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全部章节 第97章 用餐
    林舒鸡贼的用了一种心理博弈,何千语被搞的自乱阵脚。

    她气的抬手就打。

    “哎!你输不起啊!”

    “你个白痴!欠揍!”

    两姐妹都一个习惯,喜欢打头。

    何千语比白千寻更夸张一点,暴躁的骑脸输出,一双雪白的长腿,完全没有大家闺秀的仪态,跳到林舒身上爆头。

    也不知道为什么,两人对这种面对面跨坐的姿势,一点不觉得生疏。

    地下室里这样保持了那一天一夜,已经在心里留下挥之不去的身体记忆了。

    打完了头,何千语还不忘抓他的头发,抓狂而气恼,“你神经病!什么破玩法,一点不好玩!不算!”

    “大小姐别生气了,咱再玩几局。”

    “五局三胜!”

    “好。”

    勉强哄住她的情绪,两人重新开始。

    林舒故技重施:“我还出石头!”

    “你闭嘴!”她暴躁的吼了一声,忍不住笑了一下。

    生气是真生气,毕竟智商突然被碾压了,可这种狡猾不讨人厌。

    “我继续出石头嗷,大小姐我建议你直接出布,你就赢了。”

    “你不要说话啦。”她气笑了。

    明牌就像唱空城计,心理上直接占了优势,让对方想的太多,想的多就容易乱,一乱就要出错。

    两人背着手,数到三同时出手,何千语很听话的出了布,然后就看见林舒的剪刀手……

    “啊!”

    一声暴走的尖叫,何千语随手从桌上抓起一个水杯,对着林舒的头敲下去。

    别墅的客厅里,从石头剪刀布的智力游戏,变成了拳脚擂台。

    千语又不是林舒老板,他当然不能随便挨打,撒腿就跑,开始了游刃有余的秦王绕柱,绕过茶几,再跳过沙发。

    大小姐一双短靴,也是运动能力出色,看得出来,何千语好玩的性格,让她有着不错的身体素质,至少比白千寻好很多。

    一对标志的圆耳环抖动着,少女翻过沙发,大吼着:“王八蛋!你不准跑!”

    “我又不是你何家的佣人,凭什么挨揍啊!”

    “你骗我!”

    “哦,我故意的。”

    “啊!你去死吧!”

    何千语被气到炸毛,第一回合输了,第二回合就信了这王八蛋,没想到被自己蠢到了。

    在客厅里不知道追打了多久,何千语额头出汗了,气喘吁吁,身体再健康,也比不过一个专业保镖,林舒知道分寸,那么任性的大小姐,总得让她顺一口气。

    看她跑不动了,老老实实走过去,伸出头,“打吧。”

    “讨厌。”她抬起小手,轻轻拍了一下,“再玩。”

    “还玩啊,五局三胜,你输两次了嗷,再输你就没机会了。”

    “我知道,这次你不准干扰我。”

    “行。”

    干扰已经完成了,再玩下去,何千语心态也会受影响。

    “换个屋子,我要避免你的干扰。”

    “怎么避免。”

    林舒疑惑间,被大小姐带到了楼上,别墅的二楼比一楼更奢华,一整套的欧式家具,显得古朴透着老贵族的气息。

    何千语指了指大床:“你坐在那,和我保持距离。”

    “哦。”

    “闭上眼睛。”

    “我闭眼睛,怎么看你出什么。”

    “等你出的时候再睁开。”

    “好吧。”

    林舒觉得自己稳赢了,也不怕她防范什么,配合的坐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时候,何千语打开了自己的背包,从里面拿出了一副铁链……

    啪啪两声脆响,林舒只感觉腿被禁锢,立刻睁开眼睛,什么都没看清,何千语直接把他扑倒,软绵绵的糊在脸上,少女的体香袭来,让他窒息了。

    脑子瞬间短路,几秒钟时间失去了思考能力。

    换做任何人,遇到这种水气球压脸的场面,都会这德行。

    偏偏这失神的几秒钟,躺在床上的林舒,感觉双手也突然被禁锢了,他惊醒一般要推开何千语,结果手脚竟然不能动了。

    “你……你在干嘛!”

    何千语跳下床,林舒看了一眼自己的处境,傻了。

    整个身体被大字型的锁在了四个床角,而且还是铁链的手铐,刚才还嘻嘻哈哈的玩,转眼间成了囚犯?

    他目瞪口呆,尝试挣扎了几下,完全是徒劳,铁做的镣铐,你再有力气也没用啊,这分明是有备而来,刻意针对他。

    林舒心跳加速,完全不知道何千语在想什么,她脑回路和正常人就没有一样的时候。

    “你放开我啊,大小姐,如果我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我给你认错,别闹了好不好。”

    各种求饶服软的话说了,何千语就是不回话,当做没听见,她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个眼罩,面对手脚被束缚的林舒,她一点不担忧有什么反抗,哼着曲走到林舒面前,无视他嘴里的话,给他戴上了眼罩。

    这下林舒彻底黑了,手脚被束缚,眼睛也被遮挡,信息全无。

    这是私设刑场吗?

    他心脏砰砰的跳着,脑子想了一大堆,腰带突然松了,一瞬间林舒好像明白了什么,嗷的一声:“喂!何千语,你是不是疯了!我就是个低贱的臭保镖,你们富人眼里的走狗,你什么品位啊!你……你特么有病吧!”

    他是真的慌了,语气都带着颤音。

    不断的大吼大叫,让何千语微微皱眉,有些烦了,她忘了还得堵住那家伙的嘴,也没有特意准备堵嘴的工具,她想了想,脱下了袜子,塞进了林舒嘴里。

    呜呜了几声,总算安静下来。

    何千语满意的笑了笑,不急不慢,好像当做林舒不存在,眼里完全没有他,一件一件的从背包里拿出东西,有瓶子有纸巾,又拿出了一个0。03商标的盒子,东西依次摆好。

    整个过程,透着几分诡异,桌上各种东西,就像是大小姐准备好的餐具,而被绑着的人就是她准备的食物。

    这不是什么福利画面,更像是一个小恶魔的用餐准备。

    也许林舒没想到,今天从一开始约他出来,就不是为了什么游戏,目标就是这座温泉馆的别墅里,不论输赢,他都要被算计。

    何千语对着镜子扎起头发,做最后的准备,看了一会,又摘掉了自己喜欢的大耳环。

    那些伺候她多年的女佣,永远都猜不到,整日闷闷不乐的大小姐,最近获得的一点快乐,是来自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