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一 第二章 跳楼了,跑了?
    “大夫!大夫!”

    “医生,快来人!”

    周警官一边大叫,一边顺着楼梯往一楼跑。

    跑到大厅,导医值班护士跑过来,看到警察一脸急切往门外冲,也不知发生了什么,跟着往外跑。

    边跑边问:“警官,什么情况啊?”

    “发生什么事了?”

    “跳楼了!快去叫医生到楼后来,带着担架!”

    小护士一脸懵逼,听完不可思议地愣了一下,随即转身朝着值班大夫的办公室跑去。

    “笃笃笃笃笃笃”高跟鞋像敲梆子一样敲打在地板上,那叫一个清脆。突然似乎崴了一下,

    “哎呦!”一声,

    “笃  笃笃    笃  笃笃”

    节奏顿时变成了强弱弱,声音消失了,人也一溜烟儿没影了。

    周警官跑出大门,跳上楼前左侧的花池,趟着盛开的秋菊冲向楼后。

    门口的保安听见动静也跑过来,看见花池里一道身影猛地蹿过,大喊一声:“站住!恁是闹啥的?”冲向人影。

    近前一看,是傍晚送交通事故抢救的警察。一愣神的功夫,衣服就被警察薅住了。

    “快跟我救人!”不由分说就被拉着一起往楼后边跑。

    医院急救楼后边,自打建院起就种了几棵柳树,柳树底下也是种满了花。

    虽然到了秋天,但依然开的热闹。

    楼后没有硬化地面,所以花园并没有花坛,与地面一般高,只是周围用侧柏栽了一圈围栏,这是常用的园艺方法。

    此时急救这边科室都没什么灯光亮着,再加上柳树繁茂,显得着实黑暗,不走近根本看不清情况。

    周警官一边搜索,一边大声喊:“文女士!文小姐!”

    “人呢!”“人呢!”

    跑到二楼打开的窗户正对的地面上,竟然没有人!

    “。。。。。。。。。。。”

    “跳楼,跑了?”

    心情愈发凌乱。。。。。。

    “至于吗?也没说要负刑事责任呀。”周警官想着,一抬头,

    “我去!”

    “快快快!”冲着保安喊,“有梯子么?” “树上呢!”

    保安一听,扭头往保安室跑了。

    “文女士!文女士!”

    “怎么样?伤哪了?”

    “你千万别动!”

    “我马上救你下来!千万别动啊!”

    树下的周警官急得团团转,树上的文娜却还是悄无声息。

    此时的文娜仰面挂在柳树杈子上,离地有将近三米多高。

    身子卡在树杈上一动不动,可是眼睛却睁着,呆呆地望着漆黑的天空。

    眼角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无声无息的滴在下边的花上。

    花也仿佛愁苦了脸,努力借着微风躲闪着泪水。好像有些怕怕的。

    梯子终于到了,去喊人的小护士和值班医生也到了。

    周警官和保安连同值班的男医生,七手八脚地把文娜从树上弄下来,放到担架上,赶紧往急救室跑。

    文娜被从树上救下来,就闭上了眼,流着眼泪,任由人抬着回了急诊室。

    路上大夫询问情况也是一言不发,像是没了生气。

    抬进急救室,大夫赶忙做检查,胳膊腿以及背部都有些外伤,划了几个小口子,没有骨折的迹象。

    还好脸没有划伤,不然这漂亮的美女,脸上留下一道疤,可就可惜了。

    就是去国外做整容,那也是花钱、受罪、担风险不是。

    之后又去拍片子、做核磁,检查内伤,一圈转下来,忙完已经是凌晨半夜快一点钟了。

    这期间小周警官又饿又累又困,靠在抢救室外的椅子上眯着了。

    中间还做了一个梦,梦见美女文娜趴在她怀里使劲的哭,他使劲的劝,又是累够呛。

    “嘎”一声,抢救室的门开了,大夫走出来,周警官猛然惊醒,揉揉脸站起身,迎了上去。

    “怎么样大夫?抢救过来了?”

    “你先听哪个的?”大夫戏谑到。

    “严重的。”周警官回答。

    “活着呢,放心吧。”大夫露出了笑容。

    “不过,被撞的小伙子确实挺严重的,什么时候能醒,醒过来有没有什么后遗症真不好说。”

    “颅骨骨裂,颅内有出血。胸骨肋骨骨折,内脏有轻微出血,左前臂和右小腿有骨折。

    你看看,这么多伤,活着已经是不容易了。还好出事故的地方离咱们医院近,要不然真不好说。”

    “女孩儿倒是没啥大事,命大,直接跳到了树上。就是皮外伤。

    胳膊大腿还有后背受了点伤,腿上伤口最大,缝了两针,其余也没啥事了,不过。。。”

    大夫瞅了一眼身后正在陆续往外推病床的护士,向旁边让了让,继续说道,

    “诺,就这女孩,检查的时候做核磁,我看片子,脑子里似乎有个瘤。”

    周警官目光转向推着女孩的病床方向,神情有些失落。

    这时两个人已经转进了病房。警官转而向着大夫答道:

    “哎!可怜,和这个案子没啥关系,回头要是这女孩家属来了,我偷偷告诉他们家属,让带着再好好查查吧。”

    “这女孩也奇怪,就算是撞了人,即使是撞死了,也是能解决的。

    看她这家室,也不像个赔偿不起的,怎么说跳楼就跳楼呢?

    真是没法说。哎!这些小姑娘,真搞不懂。”

    张大夫噗嗤一乐,“没结婚的靑头愣,搞不懂小姑娘正常。回头娶了媳妇就懂了。哈哈。”

    “张大夫,您辛苦了,赶紧去休息吧,我这会也回去了,明天我们领导也会来,后续的调查处理还一堆事儿,我也明天再过来。”

    “这两位伤者就拜托你们了,现在都在一个病房,你们最好有专人照看一下,尤其女孩情绪不稳定,别再作啥幺蛾子。

    要是真自杀了,就不是普通的交通事故了,就改成治安案件了。到时候我们还得跟着吃瓜落。”

    “我明天一早上班就和我们领导说,最早时间赶过来处理。”

    “行,我安排护士照看那女孩,你放心吧,你也辛苦了,赶紧回去休息吧”,张大夫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哎呦,后半夜了,回吧回吧,我也睡会儿,明天还要查房。”

    大夫说完,和小周警官亲切握手,扭头一脸疲惫的回办公室去了。

    小周警官下了楼,走到停车区,上了车。

    刚要打火,忽然想到自己车上还有早上买的豆浆没喝,这饥寒交迫到半夜了,一口水都没喝,忙不迭到后座上拿起来,也没找吸管,用车钥匙捅了个洞,仰脖子就往嘴里猛灌两口。

    “噗。”

    一口喷在地上,

    “我去!又酸又涩。这是豆浆吗?”