前。

    也就是在不久前,在神兽森林里,他也是抱着必死的决心也要救自己。还好最终也是有惊无险,她也才稍稍安心。

    他到底为了自己多少次命悬一线?这个问题,就连百里悠悠自己也算不清了。

    是啊,她真的很可恶,曾经想过的不欠也不赊,到如今却变成了越欠越多,怕是今生今世都还不清这笔债了吧!

    如果他的余生都可以安然无恙,那这人情也算是还了一些吧,百里悠悠在心中默默的想着。

    看着百里悠悠脸上那愧疚的表情,百里倩雪才稍稍的收了收她的脾气,没有在那里继续数落下去。

    “你是真心的喜欢他吗?”

    “你说什么?”

    百里悠悠冷不丁冒出来的一句话,让百里倩雪有些不知所措,她这样问她,有点出乎她的意料。

    “你是真心爱他的吗?”没有听到她的回答,百里悠悠又问了她一遍。

    “那自然了,而且一点也不比姐姐少。”这一次,百里倩雪毫不犹豫地说着,她爱即墨可染这一点毋庸置疑,而且自始至终从未变过。

    “那你一定要好好的照顾他,好好的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时光。”她平静的说着,把自己想要报答对他的亏欠,全都寄托在了百里倩雪身上。

    “真的吗?那我在这里就谢过姐姐了,只希望姐姐不要食言。”

    听到这样的话,百里倩雪是又惊又喜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倒是省了她不少事。

    “绝不食言。”

    百里悠悠坚定地说着,她看着倩雪那真挚的眼神,便明白她是真心爱着他的。当年的事情,她总觉得有些对不起倩雪,如今成全了她这一片痴心,也让即墨可染离开自己,少受伤害。如此两全其美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倩雪今日有了意外的收获,她自然是开心的离开了,只等着姐姐可以给她一个满意的答案。

    百里悠悠一个人默默的坐在那个房间里,慢慢的收拾着刚才被倩雪散落满地的东西。想着刚才她们之间的对话,只觉得心里堵得慌。她想要继续去看着那些书籍,学习元古语言,可是现在她却心神意乱,怎么也无法专心。

    她坐在那里,对着那些书籍,一遍又一遍地抄写着那些元古的言语,希望可以让自己静下心来。抄满了一张纸之后,她又生气地把那张纸揉成一团,扔在了地上,如此反反复复,地上也是满地的纸团。

    ……

    即墨可染那么关心她,她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他无一不是看在眼里,她的一个小小的变化都躲不过他的眼睛,看着她做事总是心不在焉的,他又怎会毫无察觉呢?

    “怎么了吗?”

    “殿下,我想有件事情,还是应该让你知晓。”

    为了不暴露自己的慌乱,百里悠悠刻意的想让自己转移注意力,饮下一口淡茶,以袖掩面,若无其事地对他说着。

    “何事?跟我说又何必这么拐弯抹角呢。”

    即墨可染幸福的看着她,他许是这些天是真的被幸福冲昏了头,竟然真的觉得会有岁月静好。

    “倩雪来了。”

    百里悠悠简单的说着,可是,就是这简单的四个字,让即墨可染慌了神。

    “你说什么!她来做什么?”

    一提到百里倩雪,即墨可染又怎能淡定呢?在她还是“沐悠林”的时候,倩雪就不止一次的想要伤害她,更是对他步步紧逼。他怎么能容忍这样的人在她身边呢。

    “殿下?稍安勿躁,百里倩雪再怎么说也是我的妹妹,她也很可怜,如今父母双亡,就只剩下她自己了。”

    见即墨可染想要拒绝,百里悠悠着急的站起身来,今日不同往昔,她解释着其中的缘由,希望他可以同意,当然了,她意已决,就算即墨可染不同意也改变不了什么。

    “既然是你的意思,那就让她住下来吧。”

    即墨可染坐在床上,抬起头来仰望着她,看着她那坚定的表情,也不好再说些什么。他只是暗下决心,悠悠,你放心,有我在,今后我都不会让他再伤害你的。

    百里倩雪想要住在将军府,那就从了她吧,反正现在将军府物资也没有那么紧缺了,在百里悠悠的要求之下,将军府中很快便为百里倩雪整理出了一间住处,虽然说简陋了些,不过倩雪也并不在意这些,只等着姐姐履行她的诺言。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百里悠悠自然是要履行她的承诺了,她总是刻意的回避着即墨可染。

    即便是晚上他们两个人一起去跟着将军,百里悠悠也总是想方设法的避开他。倩雪说的没错,只要她远离他,他便不会再受到那么多的伤害,瞧,这些天他不是一直安然无恙吗。

    即墨可染可以接受任何的惩罚,愿意承担任何的伤害,可是他就是接受不了百里悠悠对他冷冰冰的样子,终于有一天,他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倩雪是不是对你说了什么?你告诉我,无论如何你都要相信我。”

    冥冥之中,他总觉得这一切都是因为百里倩雪。不过,百里悠悠毫不犹豫的否决了他的想法。

    “她是我的好妹妹,她根本没有你心中想的那么不堪。”

    “她是什么样子的我自己心中有数。”

    “三殿下既然心中有数,应该就明白她对你的一片痴心吧。她真的很爱你,你和他在一起会幸福的,你一定要好好的珍惜她。”百里悠悠顺着他的意思,平淡的说着。

    “百里悠悠,你这到底唱的是哪一出?”即墨可染真的是忍无可忍了,才会生气的对她说出那样的话。

    “其实你真的可以考虑一下小雪小雪,他的人真的很好,他是真心喜欢你的,他对你的感情是那么的浓烈,他只不过是有一些偏激罢了。”

    这些话她早就想好了,自从那日答应了倩雪之后,她总是会去想着该如何跟他讲,这些词早她早已烂熟于心,如今说出来就像背台词一样十分的流利。

    “我的心意你应该明白吧!”

    “她的心意你也应该很明白吧。”

    “可是我不爱她!”即墨可染毫不犹豫的说着。

    “那殿下可知,我对殿下的感情,也并非是男女之情?”

    听到这样的话,即墨可染嘴角一裂,冷冷的一笑,这就是他期盼已久,这些天苦苦等待的答案吗?

    他轻轻的拿起桌子上的那个酒杯,看着那个物件,只觉得自己和它没有什么两样,即墨可染伤心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