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五十六章 八皇子要人
    察觉到周围探究的眼神,季婈当即学着别秀女,低垂下头,露出乖巧害羞。

    季婈一低下头,额前的刘海便遮住了她一半容色,众人看了一会,也懒得一直看个木头人,纷纷收回视线。

    淘汰掉一批秀女后,又让剩下的秀女再以百为单位分组。

    这次内侍们挑选的要求更细致一些。

    耳、目、口、鼻、发、肤、胫、肩、背,只要有一点不合适,都会被淘汰掉。

    季婈只觉得,只是闪了会神,再抬起头朝四周看去,剩下的人已不足三千。

    这淘汰率有点高啊!

    “稍雄、稍窜、稍浊、稍吃者,皆去之。”负责唱念的小公公,再次拉长尖细的嗓音。

    内侍们开始让秀女说自己的籍贯、姓名、年龄。

    再仔细听秀女们说话的声音。

    但凡声音太粗、太尖,或吐字不清、口吃者,也会被淘汰掉。

    这些人会集中在一起,被送出宫门。

    季婈看到几个从汾通县一起来的秀女,被内侍挑选出来,带了出去。

    看到越来越多的人被挑出来,剩下的秀女们更加紧张了。

    “去其腕稍短、趾稍巨者,举止稍轻躁者。”小公公唱念声再次响起。

    很多秀女在心底发出哀叹声,害怕自己就是下一个被挑剔出去的人。

    季婈心底想着藏宝图,也担心不已。

    不过她还是发现了,很多有背景的秀女,面上无畏无惧。

    就算外貌条件稍微有点不达标,内侍们也会轻轻放过。

    并且客气得很。

    季婈心底明白,这些贵女们,不过是走个过场罢了。

    一个内侍拿着量尺,来到季婈面前,仔细测量季婈的手和脚。

    季婈看了眼自己的手,十指尖如笋,腕似白莲藕。

    脚她的脚秀而翘,腕、踝都肥瘦适度。

    她心顿时安了!

    再看一些哭哭啼啼的秀女,被人领着从她身边经过。

    这些秀女无不是手腕短,或者脚大,还有举止轻佻而浮躁的。

    内侍满意的收起尺子,对季婈淡淡的开口。

    “麻烦姑娘走一圈儿 。”

    季婈知道,这大概是想观察她的举止神态。

    她深吸一口气,收着腹,抬头挺胸,目不斜视,动的时候脚尖始终在身体的正前方,绷直腿……

    她没有正儿八经学过,身边的人都是打打杀杀的江湖儿女,只能自己揣摩平日里见到的大家闺秀如何行走。

    观察季婈的内侍看到季婈的行走仪态后,眉头皱了皱。

    虽然不是很好,但是勉强能过关了。

    不过后期得让嬷嬷多多调教才行。

    思索一番,他在季婈的评价牌子上,勾了个下等。

    季婈看到了,嘴角抽抽。

    不过她并不在意。

    表现太好才药丸!

    不仅会引起上面的人注意,还会给自己拉仇恨。

    反正她只要偷到藏宝图就可以离开了!

    季婈偷偷观察了四周,这个环节过后,现在应该剩下一千人上下。

    大总管朝身边的小公公点点头。

    紧接着,小公公快步走下来,对字啊长秀女们开口。

    “请各位姑娘们移步玉真院。”

    季婈不知道这个玉真院是什么地方,看到个别秀女听闻后,脸色骤然爆红,更是一脸莫名。

    她只好闷不吭声跟着队伍前行。

    小公公带着她们走过一面宫墙,来到一处匾额上题着玉真院三个字的院子前。

    小公公一甩拂尘,小跑着前去叩门。

    只叩了两声,院门便从里打开了。

    一个法令纹特别深,显得格外严肃的嬷嬷看了一眼小公公,再扫一眼院门外的一众秀女们。

    她点点头,沉声开口:“一个个来吧。”

    小公公哈着腰,脸上带着笑,谢过嬷嬷后,转身翻开记录名册,开始念名字。

    “温倩。”

    一个肤白貌美的姑娘走了出来。

    小公公温声道:“请温姑娘移步入内。”

    温倩小脸涨红,声若蚊呐,微微点了点头,才忐忑的入了玉真院。

    季婈看到这一幕,倏然想起前世看闲书时,看到关于宫中选秀,需要进入密室,给几个老嬷嬷验明清白之身的事。

    想到这里可能,季婈整个人顿时不好了!

