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一 第一章 这是肿么了
    “家属来了没有?”

    “谁是病人的家属?”

    “你好,大夫”警官走过来,

    “大夫你好,我是交警一大队的,我姓周,周明。这个事故当事人身上没有身份证,还没有确定身份,没有能通知到家属。”警官答道。

    “你好,我姓张。”两人握手。

    “哎,比较严重,抢救需要签字。”大夫为难地说。

    “按照规定,这种紧急情况应该你们领导同意就行了,必须保证第一时间抢救病人,不一定非要家属亲自签字吧?”

    姓周的警官含蓄的问。

    中年女医生推了推鼻子上的眼镜,看了一眼警察,眉头皱了皱。

    “规定是,但是同志你也知道,咱们市医院的医疗水平也就那样,现在医患矛盾这么大,我们也是担心真要有什么意外,到时候家属来闹,我们不好办撒。”

    “另外,这费用........我做不了主啊。”大夫又看向交警。

    周警官不做声,看了一眼大夫,又回头看向宝马女司机。

    她这时候就蜷缩在急诊室外边的长条椅子上,埋着头,一句话不说,好像还没缓过神来。

    “那个,司机,哎!那什么,文女士是吧?你过来一下。”警官朝着女司机招手喊道。

    女司机抬起头,茫然地看着警察,似乎神游域外,好像脑子里压根没想着撞车这回事。

    白皙的脸上毫无表情,长长的睫毛没有一根在煽动,精致高挺的鼻子也不见一丝翕动,像没有呼吸的雕塑。

    “过来一下!”周警官再次抬手招呼。

    女司机眼睛终于眨了一下,嘴微微张开,像是要说什么,又随即闭上了。

    她扶着椅背站起身,深深的吐了一口气,挪到警察身旁,便又微低着头,不言语。

    “你也不要过分紧张,出了事故,谁也不想,你这车有保险,另外现场初步勘查,责任不全在你,你别紧张,咱们先救人。”

    “他,他还活着吗?”,女人带着哭腔,眼里噙着泪说道。

    “声音真好听!”周警官思绪飞扬了一下,随即回神儿,语气温婉的说道:

    “文女士,带钱了吧?别急,你先去把该交的费用先垫上,最后谈赔偿的时候都可以算进去,我给你担保,咱还是救人重要不是?”

    “嗯”,女人止住哀戚,深呼一口气,似乎镇定了不少。

    “我去交钱!”

    “大夫,求求你们,一定要把他救活,不能让他死!求求你们了!”

    说着又眼泪转眼圈,可怜巴巴的望着女大夫。

    “这个你放心,我们一定全力救治,这是我们的责任。但是,这么严重。。。我们只能说尽力。”

    说完,张大夫扭身回了抢救室。临到门口又想到是来要签字的,回头看了眼警察,看了眼女司机,无奈地摇了摇头。

    “哎!算了,冒回险!”嘟囔着推门进去了。

    “快去吧,缴费处在一楼,下去左转,先交押金就行,名字跟缴费大夫说清楚,

    交通事故,抢救这位不知道叫啥,先用你的名字挂号缴费,去吧。”

    周警官拍了拍女人肩膀,手里顿时多了几分香气。

    “唔”,女人抽噎两声,转身下楼,去缴费了。

    见女人下了楼,周警官从兜里掏出女人的行 驶 本、驾 驶 本,再次打开来,仔细观看。

    驾 驶 证上的照片映入眼帘,虽然是证件照,但也掩盖不住本人的青春靓丽。

    长发一丝不苟梳了高马尾,白皙的鹅蛋脸上,一双带笑的眼睛真是有神,笔直的鼻梁下,朱唇微启,上扬的弧度恰到好处。

    脖子白皙颀长,一条翡翠随型的锁骨链,更衬得女孩儿娇艳欲滴。

    “哎,也是够倒霉。”警察叹了口气。嘴里碎碎念。

    “文娜,女,中国,

    住址:固宁市河畔路墅城尚景7栋3号,

    出生日期1998年11月1日,

    签发日期2020年10月3日”

