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一 序 曲
    “真的该走了。。。。”

    林语蹲坐在马路牙子上,呼出一口长气。

    将手中即将燃尽的烟屁,狠狠地又吸了两口,随手扔到脚下,狠狠地踩灭。

    脚底一蹭,烟屁就朝着街边下水道的水篦子滑去。

    眼见着就要滑落进去了,

    一块儿不开眼的脏兮兮的纸巾团,被风吹到烟屁行进的路线上,挡住了烟屁的去路。

    终于还是没能掉下去,就那样疲赖地停在那儿。

    林语怔怔的看着它,竟然顽强地冒起了一缕青烟,似乎有复燃的迹象,

    “玛德,你都比老子强!”

    “没素质!”

    一个环卫大妈,手里拎着扫把铁簸箕,嘴里嘟囔着,快步走过来,

    一脚踩灭,提起扫帚,一下就把烟屁连同纸团扫进簸箕,还不忘剜了林语一个白眼,悻悻地走了。

    “.......”“我!......哎!”

    林语抬头看向大妈远去的背影,正与路尽头的落日合成了一幅及其悦目的剪影。

    此刻,两旁步道上匆匆的行人,

    路中川流行驶的汽车,

    以及更远处的灰暗的楼影,

    都仿佛失去了色彩,变成了静止的画面,

    只有落日,红得燥动。

    林语双手拄着膝盖,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浮灰,

    随手用力扯了扯衬衣下角的褶子,再次打理了一下头发,

    将兜里仅有的几张毛票,掏出来数了数,又细心地揣到裤兜的最深处。

    眼角扫了一眼不远处的斑马线,心里约摸估计有150米,

    “好像远了点”,他自言自语道。

    于是又朝着斑马线挪了几米。

    “算球!”

    他猛然朝着一辆飞驰而来的银灰色宝马车,风一样地蹿了过去。

    “滴!!!”

    “砰!”

    “吱......”

    刺耳的刹车声突然就搅乱了本来就拥挤烦乱的街道,人们朝声音的方向看去。

    有的人迅速上前围观,有的人驻足观望着,有的人一脸惊恐地迅速加快脚步远离,

    有的人好奇地掏出手机,开始各种角度的拍照,熟练地编辑成一条精美的广而告之发了出去。

    人群还是最终迅速把这儿围了个水泄不通,一时间喇叭声此起彼伏。

    “哎,这人撞的不轻呀!”

    “要报警的吧?”

    “这宝马车好新的,挡风玻璃都撞碎了,可惜了呀!”

    “司机咋也不动了?不会也撞死了吧?”

    “胡说!宝马哎!安全气囊不要几十个,咋个能撞死!”

    “我靠!女司机!”

    正在人们七嘴八舌间,“咔”宝马车车门开了,从里边伸出一只修长光洁的美腿。

    精致凉鞋上踩着一只精致的染着宝石蓝指甲的脚,细微地抖动着,好像刚刚的撞击产生的后遗症,依然在震颤。

    脚终于颤巍巍落了地,随后,一只更精美的像是玉雕一般的纤细手臂,攀上了车门,吃力地拉起一道玲珑的身体。

    周围某个看热闹的男人,眼睛似乎一下子亮了许多。

    脖颈处很隐晦地显出几个吞口水的动作,又忙不迭四下偷偷打量周围人的眼睛,

    发现大家的目光都在这女人身上,并没有关注身边,便又肆无忌惮地贪婪向美女望去。

    女人下了车,显然从未经历过这样的事情。

    一头染成淡蓝色的长发,此刻也凌乱地贴在脸上。

    或是因为这初秋的天气,还刮着风,短裙完全提供不了此时此刻所需的温暖和保护,更让女人抖得厉害。

    围观圈里一个身穿职业装,带着黑框眼镜的中年男人,

    将手里的高档公文包换到右手,顺便将标牌的一面朝外,

    左手伸出,露出了名牌腕表,

    快步走上前,扶住了女人细嫩的手臂,关切地问道:

    “没事吧?美女,有没有哪里撞坏?”说着话,眼睛又朝着女人的身体旁凑了凑,眼睛贪婪地扫向女人的身体。

    一阵风从身后边吹来,将女人的头发吹得更加飞扬,女人埋着头,双手捧在怀中,深深的喘息着。

    听了男人的话,微微摇了摇头。

    “哎呀!这被撞的小伙子咋一动不动?真个死了吧?”

    边上的老阿姨惊恐的喊着,“快叫救护车啊你们,我没手机的!”

    “看看看!头上好多血啊!”

    这时,美女似乎鼓足了一些勇气,

    从扶着她的男人手里抽出了胳膊,步伐凌乱地走到车前。

    见到躺在地上的林语,顿时惊恐地大叫到:

    “喂!”“喂!”“醒醒呀!你别死!你不能死了呀!”

    说完就瞬间泪如雨下,堆委在地嚎啕大哭了起来。

    林语与宝马车亲密接触的瞬间,只感觉从未有过的激情澎湃,没有疼痛,没有惊恐。

    “成功了!玛德,老子也能轰轰烈烈一回,也该被围观了吧?”

    这是林语最后的一点点yy,随后就是无尽的黑暗......

    “累了,睡吧,睡吧”

    “完啦,完啦,完啦”,一辆警车拉着警笛由远及近。

    警车上三名警员跳下车,一名查看了一下伤者情况,立刻拿起对讲机快速的联系起来,

    另外一名警察开始劝散围观的人群,疏导着道路上被堵的车辆,随后跑到车里拿来警戒带把事故现场围了起来。

    剩下的一名警官看向女人敬了个礼说道:

    “你是司机?你没受伤吧?”见女人似乎除了受到惊吓外,并无外伤,继续道:

    “那请出示行驶本驾驶本我看一下。”

    “哎呦,哎呦,哎呦”,这时救护车呻吟着驶来,几名医者迅速将被撞的林语用担架抬上救护车,又“哎呦”着迅速离开了。

    一辆拖车驶来,将宝马车牵引上车,开走了,女人也上了交警的车,随后驶离。

    围观人群渐渐散去,街道很快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拥挤,繁乱。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这个不起眼的小城市,似乎并不在意偶尔有一些与它固有的运行规则起冲突的临时事件发生,依然固执、冰冷、缓慢地运行着。

    夕阳终于不再火热躁动,昏黄的街灯渐亮,路上的行人车辆也都渐渐销声匿迹。

    本就不是很繁华的小城市,也就只有在每天傍晚的高峰期会表现得像一座城市。

    其余时间更多的是落寞和冷清。

    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人,也都习惯于遵循这个城市的规则,小里小气,无声无息的活着。

    只有马路边没有被清理的灯罩碎片映射出对面楼上闪烁的霓虹灯广告,显得有些生气,却很诡异。

    时间2020年10月29日,距离这一年的年底还有最后两个月,

    林语完成了他这辈子,虽然只有不到三十年光景,姑且算作这辈子吧,最轰轰烈烈的一次壮举。

    碰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