    听说那些老嬷嬷要探其乳,嗅其液,扪其肌理……

    一想到要脱光光,任由一些老嬷嬷又摸又捏的,季婈身上的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又一层。

    “季婈。”

    突然一个细长音响起。

    季婈几个激灵,抬头看去。

    才发现,小公公已经念到她的名字了。

    而那个温倩已经出来。

    脸上的红,已经从脸上蔓延至脖子根,整个人像红透的虾子。

    神情羞愤,眼底通红,显然是哭过。

    季婈一边恶寒着,一边迈开沉重的脚步。

    一进入玉真院,才看到刚才那个法令纹很深的嬷嬷,正站在门后。

    她差点吓一跳。

    那个严肃的嬷嬷朝季婈点点头,然后砰的一声将季婈身后的门关上。

    “跟老奴来吧。”严肃的嬷嬷开口,声音刻板冷硬。

    季婈默默点头,意识悄悄探到空间里翻找。

    她怎么也接受不了,一会验证清白的方式,只能想想办法了。

    严肃嬷嬷把季婈带到一个屋子里。

    进了屋子,季婈发现屋内还有三个老嬷嬷。

    除此之外,还有一张木板床,这张床尾有两个撑起的支架,大概是要将双腿架上去,模样类似现代妇产科的检查床。

    其中一个嬷嬷打量了季婈一会,面无表情的开口。

    “将衣裳褪去。”

    季婈深吸一口气,手缓缓落在解扣上,慢慢开始解衣裳。

    冬天衣裳穿得比较多,得解一会了。

    几个老嬷嬷见季婈解个衣裳解那么久,有点不耐烦。

    今天她们四个要看一千个姑娘呢!

    哪有时间耗?

    法令纹十分深的嬷嬷,不高兴的走向季婈,准备麻利的将季婈脱光。

    季婈默默算着时间。

    从她刚脱衣时,便不知不觉在屋内下了迷药。

    现在迷药应该差不多要起作用了吧?

    就在季婈身上只剩下一身单衣时,只听四道砰砰砰砰声。

    几个嬷嬷相继倒地。

    季婈正在脱衣裳的手一顿,松了一大口气。

    她不紧不慢将衣裳再一件件穿好。

    穿好衣裳后,默默估摸着时间。

    这段时间,季婈也没有干坐着。

    将检查的床单弄乱,制造刚才有人在上面躺过翻滚过的迹象后,又在房间里转了转。

    这一转,又发现了一个问题。

    好像书中记载过,宫中验明正身时,会用细细干灰铺放木桶内。

    让秀女光着身子坐于桶上,用绵纸条塞入鼻中,要她打喷嚏。

    若不是完璧之身,会上气泄,下气亦泄。

    干灰必然吹动。

    若是童身,其灰如旧。

    季婈将木桶边沿留下一些粉末,木桶边留下脚印。

    做好一切好,

    她从空间里取出一根银针,挨个嬷嬷行一遍针。

    这是她许久不曾动用的针法。

    ——忘尘针!

    施针完毕,几个嬷嬷幽幽醒来。

    她们看到季婈穿戴整齐,脸上闪过一阵茫然。

    季婈学着温倩羞愤的神情:“几位嬷嬷既然看完了,那本姑娘就走了。 ”

    几个嬷嬷看季婈的神情没起疑,只是对刚才是否检查过季婈的事, 有点记不清。

    不过她们万万没想到,会有人又本事,在她们的眼皮子底下迷晕她们。

    只感觉到底是老了,精神不济。

    再看木床上有人折腾过的痕迹,再看木桶边沿,留有脚印。

    桶内的细灰平平坦坦。

    看完后,几个嬷嬷在记录季婈的那一面,标上合格的记号。

    季婈提着的心,等到这一刻,才缓缓落下。

    只感觉,想要偷个藏宝图真是不容易。

    这才是藏宝图的四分之一呢,剩下的还不知道要折腾成什么样?

    就在季婈愁绪满怀时,另一边的八皇子,正心情愉悦的走向养心殿。

    这是当今皇上休息的地方。

    八皇子进入养心殿时,看到皇上正搂着林贵妃,相互喂着葡萄。

    他脚步顿了顿。

    林贵妃看到他后,眼神淡淡的收了回去,对皇上娇嗔道。

    “皇上,你不是说今日都要配臣妾的么?”

    意思便是怪皇上怎么会答应接见八皇子?

    皇上看到林贵妃别扭的模样,哈哈哈大笑起来。

    他最喜欢的便是林贵妃的真性情。

    于是小声哄着林贵妃。

    “爱妃别闹,最近老八不是给朕办了几件漂亮的事么?得给点甜头。”

    林贵妃知道皇上指的是,最近八皇子给国库添了不少进项的事。

    她撇撇嘴。

    林家确实也挺缺银子的。

    林贵妃不情不愿从皇上的怀中撤出来,坐到一边等着。

    八皇子见林贵妃的作为,再看皇上并没有赶人的意思,便知道皇上这是允许林贵妃留下来听他说事了。

    八皇子想了想,觉得他今天来说的不过是一件小事。

    就算林贵妃知道了,应该也不会提出反对意见。

    他清了清嗓音,厂袍下摆一甩,抱拳朝皇上跪下,脸上带着笑请求。

    “父皇,儿臣看中一个秀女,还请父皇将那个女子给儿臣!”

    此话一出,不仅皇上,就连在一边无聊得假寐的林贵妃,都惊了一下。

    皇上怔了片刻后,哈哈哈笑着指着八皇子骂:“你这臭小子,以前父皇说要给你指人,你怎么都不要,怎么这次开窍了?”

    皇上觉得,不过是一个秀女而已,只要不是早已想好指出去的大臣家闺秀,不关紧要的秀女就随便给八皇子算了。

    也算对八皇子最近表现的一种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