    “哎呦喂,本市唯一的高档别墅区啊,都是超级有钱的主。”

    “超级大美女,新手女司机,马路夺命天使杀手啊。”

    “啧啧啧。”

    交警感叹着,随手翻开行 驶 证。

    “固A98111,小型轿车,所有人文娜,

    品牌宝马BMW520Li,日期2020年10月5日”

    “哎呦喂,嘎新的豪车,可惜、可惜,气囊都出来了,要修车得不少钱,人要再死了,不吉利了呀。”警察继续碎碎念。

    “这车牌是特选的生日号啊98111,

    98年11月1号,有钱人是真会玩。”

    “这年轻女孩出了这么大事,也没见家人来管,别墅、香车、美女。。。。。不会是那个吧?。。。。”

    “啧啧啧。”警察收起证照揣进兜里,走到抢救室门前,扒着门缝看了看动静。

    见不到情况,又转回身走到长条椅子边,一屁股坐下。

    这时,女司机文娜出现在楼梯转角,情绪似乎稳定了一些。

    笔直修长的美腿,迈步子也不再那么凌乱,手里拿着一摞单据,朝着急诊室走过来。

    警察见状,站起身,看着文娜走过来。

    “真是漂亮,可惜啊,这世道,真特么。。。”警察联系到自己的猜想惋惜着。

    文娜来到急救室门口,站在那,眼睛盯着急救室的门,定定地出神,一句话也没说。

    警察走近说道:“先别急了,钱交了,坐着等一会吧。你要不要也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受伤?”

    文娜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默默地走到长条椅子边坐下,垂着头,抱着双臂,继续默不作声。

    警察见状,也走过来坐到椅子上,看向文娜说道:“你要不要我帮你通知家里人?我看你也是本市人,家在墅城尚景,家里人在的吧?”

    文娜抱着双臂,沉默着摇了摇头,继续埋着头不做声。

    过了好一会儿,悠悠地说了两个字 “没人”,之后继续垂头沉默。

    警察也觉着再说什么索然无味,让她冷静冷静吧。

    毕竟年龄小,没遇到过这么大的事儿,便索性也不再言语,默默地坐着。

    冷场了不知多久,警察感觉肚子咕咕叫,眼皮也开始打架。

    伸了个懒腰,站起身踱了几步,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

    从5点半出警到现在5个小时过去了,另外两名同事勘查完现场回去给领导汇报去了。

    自己陪着到医院,晚饭还没来得及吃,也没跟家里说今天加班,于是拨了个号,走到楼梯转角处打电话去了。

    这时,坐在椅子上沉默的女孩儿有了动静。

    她坐直身子,看了一眼抢救室的门,又歪过头看看了走远的警察,再望向身后的窗子。

    外边黑漆漆的,零星闪着几盏昏黄的光,窗外远处就是北山,也叫喊郎山。

    山不是很高,树也不是很多,也没什么景致,只是因为山上修了栈道和几个亭子,因此成了每日小城人锻炼身体的去处,是早间也有人爬,晚间也有人爬。

    据说早些年还是野山的时候,就很多人爬山锻炼,还有在半山腰树下坐着下棋打牌的。

    到了饭点,住在山下的好多老娘们,扯着嗓子喊自己家爷们回家吃饭,一来二去,就有了个雅致的名字,喊郎山。

    这时间的喊郎山上,自然是没有人了。黑漆漆只有一个黑影子。

    文娜走到窗边,推开窗子,看着窗外,愣了一会儿,爬上窗台,纵身一跳,就像义无反顾冲进黑夜的精灵战士,消失在了黑暗里。

    文娜走到窗边推窗子时,警察是看见了的。

    这时候正在给老妈请假,说出现场又到医院,还没忙完,今天就又回不去了。

    也就没在意,只是以为她要更加冷静一下,吹吹风。

    谁知道,再一扭脸儿,

    “我去!”

    警察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扒在窗户上急切的朝下看,下边黑咕隆咚,虽说是二楼,可也是能摔死人啊!

    “这到底是肿么了呀!”

    “都至于的吗?”

    此时的周警官开始凌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